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三章 计中有计(六)

时间:2018-01-25
侯龙涛也不想把施雅吓得太厉害,做了母亲的女人是很危险的,万一逼得她去找陈倩求情,那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他一把将女人抱到了腿上,左臂搂着她的腰,右手隔着黑色的女装裤,在她的臀腿间摸揉,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是如此的娇俏可人,也真难得了,「你也别太担心了,我有一个办法,保证他没事儿的。」
  「真的?」施雅泪眼濛濛的看着男人。「当然了,我不会拿这种事儿跟你开玩笑的,我事先托了人,警方根本就没立案。」「你……你这么有本事?」「现在是你怀疑我能力的时候吗?」「啊,不是。」女人的脸上写着感激,猛的在情人的脸上亲吻,「谢谢,谢谢。对了,你这样帮小龙,陈曦那边你怎么交代?」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绝对不能去找她们,你保密,我不说,她们姐妹俩就不会知道。陈倩被迷姦的事实已经形成了,让小龙再怎么受惩罚也改变不了这一点。你这个儿子真是够可以的,完了事儿就呼呼大睡,他要是有我对付你的一半儿手段,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么不好收场了。」侯龙涛说着就在女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唉呀,你在胡说什么啊。」施雅在男人的肩上捶了一下,「这种时候还开玩笑。」「哼,谁开玩笑了,看她们姐妹那个伤心样,我恨不得亲手把施小龙阎了,但他怎么说也是你儿子,我不为他也得为你啊。」侯龙涛按在女人臀部上的手揉的更厉害了。
  「你……」施雅心中一热,抱住了侯龙涛的脖子,家里有一个能主事儿的男人真好。「不过事情可没这么简单,虽然我把警方摆平了,但如果小曦她们长时间得不到答覆,我怕她会把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我也没法儿控制了,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你儿子尽快离开。」「离开?你是说……」
  「去法国,他的签证不是已经下来了吗。我会尽我的全力劝陈倩和小曦不再追究,过一段时间,她们不再在气头儿上了,只要我说明利害关係,相信她们也不会真的想把这件事儿曝光的。本来这种严重的刑事案件,不是受害人说不追究就不追究的,可压根儿就没立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万一她们还要坚持,小龙已经在法国了,就告诉她们你儿子逃走了,根本找不到了。」
  「这……那……那小龙岂不是永远也不能回来了?」「倒也不是,他又没有记录,有什么不能回来的,只是最起码要过两、三年,等事情基本上被淡忘了,反正他是去上学。最主要的是要他离开你建的安乐窝儿,希望他能变得成熟一点儿。」
  「不用让他马上就走吧,再过三、四个月,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对不对?」施雅是真的捨不得宝贝儿子,想到要几年不能见到他,那自己可怎么活啊。「你的儿子你还不了解?要是一点儿教训都不给他,就让他这么轻轻鬆鬆的脱了险,他迟早还得闹出事儿来。说不定这小子觉得有人护着他,更是无法无天,再去找小曦闹,那可就什么都砸了。」
  「我会跟他说的,他不会乱来的。」「是吗?他很听你的话吗?你没教过他不该和坏人来往吗?」「我……」施雅无言以对,她太明白了,自己的那个儿子从上初中开始就没把自己的话当过真,从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切都是为了小龙好,我知道你捨不得他,但你现在要是不放手,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了,迷姦啊,判个十年、二十年的不在话下,要是碰上一个严厉点儿的法官,死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侯龙涛开始一通儿胡说,他把女人从腿上放回沙发上。
  「不会这么简单的,」施雅可不是完全不懂法,要真打官司,硬说是陈倩自愿的,并非一定就是死路一条,「咱们可以请最好的律师。」「好啊,」侯龙涛站了起来,「你为了要他多陪你几天,愿意冒这个险?」「我……我……」施雅真的是下不了决心。
  侯龙涛背着手,开始在女人的面前走来走去,「这也好办,咱们现在就去分局,让他们秉公办事。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儿子今晚就别想回来了,化验结果一出来,他就是唯一的嫌疑犯,直接拘留,你那个大少爷,猜猜他能不能受得了拘留所里的生活。我是在那里住过的,光凭他的脾气,一晚上就得被同号儿的犯人打个半残。」
  「不……不要……」「不要什么?」「不要公事公办。」「哼,那你又非要留你儿子在北京,有他在,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老实说,这件事儿要是捅出去,为了你,我受点儿牵连还没什么,可半个朝阳分局,上至局长政委,下到负责接待的小警察,都得跟着倒霉。你想想,他们会放过你儿子吗?」
  「好……好吧,」施雅站了起来,「我今晚就和他爸爸连络,尽快让小龙走。咱们先去分局吧。」「嗯。」侯龙涛走过去,搂住了女人的腰枝,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儿,「你也别太难过了,男孩子嘛,不出去闯闯,怎么能长大呢。」施雅把头埋进了男人的胸口,「呜呜」的哭出了声儿……
  「混蛋,混蛋,大混蛋……」陈曦坐在写字檯前,娇美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用剪刀将她和侯龙涛的照片儿剪得粉碎。陈倩坐在床边,看着妹妹拿照片儿出气,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姐妹俩在家人面前还强装笑容,可一回到自己屋里,就立刻开始诅咒那个「薄情寡幸」的侯龙涛。
  虽然陈曦和侯龙涛好了不是很久,但照片儿却没少拍,装满了三本儿小号儿的像册。女孩儿已经剪了三十多张,她突然停住了动作,盯着手里的那张照片儿,怔怔的发起了呆。
  照片儿是在天安门城楼上拍的,那天正好在下雪,背景里的广场银装素裹,很漂亮。侯龙涛靠在城楼儿栏杆上,从背后抱着女孩儿,用大衣的前襟整个把她的身体裹了起来,只有颈项露在外面。照片中的陈曦微微的歪着头,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让男人把脸埋在自己的耳后。
  陈曦想起了当时幸福的感受,想起了当时侯龙涛在自己耳边的话语,「小曦,我好爱你,永远也别离开我。」想起了每次他对自己说情话时真挚的语气,每次他凝望自己时眼中的浓情,每次他把自己抱在怀里、疼爱自己时的温柔怜惜。女孩儿停止了哭泣,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了微笑。
  陈倩看到妹妹的这个表现,探过身瞧了瞧她手里的东西,微微的摇了摇头,「小曦,你……」「姐……」陈曦回过神儿来,一扭身,扑进了姐姐的怀里,又哭了起来,「我……我好想他,姐,我该怎么办啊,我好想他……」
  陈倩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头髮,「小曦,他……他不爱你啊,他是个感情骗子。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你一定要坚强,要忍住啊,慢慢的就可以忘记他了。」「不,他是爱我的,我知道,我能感觉得到……」女孩儿抬起了头,泪水在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亮光。
  「小曦,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不会背着你乱搞女人了,你跟他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在陈倩心里,婚姻是女人必不可少的东西,如果不是侯龙涛还有别的女人,只要他不再纠缠自己,他也不是完全不可原谅。她之所以会这么想,大概是因为她自己从来也没有真正体会过爱人和被人爱的感觉。
  「姐,他也说爱你的,你就一点儿也不动心?」「当然不动心。」「为什么?」「我早说过了,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爱我,男人的话最不值钱了,咱们女人不能太心软了,否则就只能受骗。」陈倩的这些话里,有一个很不确定的因素,但陈曦并没有听出来,也根本就没往别处想……
  到了三号审讯室,「蹲下。」一个警察指了一下儿桌前的空地儿。「怎么?没有……没有椅子吗?」施小龙战战兢兢的问。「椅子?你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啊?蹲那儿。」三个警察往卓后一坐,先是互相点上了烟,开始「吞云吐雾」。
  本来这间审讯室就不大,又不通风,不一会儿就烟雾瀰漫了,呛的施小龙直咳嗽。「怎么了?要不要抽一颗啊?」坐在正中央的王刚发话了。「不……咳咳……不要,我不会抽……咳咳咳……」蹲在地上的男孩儿很恭敬。
  「连烟都不抽,家里管得很严吗?好孩子啊。」「是……」「啪!」「是个屁!」王刚猛的一拍桌子,「好孩子?好孩子还敢他妈强姦妇女?你胆子也太大了。」施小龙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急忙又蹲了起来,「我……我没有……没有强姦。」
  「对对,你小子有一套,知道下药,那叫迷姦。不过罪是一样大,最少十年。」「我根本就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是吗?饮料里的安眠药不是你下的?」「不是。」这两个字施小龙说的还真理直气壮,本来就不是他亲自下的药。
  「呵呵呵,你小子嘴还真硬,我现在把形势给你分析一下儿。你不要看那些港台或是国外的电影儿、电视剧里,法庭上的论战那么激烈,审判结果那么不可预料,就以为你自己还有机会。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对刑事犯罪的庭审过程和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不同。」
  王刚喝了口水,「在那些资本主义国家,是通过律师在法庭上的辩论,如果律师的能力强,能够找到法律的漏洞,能够引起陪审团对于被告的同情,那哪怕是被告真的杀了人,他也一样可以逍遥法外。咱们国家呢,说不好听了,在审判前就已经认定被告有罪了,不论律师的能力有多强,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改变的。」
  另一个警察接过了话茬儿,「当然了,对外是不能这么讲的。虽然这样好像有点儿不顾『人权』,但咱们的检查机关都是在有了充足的证据之后才起诉的,如果因为法律上的一点儿漏洞,就让罪犯逃脱,那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对人民的不负责。」
  「你们到底在跟我说些什么啊?」施小龙都被他们弄懵了。「小子还挺有脾气的,我们就是告诉你,凭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就算你铁嘴钢牙,你家里给你请再贵的律师,你都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劝你还是趁早争取主动,一切的抗拒都是徒劳的。」
  「我……」施小龙有点儿头晕,不光是因为被吓的,更是由于蹲得太久了,「能不能让我坐下啊?」「真他妈娇气。」王刚骂了一句。「算了,让他坐吧,龙涛不是说不要为难他嘛。」另一个警察给他提了个醒儿。「行了,行了,坐吧。」男孩儿赶紧靠墙坐在了地上,心中在想:「也不知道侯龙涛把话儿垫到了什么程度。」
  王刚又点了颗烟,「我们已经从现场取得了避孕套儿里的精液和受害人内裤上的精液的样本,在给被害人做身体检查时,从她的阴道内发现了一根毛髮,经过化验,是不属于她的。刚才带你去医院提取了你的DNA样本,如果和证物中的DNA吻合,哼哼……」
  「我……我可以说是她自愿的。」虽然侯龙涛跟施小龙说过,要他实话实说,可他并不像施雅那样,知道自己没有危险,他不死心,他要做最后的挣扎,但措词不是很恰当,足见他现在有多紧张。
  「她是自愿的?那为什么她的饮料中会含有大量的安眠药?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再说还有『云岫山庄』的工作人员作证,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受害人边哭边跑。既然她是自愿的,又为什么要逃走呢?法医的体检证明,受害人在被侵犯前还是处女之身,加上和她相识的人对她平时表现的描述,对你不是很有利。」
  「我……这……她……」「行了,行了,别耽误时间了,龙涛不是叫你实话实说吗?现在他是唯一一个能救你的人,你还不听他的话?他跟我们说了,这事儿你是受人指使的,那个叫小琴的女人我们已经收押了,她说是你向她要的安眠药,还把你跟她说的计划也交代了,你要是死不开口,那就一人扛吧。」
  「她胡说!」施小龙一下儿就蹦了起来,「药是她给我的!」「谁让你站起来了,坐下!」王刚吼了一声。施小龙不但没有坐下,反而更向前走了一步,大叫道:「那个臭娘们儿,是那个女人骗我说决不会出事儿的,是她说陈倩一定会跟我的。」
  「你他妈给我坐下,听见没有?」三个警察全站了起来。施小龙颓然靠到墙上,慢慢的坐回了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刚刚的一阵爆发,把他的力量全用光了,只能小声的嘟囔,「那个贱人,她想害我,贱人……」
  几个警察也坐下了,「那你是承认迷姦了?」「我……我……是那个女人出的主意,药也是她给的,她是主谋。」施小龙彻底的跨了。「你不用管别人,就把你那部分说清楚就行了。」「我和陈倩到了别墅,我就直接把那瓶事先下好药的红茶……」
  侯龙涛陪着施雅在一间小会议室里,施雅可坐不住,来回来去的绕着椭圆的会议桌转圈儿,「他们怎么还没问完啊?龙涛,你去看看吧。」「你呀,安安稳稳的坐一会儿,转的我头都晕了。我早跟你说了,话儿我都垫到了,不会有事儿的。」
  会议室的门开了,王刚走了进来,把一叠卷宗往桌上一扔,看着施雅,「你这个儿子可真是死心眼儿,虽然承认了下药迷倒受害人,可一说到迷姦的过程,他就装傻,怎么问也是不记得了。」「反正你们也不是真的要抓他,不是吗?」施雅先看了看王刚,又看了看了侯龙涛。
  侯龙涛过去打开了卷宗,看了一遍,「有这些,再加上人证、物证,也够定他罪的了吧?」「那倒是足够了。」「那不就得了,你存着吧。」施雅听了两个男人的这段对话,可有点儿急了,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一把抓住侯龙涛的衣袖,「龙涛,你不是说就是走走形式,装装样子吗?」
  「你急什么?」侯龙涛向王刚使了个眼色,王刚便拿着卷宗出去了,侯龙涛则抱住了女人,双手捏在她的屁股上,「我让他们审你儿子,就是为了要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胡作非为。」「那你为什么让他们把卷宗留下?」
  「你以为这些警察光要钱不要命啊?他们给我办的事儿要是东窗事发,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当然要留条后路了。从陈倩报案,到调查取证,以及将来的任何后续侦查工作,他们都会留底儿,虽然不入档案,但万一你那个不懂事儿的儿子把事情搞砸了,他们还可以有补救的余地。」
  「你是说?」「对,再把他抓起来,就说是在文件处理的过程中出了失误,延误了办案,就算受点儿处分也不会很严重。」「那小龙岂不是还没完全脱险?」「哇,你还不知足?要是换了别人,连这样的机会都不会有的,只要他不胡说八道,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一定要他马上就出国。」
  「你有把握能劝得动她们姐妹?」「当然了,小曦爱我爱得发疯,有哪个爱我的女人能拒绝我的要求?就像你,我就算现在要在这儿和你做爱,你也不会拒绝的吧?」侯龙涛说着就一提捏着女人屁股的双手,将她一下儿举到了桌子上。
  「唉呀,你别闹了,不可以在这儿的。」施雅惊慌失措的推着男人的身体。「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知道你现在也不会有心情的。」侯龙涛退后了两步,「走吧,去接你的宝贝儿子,他可以回家收拾行装了。」
  侯龙涛开着雅阁,施雅坐在副座上,后座上的施小龙还是惊魂未定,「涛哥,谢谢你了,我还以为今晚就走不了了呢。」「你不用谢我,我要不是怕你妈伤心,我才懒得管你呢,你也这么大了,就让她省省心吧。」「龙涛,还是要谢谢你的。」施雅感激的看了男人一眼……
  第二天上午不到10:00,侯龙涛和施雅就把施小龙送到了首都机场,在大厅的售票处买了一张12:10直飞巴黎的机票。女人紧紧的拉着儿子,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小龙,你一到就要给我打电话啊……你爸爸会去机场接你的……我过一段时间就去看你……」「妈,我知道了,我一到就给你打电话。」到了这种时候,就连施小龙这个混小子也有点儿哽咽了。
  「小龙……到了那边……没有妈妈照顾你……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好好上学……不要……不要再惹出事儿来了……好好做人……妈妈在……在家等你……等你回来……」施雅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把头扭向了一边。「妈,你放心吧,我……我……妈……」施小龙扶过母亲的脸庞,为她擦拭上面的泪水,自己却也哭了起来。
  眼前的一幕,使侯龙涛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母亲送自己上飞机前,不也是如此的恋恋不捨吗,他暗暗歎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虽然是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施雅,但对施小龙却是没有些许的同情,自从第一次在西单民航营业厅前见到他吻陈倩的那一刻起,侯龙涛就已经「宣判」了他「流放」的命运。
  男人看了一眼表,走过去分开了抱在一起的母子俩,「快进去吧,还有很多的手续要办呢,会来不及的。」「涛……涛哥,你……你帮我照顾我妈妈……」「我会的。」侯龙涛心中一笑,「我会继续在床上好好的『照顾』她的。」
  儿子的身影终于从视线中消失了,施雅一下儿投入了男人的怀里,「龙涛……」侯龙涛抚摸着他的头髮,轻声安慰着。其实把那个小混蛋送走,未尝不是件好事儿,苦闷的留学生活也许真的能使他成熟起来呢。
  两个人从停车场取了车,是那辆克莱斯勒。车子开上了机场高速,施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盯着窗外的天空,断断续续的抽泣。侯龙涛赶走了施小龙,对收服陈氏姐妹又是成竹在胸,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可不想被施雅给搅和了。他把车停到了高速上的紧急停车带,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