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一章 巴士少女

时间:2018-01-26
时间已是下午的五时许,我登上一辆驶往荒郊的巴士,车上乘客半满,我悄悄走到一名少女身旁坐下,距离最近的车站还需要个多小时的车程,闲着无所事事,只好细意打量着身旁的少女,少女大约廿三、四岁,有着一把黑得发亮的长髮,精緻的五官,和毕挺的鼻子,脸上没化妆,身穿一件黑色绵质长裙,高耸的双峰把衣服高托起,衬以幼细的腰肢,修长的身躯,简直是完美的组合,少女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古典美。
  或许由于车程沉闷,少女靠着窗台睡着了,我看看手錶,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何不乘机找点乐趣?我轻靠着少女身边假装睡着,少女全没反应,我心中暗喜,暗看四周,发现其余的乘客不是睡了、就是在闭目养神,绝不会发觉我的举动,于是手便慢慢抽到少女的腰际旁,眼见少女仍旧毫无反应,便大着胆把手慢慢向上爬升,不消一会,手已落在少女的胸膛上。
  少女坐在我的左面,而我的右手正隔着衣衫轻轻摸索少女的右乳,手上传来的温香软肉,充满着弹性;我的左手则隔着裙,摸索着少女的大腿,我的手上不断加强力度,直至少女充满弹性的乳房给我力握至变形。虽然如此,但我仍不满足,手改为在少女的衣衫上不断摸索,终于给我在少女的腋下发现了一排钮扣,我把它轻轻解开,手已毫不思索地伸进少女的衣衫内。
  我的手轻按在少女的胸围上,轻轻揉弄,和刚才隔衣摸索相比,感觉就如天渊之别。我把手指伸进少女的胸围内则,紧夹着她的乳头,来回逗弄,我见少女至今仍全无反应,于是大着胆把整个手掌伸进少女的胸围入,肌肤紧贴着少女丰满的乳房,不停搓揉玩弄,我不时留意着少女的反应,这时突见少女身躯轻颤,我知道她快要甦醒过来,于是我的五指大军只好急急退兵。
  果然,过不多时,少女攸攸醒来,看样子仍不知给我大佔便宜,残留在手上的触感至今仍令我回味无穷。
  少女整理一下衣裙,便站起来拉铃準备下车,我见周围不见人迹,自然从后跟随。我跟着少女大约步行了五,六分钟,走进了一个中级密度的屋村,我跟随少女走进其中一座,这层大厦大约楼高十二、三层,我细心打量四周环境,这时刚巧电梯来到,于是我慌忙跟随少女走到电梯内,少女按了九字,而我则故意按十字,以免引起少女的疑心。
  电梯升到了九楼,少女轻轻步出,我则偷偷跟随其身后,一看清四野无人,便闪电奔前,从后一手紧按少女香唇,一掌打在其颈动脉上,少女随即晕倒,我把她抱起,走进其中一间空置的单位内,锁上了门,随即準备施行我的奸计。
  我从工具袋中取出布条,先紧绑少女唇上,以防止她求救呼叫,坏我大事,然后把她的双手反绑身后,我故意不绑起少女的双脚,以增添我强姦她和狎玩她的乐趣,看着被姦污的少女在自己身下扭动挣扎,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方才下手极有分寸,少女大约还会晕迷四、五分钟,我要等她醒过来才会更进一步,因为我要的是强姦,而不是迷姦。我正好利用这段余暇翻看少女的手袋,看看有什么玩意,我先取出了少女的钱包,看了看少女的身份证,卢小仪,廿四岁,之后取出她的手提电话,轻关上,以免电话响声影响我的干劲,少女的手袋里还有一些文具、记事簿等。
  我正要看记事簿的内容,就在此时,少女醒了过来,惊觉自己双手被反绑,想呼叫却发不出半点声向。我转过来对着少女淫笑道︰「我的可人儿,你终于醒过来。」少女惊慌下想爬离我的身边,却被我一手捉着她的脚踝,连拉带扯的扯了过来,少女还在拚命挣扎,想用剩余自由的一双脚去踢我,被我抽着她的秀髮一拳打在她的肚上,少女痛得流下泪,躬着身,所有挣扎当堂溃不成军。
  我把少女扯了过来,扑到她的身上,从工具袋里取出利刀,在少女的衣衫上轻割了几下,然后双手用力,随即把少女上半身的衣服扯破,少女的上半身裸露出刚才只能触摸,现在才能亲眼目睹的胸围,上面写着35C的字样,我一手把少女的胸围扯破。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是,我此刻不再是轻轻摸索,而是不停的大力揉动。少女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间变形,我含着少女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
  渐渐地,少女的乳头在我的嘴内硬胀起来,我的口离开她的乳房,改作埋首少女的双乳间,不停咬扯少女的乳肉,在少女雪白的乳房上留下深刻的牙齿印,手指则来回弹动着少女刚挺起的乳头,少女受到疯狂侵犯,只能以流泪来发洩悲伤。我离开少女的双乳间,只见少女的一双乳房上留下了许许多多不同大小的牙齿印,以及我留下的口液。
  我粗暴的扯下少女的下裳,再扯脱了少女的内裤,这充满古典美的少女终于全裸的面对着我这色慾狂魔。少女知道我的意图,紧紧夹着双腿死守最后防线,可惜又怎会够我力大,少女的双腿被我大字形的扳开,我以双脚紧压着少女的大腿,令少女全无反抗之力,便弯下身细心观察少女的阴部。
  少女的下身长着细细的阴毛,薄薄的围绕着少女的阴唇,少女的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的,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我以两根手指轻拉开少女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窥探内里的情景,令人感动的是在离阴道口三寸许的位置,有一块粉红色的血色小薄膜,证明了这美丽的少女仍未经人道的事实。
  我对少女淫笑着说︰「还是处女呢!待会儿让我替你开苞,让你好好享受享受。」说完便低下头对着少女的阴道口吹气。
  少女何曾试过如此玩弄,只见少女的阴道轻轻抖颤,我以鼻尖贴着少女的阴唇,吸着内里的气味,少女的阴道内传来阵阵处女气息,我把少女的阴唇作更大的张开,以尾指轻轻逗弄少女的阴核,一下一下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少女的身心。我却不急于一下子夺得少女的贞操,因为如此上佳货式一定要好好玩弄,渐渐地我将尾指的一节插进少女的阴道内,确保不触及处女膜便轻轻来回抽动,少女的阴道渐渐变得热了起来,漫漫地从阴道深处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我以尾指沾了一些,拿到少女的面前对她说︰「有快感了吗?这是你的爱液啊!」说完便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体,酸酸甜甜的,不过蛮好吃,便弯下身把嘴唇对着少女的阴唇,轻轻吸啜,把由少女阴道流出的爱液吃过乾净,再以舌尖轻伸进少女的阴道来,轻佻逗少女的阴核。
  少女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以逃避快感,但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潮水般的爱液由少女的阴道内涌出,我深吸了一口爱液,扯下少女嘴上的布条,便起身把满嘴的爱液灌回少女的嘴来。
  被玩弄至今,少女已认命般放弃了挣扎,只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我警告少女别作声,便离开少女的身上,快速脱去身上所有衣物,把少女的双脚作最大的分开,怒胀的阴茎直指向天,足足有八寸长,像为将要强暴这少女而兴奋。我把少女的内裤放在少女的阴道口下,以接载处女血作为记念品,準备好一切后便以硬胀得如同鸡蛋一样的龟头,轻抵在少女的阴唇上。
  破处的一刻终于来临,我双手分抓着少女的双乳,深吸一口气,便运腰力把阴茎狠狠地刺进少女的体内,虽然已有爱液的滋润,但少女仍大吃不消,痛得叫了出来。
  少女的阴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我大力一插,但阴茎仍只能插进一寸许,少女灼热的阴肉紧紧夹着我的阴茎,像阻碍我更进一步般,我把阴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阴茎又再进入了少许,真的很紧,我不禁惊讶少女阴道的紧窄程度。
  我不断用力抽插,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我的龟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我知道已触到少女的处女膜。我将阴茎缓缓抽出,直至停在少女的阴道口,少女正奇怪我为何忽然退兵,我却突然紧握少女的双乳,藉全身之力,将阴茎狠狠插进少女的阴道,硬胀的龟头撞在少女的处女膜上,就像以土墙阻挡大炮一样,少女珍藏了廿四年的处女膜被我一下子轰穿,少女痛得再次惨叫起来,处女血丝混和着爱液落在我早先放好的少女内裤上。
  没有了处女膜的阻隔,我的阴茎更深入插进少女的体内,我的腰肢作更大幅度的抽送,直至我的阴茎挤入了六寸许,我发觉已顶到了少女的阴道尽头,我停止了所有抽插,享受着少女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少女的阴肉不断收缩挤压,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阴茎。
  我压在少女的娇躯上,先以舌尖舔去少女面上的泪痕,再淫笑着,问少女︰「充实吗?我顶到你的尽头啊!」说完便强吻到少女的唇上,舌头强伸进少女的嘴内,逗弄少女的香舌,吸啜少女的香津,甚至把少女的香舌吸到自已的嘴内,互相交换口液。
  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正以各种的挑情手法玩弄着少女的乳房。我依依不捨的离开少女的香唇时,我和少女的唇间随即拉出了一条透明的丝线。
  我的阴茎再次展开活塞运动,以九浅一深的形式抽插着,每当来到深的一下时,少女总不自觉的发出轻哼声。我淫笑着说︰「有感觉了吗?当然,我这么厉害!」说完便改九浅一深为五浅三深,阴茎加速抽插着少女的阴户。只见少女的轻哼声逐渐加大,直至不自觉的娇喘呻吟起来,阴茎传来的紧密磨擦带给我强烈的快感及征服感,渐渐地少女的阴道变得灼烫并更大幅度的收缩,挤迫磨擦着我的阴茎。
  就在少女的阴肉收缩至顶峰时,一丝微暖的液体由少女的穴心射到我的龟头上,单看少女的反应便知这少女给我干得洩了出来。果然接着而来,少女的阴肉作出了高潮的挤压,紧夹着我的阴茎来回套弄,我故意停下动作略为休息,一边享受少女的高潮,待少女的春情完全平息后阴茎再度作出更强劲的抽插。
  我将阴茎抽至接近离开少女的阴道,再大力插回少女的嫩穴内,粗大的阴茎塞满了少女紧窄的阴道,直抵少女的阴道尽头,剩余少女体外的两寸多阴茎也给我硬挤进少女体内,只痛得少女再度流出泪来。
  少女的爱液沿着我粗大的阴茎滴落地上,我咬着少女的乳头疯狂抽插,接着是三百多下的激烈抽插,先是少女给我干得二度洩了出来,之后,我也到达了极限,便在少女的耳边说︰「我要以精液填满你的子宫,让你怀孕看看。」少女闻言慌忙挣扎,哭求道︰「求你不要射到里面去!」
  我哪会理会少女的话,紧抱着少女扭动的身躯,阴茎深深刺到少女的阴道深处,便在那儿作疯狂洩射,白浊的精液不停打在少女的子宫壁上,先填满少女的整个子宫,再倒流灌满少女的阴道,我射出的量真是很多,多得灌满少女的整个阴道再由阴道口倒流出来。
  我抽离少女的体内,取出相机拍下少女的裸照,尤其是白浊的精液由少女的阴道口满泻而出的情景,更是珍贵难得。少女无力的躺在地上,只得屈辱的任我拍照,直至我满意为止。
  我让少女休息一会,便淫笑对她说︰「刚才我已射了一次,现在可以慢慢地玩你这美人儿。」少女听得欲哭无泪,心里想︰『刚才快的已奸弄了我半小时,现在慢的岂不是要被操足个多小时?』我看到少女的神色,已知她的心中所想,笑说︰「最多只不过操你一整天,我手上握有你的精彩照片,说不定哪一天有兴趣再跟你玩过痛快。」
  少女心如刀割,想不到竟要给这淫魔操纵一生一世,我不待少女作声,便把软掉的阴茎塞到少女的唇边,命令少女道︰「现在先给我啜乾净余下的精液!」便硬把阴茎塞到少女的嘴内。
  少女无奈下只好轻轻吸啜,强忍着精液的恶臭及噁心的感觉,少女足足吸啜了五分钟才吸过乾净,直爽得我要叫娘,再命令少女以她的小香舌舔净龟头上的残迹。少女何来经验,全舔在龟头的敏感地带,令我的阴茎再次硬直起来,巨大的阴茎把少女的小嘴塞过饱满,我一手紧按少女的头,一手则抓着少女的一边嫩乳,在她的双唇间不停抽插,少女给巨大的阴茎压至呼吸困难,只好流下痛苦的泪水。我抓着少女的头前后来回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少女的喉深处,直插到少女接近晕倒才满意地紧抓着少女的头,任由精液射进少女的唇里。
  精液打进喉间的噁心感觉,比刚才更逾百倍,少女感到精液灌满嘴内,无奈下只好忍着恶臭,强吞下肚里,感到白浊的精液沿着食道拥进胃内,少女几乎反胃,唇内的腥臭,令少女只想把一肚子的精液尽吐出来,我把阴茎从少女唇上抽出时,一丝精液沿少女的嘴角落下。
  我把少女拖进洗手间,洗掉她残留嘴内的精液,便把她压在云石造的洗手盘上,以老汉推车梅开二度,虽然被我狎玩了一次,但少女的阴道依然非常紧窄,我方才射进她体内的精液已给她全吸入子宫里,形成她的小腹看来胀鼓鼓的。
  我解开她的双手,让她自已紧按着洗手盘,而我的双手则穿过少女的腋下,一边一只的紧握着她的双乳,我以胸膛紧贴着少女的裸背,便再次腰肢用力抽插起来。每当我抽送至少女的阴道尽头,我都会用力把阴茎向横一扭,令阴茎在少女的阴道深处如电钻般钻动,少女当堂大吃不消,乾涸的阴道再次流出爱液。少女渐渐双手无力,伏在洗手盘上任我狎玩,我的双手则力握着少女的双乳,大力搓弄,令少女的双乳布满我的指印。
  我伏到少女背上,吸啜着少女的耳珠、颈项,阴茎再次深深插进少女的阴道内,我以三浅四深来回抽插,间中用力顶到少女的阴道深处,少女的爱液沿着大腿流了一地都是。我拔出阴茎,埋首少女的阴户间,把爱液吸过乾净,再一口咬在少女雪白的美臀上,直至少女的美臀满布着我的牙齿印及口液,阴茎便再度插进少女的阴道后,我以高速不停抽插,直至少女随着我的每一下刺入而发出呻吟娇喘声。
  我心中升起征服了这美女的成功感,我改以阴茎反覆磨擦少女的阴核,令少女的阴道更为收窄,令我那像婴儿手臂般粗的阴茎硬挤进少女那原子笔般紧窄的阴道。少女的阴肉紧夹着我的阴茎,穴心再次洩出灼热的液体,少女已是第三度高潮。
  我抽出阴茎,让少女稍作休息,便把她反绑柱上,我以麻绳将少女的脚大大分开,以舌尖不停舔动少女的阴唇,间中以舌头伸进少女的阴道内来回撩动,嘴巴则不停吸啜由少女阴道口流出来的爱液,我以舌尖把少女的阴核翻了出来,含在嘴中用力吸啜,少女至今已完全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我解开少女腿上的绳,令她以大腿紧夹我的腰际,便以直立式再次插进少女灼热的阴道内,少女的双乳随着我的抽插高低摇摆不定,我以全身之力把阴茎插进少女的阴道尽头,鸡蛋般的龟头抵着少女的子宫,不断撞击少女的穴心,少女的口中发出可爱的呻吟声。
  过百下的抽插,每一下也都令少女欲仙欲死,完全忘记自已正惨遭强姦的事实。我的抽插越来越大力,阴茎深剌进少女的体内,结合为一体,我把少女解开放到地上,以侧交法作接力,阴茎终于插进少女的最深处,鸡蛋般的龟头硬挤进少女的子宫内,而我的精囊也挤进了少女的阴道内,被阴茎刺进子宫的快感令少女四度洩了出来。
  我的龟头顶在少女的子宫壁上,感受着由少女穴心所洩出来的阴精,混和着我上一次射进她体内、积聚在子宫内的精液,少女由娇喘转为呻吟,再由呻吟转为浪叫,在旁观看,一点也不像我正在强姦她。
  我卖力地疯狂抽插,直至六、七百下后,少女第五度高潮来临,我把阴茎插入少女的穴心深处,在少女耳边说︰「让我再度以精液把你灌满。」少女再三哀求︰「不要,今天是危险期。」可惜我毫不理会,阴茎只顾加速抽插,直至少女屈服的任由我射到她的里面,我才用力一顶,精液潮水般灌满少女的整个阴道。
  正值危险期的少女,被我以精液灌满子宫,自知难逃因姦成孕的恶运,但经我多小时的狎玩,尤其是多番高潮之后,心里又不禁想为我怀这骨肉。
  我再次把软弱的阴茎塞进少女的嘴内,少女此时已懂得自动自觉的为我吸啜清理,我抽出再次硬挺的阴茎,以少女柔软的双乳紧夹着,便一前一后不停地磨擦,直至我把大量精液洩射在少女的脸上,至白浊的一大片为止。
  我趁少女不觉,偷複製了她的锁匙,抄下了她的住址,穿好身上衣服,便留下被我干得半死的少女悄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