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七十二章 时装舞会

时间:2018-01-28
入夜时分,我们回到了酒店,大家虽然都有些累了,但想到今夜是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晚上,都不想就这么白费了,莉儿和我更是珍惜,毕竟都不知道明天回到江陵后会发生什么。
  在附近超市买的两瓶红酒这时已被打开,窗帘拉上了、门也关好了,电视里放着淫蕩的A片,不时有莺声燕语从里面传出来,虽然很小,但依然很是撩人情动。
  三女用靠背椅和一张雪白的床单在屋角搭了个简单的更衣处,我坐在床头一边品着红酒一边等待着这属于自己私人模特队的时装表演和舞会。
  没过多久,三名漂亮的私人模特亭亭玉立地排成一字队鱼贯而出,踩着厚厚的地毯迈着台步走到了床头的那个不大的表演场地上,出水芙蓉似的三名靓妞转过身来,只见右边第一个是月琴,上面穿着白色兔毛高领毛衣、黑色短裙、棕色紧身羊毛裤和棕红色细高跟长筒靴,左边的娟儿是鹅黄色高领毛衣、黑色鱼尾纹直筒短裙、浅灰色紧身羊毛裤和黑色磨砂皮小方头高跟靴。
  中间的胡莉头上一头秀丽的长髮用一个白色发套挽着看似随意但风情万千地披在身后,上面是粉红色高领毛衣,鼓突突的奶子耸挺着,这奶子好像越玩越大似的更是动人了。下着米色直筒呢短裙、白色紧身羊毛裤,纤脚登着肉色磨砂皮方头细高跟长筒靴,脸蛋俏美动人、媚眼勾魂,身段袅娜多姿。
  三名窈窕淑女站在一起真是人比花娇啊,在秀丽的衣服下面,几处裸露出来的肌肤异常白皙诱人,尤其是紧身羊毛裤勾勒出优美精緻的三双长腿和高跟靴映衬出的秀脚,更加的惹人注目、令人浮想联翩。
  今天三个虽然都很漂亮,但站在一起这么一比较,无疑还是站在中间的胡莉最高最妖艳最有气质,看着这名大美女我轻轻一笑,心想怎么选老子都要第一个扒了她的内裤干她呢!想到今天就可以享用这个漂亮大美人儿,还有她那未经人事的小屁眼,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心里就觉得特爽。
  想到这里,我用手指轻轻一钩,中间站着的莉儿心领神会地从床头爬了上来,一边用大眼睛撩着我一边爬到我的身边,看她如此懂事听话,我哪里还忍受得住,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美美地暗渡丁香、轻送甜唾,咂着她细嫩柔滑的舌头就亲了起来。
  我们一边调着情,一边在淫蕩刺激的声色伴奏下欣赏着月琴和谢娟的时装表演,场子虽然不大,但月琴和谢娟这对丽人当初在白马模特队的时候,我让她们到春光厂接受过一些训练,此时非常专业地走着台变换着各个角度让我美美赏玩着她们全身的动人曲线和性感的紧身羊毛袜、美艳的细高跟靴子。
  我一边搂着绝色大尤物莉儿,一边看着月琴在台上美艳风骚、谢娟俊俏清纯。莉儿看到这里笑着说,「冤家,你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看她们打扮出来那里还是人,简直就是一对天仙美女嘛!」我笑着想,「天仙又怎么样,只要老子慾火一上来,月琴这样的天仙还不是被老子尽着兴骑着淫媾,娟儿这样的仙女还不是乖乖地被压在胯下美美地糟蹋。」
  我兴致勃勃地对莉儿介绍着,「说真的,老子当初一网下去,飞龙厂娇滴滴、水灵灵的八朵厂花还有谢娟就被老子一网网到了床上,只要上了老子的床,那凤凰也成了鸡、老虎也成了猫,任老子捧着淫媾,再不敢有二话。原来月琴是飞龙製药的数一数二的厂花,娟儿也是市内办事处的独一朵儿,如果飞龙长改窑子的话,月琴肯定是头牌骚婊子,娟儿肯定是人气大婊子,月琴这样的骚货,就像一块美肉,对于咱这种色中饿鬼来说,搂在怀里日进去泻火那实在是解馋,而娟儿这样的俏货那就像盘青菜,搂在奸弄着调剂口味那实在是不错。最好的还是荤素搭配着玩,那才让男人满意呢。」莉儿听到我恬不知耻地述说着,笑着骂了一句,「美得你!」
  我仔细地欣赏着,今天可是美美看了个够,也赏出了些味道出来。这性感贴身的紧身羊毛裤一穿上,美腿就曲线毕露,再加上撩人的长统高跟靴子,简直让我难以自拔起来。月琴是双棕红色细高跟长筒靴,娟儿是黑色磨砂皮小方头高跟靴,两女站在一起这么一看,更显得俊俏挺拔,一下让我看呆了,「老子今天日定了这两双浪蹄子骚靴子了,今天一定让月琴来曲『骚货迎春』,谢娟来曲『甜妞献媚』,让老子好好享受一下,还有莉儿你这个大妖精,你可欠着我的。」我下定决心今天一晚上睡了这三双漂亮的高跟长靴子,身边的莉儿却羞红了俏脸。
  床前的两个靓妞终于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停地把纤手交织一起,脚尖轻轻地在原地象陀螺一样旋转起了弧线,眼神像流星在我的身上飞着媚功。她们漂亮的脸蛋儿,性感的细腰段儿,肉感的屁股蛋儿;好家伙!看得我虎视耽耽、神飞目送,恨不能变成钉子,倏地从头到脚扎进她们的肉里,连嘴里也忍不住美美蠕动起来生了津。
  在床上和莉儿腻得差不多了,为了不冷落床前的另外两个靓女,我提议开始跳舞,「好啊!」大家都兴高采烈起来。我打开了宾馆的伴奏音乐,然后直接走了过去,像抓小鸡一样,一把先抓住风骚动人的月琴转悠起来。我的手象铁钳一般,抠住她的细腰使劲往怀里搂,弄得她几乎喘不出气来。莉儿大方地搂着娟儿在一旁跳了起来,在淫蕩的叫床声中搂着大美女跳着,身边还有两名美女伴舞替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我专门抽时间学过一点交谊舞,但今天这样的场合,谁还去顾忌什么舞步和姿态啊,我需要的仅仅是发洩而已,将怀里的月琴搂得紧紧地跳起了「贴面舞」,而春情大发的月琴此时乖乖地伏在我的怀里任我摆布。没过多久换了胡莉,莉儿不仅长得最漂亮最有气质,也堪称美艳舞后,我们一起跳起了伦巴,她往那我胳膊上一仰的时候,看着她神采飞扬、妩媚如花的俏脸蛋儿,我再也忍受不住,照她的脸蛋「吧唧」就亲了一下,月琴和娟儿一看,都暗暗笑了起来,不过心里很是羡慕……。
  疯狂的节奏,圆滑的旋律,使我们春情萌动的心陡地复活了,一下子亢奋起潜伏在意识底层的冲动和慾望。我轮流和三女跳着,下面的魔手早就不老实了,伸进三女的毛衣里面,先隔着三名俏货的乳罩捏估半天,弄得她们直哼哼;然后乾脆直奔主题,驾轻就熟地到她们的身后就手解了奶罩扣子,美美摸着细滑嫩爽的三对奶子边玩边跳了个够。
  我一边搂着莉儿的杨柳细腰跳着慢四步,一边亲着她的小嘴赏着她的俏脸,一边揉捏着她胸前那对大白奶子,还在她的耳边淫笑道;「莉儿,你真是我遇见的最美丽的人,这对奶子摸起来光滑柔软,却又不失弹性,手感真是叫人爱不释手。老子揉过这么多奶子,就属你的揉起来最爽。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莉儿此时被我挑弄得春心蕩漾,伏在我的怀里任我轻薄,再没有了二话。
  我根本不管华尔滋的雍容华贵和优雅;也不管慢四步那种温柔缠绵和含情脉脉……,只有淫蕩的冲动和无边的慾望在鼓动着我饥渴的心,此时唯有迪斯科的那种疯狂的节奏才会激起我的热情,只有情感和慾望的渲洩才会让我觉得满足。
  而此时娇妻艳妾那梦幻般凝视的眼神,姣好的红唇,颤动着青春火焰的丰乳和翘臀,情意绵绵的玉体,似乎对我有着永恆的吸引力,她们,是我无边慾望的起点和终点……。
  夜有些深了,我们也都有些跳累了,我看她们情意绵绵、春心萌动的样子,知道差不多了。便轮流让一丝不挂的莉儿和月琴、谢娟三女在卫生间伺候着好好泡了个澡,顺便也给她们洗了洗,尤其是莉儿,被我掰开屁股洗那个菊花嫩穴的时候,婉转娇啼着让我情难自已。等我出来的时候,三女都已经梳洗更衣完毕,而这时,又另是一种风情了。
  只见三个水水的狐狸精上身穿着蓬鬆柔软的高领长袖毛衣,脖子上扎着同色的羊毛围巾,最关键是内里真空,的确太性感迷人了,没戴奶罩的三对光奶子高耸凸起,连小小的奶头都清晰可见,加上毛衣上面那三张风情万千、迷人俊俏的漂亮脸蛋儿,面若朗月,眼似流星,缥渺着梦幻曲,那涂着艳桃般的唇膏的小嘴儿,颤动着青春火焰,勃发着生机的丰乳和翘臀,在渴望着爱的洗礼,我一见简直爱到了心尖儿上。
  直筒短裙下光着屁股蛋子只穿了三条紧身羊毛裤,小腰被束得精细柔媚,那三双温香软玉般的大腿,更显得曲线优美动人,嫩滑而富有弹性,三双秀丽玲珑的小脚,如玉笋套在尖头黑色绒面细高跟中统靴子里,更是撩人至极,骚得让人发疯,撩拨我心旌摇焉,不能自己。
  我让她们转着身子给我看,原来莉儿和月琴的后跟是银色的金属细高跟,在纯黑色的绒面靴子映衬下,银光闪闪展现出秀脚上的万般风采,简直是又浪又媚,骚到了极点。月琴这个小骚货,原来在这里埋了伏笔,凸显了娇妻和艳妾的区别,像娟儿那双,虽然依旧风骚动人,但朴素的黑色塑料细高跟儿,虽然不错,档次却多少差了些。
  我让三女并排坐在床边,莉儿在中间,左边是月琴、右边是谢娟,当三双诱人艳丽的白色、棕红和浅灰色紧身羊毛裤包裹着的粉腿并在一起,骚蹄子上套着清一色崭新的黑色尖头绒面细高跟中统靴子,一股子风骚淫艳的妖气顿时将三个妖精般的大美女从蹄到头包了起来,我深深陶醉了,一下跪趴在三双骚蹄子的前面,双手揽摸着条条美腿,埋首上去又舔又咬了一番,然后往下亲去,经小腹、大腿、小腿,从大腿的根部到高跟鞋的鞋尖、鞋底,还有那六根银色的金属细圆高跟儿和黑色的塑料细高跟儿都用鼻子闻着、用嘴亲着、用舌头舔着这世界上最诱人的美味,这高跟美腿的肉屏风真的让我迷失得无以复加了,我还抚摸挑逗着她们敏感的大腿内侧。三女蹙起黛眉,口中柔弱的娇啼,不住扭动颤抖,含嗔带羞任我轻薄玩弄着。
  还是自己的女人好啊,让穿什么就穿什么,看见哪双高跟儿鞋骚韵悠长就让她们套在骚蹄子上,不仅可以美美赏玩个够,还可以让她们并排坐着,伸到我的怀里任我捧着舔弄品玩,我沉迷于这样香艳而又激动人心的游戏,而这,又成为我姦淫她们最撩人的前戏了!
  我慾火高涨,将粉红毛衣的莉儿、纯白毛衣的月琴和鹅黄毛衣的娟儿轮流拉到怀里,扒开她们的双腿,先用剪刀给她们一个个开了羊毛紧身裤的裤裆,这下三女臊得一塌糊涂,漂亮的大姑娘家穿上开裆裤多少有些难为情呢。
  床早就被拼在了一起,好戏就这么慢慢开演了。我把月琴搂在怀里,靠在床头欣赏着电视里的淫蕩画面,娟儿在身后轻轻拿捏我两侧肩上的肌肉,阵阵舒适传来。当我觉得有些情动的时候,抬头一看莉儿就坐在我身旁的小沙发椅中,一下遇上她脉脉含情的目光,我微微一笑,她却脸红垂下头去。
  我想起早先说的话,心中不由一蕩,把她轻轻抱起走过去放在床上。我坐上床沿,只觉得兴趣勃然、精神一振,微笑道:「莉儿,过来!」莉儿神态忸怩,霞飞双靥,却温顺地俯身过来,我把她拉来坐到腿上,吻上她的小嘴,双手在她週身抚摸揉捏。
  莉儿轻舒玉臂抱住我的颈项任我轻薄,娇躯微微颤抖,我撩开她的粉色高领毛衣襟露出一侧丰满坚挺的乳房,低头将挺翘柔软的乳峰含入嘴里,殷红的葡萄在口中肿胀膨大,我含住了轻轻啮咬,莉儿低声哼了起来,娇柔的呻吟让人意乱情迷,我用坚硬的肉棒不断挤压着她柔软的玉臀,一手伸到她两腿间抚摸,她更是情动,伸手用力握住了我。
  我见时机已到,把她放在我两腿间,她微微一愣便即明白,玉容飞红,却替我解开了束腰带,我把睡袍敞开,玉茎顿时弹了出来,莉儿桃腮晕红,神态娇媚,身子却掠过阵阵热潮,这当然瞒不过我,我按住她的螓首缓缓让她凑向肉棒。她握住了根部,低头柔顺地含入嘴里,尖端顿时被温暖湿润包裹。
  我舒服地吐了口气,取下她的白色发套,蓬鬆黑密的长髮顿时倾泻下来,阵阵髮香飘逸。我拨开长髮露出她的俏脸,审视着我的巨大肉棒在她鲜红樱桃小嘴的进出,莉儿瞟了我一眼,灵巧滑腻的香舌灵蛇一般用力缠了上来,我不由敏感的一颤,低哼了一声。她的眼中露出笑意,指甲掐了我的大腿一下,我笑骂道:「莉儿你真是个大妖精,太撩人了!」
  她又饱含笑意的瞟了我一眼,眼神中竟然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妖媚,然后摆动螓首大力吞吐起来。酥麻的快感顿时将我包围,我闭上眼撑住床沿尽情品味,舒服的不住歎气。此时,扎在她颈项上的粉色羊毛围巾垂落在她胸前,随着她吹箫时臻首的上下移动,非常自然而又舒服地拂弄着我的阴袋和下体,让我更加动情不已。
  莉儿一看这个,终于明白我为疼她而买这围巾的真实用途了,又羞又恼地用粉拳捶打着我,「白秋,你这哪里是做爱,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玩弄嘛。」她气恼地数落着我,「就是,没有你们的卖弄,哪里有我的玩弄啊。我就是要让你们展示出万千风情,勾引气起我糟蹋你们的强烈慾望,再干你们才有意思呢。」莉儿被我这句气得想乾脆取了围巾免得受辱,但被我两下按住了,只好无可奈何地认命继续下去。
  莉儿用心吹含吞吐着,一两年以前还在天上飞的白天鹅,天仙般的大美女,如今温顺地伏在我的胯下替我用心品含着我的话儿,虽然有好几次了,但时至今日我还有恍惚如梦的感觉。低头俯看她那绝色俊俏的脸蛋儿,她实在太漂亮了,我一下就冲动起来,有想丢了的感觉。真的,任何时候,绝色大美女都是绝好的春药啊!
  我怕自己两下丢了实在对不起良宵美景。想到这里,我扶住她的头缓缓拔了出来,肉棒上儘是涎滑的唾液,拉出许多晶亮的细丝,她急促的喘息,一面注视我的神色,我抚摸着她嫩滑的脸蛋笑道:「宝贝儿,你真是我的心头肉啊!」
  莉儿一听大羞了起来,又掐了我一下,我抬高她的米色直筒短裙,让她分开穿着紧身开裆羊毛裤的两条秀丽的长腿,套着黑色绒面高跟靴儿的骚蹄子撑住床沿,银色的细高跟儿熠熠放光撩人至极。我起身走到她身后,她的脸此时就像块红布。月琴和娟儿一边欣赏着我们的活春宫一边腻在一起摸来弄去地,莉儿见她们已经进入了状态似乎要好受了些,回头低声道:「冤家,你慢些来,实在太大了……」。
  我忍不住笑道:「爷什么时候直捣过你的黄龙?」莉儿顿时红了脸,又抿嘴笑了起来。我一手按下她的纤腰,一手抬起玉臀分开她的大腿,她娇嫩柔弱的桃源顿时呈现在眼前,莉儿「嘤」的一声俯下了头,我用手指拨弄着两片饱满湿润的蜜唇饶有兴致地玩弄起来莉儿「嗯」了一声,我低头专心对付起她,柔弱的蜜唇早已变成湿淋淋的,蜜壶内不住涌出温暖的爱液,她的上身无力的俯了下去,螓首趴在手臂上,玉臀随着我手上的动作微微摆动,更显的丰满动人。我轻轻将蜜唇分开,食指缓缓刺了进去,她敏感的哼出声来,我让手指在灼热的蜜壶内按压转侧,一手探前捻动挺拔的蚌珠,莉儿扭动起来,既像是不堪躲避,又像是欢喜迎合,我再插入中指快速抽插,宝蛤口阵阵吐出晶莹的蜜汁,她咬牙压制喉间兴奋的声音,夹紧玉臀大力战抖,终于洩了出来。
  此时我的玉茎坚硬肿胀,甚是难受,我强忍住给她插入的冲动,蹲在她身后,用力分开深深的臀沟,凑上去伸出舌头轻轻舔弄。火热柔软的舌头接触到敏感的肉缝,莉儿不由「呀」的一声叫了出来,似乎要挣扎,我抱住玉臀,不停的在淫靡的蜜唇上来回舔动,她湿润的下体散发着浓郁的成熟气息,让我心中激荡无比,嘴上更是周到。
  莉儿慵懒的把头靠在手臂上,长髮垂向一侧,口中轻微的呻吟,双腿无力的颤抖,我压着纤腰让她缓缓跪了下来,扶住玉臀轻轻插入玉茎,她柔弱的哼了一声,撅起了屁股。我把长髮缠在手上,微微拉起她的螓首,一面慢慢抽送起来,她侧仰着头,晕红的脸上儘是舒适畅快的神情,一手探后抚摸我的屁股,我逐渐加大手上的气力,抽插也越来越快,清脆的撞击声响起,莉儿又是痛楚又是畅快,蜜壶内火热一片,柔软的花蕊不断开合,宝蛤口突然夹的死紧,我连忙旋转屁股大力研磨,莉儿如遭雷击,一下绷紧,喉间唔唔不断,上身几乎要趴到地上,我趁势快速挺动,她快活到极点,忍不住啜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