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小母鸡

时间:2018-01-19
(一)
七年前的七月九日,我刚高考完。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在拥挤的人流中我感觉空前地空虚。紧张了若干年準备的一场考试,就这么懵懵懂懂梦一样地结束了。所有的人都散了,宿舍里性急一点的开始烧书、考卷和笔记,走廊里一片狼籍。
我看着阴灰的天空,无所事事。我想总得干点什么,这种失重一样的轻松让我对自己很没有把握。有哥们敲门约去踢球,我觉得这不是我现在想干的。我拉开男生宿舍被我们用足球踢得千疮百孔的大门,幽灵一样溜进了黄昏。我在空旷的校园游蕩,这是一所全国有名的重点中学,占地面积很大。我就拖着鞋嚓嚓地刮着地面慢慢地逛,希望发生点什么来証明除了考试之外我的别的存在。在我经过那栋爬满密密层层的绿色藤类植物的小楼时,我碰见了夏蓉。我本来没有理由在那里碰上她。她曾经是我小学同桌,后来读了一所末流中学,因为家境困难,初中毕业就进了一家工厂作学徒工。她从小就很漂亮,也很风骚,我不懂为什么一个小学女生可以像她那样小小年纪就精通男女之间的事,我最后把它归为她的天赋。在此之前,我完全是个没有长醒的毛桃子,每天热衷的都是少年儿童喜欢的游戏,对于女生偶有向往,也是非常纯洁无邪的念头,想法仅停留在胸部以上。那天夏蓉到学校是来看望她的也是我的小学同学,并且将一直和我同学到大学的刘畅。刘畅是个女秀才,成绩总是排在一二,她和我经常被任课老师提出来作同学们的榜样。她的存在无形中给我很大压力。每天一进教室,就能看见她总是一本正经地绷着一张五官清淡的小脸端坐在第一排埋头用功。我的虚荣心不允许我比她差,所以我只有克製自己贪玩的秉性,凭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她不相上下。有时候,我真有些讨厌她。我偷偷在背后给她起了个外号︰小母鸡。大概是她生得小巧玲珑人又很骄傲的缘故,这个叫法一下就在男生宿舍流行开来。夏蓉看见我,或者说我看见夏蓉的时候,彼此都很意外。我是发现她越发出落得俏了,打扮得也很时髦,短小的裙子紧紧地裹着她丰满苗条的身子,两条白腿挺拔清秀。走在街上,恐怕我都快认不出了。在高考之后,閑极无聊的我第一次注意到女人的一些特点。她的过于灵活的眼睛也在打量着我,然后她就笑嘻嘻喊我罗帅哥,问我有没有空陪她去找刘畅。我正愁没事,就乖乖地跟着这个漂亮的小女工走了。小母鸡大概是洗澡去了,人不在宿舍。剩下的时间自然是我和小女工夏蓉的节目了。
我们去了一家电影院,漆黑地摸进去,坐下来发现我们原来是情侣座,就是两个座位之间没有任何东西间隔。我身上的所有零件当时都长得很有规模了,并且贴着身子和我挤在一起的又不是什么正经货,这种情况下学坏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我开始还算老实,假装认真地看电影。夏蓉侧身贴着我,用她柔软的胸脯轻轻搽着我的滚烫的躯干。彼此只隔了两层薄薄的衣物。在纤维与纤维的空隙中,我的皮肤还是準确地捕捉到她光滑弹性的乳房。我仍然伪装认真地注视着屏幕,其实演的什么完全不知道,我所有的感官都在仔细体会身边这个女人,纯生理地体会。然后放到一半的片子突然莫明其妙地花了,镜头重新清晰时,一男一女正在床上性交,男人有力地抽动,女人亢奋地呻吟,时间持续了好几分钟,他们又换了别的姿势继续。我突然明白这才是这场电影的精华和实质,前面后面的情节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虚招子。活了十八年,我头一回变得有些聪明。如果这种时候我的小兄弟还不硬挺的话,只能証明我不是男人。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身边是个现成的骚货,我激动地开始进行我的第一次操练。夏蓉早就等不及了,左右都是漆黑无人,她敏捷地侧身爬到我大腿上,脸对着我,这样她的阴性生殖器和我的阳性生殖器就形成了一个令人兴奋的适当的角度。我们在漆黑一团的公共场所电影院安全顺利地完成了性交,我估计像我们这种情况的男女可能还有不少。在电影院工作人员的理解和支持下,我们都享受到了充分的快活。后来我和夏蓉若无其事地彼此保持一小段距离走出电影院时,成双的青年男女也以同样的表情从各个黑暗的深处闪出来,大家因为这共同的秘密面带微笑,彼此友好。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道,夏蓉伸手要来挽我,我快速地闪开,告诉她我还是中学生,怕熟人看见。她轻蔑地撇嘴,我已经打算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地对待我这个性伙伴。所以我只是笑笑,表示抱歉。到离她家只有一段比较安全的路时,我就同她再见了。我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吹着口哨,有些控製不住地快活,我想我终于作了一件比较像样的事。对女人的热爱和对女人的不屑在那个时候一同升起。后来这种类似的情绪多次发生,在得到那些向往了很久的东西时,我站在事实面前,一边享用一边失望。回来时很晚了,我翻了铁门溜进宿舍,那一夜睡得空前地踏实。
——————————————————————————–
(二)
拿到L大的入学通知书时,我很麻木。这是意料中的事,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要落榜的话,那么能进大学的人应该少得可怜。我几乎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进了高等学府,报到的时候看着周围喜笑颜开、楞头楞脑的傻得可爱的同学,想到他们以后会一本正经地学坏,我简直要笑出声。
一个人一旦学会一样本事,就会手痒。何况这说到底还是件快活的事。但是我没有去找小女工夏蓉,从骨子里我看不起她。虽然我得感谢她和我最初的合作。我的女同学又一律单纯得有毛病,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好像已经过了对女生想入非非的年龄,这个情感地带究竟是怎么就跳过去的,我真有些糊涂。要知道在高考完那天如果不是碰到夏蓉,我还应该是纯情少年。大约是我不擅微笑,目光又冷又亮,在毛桃子堆里显得有些不一样,风传女生背后对我很感兴趣。因为我对她们一律不冷不热,她们就更觉得神秘。我觉得很可笑,又懒得去理睬。
尽管班里还有像小母鸡这样刻苦认真的学生,我终于展现英雄本色,坦然地长期旷课。我学的是建筑,但是经常泡在图书馆看哲学书,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我的过于旺盛思考的大脑总爱给自己找事想,我不是想装深沉骗骗自己骗骗女孩,我是很认真地想琢磨点门道出来。我不喜欢作事没有立场。但是我发现这真他妈是个不容易的事。
弦不能绷得太紧,我认为我应该找个伙伴娱乐一下。
这样我就勾搭上了小白。
小白比我大两岁,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小护士。
因为和几个哥们出于义气同人打群架,挂了重彩,被偷偷送进学校附近的一所医院。就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小白的微笑。
小白没有女大学生的矫情,没有小女工的轻浮。她始终是她自己。这是我对人的最高评价。小白朴素的装束和表情深合我意,她其实不过中人姿色,但是让我觉得很妥贴。和这样的女人保持一种亲密关係是件妙事。在有些孤独的生活里,我们在一起彼此觉得安全。
说到这里,你应该意识到我已经爱上了小白,是的,这是事实。小白的父母常在外地,弟弟也在外省上大学。所以我们经常有机会在她家从容地作爱。因为对小白有比较深的感情,我和她作爱的时候,心里很温柔很疼惜,总想让她觉得最好。有时候一同躺在温软的大床上,月光把窗帘映得雪亮,我们有些恍惚,好像躺在梦里。小白枕着我的身子,喃喃低语,清香浓密的长髮像蛇一样缠住我的心,我就把头埋在她茂密的髮里,觉得爱一个女人的感觉很乾净。
一次不小心的后果是小白怀孕了,她微笑着很轻鬆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其实比较慌乱,但是装出沉着的神态给我的女人看,好让她安心。虽然结果只能有一个,就是流产,但是我对她有感情,所以我不想让她为此难过。我说,我要对这个生命负责,你如果想要这孩子,我就退学同你结婚。如果不想要,我陪你去医院。因为这句话,小白彻底地爱上了我。我陪她去了别的医院作手术。其实我很清楚这个效果,我得承认女人有时候很好骗,男人有时候很自私。在做爱之后,小白会想起那堆血肉模糊的胚胎,把它称作我们的孩子。然后她会伤感地哭,说对不起孩子。我这时才真正体会到女人的母性。这种母性有时候很感人,有时候很愚蠢。这种情况下我通常都宽容地勉强自己听她荒唐地啰唆。
——————————————————————————–
(三)
大学里,小母鸡一如即往地优秀和骄傲。据说对她蠢蠢欲动图谋不轨的男生很多。但是还没有发现她看上谁。小母鸡通常独来独往,让那些毛桃子眼馋得不得了。有段时间小白去外地进修去了,我的哲学问题依然困扰着我,一天晚上,我独自躲到校园比较偏僻的小树林想一个人安静安静。我在月光下独坐,像一匹望月的孤独的野狼。对于生命和生存,我有太多困惑,这种思考常常被証明是愚蠢无益的,我的苦闷其实很深重。我很偶然地抬头,猛然与高天上的明月对视。她就像尘世之外的一只眼睛,一直看到我灵魂深处。我像被谁一击,一下就迷失在这似深情又无情的超然于时光之外的眼睛里,全然忘了自己。我似乎有所得,豁然亮堂了许多。是什么样的所得,我也无法说清,可能属于禅宗类似悟这种感受吧。我浮乱的情绪好像安详了一些。
就在这愉快宁静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呼救。
我寻声跑去,看见了一个凌乱的局面,小母鸡仰面倒在草地上,衣裳被撕成大块的碎片,白晃晃的乳房,腰身和大腿从开口处跑了出来。没有能赶上那个逃跑的黑影,我迅速返回到犯罪现场,为了尊重小母鸡一贯的矜持和骄傲,我用自己的衣服裹住她,表示什么都没看到。不知道她有没有保全她的处女膜。她像是给吓傻了,只会楞楞地看着我收拾善后,似乎此事全然与她无关,她只是个旁观者。这样的表情一下子唤出我心里的温柔情绪,我知道这事不能宣扬,她这样的装束如果回宿舍一定会给她自己惹不少麻烦。那些嫉妒她的女生和垂涎她的男生也许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人心这个东西,难惹﹗我告诉她我的想法,她木然地点头。于是我在夜色的掩护下,把裹在我的衣服里的小母鸡送到了小白家。
我用小白给我的钥匙开了门,小白一走,屋里很冷清。我让小母鸡去洗澡,自己到柜子里搜出小白的衣服。小母鸡虽然对我带她来的地方有些好奇,但是她很知趣地闭着嘴,老老实实照我的吩咐去做。小白的家和她人一样朴素温和,小母鸡在走出浴室后,恢複了她的智力,在这个环境中渐渐放松了紧张情绪。她注意到写字台上小白的特写,没有说话。我说如果现在你感觉好些了,我就送你回去。
她又变得惊恐,使劲摇头。对小母鸡这样一帆风顺,受宠惯了的女孩子,这应该算是很大的刺激。她不愿意马上回去面对现实,这可以理解。
我说留在这里也行,不过你可要想好,我不是警察叔叔,也许我是披着羊皮的狼。
她忽然就笑了,这是我和小母鸡打小学同学以来,头一次看见她对我笑。我已经习惯了她绷着脸,这会居然就有些不适应。她笑的时候很有风情,原来小母鸡的确是个出色的女孩子。邪念迅速地闪过我的头脑,我又想到了小白。
时间不早了,我让小母鸡去卧室床上睡,我自己拿了被子在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早上被从窗台射进的阳光吵醒,我发现小母鸡像空气一样消失得很乾净。但是在厨房她为我留了早餐,在小白走后我破天荒吃了一顿早饭。
三天后,我躺在小白家的床上作我的春秋大梦,我喜欢整天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得简单一点,不要有那些複杂危险同时无用的思想。
小母鸡来了,她居然提了一大堆红红绿绿的肉菜瓜果,像一个主妇。
这简直有些戏剧效果,我看着小母鸡忙里忙外,心里犹豫该不该撵她走。作为一场事故的受害者,如果用这种方式可以转移她的不良情绪,也许是件好事,考虑清楚后,我就抄着手看她在小白的家干活。原来女人天生就是干家务活的料,哪怕骄傲如小母鸡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例外。
就在我和小母鸡面对一桌丰盛的菜肴碰杯的时候,门开了,小白提着一个旅行袋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看见屋里温馨的家庭气氛,小白笑得很难看。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小白看见的是我在她的家和一个漂亮女孩子暧昧地一同吃饭。
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让小白去拿副碗筷加入我们的饭局。
小白思想觉悟高,所以果然就拿了碗来吃饭。小母鸡慌乱地扒了几口饭就匆匆告辞。当然谁也不敢留她,她就逃一样地走了。原来那天是我的生日,小白特地请了假回来和我团聚。自从十八岁以后,我就对时间概念很模糊,几乎没过生日,对于自己究竟多大也懒得追究。女人的心细,所以小白希望给我一个惊喜,结果是我给了她一个“惊喜”。
小白很聪明,甚至没有问吃饭的女孩是谁,她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继续和我上床,但是作爱的时候,我感觉到她心事重重。
我一向不喜欢解释,如果相信我就不会怀疑,如果不信说了也没用,只能增加说谎的罪名。而且我和小白没有任何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要求我对她作什么解释,小母鸡的事也不宜张扬,我什么都没说。
小白又走了,继续进修,走的时候,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说出来。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暗暗想笑。觉得感情这种东西太经不住推敲。
从那个时候起,我对于女人的幻想又轻了几分。
虚妄的情绪每一次的减轻,都让我更真实看到别人和自己。如果我继续这么理性地分析下去,我对小白的温情就仅仅成了生理需要的一个借口,其实就像当年我和小女工的关係。好在人都有脆弱孤独和审美的一面,所以我抱着小白的时候并不仅仅是抱着一具可供发泄的女体。
——————————————————————————–
(四)
我和小母鸡的交往并未因此结束。
女人是最没有原则的动物,哪怕是个杀人犯,只要对她好,她都有可能生出感情。而对于所谓救命恩人这类的东西,她们更要夸张地为他套上光环,放到神龛上顶礼膜拜。可能女人生来就有宗教倾向,喜欢死心塌地信个什么东西。
我不可避免地成为小母鸡眼中的偶像级人物。而且像她这样聪明惯了的人犯起傻往往比常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很认真地提出和我建立纯洁的朋友关係,我请她解释什么叫纯洁的朋友关係,什么叫不纯洁的朋友关係。她开始脸红,羞涩地没好意思说。我明白了所谓纯洁和不纯洁的区别就是看有没有性的活动,轻的比如抚摸、接吻,严重的比如性交。如果只是意淫而没有实际去作的情况是算纯洁还是不纯洁呢?恐怕没人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没有理睬小母鸡的要求独自扬长而去。
小母鸡对我的好感却是有增无减。
也许是红颜多是非,在大家临近毕业分配时,小母鸡又遇上新的麻烦。
我在学校的时候并不太多,但是我敏锐的感觉告诉我,系里负责学生分配和党政工作的四十多岁的徐书记是个好色之徒。他经常把女同学叫到他的办公室谈心。傻瓜一样的女生就老实地汇报思想谈党章学习的心得,他喜欢微笑着瞇起眼睛仔细观赏面前的女孩子,看她们的眼睛、鼻子、嘴怎样生动地组合出各种生动丰富的表情。他还不敢明目张胆作什么,只会偶尔占点小便宜,趁个什么机会亲热地拍拍女生的手、肩膀、后背,就是不敢摸他最想摸的地方。这种压抑在每年学生毕业分配时得到发泄,他狠狠地搜刮学生,平时不听话没有送重礼的一律被发配到差的地方。和他亲热一点走动多的女生,如果再送钱多点,準保是好单位。小母鸡成绩一直优秀,本来是稳当当地保送研究生,临了杀出个某某校领导的公子和她竞争。他们没有别的借口,唯一的理由是小母鸡是个女生,导师的课题需要经常学生单独出差,所以要男生才能放心。这是个不成其为理由的理由,被他们堂皇地提到桌面上来,小母鸡再优秀又有什么办法?她一直很喜欢关在学校读书作学问,所以她很伤心地跑到徐领导那里请求帮助。当时徐领导家里正好只有徐领导自己,看小母鸡哭得梨花带雨地坐在面前,徐领导动了恻隐之心。他裤裆里的那个东西有些按捺不住了,直直地指向小母鸡。当然内部情况只有徐领导自己知道,小母鸡当时很单纯很无辜地望着徐领导并不清楚这些细节。徐领导就说,瞧你这孩子哭得这么伤心,快坐过来让我给你擦擦眼泪。为了获取领导的支持和温情,即便单纯如小母鸡也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她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抽抽嗒嗒地坐在了徐领导身边。徐领导一把握住她白嫩细腻的小手,拿出纸巾慢慢地替小母鸡擦眼泪。他的手当然并不只是碰到小母鸡的眼睛,还顺便接触到脸上的其他部位。
小母鸡再迟钝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经过了上次在小树林的袭击,她已经很清楚男人的丑陋了。但是小母鸡太在乎这个保送名额,所以她强忍住厌恶决定接受徐领导合法的接触。不知道小母鸡当时有没有考虑她和徐领导之间是纯洁还是不纯洁的关係问题。经过初步试探,徐领导发现小母鸡很听话。于是他决定把这个乖孩子留在系里。在他的努力下,小母鸡终于如愿以偿保送了研究生。
事情决定下来后,小母鸡跑到我这来痛哭了一场,複述了上面的情节。
在吃散伙饭的时候,当年那些傻乎乎地笑着跨入大学门槛的青年一律空虚地拼命喝酒。然后在喝够了后,放声大哭或者大骂,追求女生没有得逞的就哭喊女生的名字,被徐领导穿了小鞋的就破口大骂徐领导,杯盘狼籍哥们乱作一团,我看得直想笑。我长出一口气,也就是说从此我就不再是学生身份了,我将和大家一样在社会上混。为了具体的目的骗人或者被骗。我在太吵闹的时候溜了出去,一个人在L大的校园游走。
我又来到小树林,想在月光下获取片刻宁静。然而我无意中看见草地深处小母鸡被徐领导紧紧搂在怀里,我悄悄走开了。
我毕业的同时经过深造的小白也由护士晋升为儿科医生。我们在她的家庆祝、喝酒的时候,我看着对面这个女人,开始作理性分析。因为彼此太熟悉,我对于和她的身体接触这样的活动少了很多兴趣。对于灵魂的东西,我发现我以前欣赏的所谓朴素其实更多是自己的臆造。我的小白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太多不同。她在多数细节上会显示出温顺善良,但是在关键性的地方,她总表现得机警强悍。对于她认为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一向用心抓得很牢。小白曾经自豪地向我讲述她是如何击败同样资历的一个小护士,从而摇身成为白医生的。
我听的时候,感觉乏味,现实原本就很淡白。既然女人都大同小异,我想我也不会为了别的什么女人去伤害小白。这样我们就该顺理成章地结婚。但是我的思想比较複杂,对于环境并不容易妥协,我仍然想要一种朴素真实的自由。我不想让任何事物成为强迫我接受和大家一样麻木生活的理由。作为我的人性审美上的最初安慰,小白其实并不懂我,只不过她从来不说。我常常能感觉到她对我的暗暗观察和讨好。我不是那么极端的青年,于是我宽容地接受着这种检查。小白有足够的理由来作这件事。只不过这样做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她应该继续熟练地装傻,否则分析到最后她只会发现我对她早已失去了兴趣。因为我懒而且比较善良,所以我们还能勉强维持这种关係。
——————————————————————————–
(五)
由于和徐领导的关係不好不坏,我被分到市里一家不好不坏的建筑公司。到单位报到后,立马就有一堆大妈级同事来关心我,当她们从我口中得知我还是单身汉,纷纷前来替我作媒。
我没有打算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我很随和地配合大妈们去相亲。在女同志面前我很□腆,经常涨红着脸说不出话,大妈们就取笑说到底是读书人老实本分。要是小白知道我的这种扮相,她一定会认为我很幽默。我的直接领导黄处长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我很激动地点头,表示要以老同志为榜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勇挑革命重担。黄处长发现我的耳朵很软比较听话,经常满意地笑着给我分配任务。我的腿跑个不停。我不是想骗取领导信任借机往上爬,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善良富有同情心。我很体谅黄处长这样的老同志,为了升官发财把良心的阀门开到最低,不要脸不要命了十多年,到现在混个处长也不容易。如果手下的人还不听话,如何体现他作为领导的尊严和价值?那他为之付出的代价不是太大了吗?在造物无明的支配下,我们其实同样的卑微,作为人这种动物,我想我们应该同病相怜。我很多时候不愿意看见别人失望,所以我尽量满足他作为一个单位领导的心理需要。
有一天他笑瞇瞇地慈祥地看着我,我发现他有着和年龄不一致的苍老。才四十出头的黄处长头髮白了不少。他说小伙子,我给你介绍个对象,你看对面办公室的小张怎么样?小张职高毕业凭着父母是公司的老同志进了这个单位,和很多小姑娘一样地把一张脸涂得红红白白,嘴唇则是流行的暗红或者黑色。头髮染成栗色,穿着紧身短小发亮的上装和同样发亮的瘦小的长裤。这个城市的女人很会赶时髦,她们总能保持和时尚一致,流行刊物、流行巨片、流行歌曲、流行时装可以很容易地操纵她们的生活主题,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关係和她打交道,恐怕我很难从一群相似的小姑娘里把她区分出来。在我看来,她们简直是一堆克隆人。我很谦虚地表示年青人要以工作为重,当然谈恋爱的事也应该适当考虑。于是我答应和克隆张接触接触增进彼此了解。
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接触克隆张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故事。
那天快下班时我胃痛得厉害,我就匆匆赶到医院拿药。走出医院时我忽然想起我没有关总电源,有好几台机器可能还在空转。为了避免事故隐患,我还是尽职地骑车回到单位。当我推开办公室的门时,我看见了一个很色情的场面。大概他和她没有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出现,所以为了痛快,他和她赤条条地躺在我们平常设计图纸的大写字台上,那个地方很宽敞可以让他和她欢快地在上面性交。而我的那张办公桌则成了堆放男女衣物的场所,当时克隆张的粉红的乳罩和粉黄的三角裤很夸张地浮在那些东西之上。黄处长乾瘦的四肢及躯干覆盖着克隆张饱满短小的青春的身体,他的生殖器大概还没有来得及从克隆张的阴道抽出来,他从她的身上抬起头像个蛤蟆一样张大了嘴呆望着我,大家都觉得意外。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回避,我很镇定地望着这个画面。平时很威严的黄处长此刻尴尬地被人当场捉奸,那种感觉肯定很爽。我不再是那个听话的谦卑的小职员。我像个猎人一样沉着地审视着自己枪口下的缩成一堆的猎物。看他们哀求地望着我。五分钟后,我退了出去,并且很小心地关上了门。
从此我在精神上取得了对黄处长的领导权,只要我出现的地方,他肯定会惶恐不安。
在他还没有找到理由把我打发出单位之前,我主动去找他辞职。
在他的豪华的办公桌前,我第一次对他说了点真话。
我说其实你也没必要害怕,很多人都和你一样在精神或者肉体上与人通奸。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轻视你。但是你不应该勾引单位里的女青年,这是一种冒险的事,现在的女青年要比你们想像的複杂。她可能在接受了你的性爱,并且得到其他实质性好处以后还跑到上边去反告你一把,你好不容易混得的职位被悬起来,那才真不划算。
为了我的理解和忠告,黄处长在签好辞职报告后没有让我马上走,他还想听我说点什么。他们在官场中太压抑了,虽然他们经常在对下属的指手划脚中得到快感。他有点喜欢听我说真话,当然前提是我们将不再见面。
我就说,如果实在熬不住,你们可以用公款去宾馆睡小姐嘛,那些女人明码实价要放心得多,她们又有职业技巧,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只要嫖的时候注意点一般不会得性病。黄处长再一次像蛤蟆一样望着我,我的精彩发言肯定落到他心坎里去了。他们其实很可怜,因为经常地算计人或者被人算计,他们的心理通常比较阴暗。谁都不是天生的混蛋,混球这种东西还不是慢慢磨出来的,那肯定不会是个愉快的过程。
——————————————————————————–
(六)
这样我仓促地把自己推到了社会前沿,和那些下岗工人一样满街四处流蹿。好在没有饭吃的时候,还可以去找小白,她和以前一样认认真真地和我一块吃饭睡觉。我笑话她不求上进,怎么没想过去找个有钱一点的情人,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倒贴。她只是叹气,说没办法她确实对我死心塌地。我继续笑她对时局缺乏想像力,难道你没看出来如今再忠心耿耿的东西都敌不过钞票的威力?小白白了我一眼说未必。小白的物欲还不是那么旺盛,所以她还能够暂时接受我的失业。
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在街上混,有个装束高贵的女人从一辆宝马里面探出头来同我打招呼。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再见到当年的小女工夏蓉。虽然我不认识什么名牌,但是她所有的包装都告诉我她是个彻底的名牌女人。
原来要装出所谓气质的东西并不太难。只要有足够的钞票作背景。好在我对社会和女人都几乎没有了什么想法,所以看见这个小蕩妇变成个女贵族,我还不是那么感觉凄凉。爱谁谁吧,我管不了那么多。
女贵族夏蓉很优雅地从车里出来,她的出现引来路上众多目光。她邀请我去她的家坐坐。
因为我本来就无事可干,所以去观察一下富人的生活接受点刺激也没什么不可。我就很舒适地坐到了她的车里,随了她去。
她把车开进了一个高尚住宅区的小楼,她的家很气派。两层的花园洋楼不知道实际住了几口人。我没有去判断她是傍了款发的,还是自己就是个富婆,我想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她看来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高尚精致的生活,从她的每个细节,都观察不到以前那个小女工的轻浮粗鄙。人原本就是应变能力很强的动物,要不怎么能从猿进化到现在?
我们对坐在客厅喝咖啡。
夏蓉问我,今年多大?我计算了很久,发现我应该是二十六。
她又问我,存款多少?这个不用算我就清楚地回答她数值为零。
她轻松地优越地笑了,我一点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如果这样的刺激就能让我惭愧那我早就向所有的人妥协了。
她依然有旺盛的性欲,她对我回忆起我和她在若干年前的那次性交。
她说,也许你不相信,我从小学就很喜欢你,我当时不懂你和别的男生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同。你一定以为我很随便,其实你不知道在那次看电影之前我还是个处女。我以前和别人都只是玩玩性游戏,没动真格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当时空虚,你是看不上我的,所以我一有机会就把自己给了你。我那天很满足,虽然有点痛,我终于把自己给了想给的男人。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也没敢再来找你。我也不知道命是变的,这些年我靠出卖自己发了财,看见你还是个穷小子,我真的很开心。原来机会从来就是平等的。如果我愿意,现在我也可以嘲笑你就像当年你嘲笑我。我以为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你会惭愧,但是你的脸皮真厚,居然穷得心安理得。如果我给你钱,你愿意和我玩玩吗?说真的我还是有点喜欢你。
一边说着她就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衣服,我默默看着她,没有说话。当她完全一丝不挂时,她靠到我面前,爬上我的腿,坐到我身上,和那次一样的姿势。如果今天你要了我,我可以给你十万。她微笑着说,并且把她的乳房贴近我的脸。
我开始轻轻抚摸她,很温柔,这出乎她的意外,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脸有些发红。造物给了她一个精美的身体,她用它换取了财富,身体依然精美,从表面上看她没有任何损失,而且很容易地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我轻轻抚摸着这个身体,充满了悲哀。我仿佛看到二十几年前她的母亲,搂着怀里漂亮纯洁的女婴,用最好的心情去构思她的未来。她什么都想到了,但是堕落的种子总是长得最快。我抚摸她高耸挺拔的乳房,用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吮吸。我的手顺着她的胸部开始向下滑行,经过她柔软结实小巧的腰身,平坦敏感弹性的腹部,然后触摸她浑圆的臀部,那里线条优美细腻,我的手非常灵活,她已经激动得开始呻吟了,她抱住我的身体轻轻颤动。当我的手探进她的最敏感地带时,那里已经湿了一大片。
她拼命撕扯我的衣裤,要和我作最直接的性接触。
我解开皮带,从裤裆里掏出那个她想要的东西,给了她。在我一次一次猛烈的撞击下,她很刺激地尖叫。她的脸上是迷茫甚至哭泣的快活。这样的表情也许才是人最真实的情绪。我们一直都站在生死的边缘,性交让我们体会到死的极乐。
她很满意我的表现,在重新优雅地穿上衣服后,她递给我一张支票。神态满是轻蔑。
我笑了,推开她的手。
现在轮到我发言了。
我说夏蓉你不该让我知道那次的真相,我的良心有点不好受了。当年和你的风流事让我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虚伪和肤浅。在此之前我还真以为有人可以是天生的贱货。所以我和你干的时候没把你当人。我错了,我现在告诉自己应该尊重所有的女人。这一次我是把你当朋友来干的,希望你快活,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我不喜欢欠人什么,从前差你的这次补起,以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係了。在她仍然举着支票发愣时,我走出了大门。
不知为什么我想到小母鸡,不知道这时候她是不是睡在徐领导的床上。然后我想到我们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就这么一点一点被无形的欲望吃掉。我仍然坚持我孤独的思考。
我回到了小白的家,她在灯下织着毛衣安静地等我。
我说小白我们结婚吧,你愿意嫁给一个穷小子吗?
她惊喜地望着我,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了下来。
我还真有点感动。也许以前我太苛刻了,我应该学会欣赏和接受一些东西。对于生活,我还不够宽容。我很高兴我现在能够心平气和地欣赏人性温暖的一面。
终于和小白合法地躺在我们的婚床上,她牢牢地抱住我,很幸福地笑︰“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嫁给了你。”
这也许一直就是小白的理想。一个小女人的理想。
那么我的理想呢?在平淡中的坚持。
我知道我会的,我就很放心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