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媳妇诱惑公公

时间:2018-01-22
刘造,一个六十八岁正在享受老后生活的老人,曾经是为拥有佣秀成绩的军人。
虽然身上的肌肉因为没有持续的运动而变样,但那腰力实在没话说。
刘造因为某件意外,所以双腿无法久站,平时都是给儿子刘皓政照顾,一年前皓政结了婚,取了个老婆叫秀秀。
秀秀身材不错,不高但也不会太矮,瘦瘦的身体前两个胸部晃阿晃的,脸虽然不是美如仙女,但也是非常耐看的。
秀秀外表看起来清纯可人,其实非常的淫蕩、骚,每次帮自己的公公洗澡,总想尝尝那还没硬就已经很粗的肉棒。
「那挺进穴的滋味是如何?」
「每次都看的心好痒,穴都湿了。」
本帖隐藏的内容
秀秀满脑子都是自己公公的肉棒,可是公公是个很重视伦理道德的人,根本不可能简单的让他来强暴自己。
某次,皓政因为工作得去加拿大出差三个月,秀秀藉口说怕公公去了那边没有邻居可以伴着泡茶聊天,所以要留在家乡。
终于等到了皓政出差的那天,秀秀送皓政去了机场,回家的路上,满脑子只想着公公那肉棒。
到了家发现公公还在睡午觉,秀秀换下了衣服,穿上一件白色的小背心和热裤,底下则是空空如也。
乳房像是快要把衣服撑破了、两个乳头非常明显的凸着、白花花的美腿内侧有些水流出,看来骚穴已经瘦不了了。
晚上,秀秀进了浴室帮公公洗澡,一边聊着皓政工作的事一边有意无意的让乳头在刘造的背上摩擦。
时间越久,浴室沈默的气氛也越来越重,秀秀髮现公公的大肉棒已经有点在充血了。
忽然,一个不注意,刘造把身边的脸盆打翻了,水「哗啦!」的一声,全洒在秀秀身上。
「啊啊!抱歉!有没有弄痛秀……」转过身去,刘造话都来没说完就停住了。
秀秀的白色小背心因为湿了,所以变的非常透明,连乳晕都看的一清二楚,刘造嚥了嚥口水,秀秀知道……上钩了!
「讨厌,都湿了啦~不如这样吧,公公今天您帮我洗好吗?因为是您用湿我的吶!」 秀秀不知道是刻意暗示什么的说着。
刘造这个失去老伴近30年的男性、失去性生活30年的男性,脑中忽然一片空,任着秀秀在他面前脱衣服。
秀秀抓着刘造的手在她的大胸部上搓揉着,坐在矮塑胶椅上的刘造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全裸跪在她大腿中间的儿媳。
每当刘造粗糙的手指碰到了秀秀那粉红的乳头时,秀秀就会不自觉的发出「啊嗯~」的音。
看这着淫蕩的女人,刘造已经忘了那些什么道德了,一把将秀秀抱近怀中吻着,谁知一个重心不稳,反而把秀秀一把压在地上了。
「啊~好痛喔!公公小心点吶,您老人家摔伤了怎么办?」
秀秀边说,边用左手抚摸着刘造那已经涨的发烫的肉棒。
刘造稍微清醒点了,他现在才知道秀秀这小骚货的诡计,但他也不想放弃这睽违已久的性爱。
他挪了一下位置,一只手在穴附近摩来摩去,舌头舔着秀秀两个硬了很久的乳头,用的秀秀满胸的口水。
「啊~公公~好棒!您的手指~秀秀的小骚穴越来越瘦不了了~!」 秀秀忘情的叫着,双手抱着刘造的头。
「秀秀,坐在塑胶椅上。」
「嗯~?」秀秀不知道公公要作什么,乖乖的坐上了那张矮矮的椅子,双腿被刘造用力打开。
美美的小穴、和水以起往下流的爱液,刘造趴下来,像狗一样舔着秀秀的骚穴。
「嗯嗯~噢~好美~公公~好公公~秀秀的骚穴好舒服~!」 秀秀大声的叫着,越叫越大声。
「秀秀,来!咱们到房间里好吗?」刘造考虑到浴室回音很响亮,怕给别人听着了,想换个地点。
「嗯~不要嘛~秀秀现在就想要被干~秀秀的骚穴好痒!快顶我的花心~好公公~!」 秀秀躺到地上,用手指扳开小穴,爱液不停的流出。
受不了肉棒涨了那么久的刘造,听到秀秀这销魂的叫声,二话不说,一扑、一顶。
「啊~好痛!公公您那太大了~好痛好痛!」 巨大的肉棒一顶近秀秀那只用过两次的小嫩穴里,害的秀秀痛的要命。
「叫什么公公,叫老公!」 刘造用那强劲的腰力,不停的用力插着那窄窄的嫩穴,每次都顶再花心上。
「啊啊~好~好老公~噢~嗯~!秀秀好像不痛了!好美!好美呀~」两条腿夹着公公的腰,双手抱着公公的颈子,秀秀知道就快要丢了。
「嗯~不行了!太美了!要丢了!秀秀要丢了!嗯呀~」秀秀的身体抖着,小穴一缩一缩,肉棒还在持续的抽插。
「嗯……」一挺,刘造把积了多年的精液,全射进了秀秀的体内,一拔出来,部分的爱液混合着精液从秀秀的骚穴喷了出来。
两人喘着气,秀秀心满意足的吻着公公的脸,说「好老公~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