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妈妈的自慰器

时间:2018-01-28
“妈妈,我想从后面操你。”我一边从慢慢从妈妈的身上爬起来,一边说道,“哦不,是帮你自慰。”
“宝宝,你现在是妈妈的自慰器,那有自慰器提要求的”妈妈用脚后跟踢了我的屁股,娇嗔道,“快来,让妈妈再来一次高潮,妈妈就答应你的要求。”说着妈妈的双腿环上我的腰。
“来吧,宝宝,让你的弟弟回到妈妈的身体里,哦”我的鸡鸡又陷入了妈妈的小肉肉里。妈妈的小肉肉很紧,还好有了绿色润滑剂的帮忙,哦,就是妈妈分泌的爱液,妈妈把它叫做绿色润滑剂。
我缓缓的摆动着腰,让自己的弟弟缓缓的妈妈的阴道里穿行,每个回合都带出大量的润滑剂,我用手指涂了一点在妈妈花生大的阴蒂上。
“不要宝宝,不许作弊”妈妈抓住我的手,把湿淋淋的手指含在嘴里“快点,在妈妈舔干净之前,如果还没有高潮,就收回刚才的承诺。”
“妈妈,你欺骗宝宝,不是好妈妈”我加快了摆动的速度,“现在我要惩罚你!”
“现在,你是,妈妈的,自慰,器”妈妈喘息着,“不是宝宝”
“妈妈,叫我老公好不好”不叫,快点,妈妈,要舔完了“
“还有好多”我换了只手在我们相交之处摸了一把,“你瞧,妈妈”伸到妈妈的嘴边。
“小老公,你耍赖,快点,再深一点,啊,就是这儿,快,快,快好了”妈妈的身体扭动起来,小肉肉里也比刚刚热了好多,妈妈快要高潮了。这个时候再走神,那就是犯罪了,虽然我只是妈妈自慰器。我集中精神努力作着活塞运动,一边用言语挑逗妈妈的神经。
“小老公,操得你,好不好”好,好,大弟弟,小老公,你的妈妈,老婆,要高潮了,快点,来了,来了“妈妈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四肢将我紧紧的抱住,我用力将自己的龟头抵在妈妈的子宫颈上,轻轻的左右摆动着腰”啊,老,公“喊出这一声,妈妈张大了嘴,喘着粗气,一直过了三分钟,妈妈的呼吸才平静下来。
我吻了吻妈妈的嘴唇,用手理了理她额头的乱发,拭去密布的汗珠。
这张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皮肤细腻的象缎子,有谁能相信这是一张三十五岁妇人的脸。就象妈妈的身材,妈妈的小肉肉,没有敢想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但事实是我的妈妈三十五岁,而我十七岁,我还有个妹妹十五岁。
妈妈的身体是个奇迹,这个奇迹是妈妈还有我,我们全家一起创造的。而这也是我们全家的秘密。
故事还要从我八岁的一个夜里说起。
那时爸爸已经出车祸去世一年了,妈妈带着我和妹妹,因为有爸爸留下的遗产,生活还不错,但是妈妈的脸上一直没有笑容。
我不知道原因,直到一天夜里,我被奇怪的声音惊醒,发现妈妈躺在床上一只手抚摩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在自己的双腿之间抽动着,妈妈一边低声叫着“老公”,一边呻吟着。
我还以为妈妈生病了,忙起来到妈妈身边︰“妈妈,你生病了么?”
妈妈呆在那里,脸红得象番茄。
我摸了摸妈妈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妈妈,你那里不舒服?”
妈妈还是没有说话“是奶奶么?难道是嘘嘘?”我看妈妈的手放在这两个地方,就自己猜测道。
“是”妈妈鬼使神差的答道。
“那我帮你揉揉好不好?”我身上疼的时候妈妈总是用手帮我揉,我也自告奋勇得想一现身手。
于是我揉啊揉,直到妈妈的尿出来。看着妈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虽然我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但是至少敢肯定那是一件让妈妈高兴的事情。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犹如脱缰野马,我帮妈妈自慰的次数越来越多,手法也从开始的手揉发展到用舌头舔,甚至有一次我把手伸到了妈妈的小肉肉里,结果那次妈妈高潮太强烈了,两条腿差点把我的脖子夹断,第二天我没有上学,妈妈也没有上班。之后我们没有敢再尝试。
直到我十二岁,学校开了生理卫生课,我才了解了真相。我没有跟妈妈说,因为我不想妈妈重回那没有笑容的日子。
妈妈后来还是知道了,结果妈妈单方面对我开始了冷战。
事情的解决缘于我的临机一动,我对妈妈说,当她身体需要的时候,我不是她的儿子,我只是她的自慰器,我们之间是人和机器的关系,而不是母子关系。
这个看起来很荒谬的说法,解决了我们之间的危机。在那之后妈妈变得更加关注我的身体发育,经常给我吃些中药,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壮,弟弟变得超越常人。刚刚忘记说,妈妈是个生物工程师。
再之后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十四岁那年我的弟弟长到了长十五公分,直径四公分,于是我又多了一样帮妈妈自慰的工具。
而我的妹妹也在我变成自慰器之后不久加入了我们的游戏。也许是因为有了妈妈这个好榜样,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太不可分割了。
于是妈妈开始了她伟大的计划,我提供精液,而妈妈和妹妹提供绿色润滑剂,当然妹妹的润滑剂还没有一次发挥它字面的功能,再加上很多珍贵的中药材,我们全家的身体都发生惊人的变化。
从我和妈妈真正发生关系到现在,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有了妈妈药物的帮助,我完全长成了一个大人,而妈妈则与我相反,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年轻,我们之间的差距变得微不足道。
妹妹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从明天开始我的服务对象将要增加一个人,因为明天是妹妹十五岁的生日。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笑了出来。
“坏宝宝,想什么呢?”妈妈轻轻摆动了一下身体,“一定是又想你妹妹了,专心一点,现在你插的是你妈妈,我不许你想别的女人”妈妈嗔道。
要不怎么说女人天生喜爱吃醋,妈妈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
“没有,妈妈”我忙辩解,“妈妈,你还记得那次我把手伸到你的肉肉里面妈妈红着脸庞没有出声。
“妈妈,那是不是你最强烈的一次高潮?”我继续问道,“手总比弟弟要灵”不知道“妈妈喃喃着,”宝宝的弟弟好象比你小时侯的手还要大“
“真的么?”很多小说上说粗如儿臂,难道我的就是?
“假的”妈妈笑着答道“你永远是妈妈的小鸡鸡,妈妈最强烈的高潮永远是这个小鸡鸡带来的下一次”
看着妈妈的笑容,我忽然觉得好温馨,好幸福。
“妈妈,我爱你”
“宝宝,我也爱你”妈妈说着把我抱进怀里,我们吻在了一起。
我和妈妈的舌头交锋又激起了我的欲望,还在妈妈肉肉里面的弟弟变得更硬“宝宝”妈妈在我耳边说道,“快用你的小鸡鸡给妈妈最强烈高潮”
“妈妈,这次该从后面了吧”我没有忘记妈妈上次高潮前许下的诺言。
“就知道你会这样”妈妈边说着,一边转身爬在床上。
看着妈妈圆翘的屁股,我忍不住拍了一下。
“老公,你好坏,快来吧”
“妈妈,这次我要你叫我哥哥”说着我扑了上去,弟弟一下沖进了妈妈的肉肉里。
“啊,不叫,偏不叫”
“不想要最强烈的高潮了么?”我一边运动着,一边说道。
“想,想,小鸡鸡”妈妈娇喘着。“哥哥”
“叫大鸡吧哥哥,快,快”
“大,大,鸡吧”这个露骨的话妈妈还有些说不出口。
“大鸡吧什么?”我一边快马加鞭一边追问。
“哥哥”妈妈的呻吟道“哥哥,妹妹快要来了,快”
终于妈妈在“大鸡吧哥哥”喊声中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这次的高潮更久,一直到五分钟之后妈妈才平静下来,我一边抚摩着妈妈的屁股,一边运动着自己的鸡鸡。
“妈妈,要做个面膜么?”
“要,三天没有做了”妈妈答道我从妈妈的肉肉里拔出弟弟,伸到妈妈面前。
妈妈给了我个眉眼,然后张开嘴含住了沾满绿色润滑剂的肉棒,一边吸吮,一边抚摩着我的弹药库。
妈妈的技术已经在我的身上练得非常熟练,而且看着妈妈给自己口交确实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
我没有刻意忍耐,妈妈的舌头和嘴唇反复刺激着我最敏感的地方。终于,我在妈妈的脸上射了。
妈妈自己用手把精液涂开,而我则下床帮妈妈拿了一张面膜敷在脸上。
这也就是妈妈年轻的秘密,也是我们家最大的秘密。而明天,还有一个更鲜嫩可口的美人等着我,我拥着妈妈,面带笑容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