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失控的牌局

时间:2018-01-23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个活泼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别强,也是这种好奇
心太强,就想沖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无法控制的举动和行爲。
  我和娜娜交往有几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学毕业后,就分隔
两地,一年相聚的时候也就一两个月,爲了让娜娜不再两地跑,而我坚定给娜娜
一个交代,买房结婚。
  在房子装修期间,娜娜亲自爲房子装修把关,而我两个好朋友也经常主动过
来帮忙,所以娜娜感谢我这两个好朋友,爲了表示感谢,所以等房子装修完后,
打算亲自下厨做顿给他们吃。
  由于娜娜长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时喜欢穿短裙配上丝袜与高跟鞋,天气热了
连丝袜都不穿,两只细长白腿穿凉高跟,露出脚趾头,看起来非常诱人。
  有在去看房子装修进度时,装修工人都看傻眼了,但是娜娜有时候不注意下
蹲的时候就走光了,有一次,我和我两个朋友还有现在装修工人都看到娜娜的粉
红有点透明蕾丝内裤。
  我把这事说了之后,娜娜有点脸红得不好意思,但是她想知道被看到哪裏位
置,我就让她按照那天那个姿势蹲着,用手机拍了照片给她看了一下,她看了之
后就有点难爲情得说「好讨厌,这条内裤最近才买的,就被看了,真好难爲情,
而且还在你两个好朋友面前。。。」。
  不过我发现了娜娜的内裤中间稍微有出现了点湿的痕迹。
  房子顺利装修完了,等了两个月,我和娜娜也搬进新家开始享受了我们真正
的两人世界,娜娜也安排了一个时间,亲自下厨爲我和我两个好朋友准备一顿丰
盛的晚餐,我两个朋友非常开心答应娜娜的邀请来我们新房子,说特地买了几瓶
高档洋酒来一起庆祝。
  当我那两个好朋友进入到我们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样美味佳肴,
二话不说,我们4个人直接开吃,顺便也打开他们买的高档洋酒,娜娜也爽快地
答应一起喝几杯,不知不觉,也许是洋酒不像白酒那么刺喉咙,几瓶洋酒就很快
被我们喝光,我们几个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话题越聊越有意思。
  开始我第一个朋友阿松说他创业经曆,接着说着有一个带着甲方一起去夜总
会,大家都点了几个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结果那几个陪酒女被甲方那几个人
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脱衣舞,再跳舞的过程陪酒女都把内裤直接套在甲方
那几个人头上,搞得阿松当时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问阿松怎么不被套在头上,阿松带着酒意说了,那些内裤都穿几天
不换故意套客人头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着说「好变态哦」。
  然后我另一个朋友阿义接着话题,说自己泡妞经曆,有一次去泰国旅游,晚
上去酒吧玩,阿义本身就长又帅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结果到酒吧喝酒后
,酒桌上就围着两个女的,阿义情场丰富,很明显知道这两个女的想泡他,阿义
和他朋友就买了很多啤酒,喝到后面,发现这两个女人抗不住了说去一下洗手间
,然后阿义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两个人和他打招
呼,阿义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边,既然刚刚喝酒那两个女人,阿义的眼光瞄瞄下
面发现也是和他一样用手提着某个东西尿尿,阿义瞬间惊醒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了,是两人妖,吓得阿义直接不提裤子拉着他朋友跑出这家酒吧,结果阿义总结
了见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来。
  我和女朋友听简直笑喷了。
  很快,大家借着酒劲也聊越疯狂。
  然后时间飞快得过去了,我看一下时间都是9点多,我又有点不好意打断大
家这么开心地场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着点事情做,大家继续聊天。
  于是我就提出打升级,因爲娜娜是最痴迷打升级,我经常和她在网上一起打
升级,娜娜第一答应,阿义也答应,但是阿松就说打什么奖励的才好玩,我说打
多少钱一级的,阿松就说打钱太没意思,而且新家比较忌讳赌钱这么一说,娜娜
听了觉得有道理,就问阿松打什么的。
  阿松说今晚聊这么疯狂露骨的话题,要不我们就打脱衣服的。
  升一级,输家就脱一件衣服,没有衣服了,输的就满足赢家的要求,直到打
到A完爲止,听了,然后眼睛直盯着娜娜,,这时我想立马站出反对,娜娜立马
借着酒尽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这么开心,我就豁出去」。
  当我们把客厅的地毯铺张开来,在地毯就准备上开始了,我们发现娜娜的衣
服多了好几条。
  阿松和阿义就立马有反对的声音了「不公平呀,我们衣服比你少好多呀」,
娜娜笑了着「你们没有规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义就没有声音了。
  「没有声音就默认了,我们准备开始吧」
  娜娜得意笑了笑。
  当牌局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心想了今晚打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点怕娜娜和
我都输了,被他们两剥光了,娜娜不是被他们看完了,然后他们两个肯定对死盯
着娜娜那对丰满只有我见过的乳房不放还要死盯下面那粉红的鲍鱼,然后娜娜想
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边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们两个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朋友
的。
  这种场景不断出现再我的脑海裏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难道我有想让女友
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么呢?你快翻,抢庄呀」
  娜娜的声音突然把我拉了回来,我看了我手裏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马
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来,抢到庄了,「太棒了,老公,我们保庄的时候让他们
不过小」。
  我心裏面乐滋滋想,毕竟我和娜娜有过多次网上打牌的经验,那些淫乱的场
面是不会发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发现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协助我跑20分,他们
就过不了小庄,结果娜娜也顺利协助我跑了20分,我们顺利完成这局。
  阿松和阿义没有过小庄。
  我们直接升3级,他们就是要脱三件衣服,娜就互相击掌,喊「脱,脱,脱
」。
  啊松就立马喊「天气太热了,不输我也想脱了」。
  阿松干脆得脱上身衬衣和手表还有袜子,露出阳光健壮的身材,娜娜就挑衅
说「阿松肌肉好结实呀,不过,等一下输了,我会让你的内裤套在你头上,试试
是啥感觉,哈哈!」,「。。。」
  我在旁边直接冒汗心想。
  「才刚开始而已,别太得意了」
  阿义说了,接着我们打主5,主5是带分局比较难打,我对娜娜说「加油哦
,老婆!,轮到你当庄了」,「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术吧」
  娜娜很有自信的样子回答了我,结果打主5级的时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
,把他们严格控制到70分内,完成这局。
  这时,阿义立马就脱掉他那t恤,也同样露出那阳光结实的上身。
  在打主6的时候,可能是洋酒后劲比较大,我头有点晕了,底裏放了20分
,结果被阿松用双扣挖底捡分,一下就直接升3级。
  这时,娜娜那种非常可怜的眼光看着我,「没事,老婆,我来脱!」
  我立马站起来脱掉上衣,我心裏面很清楚,因爲我全身就3条衣服,脱完就
没了,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娜娜立马制止了我说「老公,没事,你别脱,我先
来脱,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脱两件没事」,阿松和阿义死盯着娜娜站起来脱衣服
的动作,娜娜脱了件外套,结果裏面还有一件小外套,他们看了没啥看头,有点
小失望。
  然后接着他们打了主5了,估计是风水轮流转,打完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过
小,升级输给他们3级,阿松和阿义这下得意眼光瞧着我们,肯定心裏在想这下
有戏看了。
  结果娜娜非常主动站起来脱了衣服,脱完第一件T恤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了
想主动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裏面还有一条小t恤,这时,娜娜也直接把裏面
小t恤也脱掉,直接露出裹住半边的胸罩,然后抬起脚脱掉有着黑色丝袜打底的
牛仔裙,当脱完牛仔裙完之后,我发现女友的穿开档丝袜,开档丝袜完全没有遮
挡那蕾丝稀薄又很透明的内裤,而且在客厅大灯的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层有稀薄有
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显示出来,场面显示非常诱惑人,女友简直是性感女神
降临在反间,而且此时女友的脸非常红,估计是酒精刺激大脑皮层让她有这么大
的勇气完成这些动作。
  这时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来,我估计阿松和阿义下面也是和我一样硬,我转
眼看了他们两个的下巴简直快掉下来了,张这么大。
  阿松和阿义便开始讨论了起来,「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
强百倍呀」
  「对呀,我泡过的女人,身材也没有你这么好啊」。
  「我才跟他们比呢,还玩不玩了?」
  娜娜有点生气说。
  「玩,当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内裤套再我头上吗?」
  阿松赶紧化解这种场面得说。
  「呵呵,是呀,阿义,你也逃不掉」
  娜娜瞪了一下阿义。
  「。。。。」
  啊义。
  「女人认真起来还真可怕」
  我心裏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让他们再欺负我了」
  娜娜又对我情深深的说。
  「嗯,这次我会让他们脱光。」
  我带着强硬的语气回答。
  然后双腿夹紧合住坐下来,然后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挡下面。
  这局阿松和阿义打主8级,可能是他们两个眼睛都是盯着娜娜身体,心不在
嫣得打,结果被我们反超,升级3级。
  这时阿松和阿义意识到自己要脱3件,阿松身上裤子和内裤两件就脱光,阿
义身上手表和裤子,内裤三件。
  这时他们两个决定,都互相保留底裤,当他们同时脱完裤子,由于两人都穿
比较紧贴的内裤,两人两只巨大肉棒被内裤裹得紧紧的,而很明显区分,阿松的
比较粗大内裤完全装不下了,把底裤裤头都撑得很高,而阿义的比较粗长型,占
据内裤整个中央部位,阿义坐下来稍微移动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龟头可以溢出
小部分。
  我女友在直盯他们两个巨大的肉棒直到他们坐下眼光相对爲止,我女友故意
把眼睛遮挡着说「好难爲情呀,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老公,你看你们两个好朋
友下面都成什么样子,他们欺负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释「我不想这样,这个是身体正常生理反应,我无法把它变软了
藏起来呀,娜娜,我保证对你没有半点意思」。
  「是呀,老婆,这个是男人正常生理反应!」
  我也帮忙解释。
  「是吗?那阿义不是说自己已经硬不起来了,这个怎么解释?」
  娜娜好奇的问。
  「。。。。。」
  阿义简直无语了。
  我急忙解释「估计他那个是假的」。
  娜娜差点就笑了地说「呵呵,老公,你还能想出更烂的解释吗?等下我们赢
不了不知道了」。
  「。。。。对。。。」
  我既然还能想出这么烂的解释。
 这时酒精的后劲估计已经深入每个人大脑皮层,像这么尴尬的场面都解化掉

  接着我们继续开局,结果娜娜的庄被阿义接手了,然后我们输掉一局,我也
把我裤子脱下,肉棒也撑起内裤,像撑起了帐篷一样,结果,娜娜也看到了说「
老公,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
  「老婆,没办法,你太吸引人了」
  我无奈的解释着。
  「对呀,娜娜,你太吸引人了,我和阿义都是被你的身材所吸引了,你身材
太棒了」
  阿松肯定地说。
  「都是色狼!」
  女友带着撒娇的语气回答。
  女友两只腿晃了晃张开了一点,估计她双腿夹着太累,刚好女友坐在对面,
我可以一眼浏览到女友蕾丝透明内裤的中间位置,发现薄纱被女友的水全部吸附
上去,可以明显区分哪块是干薄纱哪块是湿的,原来女友下面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了。
  我们继续开始牌局,这时大家都清楚,这局谁输谁就会第一个身体的关键部
位了。
  所以大家都打得非常小心翼翼,当我们打到75分的时候,我和娜娜的牌没
有分了,只能靠对家手上的分数了,我开始吊主,结果阿松一个大王下去,让阿
义跑掉了5分,结果我们差5分就过庄输掉这把。
  这时打完大家都不说了,我由于站起来准备把内裤脱下来时,突然一条胸罩
突然扔到牌上,我立马意识到这个是娜娜的,我转头过去看娜娜发现她两只手捂
住胸部两个粉红色的乳头,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
  「老婆,我可以脱的,不用这么担心我」
  我突然觉得我女友太伟大了。
  非常感动地说。
  「没事,老公,我还可以顶住」
  女友也很激动得回答我。
  阿松和阿义这两头色狼估计没看到女友的主要部位,就想用小伎俩让我女友
两只放开。
  「娜娜,你两只手都捂住了,等一下你怎么打牌,总不能让你用脚打吧」
  阿松非常得意地说。
  阿义有点奇怪得问「娜娜,你不是还有件丝袜没脱吗?」。
  我也觉得很奇怪,得问娜娜「是呀,怎么不脱丝袜呢」。
  娜娜脸红了,然后把身体往后平躺一下,然后把双腿张开,说「你们仔细看
,内裤一般都是穿在丝袜外面的」。
  我看到女友蕾丝内裤的中间部分湿块越来越大,可以明显通过湿润薄纱看到
阴唇裏面粉红色的小花瓣,好像阿松也看到了,一直盯到女友坐起来。
  阿松看到娜娜坐来了,阿松赶紧叫「打主10了」,估计是想知道女友这次
怎么捉牌,结果女友快速松开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围着胸部,但是在换手的过程
,我们都看到女友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但是观赏的过程太短。
  酒精上头往往是一阵兴奋之后换来是犯困疲惫的双眼,我强力张开疲倦的双
眼,支撑打这着局,当我仔细看一下我手上的牌,发现我手上的牌特别好,6个
10,双大王和一小王,这牌百分百过程。
  果然没有辜负这把牌的威力,直接把他们轰过庄,而且还连升2级。
  这时我和女友一下跳了起来,女友都不顾遮挡胸前两只大乳房,双手都指着
他们两个同时说「脱掉,脱掉,脱掉」,现在阿松和阿义互相看了看,没有办法
了,愿赌服输。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得把最后一条底裤给脱下,当着我女友的一面露出,他们
最原始的一面,他们的两只巨大粗黑的肉棒都同时指向我女友,我有点不好意思
地看着他们两个裸体的样子,反而女友非常痴迷般得盯着他们两条巨大粗黑的肉
棒,好像非常想去用嘴去含住阿义整根粗长肉棒,然后用自己娇嫩的粉红肉穴也
迎接阿松的粗大肉棒,然后让阿松加快抽插速度撞击自己子宫内更深处,再继续
用舌头狂甜阿义整个根东西,像吃到一个非常好吃的冰棒。
  然后3个人同时到高潮。
  这种淫乱女友的画面在我脑海一直停留,底下的肉棒已经正在崩溃爆发的边
缘了。
  「阿义,你的那个不是假的吗?怎么这么像真?」
  女友好奇盯着阿义的肉棒问,好像非常兴奋状态。
  难道是酒精的作用?当阿义准备要爲自己所撒谎来怎么去解释呢?「假的是
射不出来精子,真的能射出来的」
  我替阿义回答这句话,我心理想「我怎么说这句话呢」?女友已经忘记那只
手没有遮挡自己胸前的乳房了,阿松和阿义狂盯着女友的乳房看。
  「算了,你们都没有衣服了,没什么可输了」
  我女友也得意回答。
  「还没有打到A呢,怎么算输,你要是赢4次就可以提出4次要求让我们来
完成。比如用内裤套着我的头,或者让阿义证明他是真的,比如射精给你看」
  阿松非常不服输的样子回答。
  「难怪喜欢创业的人就喜欢拼搏」
  我心理想,「反正我女友是不会答应的」。
  「哈哈,啊松等着内裤套头吧,还有阿义你也得表演一下」
  女友笑起来说。
  我感觉我女友被酒精刺激兴奋起来了,而且是属于非常兴奋状态。
  接着我和女友也是打主10级,我女友当庄,当我们压着他们60分来打,
10都比打光,应该是没有分了,如果有最多10分,我手裏没有大牌了,剩下
最后两根牌,我女友这突然把手裏的大王去打掉对面的K,结果阿松他们用一个
大王压住女友的小王并成功抄底,发现底还有20分,相当于40分,就是过庄
然后再升一级,我觉得奇怪,爲什么不打小王先呢,然后大王保底,这种很常识
的理论呀,是不是女友喝多了,难道她是故意的?没有办法愿赌服输,我准备要
脱掉最后一件。
  「老公,你来看看,我准备用这件湿了的小内裤去罩上啊松的头,你不会怪
我吧」
  女友娇媚的大声说着,然后躺下双腿向侧边敞开,用手指着湿了一大片蕾丝
薄纱透明内裤,说「阿海,你们看看,这条湿漉漉内裤是给你罩头准备的」。
  「的确很湿,但是你要赢我才能早着我的头」
  阿海故意激怒娜娜地说。
  「这时,我该不该阻止呢,难道我真想让他们直接观赏我女友最神秘的地方
呢?理性防线完全崩溃,因爲这个场面太刺激了,已经失控了」
  我心理非常不确定地想着。
  「老婆,阿松这个家伙太嚣张了,让他尝一下厉害」
  我也醉呼呼的回答了。
  女友听到我的答应之后,好像获得了行动上的批准,立即执行,女友直接把
蕾丝内裤从开档丝袜上慢慢退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