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三十一章 魔鬼的归来

时间:2018-01-26
离开了足足四个多月,恶魔终于再一次踏足久违了的土地,到底谁人堪称绝世淫魔,恐怕就只有我°°鼎鼎大名的月夜奸魔。
  接机的自然是灰狼这个老家伙,只不过不见数月,这老鬼看起来却好像年轻了不少,令我也不禁笑骂道︰「看来你那採阴补阳的功夫好像进步了不少?」灰狼也淫邪的一笑︰「那倒真要多得你的手信了,说真的,那美夕确实好操。」我不禁奇道︰「我不是在她的阴道涂了药吗?你竟还硬上她,那不是痛死那臭婊子了?」
  灰狼边开动车子边道︰「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捨得干死那美人儿,她前面的小穴我也只不过用了一次,不过那次已足足令她痛了近半个月。不过她后面的那个穴我却不会客气了,时至今日,我更将她训练成被人强姦后庭也会高潮的婊子了,待会就让你看看成果。还有久美、惠美这两只母狗,加上这两只大肚婊子,今晚你定要尝尝狂操孕妇的滋味。」我不禁惊讶于灰狼的办事效率,只不过数个月已完成调教了这三个婊子,看来留下他看家确是正确的做法。
  灰狼不愧为我的最佳拍挡,转眼已明白我的想法,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的宝贝小雪,她也帮了我不少忙。」说着说着,车子终于抵达了久违的家门口,我也笑着道︰「当然,为表谢意,我今晚定会干死她。」
  话仍未说完,大门已迅速的拉开,数月来一直寄居我家的小雪已俏立门前,笑着问道︰「干死谁?」我也不顾得灰狼正在一旁看着,已一把揭开了小雪的长裙,再拉下了她的内裤,同时抱着她边干边走进客厅,道︰「当然是要干死你,你今晚死定的了。」不过小雪已再也说不出其它说话,只因她迷人的小嘴现在只能随着我猛烈的动作发出呻吟与喘息。
  善解人意的灰狼没有跟着进来,改为由后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客厅的茶桌转眼间已变成了我与小雪的战场。毫无保留的肉棒一下又一下深深插入了小雪幼嫩的花瓣,令美人儿只能不断发出求饶式的淫叫,同时奉上了无数的高潮回应,并任由我将白浊的慾望一波又一波的注入了她纤巧的子宫之内。
  数小时的激情过后,云收雨散的我们俩仍躺在那茶桌之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小雪却由身边取过了一个小铃,轻轻摇动着。久违了的惠美推开房门,走到了我们的身旁,随即跪下来道︰「母狗惠美参见主人,请问主人与小雪小姐有何吩咐?」
  久别的惠美已变得腹大便便,身穿着纯白的孕妇装,明艳了不少,而由于怀孕的关係,身材更明显丰满了不少。我望着仍被我紧压着的小雪,小妮子目光中流露着邀功的神色,我不由自主的痛吻了她一轮,再上下其手一翻,直弄得小雪娇喘连连,才接着道︰「三只母狗听话吗?」
  小雪已娇笑着道︰「你可以自己试试。」随即又接着道︰「惠美你过来替主人清理乾净。」
  小雪与灰狼的功力可不是盖的,只见惠美闻言二话不说,已爬过来伏在我们的股间,伸出了小香舌一下一下舔弄着我与小雪的接合处,清理着正慢慢流出的奶白精液与小雪的分泌,直到舔过一乾二净才轻轻吸出我仍停留在小雪体内的肉棒,改为对着小雪的阴道口吸啜内里的精液。不过小雪已马上阻止惠美道︰「你让主人的精液留在我体内便可,你去啜乾净主人的宝贝吧!」听到小雪的吩咐,惠美果然马上离开了小雪的股间,改为吸啜着我的阴茎,同时用她嫩滑的香舌温柔地套弄着我的龟头。
  小雪缓缓爬起身,穿上衣物,见到我的阴茎在惠美的小嘴内再一次地硬涨起来,于是道︰「惠美,你看你又把主人的宝贝弄硬了,还不快问主人是否要用你的身体出精!」果然惠美接着已放开我的阴茎,退开问︰「请问主人想要惠美的身体吗?」我满意地点点头,惠美已接着道︰「请问主人想用哪一种姿势抽插惠美?」看来小雪对她们的调教确实非常成功,我随即满意地道︰「就用老汉推车吧!」惠美闻言已走到了茶桌之旁,双手按着檯面,双脚分开,同时抬高了雪白的粉臀道︰「惠美恳请主人赐插。」
  老实说,女人我干得多,孕妇却真的未试过,如今正好一试看看箇中滋味如何。随即已将硬直的阴茎挺插入惠美的嫩穴之内,同时紧拉着她的腰猛烈地耸动着。可能由于怀孕的原故,惠美的阴道柔软了不少,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她的分泌仍不多,想来惠美亦有不少痛苦,只不过咬紧牙关不敢哀叫。
  渐渐地,惠美的阴道已变得湿润,而惠美亦开始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我不禁轻轻吸啜着惠美的耳垂道︰「干得你舒服吗?」惠美红着脸喘气道︰「主人干得惠美很舒服。」我的双手已由惠美的腰际改为袭上惠美的胸前,撕开了她胸前的衣衫,直接抓着她的一双乳房揉搓着。惠美的乳房亦随着我的动作流出乳汁,湿润了我的双手。
  兴之所至的我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对小雪道︰「我想叫她的姐姐来吻我的屁眼,看看是否同样听话。」小雪已笑着点头,同时以另一种节奏摇动着铃子。果然,片刻间久美已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已急不及待的道︰「久美,快来舔我的屁眼。」出乎意料,久美却爽快道︰「是,主人。」同时照足我的吩咐,温柔地舔弄着,甚至吸啜我的屁眼,舒服得我随即将滚热的浓精狂喷入惠美的子宫之内。
  抵受着我猛力喷射后的惠美双脚一软已伏在茶桌之上,一丝丝白浊的精液正由被我操得发红的阴唇流出,并沿着她的大腿流落地上,而久美亦已取代她的妹妹成为我的第二位洩慾对象。小雪亦同时呼来了美夕替惠美进行清理工作,而这一晚亦变成了一皇四后的淫慾之宴。
  当晚在我彻底地发洩着慾望的时候,小雪亦同时详尽地告诉我艺能界的各种变化,例如柏芝与晓东的离离合合、新鲜出炉的香港小姐、又或是新晋的各式美女。不过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慧琳竟与她的肥猪男朋友复合了,这才真的意想不到,看来我有意务再一次用我的大肉棒操醒陈慧琳这婊子。
  经过了充足的睡眠,昨夜消耗的精力已得到彻底的补充,看来也是出发姦淫陈慧琳的时候了。不过看来慧琳这婊子真不懂得吸取教训,事隔数月,同一间大屋,同一条柱子,同一个露台,再加上同一个男人正用着相同的方法再次进入了慧琳的香闺之内,再用上同一条肉棒姦淫这难得的美女。慧琳的反抗行为在我的一插之下已烟消云散,只能勉强以浪叫加上呻吟发洩着肉体上的满足。
  看到陈慧琳这浪贷的一脸淫样,我已不禁加倍用力的抽送着阴茎,同时道︰「是不是比上一次奸你时更爽呢?我的好慧琳,你看你的妹妹夹得我多用力,是不是想我再干得用力点?」慧琳无力地点点头,同时看到自己最隐密的花瓣正无耻地吞吐着男人的阴茎,只得将余下的理智暂时由身体的慾望所取代,先让自己敏感的身体充份满足了再算。
  不过我却看穿了慧琳的如意算盘,一下子由她那被我干得发红的阴道中抽出了阴茎,然后已在上面涂满了灰狼为我新补充的药膏「奸魔之契约」,我要慧琳这淫娃成为我归来后的第一位性奴隶。
  布满药膏的阴茎再次狠狠的插入慧琳的嫩穴之内,令慧琳感到男人灼热的阴茎彷彿与自己的阴道熔为一体。男人每一下猛烈的抽送也重重的撞击着自己的花心,令慧琳彻底明白以后就算没有药物的束缚,自己淫秽的身体亦已经不能失去这正姦淫着自己的男人了。
  慧琳的眼神由开始的反抗到认命的神色,再慢慢转化成享受的线条,正媚眼如丝的享受着阴道内的每一下猛烈撞击,被我紧握在掌心的一对柔嫩乳房亦敏感得硬涨起来。种种的变化令我明白到慧琳已彻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于是我停下了抽送的活动,一边享受着慧琳那断断续续的高潮式阴道挤压,同时用我的掌心轻轻磨擦着她那硬突起的乳头,慧琳顿时再一次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我把握机会吻啜着她动人的耳珠,同时问道︰「我的好宝贝,你想我继续干吗?」慧琳娇羞地点点头,「不过你要把你的好朋友深田恭子弄来给我干才行,明白吗?」彻底追求性慾的慧琳已完全失去了理智,为求我的抽插连灵魂都已经出卖,既然如此,她的灵魂就由我来替她接收,从今而后跟小雪一同辅助我,做我忠心的性奴隶吧!
  停下的引擎再一次的发动,激情的刺激令慧琳失控地扭动着身体,甚至连津液亦自慧琳性感的红唇边流出。连续的抽插令慧琳已经记不起自己经历了几多次的高潮,只知道自己的手脚正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着男人的身躯,怕一放开手就会失去了男人的慰藉。直到一股灼热的洪流由男人的分身内射出,直注入自己饥渴的子宫之内,填满了自己体内那无尽的空虚,慧琳才满足地放鬆了手脚,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师父曾经说过︰女人的心是难解难明的。我现在就深刻体会得到,真想不到慧琳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要我做你的玩物,又或是帮你强姦恭子都没问题,只要你答应替我强姦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答应你。」除了恭子外还有赠品赠送吗,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因为以慧琳的条件与质数,只要能令她心甘情愿地臣服,任何条件也是值得的。
  尤其是当我们来到那个人的门外时,我就更加肯定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内里的屋主可是年轻貌美的李彩桦妹妹,这笔交易绝对做得过。我带着慧琳悄悄地走到Rain那大屋的后面,轻而易举的已潜入了屋内,同时观察着屋内的环境。正当我与慧琳踏足客厅之际,屋内的电话亦同时响起,见机极快的慌忙将慧琳拉往一边暗角处,免得为Rain所识破。果然Rain已第一时间由房间步出,飞奔至电话之旁。
  「是吗?因风球关係预约取消。知道了,放心,我会留在家休息。拜拜!」窥听着阿Rain电话的慧琳已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这婊子今晚不用工作,看来你可以乐上一整天。」不错,尤其是看到彩桦的一身细皮嫩肉,再加上青春无敌的气质,一早已引得我举旗致敬。
  待彩桦一放下电话,我已马上由藏身之处冲出,直闪到彩桦的背后,一双强壮的臂弯已紧扣着彩桦的颈项,令到受袭的少女想叫也叫不出声。慧琳见我成功将彩桦制服,亦同时由藏身之处走出,并对彩桦打招呼道︰「亲爱的彩桦妹妹,我与主人来探你啊,高兴吗?」
  不过我却没有慧琳的闲情,随即已马上将彩桦紧紧地绑在那四方形的橡木餐檯之上,準备享用待会的大餐。阿Rain迷人的小嘴才刚回复自由,已不禁嚷道︰「Kelly,你们想干什么?」我当然不会回答阿Rain的这种蠢问题,取而代之的是我的一双手已伸入她的恤衫及胸围之内,尽情揉弄着她一双饱满的小乳房。
  不过慧琳却编编喜欢充份折磨彩桦这美人儿,已在一旁淫笑道︰「当然是替你这小美人开苞,再顺便拍下来记念,片名就叫《玉女阿Rain的初贯通》。」说完已在阿Rain的四周架设着摄影机。
  阿Rain听罢慧琳的言语亦只能慌乱地挣扎起来,不过同时我已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衫。随着布帛撕裂声响起,阿Rain最原始的赤裸躯体已展现在我与慧琳的面前。从来没有与异性有过任何亲蜜接触的阿Rain早已羞得紧合上眼,面临受辱的泪水已源源不绝的涌出,但由于手脚的受制,纵使万分的不愿亦难逃受奸辱的命运。
  一旁的慧琳亦协助我脱着身上的衣服,令我空闲的双手能尽情挑逗着阿Rain年轻的肉体。片刻间,我与慧琳已全身赤裸的站在阿Rain的面前,慧琳更用她的小香舌替我的阴茎涂上了奸魔之契约,同时道︰「主人,干完这婊子后赐给我做奴隶好吗?」
  「那就要看你乖不乖了。」我还在吊她的胃口,胯下涂上了奸魔之契约的阴茎已在不断点头了。
  阿Rain死命的紧合着双腿,因为她清楚知道,只要她的腿一分开,她宝贵的童贞就会被男人所夺去;而且那变态的陈慧琳亦在耳边告诉自己,那男人阴茎上药物的厉害,令阿Rain清楚明白到,只要男人的阴茎一进入她的体内,她就真的会永不超生。
  愚不可及,阿Rain的反应对我来说可谓再熟悉不过了,曾经有无数的处女在面临失身之前都会用这种方法反抗,但是她们到最后都一一彻底失败。奸兴大发的我随即重重地两掌掴在阿Rain的脸上,再疯狂地左右轮流咬噬吸啜着她的一对乳房,剧痛令阿Rain的双脚稍为一鬆,随即已被我双手用力硬生生的扯开,令阿Rain幼嫩的阴唇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
  盛怒的龟头早已充血的抵在阿Rain柔软的花瓣之间,来回磨擦着中间峡窄的肉缝,同时挑逗着内里那粒敏感的珍珠。没有什么比用暴力征服一个年轻貌美的处女更值得我高兴,我已急不及待对身边的慧琳说︰「要进去了,记得好好拍下来,尤其是阿Rain那失身时的痛苦表情,一定很有收藏的价值。」而慧琳在取出相机的同时,亦将一块落红巾放在阿Rain的身下,準备承接着阿Rain破瓜时所流出的处女血。
  阿Rain终于无奈发出认命的哀号,而我亦同一时间将硬直的阴茎往她紧窄的体内一送,直插入少女本应贞洁的禁地,再狠狠的贯穿了那块象徵初次体验的薄膜,深深的直顶入阿Rain的深深处,摧残着少女幼嫩的子宫,而阿Rain亦配合着我的动作发出了处女破瓜的哀号。
  慧琳手上的闪光灯不停地闪动着,拍下这纯洁少女受辱的珍贵一刻,随着我阴茎的进进出出,阿Rain处女的血丝亦亦被带动得落在纯白的手巾之上,为洁白的手拍与纯真的少女心头留下了永不磨擦的污点。
  直到我火热的龟头狠狠的顶在阿Rain的子宫口,我已彻底体会阿Rain阴道内那种近乎完美的紧窄,她肯定是我所干过的女性中最紧的一个,我开始忽轻忽重的抽顶着她的子宫,开发着阿Rain那紧窄的阴道。
  「怎样,我主人的肉棒好味吗?当然了,他是堂堂的月夜奸魔大人啊!」看到阿Rain的处女血,慧琳越发淫邪的笑着︰「而且从今以后,你就只能跟主人亲热,若是其他人的髒东西一插入你的体内,那一定会痛死你。我看你还是夹得主人紧一点,让他好好疼你,说不定会赐你一个肥肥白白的小宝宝。」
  慧琳的说话令到阿Rain的内心再一次受到冲击,一想到因姦成孕的下场,阿Rain已不禁鼓起勇气哀求︰「求求你……我不要怀孕。」
  这其实亦是我与慧琳一早定下的计策,心灵与肉体上同时夹攻阿Rain,务求令她永远臣服在我淫威之下。我不以为意的道︰「那么你肯做我的性奴隶吗?」饱受摧残的弱女已经不能说出第二个答案︰「你已经在我的体内下了药,我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我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又多一位一流的性奴隶︰「那么现在伸出你的小香舌让我好好亲一亲。」
  阿Rain合上了眼,吐出了可爱的小舌头,不过马上已经被我吸入了唇内,用我的粗舌与她交缠着,同时粗暴地挑逗着阿Rain的口腔。慢慢地阿Rain亦感到自己的身体深处冒出了快感,开始情不自禁的夹紧男人的肉棒,种种的反应亦显示出自己的身体在男人强劲的抽插下开始堕落。
  我由阿Rain湿润的阴道中亦感受到她的身体反应︰「开始舒服了吗?待会我会令你爽翻天。」
  阿Rain很快便明白甚么是爽翻天,男人深入的一击重重轰在自己的花心处,猛烈轰击着那最敏感的阴蒂,而随着阴茎的进进出出,粗大的炮身亦同时不断磨擦着早已变得湿润的珍珠,加上男人强而有力的双手同时玩弄着自己早已硬突起的乳头,同时更吸啜着自己性感的耳垂,身上无数的性感点被男人同一时间熟练的玩弄着,已彻底启动了阿Rain高潮的按钮。那已经不再是叫做强姦的暴行,更不是一般的性交行为,而是强迫着阿Rain不断高潮洩身的淫慾之宴。
  我故意不封着阿Rain的小嘴,为的就是要好好欣赏她那悦耳的高潮吟叫,阿Rain激烈的喘息加上呻吟,混和着高潮时的浪叫,简直比仙曲更动听,淫秽的气氛令一旁的慧琳亦忍不住自慰起来。不过我已没有余闲理会她的行为,我的目标是直干到阿Rain获得连绵不绝的第五十个高潮。我随着两女激烈的呻吟抽送得越来越猛烈,令阿Rain因猛烈的高潮而产生了愉快的痉挛,慧琳亦一早放弃了自慰的行为扑到了我的背后,用她高耸的双峰磨擦着我的厚背,发洩着体内的慾望。
  足足五十次的高潮令阿Rain彻底的欲仙欲死,几乎被我插散的她只能以仅余的力量夹紧阴道,享受着高潮的快慰。
  也该是满足她的时候了,曾经被我姦淫了数十次的慧琳亦察觉到我的状态,于是慌忙解下了阿Rain手上的绳子,同时道︰「主人差不多要射了,好好地享受吧!」
  阿Rain慌忙地乱动着︰「我这么年轻,我不要怀孕。」不过阿Rain的手脚却因连续的高潮而变得紧紧的揽着我。
  慧琳目睹阿Rain的丑态已不禁笑道︰「主人有办法用药物令你不会怀孕。再说你算甚么年轻,主人就曾经把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操得怀孕,只要主人喜欢,你就要为她怀孕,这才是好奴隶,明白吗?」不过阿Rain已听得不大清楚慧琳的说话,只知道正如慧琳所言,自己若没有了这男人恐怕真的没有办法再活下去,只得充份开放着自己幼嫩的子宫,充当男人洩慾的肉便所。
  我狠狠的一下直轰而入,怒涨的龟头已紧紧地抵在阿Rain的子宫口,伞状的龟头因过于深入阿Rain紧窄的子宫颈而卡在那里,不过一切已不重要,如山洪暴发般的白浊精液已狂射入阿Rain纯洁的子宫之内,彻底污洩内里的每一丝空间。在高潮的瞬间,我同时举起了阿Rain的双腿,令我每一下的洩射都重重的喷在阿Rain的子宫壁上。
  男人不停的洩射令阿Rain的子宫生出涨痛的感觉,由于男人的龟头正卡在自己的子宫口,所以无处可逃的精液只好强行挤入自己的子宫之内,填满了内里的每一丝空间。直到最后一丝精液的洩出,我才满足地放下阿Rain的双腿,尽满她的脚早已紧紧的缠着我的腰际,不过我那半软的龟头却仍紧紧的卡在阿Rain的子宫颈处,令我不能抽身而退,不过此刻正好让我好好欣赏阿Rain那娇嫩的身躯。
  被我操得半死的阿Rain正安静的躺着,默默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媚眼半张的她才经过我性的洗礼已开始流露出小女人的风情,而她的身上亦布满了云雨过后的汗水,伴着因彻底满足而娇红的女体,实在更添风情;阿Rain的小腹因她的子宫被我强行注入过多的精液而微微涨起,十足一个初有身孕的孕妇一样。不过就算日后阿Rain怀孕恐怕亦是一个异常好看的孕妇,难保我不会忍不住将她直干到难产为止。
  正当我想抽出阴茎,欣赏一下阿Rain初经人事的美丽阴户时,阿Rain已四肢并用的紧缠着我︰「主人,你弄痛我了,里面仍卡着呢!」不过我身后的慧琳可不见得会对阿Rain怜香惜玉,只见她从后揽着我的腰际,将我的阴茎在阿Rain的惨叫声中由她的阴户之中狠狠抽出,突如其来的剧痛令阿Rain以为自己的子宫已同时被抽出体外,可惜慧琳却不见得会放过她,重重的一脚已踢在阿Rain的小腹上,几乎把我注入她子宫内的精液踢得由阿Rain的阴道口喷出。
  「还不反转过来?主人要享用你的屁眼了!」慧琳无情地呼喝着。
  阿Rain亦明白自己的处境,反抗只会带来更多苦楚,只有尽力取悦男人,到日后自己得宠时才把慧琳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于是努力抬高粉嫩的香臀,静候着男人的开发。不过我却没注意到两女间的火药味,只知道尽快品嚐眼前的天鹅肉,二话不说便将硬挺的肉棒塞入阿Rain紧窄的屁道之内。
  比破处时更剧烈的痛楚传遍身上的每一条神经,令阿Rain痛苦地抓着桌面,出奇地她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反而配合地扭动着腰肢,迎合着我的动作,取悦着我的肉棒。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娃儿,既然如此,我就给你同等的快乐吧!我一手揉弄着她的乳房,另一手已伸到她湿润的阴户间,磨擦着她敏感的珍珠。慢慢地,阿Rain已生出了愉快的喘息,令我明白到她已渐渐体会到肛交的快感,看来也是时候指导她口交的技巧了。
  我一下子由阿Rain的后庭中抽出阴茎,转身坐在一旁的梳化上,慧琳见状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已马上道︰「立即过去替主人口咬,记得不要用牙齿而是用舌头,同时用你的乳房套弄主人的炮身。」
  阿Rain才一明白慧琳的意思已马上跪到我的面前,用她那一双雪白柔软的乳房紧夹着我的阴茎,同时张开了小嘴吸啜。而慧琳则在一旁充当技术指导,虽然阿Rain的口技相当生涩,不过她既肯学又会吸,很快便已掌握了取悦我的技巧。就在我精关一鬆的同时,我已紧紧抱着阿Rain的头颅,将奶白混浊的精液尽情地发洩在她的嘴内,直到看到阿Rain的小嘴不能负荷我所射出的量,令多余的精液由她的嘴角流出,我才一下子抽出了她嘴内的肉棒,超近距离的来了一下颜射,将多余的精液全喷在阿Rain的面上。
  乘着阿Rain被我喷得失神,一旁的慧琳已细心的舔着我的肉棒,清理上面的残迹,同时用她的双乳磨擦着我的大腿,细心地取悦着我。经我调教了十多天,慧琳熟练的技巧当然不是刚才仍是处女的阿Rain可比,才一会儿已令我二度洩精的肉棒硬直起来。正在吸啜我那话儿的慧琳当然仍察觉到这情况,笑着问︰「主人想用慧琳的身体出精吗?」
  想来也是时候让阿Rain知道一个乖巧的奴隶如何取悦她的主人,便道︰「你坐上来吧!」早已忍了半天的慧琳闻言大喜,说了声「多谢主人赐插」,便摆出了观音坐莲的姿势,将我那硬直的阴茎对準她那早已湿得发亮的阴户一送。
  粗大的肉棒深深的直顶到子宫,充实的感觉已令慧琳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同时努力地上下扭动腰肢,以挤取更多的快感。而我则一把抓着她那一双正上下乱跳乱动的豪乳,用力的挤压捏弄。淫水不断由慧琳的阴户涌出,令到她的动作亦变得越来越顺畅,片刻间已攀上了高潮。不过我却不想在慧琳的体内洩射,示意她起来,然后指着一旁的阿Rain,指示她取代慧琳的位置。
  阿Rain惶恐地瞄了一瞄身旁的慧琳,然后马上爬到我的小腹上,抓着我的阴茎,準备将它弄入她的体内。不过慧琳已先一步一把掴在阿Rain的脸上,同时怒道︰「不要脸的婊子,你忘了要对主人说甚么?」阿Rain流着泪按着脸想了想,最后道︰「感谢主人赐插。」才腰间一沉的将对準了她阴户的阴茎直插体内。
  由于今次的一切全是自己作出主动,令到阿Rain的身体加倍敏感,正忙于上下扭动着的阿Rain片刻间已高潮叠起,动作亦变得断断续续,慧琳见状已一把揽着阿Rain的腰肢,同时道︰「真是没用的婊子,像的这样弄,何时才能替主人吸出精来!」说完已双手用力推送着阿Rain的腰肢。
  可怜的阿Rain就这样被慧琳一次又一次地逼上高潮,最后更是兴奋得失禁起来。看到阿Rain跟我的交合处一片狼藉,我早前注入的精液、阿Rain所流出的爱液、还有她失禁的尿液,通通流得片地俱事,已不禁将我的奸虐心推至极限,随即我已将阿Rain一把揽紧,将汹涌的精液再一次狂喷入她的子宫之内。
  直到发洩过后,我才将阿Rain一把抽离怀来,任由她软摊地上,并将半软的阴茎插入慧琳的体内,奖赐她的劳苦功高。苦候了一整天的慧琳终于得到彻底的满足,而埋头苦干了一整天的我最后当然揽着两个被我操得筋疲力尽的乐坛顶尖美人儿同躺床上,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