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比大哥早上了嫂子

时间:2018-01-20
晚上到一家酒店休息,约在6时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我马上接过电话来,我听到一甜美悦耳的女人的声音:「先生用不用按摩服务?」我问过价钱后,觉得十分合理,所以叫了她上来。
她在按门铃时我透过防盗镜,看来了一位约廿岁,一副瓜子脸,化了一点粧,长过肩的大波浪头发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装,白色上衣,粉红色蕾丝乳罩,一双黑色丝袜,一双黑色高根鞋,像极了一个OL,我马上开门让她进来。
黑色的套装,黑色的裤袜,脚下是黑色的高跟鞋,再加上乌黑的长发,什么都是黑色的。嗯!当中还是美腿的姿色最迷人,均匀的腿肉在丝袜中伸展成一完美曲线。她的面孔也是如此豔丽,偷偷从衣领内望去,有一点点的黑色蕾丝。
她进来时,咱们觉得十分有缘 便请她先坐下来喝杯茶聊聊天,她叫翁嘉慧岁大学刚毕业白天在外商公司当秘书家住台北,公司在台中,自己租屋在外。
后来她才透露出爱买衣服刷爆卡,当秘书的薪水不够用,才瞒着家人下班后直接出来打工。我问到她主动说:「先生你调查完了吗?可以开始了吗?」我笑笑说:「好!好!」我把她抱到床上,她脱去鞋子先爲我踩背,当她的丝袜美腿踩在我的背部上时,我的小弟弟马上硬了起来。
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没有看见过她包裹在外衣下面的肉体,不过凭我的直觉,那应该是让每个男人都会之倾倒的。她的胸部曲线优美地呈现出一个弧度,一丝多余的脂肪都没有,应该是相当富有弹性的。
我回头看着她不是太大,但形状却很美的酥胸,尤其加上那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和一双穿着丝袜修长的美腿,在粉红色蕾丝胸罩及半透明白色上衣衬托下向我呼唤的时候,强烈的占有欲望总是折磨着我。再当我想像起她用那双长腿踩住我背后,在我的沖刺下婉转呻吟的情景时,小腹裏就不禁升起一股热流,裤裆忍不住好像要爆炸一般,我发誓要得到她,慾望的洪流几乎将我淹没,于是我决定占有她。
我用手抚摸她的丝袜小腿,她的脸马上红起来,突然转过脸来说:「先生你的手请放好,请你放尊重一些。」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不理会她的反应我的手伸到她外衣内隔着白色衬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双不小的乳房,我估计有32C以上,此时她浑身颤抖,当我的手解开衬衫钮扣,探入胸罩手掌盖上她已经发硬的乳头时,她更紧张的挣扎了。
她用力推我的手说:「不要这样!」她夹杂着呻吟和哭声:「不要啊!不要啊...我...,我以后...怎做人...我还要...嫁人...」话没说完,那张诱人犯罪的樱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虽然她还是继续与我热烈亲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紧上衣,不让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声东击西,一手迅速的伸入她窄窄的迷你裙内,抚在她凸起的阴户上,中指隔着裤袜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裤,抵在她的阴唇上不停的转着轻戳着。
她想推开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紧紧的,让她无法使力,这时她的嘴唇突然发热,口内的涌出大量玉津,灌入我口裏,而她两条丝袜美腿紧夹着我在她胯间的手,我感觉到她阴户也发热了,潺潺的淫水透过了丝袜及透明三角裤流了出来,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抚着很舒服。
她推着我:「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这样…唔!」她的嘴又被我堵住了,将她牢牢的压在床上,轻轻拉高她的裙子,她的丝袜美腿不自住的摩擦着,十分性感,接着我兴奋得拉高她的上衣,双手慢慢揭开那该死的胸罩,一双白嫩的奶子和粉红的乳头颤颤巍巍地暴露了出来。嘉慧乳房浑圆挺拔,一手正好盈握,触手滑腻而有弹性。
我只感到小腹一股热流,胯下的阳具倔强地向上挺立着。用口咬她的乳头,又用手玩弄,令她的乳头硬起来,但她也是反抗,我问她是不是处女?她竟答:「是!」这句话令我性慾大增,我把她的迷你窄裙脱下到膝盖,伸手抓住她的裤袜及三角小内裤往下拉到大腿处,用口吸吮阴道内的淫水,她不断的反抗,掏出了我已经坚忍好久,挺立胀硬的大阳具,我发觉她,阴唇是粉红色的,好像一个还未开破处的女人,她不断挣扎,我用口吸吮她的阴核又用手插入阴道,她马上流出淫水。在她不及反应时,我的大阳具已经顶在她淫水泛滥湿滑无比的阴唇上。
她好像不想和我性交,不断的挣扎,她大声尖叫着:「不!不行!你在干什么!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叫着。
用力插入时,她摇头挣扎「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叫着。我左手扎紧她的头部不让她动,右手抱住她裸露的臀部,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龟头感觉到已经抵在她阴唇口,湿湿的,滑滑的。我怕她下半身扭开,右手由她臀部下面绕过,扣住她左大腿,伸手抓住我坚挺如铁的大阳具,将龟头对準她湿滑的阴道口,用力挺进刺入,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阴道一半时,她不断哭泣着,我没听她的,本能地抽插起来,我一边插她,一边亲她的脚趾,我发觉她是有处女膜,只听她被我用嘴堵住的嘴呜呜哀叫一声:「好痛!」我整根阳具已经完全一插到底,我感觉到她穴内柔软的嫩肉紧紧的包住了我的阳具。
空前的刺激感和恐惧感令我的慾望达到了极致,我焦急地寻找着宣泄的突破口。嘉慧愈来愈焦急地挣扎着,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我的唇在嘉慧的唇上吻着,感到两串鹹湿的泪水正流淌了下来,我不由得支起身,看着嘉慧她微闭着眼睛,眼角挂着泪珠的样子令我又怜又爱,我感觉自己充满罪恶感。
她裸露的大腿与我赤裸的大腿紧贴着,好舒服,可能出于生理本能,她柔软的肉穴紧紧咬住我的阳具,我此刻生理心理上的舒服,只能用飘飘欲仙来形容,阳具这时感觉到她紧窄的穴内,被一圈嫩肉包着,嫩肉蠕动着咬着我的大阳具,我心想大事不妙,快要射出了,我立即慢慢的抽插挺动,抱着她臀部的右手掌将她的下半身紧顶向我的下半身,这时我感觉到整根阳具已经毫无缝隙的与她的阴道紧密的结合。
两人的耻毛也纠缠在一起,我感受到龟头与她阴道深处的阴核好像接吻一样紧紧的抵着,我感觉到她阴道深处的子宫腔急速收缩,紧咬着,吸吮着我的龟头,她全身抖动,满脸通红,喘气粗重,口中温热的气使得我的龟头如浸在温暖的肉洞中一样,舒服的全身汗毛孔都开了。
她的阴道果然又紧又窄,温暖的嫩肉紧抱住我的龟头,好像有吸力一般,将我的龟头吞到她子宫深处,当龟头触到她阴核花心时,她的子宫又夹紧了我的龟头,一股热流喷了出来,我的龟头被那股热流浸泡得快美无比,我知道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她开始大力的呻吟,凸起的阴户在羞怯中不自持的轻轻顶着我的阳具,我不会就此满足,温柔的分开她雪白圆润的美腿,她使力僵持了一下,可能这时的她,情慾已经超越了理智,迷蒙的呻吟着:「嗯……」「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蕩整间卧室裏面。
「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我被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沈醉在被干的快感当中。
「啊…..不要……不要……」「喔………….啊………好痒喔……………..不行了…………….我的小穴痒死了…….」「啊……..来啊………………..快用力干我啊………………………」「你的好大………………..插死我了………………坏人哥哥……你的好大喔………….会把我给小穴插坏的……………哥哥…坏人哥哥……你的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好在这时她的阴道中早已淫水横流,湿滑无比。我缓缓的将阳具再往她紧窄的阴道深处插去,并且将她上身拉起,示意她低头看,她水灵迷蒙的眼睛娇羞的看着我粗长的阳具被她的阴道渐渐吞没。当我的阳具尽根插入她阴道后,我的龟头与她的阴核紧密的磨合着,她羞怯的擡起了两条迷人的美腿缠上了我的腰部,我下半身的起伏,大阳具在她阴道内抽送加快,快美的感觉,使嘉慧的两条美腿将我的腰部越缠越紧,似乎恨不得跟我连成一体。
我喘着气:「舒服不舒服?」她呻吟着点头:「嗯…」我说:「要不要我快一点?」她点头:「嗯……」我的大阳具在她紧小的肉空中开始大力猛烈的抽插。
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啊啊………好好啊………啊~~啊~……要……爽死了……喔……喔喔……这……这下……干得……真好……快……哦……大肉棒………快死了……求求你……快给我……重重的…插…………啊啊……我……快……不行……啦~来了……快……快泄了……」「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么..这样..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我吻她一下,问她:「你是不是心裏早就想跟我打炮了?」我故意用「打炮」这种粗俗的字眼刺激她。
她还在矜持,喘着气说:「你别用这种字眼,我…我从来没有想和你做过……」我说:「我不信,你不说实话,我就要你好看……」我说着伸出两手抱住她跷美的臀部,将我的阳具在她阴道内大力的抽插,次次尽根,她受不了了。
她大力呻吟:「你别这样…啊~」我继续逼问:「快说!你刚刚是不是就想跟我打炮?」她喘气不语:「…… 」我急速抽插:「你说不说?」她忍不住了:「不是…啊~不是……」我有点气,到了这时还在装:「你真不说?」我的大阳具不再抽插,两手更紧的抱住她臀部,龟头顶在她阴核上,大力的磨擦,强烈的刺激,她的高潮开始一波波産生了,淫水喷了出来,流下了她的股沟。她大叫着:「啊…我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就想跟你做了…… 」我心花怒放:「做什么?」她挺动着阴户跟我迎合着:「做爱!」我说:「要说打炮!」她阴道紧吸着我的阳具:「哦~打炮!」我再逼她:「说清楚一点!」她两条美腿大力的纠缠着我腰部,感觉中快把我的腰夹断了,呻吟娇羞着说:「打炮!我第一次在门口看到你,就想跟你打炮!啊哦~好舒服……天啊…太..棒..了…这..滋..味…太美…太…美…我从…来没…有…..过….多…给…我…一点…」我再紧迫盯人:「想要我插你的穴是不是?」她已经完全放松了:「嗯…我想要你插我的穴…用力插我…哥..哥..快..干我…我需..要..你…的…大鸡…巴..快…啊..」到了这时,嘉慧已经完全抛开世俗假面具,激情的挺动迎合着我,恨不得两人的生殖器纠缠合一,口中两条舌头交缠吸吮吞咽着彼此的玉津,她突然又张口大喘呻吟,阴户急速向上挺动,手压住我的臀部,她的肉穴立刻缩紧,把我的鸡巴夹的好舒服,更加膨涨挺拔,我稍微爬起,两手伏在她腰际的床上,让她的臀部略微擡起,穿着丝袜的美腿跨到我的肩膀,老二用力重重的抽插着她的淫穴。
「啊..啊…爽…爽…爽死了….用…力…干….干….死…我…」「哥..哥…我..美..美…极..了..我..爱…你…爱你….」「大骚货,今晚…看我…把..你…的…淫…穴…干…干…烂」「好..好…哥..哥…快..把..妹..妹…干…死…干..烂…」我更用力重重的抽插了五、六十下,她的淫穴也配合我的抽插,一缩一放的,仿佛她的穴裏长了牙齿,在咬我的鸡巴,夹得我的鸡巴好不快活。天啊!这骚货的肉穴真是了得。突然,她的淫穴紧紧的一缩,咬住我的鸡巴,臀部蠕动的更厉害,一股热潮朝着我的龟头涌来。她高潮了,全身痉挛抖动的十几下后,肉穴一松,淫水大量的由穴裏沖出,喷在我的大腿,也溅湿了床单。
「喔…喔…大..鸡巴…哥..哥…我..妹..妹..的魂…要..要…飞…了…我…要..飞…上..天..了…」「好..大骚货…小淫..妹…哥哥..把…你…顶…上天….」「啊…啊…我…我…要…丢…了…我..受..受…不了…」「哥…哥…快…给…我..」「快…射…到…我…的..淫…穴,,,裏….」忽然,嘉慧的神情起了变化,下体剧烈摇动,喘着粗气,口中发出「嗯……嗯……」的叫声。我感觉到阴茎被夹得好紧,嘉慧她的表情也感染了我,快感如波涛汹涌,沖击得我头晕目眩。
嘉慧发出欢愉的叫声:「很涨……哥哥的很大,很舒服……啊……啊噢……快点……哥……用力插入来……」听到嘉慧的鼓励,我更用力的抽送,我的阳具不停的在嘉慧的小穴中进出。
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两手再次抱紧她的臀部,让我的大阳具插得更深,我的龟头顶着她的阴核磨动,感觉到她紧小的阴道像抽筋般收缩,子宫腔那一圈嫩肉夹得我龟头颈沟隐隐作痛,一股热流突然由花心中喷出,浇在我龟头上,我的阳具被她紧密的阴道包得好像已经与她的阴道融爲一体,阴道壁肉的软肉不停的收缩蠕动,吸吮着我的阳具,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如山洪爆发般,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射入她的花心,她四肢交缠着我的身子,抱着我把她的小嘴张大与我深吻,子宫花心不停的颤抖吸吮,将我射出的阳精吞食的一滴不剩,我俩在床上肉体纠缠,谁也不想分开。
我把小弟弟拔出来,她突然哭得更厉害,又呻吟着:「啊...啊...我...什么...也没有...」当时我不相信她的穴没有被男人插过,在我低头看着已经颓软的阳具退出她的阴道时,我发现龟头上粘粘的,龟头有一些红包液体,仔细一看,是血,是她的处女血,剎那间我吃惊了,以前我也玩过不少处女,都没有这么震惊过,因爲,我没想到像她这么好的身材,如此清秀的脸蛋,有生以来看到最美的腿,居然还没有被男人上过,竟然是货真价时的处女,我觉得好像强奸一名手无寸铁的女子,但已经无法补偿,因爲处女膜已破了,我发觉有点不对人不起!
我们谈了一会,辅慰一下她的心情拿了八千块给她,当作是小小的补偿,还请她去浴室洗个澡再回去。
再遇大嫂某日隔壁王妈妈跟妈妈说,要替大哥介绍女孩给她做老婆,这位小姐是她表妹的女儿。王妈妈说这女孩人长的漂亮又乖巧,大学毕业后,就到外商公司上班由于家教很严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妈妈听了马上一口答应,并请王妈妈马上安排见面,并说这媒人礼绝对不会给你失礼的。几天后大家双方就约在餐厅见面,事情就是那么巧,没想到那女孩就是到台中出差在饭店内被我强行上马的翁嘉慧。
当翁嘉慧看到我时脸色突然胀红,我用眼光示意着她,不要紧张我不会说的,嘉慧低下头去不敢正视着我和哥哥这边。席间嘉慧用眼角余光偷偷的往这边瞄,这一顿饭可能是嘉慧有生以来最尴尬的一顿。
饭局结束后王妈妈提意大哥开车送嘉慧回去,顺便让她们聊聊天,大哥支支吾吾的,妈妈马上跳出来圆场说:「时间也不早了,不然让小弟开车送大家回去好了。」原来王妈妈不晓得大哥不会开车。
尤于我们家比较近于是先送妈妈、哥哥和王妈妈回家,等她们都下车后,车上只剩我和嘉慧俩个人,嘉慧穿着一件相当漂亮的深紫色无袖连身及膝洋装,V领胸的设计以及鱼尾的迷你裙,让她身材的优点都展露无遗,腿上的肤色弹性丝袜,更显出修长细致的美腿。
这时候我注意到嘉慧的深紫色洋装内,穿黑色胸罩,肩带是蕾丝的,再往下看到她那一双穿着肤色丝袜的修长美腿,我的肉棒就翘得更厉害了。
这时嘉慧忽然说道:「看够了没..你.你再这样...我要下车了...」「嘉慧..我还没看够吗!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你了,再让我好好的看看吗?」嘉慧告诉我:「你现在在想什么呢?」嘉慧不出话,只是沈吟不语。
在狭小的空间裏,我嗅到嘉慧她发际的阵阵清香,我弯着头看她的美腿,忍不住想将手伸入那洋装的裙中,抚她那神秘的方寸之地,她很无奈的说:「走吧!载我回家好吗?」我问住哪儿?她说士林,一路上她没说什么话,我却忍不住不断偷看她的美腿,由于坐着,她的洋装短裙缩的更短,露出一大截大腿,看着穿着丝袜雪白的大腿,我忍不住将手悄悄放到她大腿上。
她说:「别这样,这样不好…。」我收回手说:「你的腿真美!」 我笑了笑我心裏盘算着,我一定要再上她,让她的美腿缠到我腰际。不觉间,车子开到士林堤防边,由于地处偏僻,我找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地方停了车。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又朝下瞄向她露出洋装短裙的大半截美腿,伸出手往穿着丝袜的大腿摸去,当她发现我的手放在她大腿上时,她有点不自在,可是并没有推开我的手,我轻轻揉着她的大腿,她把大腿紧紧夹起来,我感受到手掌被她大腿夹住的温暖,裤档裏的大家伙澎胀的想探头出来。我偷眼看她的表情,她专注的看着前方,黑暗中她伸手拉住犹夹在她大腿中的手掌,要把我的手拉出来,此时趁机拉着她的手按在我凸起的裤裆上,她想把手缩回去,我不让她缩,她转头静静的看着我。
她说:「你想干什么?」我说:「没啊!你的腿太美了,我只想摸摸它!」我有点赖皮说:「我只想摸一下,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她说:「你现在就在强迫我!」我看着她豔红的薄唇,突然吻了上去,她不及防备,被我吻个正着,她甩开头,手擦一下嘴唇,有点气愤的说:「你太过份了,要不是…我会给你一耳光!」她说的要不是……什么?
「到底是要不是……什么?」我追问着她 。
心裏想得要死,表面假装圣女,趁她无防备之时,我的手又落在她的大腿上,她没有动,我心想,被我猜着了,其实你心裏还不是想得要命。当我的手伸入她的短裙内,她没动,但我感觉到她的眼神焕散了,当我的手接触到她大腿根部那微凸的部位时,我感觉到温暖中有点湿湿的,我忍不住突然抱住她,褪下她的内裤,她没想到我这么过份,大惊挣扎,由于扲持,她不敢叫出声,我快速的褪下我的长裤,拉出我鼓胀到极限的大阳具,越过排档杆跨坐到她身上迅速将椅背放平,强行分开她雪白迷人的丝袜大腿,我的手探到她的大腿根部,隔着丝袜和内裤,中指顶着她的阴唇部位。我感觉到温暖湿润,这次比上回在台中还湿,她阴道上的淫液似乎已经渗透了薄薄丝袜了。我悄悄抱着她肩,她肩部很僵硬,我拿她的手放在我胀大的阳具上,她吃了一惊。
她说:「不要这样,她推开了我,我要走了……」说走她还真开门了,我心想,此时如果让她走,这块天鹅肉只怕永远吃不到了。
我关住车门,并lock住用力将她扳倒在坐椅上,在她不及反应时,拉高她的短裙,将她的内裤和丝袜脱到大腿间,将阳具又挺入她的胯间,龟头在她的阴唇磨擦,她要开口之时,我用力将我的嘴堵住她的嘴,将舌头伸入她口中,她摇头挣扎,我左手扎紧她的头部不让她动,我的右手紧抱着她的臀部,她严厉的叫我松开抱住她的手。
「不要碰我!」嘉慧害怕的大叫着,她的手企图阻止我侵犯她的下体,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说:「你别紧张,我们俩又不是第一次!」右手抱住她裸露的臀部,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龟头感觉到已经抵在她阴唇口,湿湿的,滑滑的,我怕她下半身扭开,右手由她臀部下面绕过,扣住她左大腿,伸手抓住我坚挺如铁的大阳具,将龟头对準她湿滑的阴道口,用力挺进刺入,只听她被我用嘴堵住的嘴呜呜哀叫一声,我整根阳具已经完全一插到底。
「喔……喔……天啊……天啊………我……我不…不要…不要……别……别这样…快停下来……不能进来……啊…啊……天啊………啊…啊……」她疯狂的挣扎,并大声的叫骂着,但终究无法抵抗我的入侵。我感觉到她穴内柔软的嫩肉紧紧的包住了我的阳具,她裸露的大腿与我赤裸的大腿紧贴着,好舒服,可能出于生理本能,她柔软的肉穴紧紧咬住我的阳具,我此刻生理心理上的舒服,只能用飘飘欲仙来形容,阳具这时感觉到她紧窄的穴内,被一圈嫩肉包着,嫩肉蠕动着咬着我的大阳具,我立即快速的抽插挺动,抱着她臀部的右手掌将她的下半身紧顶向我的下半身,这时我感觉到整根阳具已经毫无缝隙的与她的阴道紧密的结合,两人的耻毛也纠缠在一起,我感受到龟头与她阴道深处的阴核好像接吻一样紧紧的抵着,我的双手此时也没閑着把她的两个奶头揉得硬挺起来。
在这同时,她的眉间轻蹙,性慾的刺激又让她开始淫蕩地哼了起来,嘉慧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快感和理智在决斗着,慢慢的她不自主的从喉头发出呻吟的声音,我继续挑逗着嘉慧,她的肉体已经背叛她的理智,不断地回应着我的小弟弟的。
她用双手将自己还穿着丝袜的大腿擡到我的肩上,让她自己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让我的小弟弟能更深入。
「啊……啊……」强烈的刺激很快的让嘉慧越来越火热,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呜……呜……喔……美死了……快一点……对……大力一点……噢噢噢……」他开始慢慢地前后挺动,而且我继续去吻吮她的乳房,慢慢地让她享受着有东西插在穴裏面的感觉。花了一番功夫,嘉慧渐渐地习惯了,他开始更加大动作地挺动的时候,我居然很快地就要达到了高潮!
「啊……好棒……好棒……的…………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好了……对……对…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哦……你……你……好厉害啊……对……对……插深点……啊……啊……插到那裏……啊……就是那裏……哦……美死我了……嗯……嗯…我……啊……作爱……作得这样……啊……快乐…啊……全身都在爽呢…啊……怎么办……啊……怎么办……」我当然知道要怎么办,只好没命的再替她抽送。
「啊……啊……好舒服……呜……呜……怎会……这样……舒服呢………我实在…要…要浪了…要浪了起来……呀……好舒服……爽透了唷……哇……顶到……我心口……畅快得很哩……喔……美死了……快一点……对………大力一点……噢噢噢……」我问她:「嘉慧,你避孕吗?」她无力的说:「有……嗯……别管它……射进来……」「啊……人家……啊……又要……又要来了……啊……好哥哥……好哥哥……吸我的奶……啊……好不好……哦……」低下肩膀,帮她含住奶头,收收放放的吸着,她一下子飞上了云端,翻起了白眼。
「哥啊……妹妹要完了……请你……再多疼我一点……啊……啊……不行了……哦……」「我也要射了……」「啊……射进来……我要……啊……」结果我俩人同时高潮,剎那间,我射了,我热腾腾的亿万精子喷入了她阴道深处她发出凄惨的尖叫,如她所愿的将阳精全部射进她的穴儿深处,世界彷若暂停了一样,只有她们紊乱的呼吸声。我感觉到她阴道深处的子宫腔急速收缩,紧咬着,吸吮着我的龟头,美呆了。
「你累了吧?要不要回去休息了?」嘉慧摇摇头说:「我好希望能一直看着你….」「是想看我还是想再一次?」她使了一个鬼脸说:「好讨厌!不要就不要吗,那你送我回去吧!」听到她这么说,我放心多了,发动引擎开往她住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