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时间:2018-01-19
埋业寺内殿本来机关重重,向扬误入时险些因而伤残,凶险异常。但是应文等人离开时早将机关封锁大半,反正人去楼空,无谓再防外人 ,除非有人闯进埋业寺深处秘地,再也看不出这寺庙有何机关。蓝灵玉此时信步入殿,倒也没像向扬那般踏上翻版、触动铁钩。
  虽然口中说是近来搜查,蓝灵玉却没多停留,逕自绕过大半个寺院,远远地回到前院去,却不见慕容修、柳涵碧两人。她暗暗蹙眉,心道 :「哪里去了?」
  她在前院里略一踱步,瞧了瞧那两扇大开的寺门,心中忽然动念,回头一看,文渊等人都没出大殿,当下悄悄奔出寺外,望着满山绿树, 往一处浓荫里走了过去。离寺不远,便见林中一株老树底下叠着两个人影。
  蓝灵玉心中一紧,从一棵一棵树后头悄悄挨近过去,近到看得出两人形貌时,便藏在树后屏息窥看,心跳不知如何,一声一声蹦得异常急 促。
  只见柳涵碧背倚着慕容修,慕容修则状甚闲暇地靠着树干,一手环抱柳涵碧的纤腰,腰带却已经解开,另一手已探到她那条翠绿衫裤里头 ,不住的抚摸。柳涵碧脸色酡红,轻声娇喘,口中似乎说着什么,蓝灵玉这儿却听不清楚。她紧盯着慕容修的脸,见他神色如常,只是嘴角微 扬,眼中另带点若有若无的邪念,不觉紧抓着藏身的树干,似要宣洩些什么,心里暗想:「那日他那样对我……也是这么一副神情。」
  忽听柳涵碧喘了几下,娇怯怯地说道:「等……等一下……」慕容修道:「怎么?」柳涵碧低声道:「我……我跟秀棠哥哥、秀棣哥哥他 们好过了,慕容姐姐说……说……不可以再跟别的男人……」慕容修闻言皱眉,骂道:「他妈的,这么多人叫我家小妹叫姐姐,这是怎么?」 柳涵碧道:「她……她说要这么叫,才肯教我们更多东西。」
  慕容修道:「呸!这丫头专会胡闹。她只有耍人的本领能当人家师父!
  我说小姑娘,是你平白无故地思起春来,这时却要我停手?「柳涵碧满脸羞红,急忙分辩道:」不是我,是蕴青她……她……她一定正跟 哥哥他们……她身子怎么样了,我这边都会有点感觉……「慕容修嘿嘿笑道:」是么?那么本大爷若是搞得你欲仙欲死,另个小姑娘也会叫起 来了?「柳涵碧愕然道:」我……我听不太懂……「慕容修道:」他妈的,这都不懂?我说……要是你给男人上了,你那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 的,是不是同样会乐个半死?「
  柳涵碧脸上一红,嗫嚅着道:「会……会罢……啊!」突然一声惊叫,慕容修的手指重新入侵她的秘境,同时嘿嘿笑道:「这会儿另个丫 头,不知道会叫得多大声?」
  与林家兄弟相比,慕容修玩弄女体的手段不知强过多少倍,柳涵碧焉能抵抗?
  不过几下掏弄,柳涵碧便已忍不住娇躯颤抖,爱液一阵一阵地涌出。
  慕容修笑道:「你若不想穿着湿裤子回去见人,最好早点脱了它。」说着轻轻一捏她那充血了的小珍珠,柳涵碧不禁失声惊叫,呻吟中已 经带了点失神的前兆。慕容修食中二指一齐插入,急速戳动,说道:「嗯……倒还挺紧,要是碰上本大爷的稀世宝贝,如何塞得进去?光用手 指也就够了。」
  柳涵碧耳听此语,也只能害羞地「呃、呃」不断呻吟,在他手指肆虐之下早已浑身酥软,险些站不住脚。慕容修说道:「还不脱?裤子快 湿透了。」柳涵碧一边喘息,一边迷迷糊糊地脱下裤子,暴露出湿淋淋的粉嫩花瓣,而慕容修的手指正大肆侵袭,要把她那花瓣底下的蜜汁全 给捣弄出来。
  柳涵碧呜呜哀喘,眨着彷徨却又兴奋的大眼睛,悠悠颤颤地喘道:「我……我好像、好像快……快……不行……」慕容修嘿了一声,说道 :「很好,準备撒尿罢!」柳涵碧愕然道:「什么?我……啊!」她还没会意过来,慕容修手指抽动陡然加快,另一手扶着她的腰身前后猛摇 ,手指在柳涵碧体内震动的感觉蓦地强了好几倍,霎时把柳涵碧弄得险些昏过去,不住颤声娇喘:「呃、啊……啊啊啊啊……」声音愈来愈急 促而混乱,神智已面临崩溃边缘。
  突然,慕容修用力一戳,指尖直探那娇嫩的身体深处核心,而且居心险恶地送出一道猝然迸散的指劲。柳涵碧陡然仰头惊叫,当场被这一 击推上最高潮,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低而紧促的呜咽,身子拚命渗汗、颤抖,而在慕容修手指捣弄之下,那狭小的幽径里突然涌出一股压力, 紧跟着圆耸的小肉丘抖动一下,一波波透明喷泉直射出来……
  蓝灵玉看得胸口紧迫,红着脸转过头去,耳中仍听到柳涵碧兴奋的呢喃,不能自制。她强自定下神来,耳朵里又听见慕容修的声音说道: 「怎么样?心满意足了罢?还是你真想给本大爷干上几回?」
  蓝灵玉身子一晃,忍不住又转头去看,却见慕容修正把柳涵碧的裤子重新拉起,顺手在她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上拍了几下,说道:「就凭你 这小丫头,可不够格让本大爷破戒。你给我在这儿坐着,腰能挺直了再回来,听见没?」柳涵碧仍未回神,软泥似地倚靠着树干,坐在地上娇 喘吁吁,羞红着脸点了点头。蓝灵玉看在眼里,心头不觉一鬆,便似本来有个铁箍扣在心上,此时突然蹦地开了。
  只不过纵然如此,蓝灵玉心底还是有种沉重的感觉。她知道慕容修为了她改变了许多,离江湖传言中的魔头形象愈来愈远,也不曾姦淫任 何一个姑娘……他的改变显然是为了搏得蓝灵玉好感,照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但她偏偏觉得不太对劲。
  她慢慢走回埋业寺,却见慕容修已早一步回到大殿,神色悠哉,便似什么也没发生过。石娘子见她回来,微笑道:「三妹,搜到哪里去啦 ?里里外外都不见人影。」蓝灵玉略一支吾,道:「我走得远了点。大姐,有发现什么吗?」石娘子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他们早已走远了。柳姑娘曾听他们说要回云南去,看来韩虚清是打算逃回自家巢穴。我们正打算追蹤过去……三妹,你就先回庄里罢。」
  蓝灵玉愕然道:「我不去么?」石娘子道:「你跟二妹、四妹她们守好庄子,此行交由文公子他们便是。别忘了那韩熙不知去向,仍是隐 忧,庄里不可空虚。」
  蓝灵玉道:「那……大姐你呢?」石娘子微微一笑,道:「老庄主留下来的」花港观鱼「,总得有人去拿回来。」
  那边文渊、小慕容也想叫华瑄留在巾帼庄里,却是劝阻不得。华瑄执意同行,说道:「我还记得任师叔说了,那儿有个对文师兄和我都很 重要的人,我一定要去!」文渊苦笑道:「可是师妹你跟来了,我却怎么放心得下紫缘?」华瑄迟疑一下,道:「那……我们带紫缘姐姐一起 去。」文渊道:「这会儿是尽速找到师兄、追上韩虚清他们要紧,可没有回巾帼庄接人的余暇了。师妹乖,你就先回去陪陪紫缘,也好教师兄 安心,嗯?」
  华瑄没法,只得勉为其难地点头,但仍显得很不甘心。小慕容暗地把华瑄拉到一边,悄悄地道:「好妹子,你别不情愿,我教你一个来云 南的法子,不过你可得先说得动紫缘姐。」华瑄睁大眼睛道:「什么?」小慕容拊耳说道:「你回巾帼庄去之后,就如此这般……这样说,保证成功。啊,不过可得随机应变,你可别傻傻地说了就完。」华瑄边听边点头,文渊自然没能瞧见,却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便又把小慕容找 来,说道:「小茵,你又出了什么鬼主意?」小慕容笑嘻嘻地道:「没有啊,你听到什么啦?」文渊苦笑道:「你可别让师妹回巾帼庄去胡闹 ,那就好了。」
  待柳涵碧一回来,便与文渊、慕容兄妹、石娘子等合为一路,纵马逕往西南而行,华瑄与蓝灵玉回程往巾帼庄。两边各自埋业寺分路而行 ,没过多久,慕容修却单独一骑往华、蓝二女这边追来,大声叫道:「丫头们,慢着!」蓝灵玉见慕容修赶来,心中扑地一跳,微微皱眉。华 瑄怔然道:「怎么啦?」慕容修道:「别多问。你自个儿先回巾帼庄去罢,蓝三庄主跟我有要事相谈。」蓝灵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 」
  华瑄惦记着小慕容交代的话语,此时却真是归心似箭,看了蓝灵玉一眼,道:「蓝姐姐,我……我先走,没关係么?」蓝灵玉不禁颦眉, 瞄了瞄慕容修,低声道:「没关係,我……我随后就到。」
  待得华瑄纵马离去,慕容修突然出手,一把便将蓝灵玉抱到自己的马上,拥在怀里。蓝灵玉吓了一跳,有些着恼地叫道:「你干什么?」 慕容修在她耳畔吹了口气,嘿嘿笑道:「你这么回去,咱们起码有个把月见不了面。
  你说我忍得住吗?「蓝灵玉脸上一热,说道:」跟我有什么关係?「慕容修道:」我要知道,你要到何时才肯答应……「蓝灵玉道:」当 你的女人?「
  慕容修道:「哈,你没忘记嘛?」
  蓝灵玉轻轻挣开他的手,翻身下马,慕容修跟着离鞍而下。蓝灵玉默然良久,低声道:「你……这些日子以来,的确收敛很多,又帮了我 很多忙。
  瓦剌攻过来那时候,也多亏你。「慕容修道:」呸!这是江湖上的客套话,本大爷可不想听这些。「蓝灵玉道:」不说出来我可不舒坦。 可是……你这样一改变,我真不习惯。「踌躇一阵,又低声说道:」这该怎么说?我总觉得……你虽然为我改变了许多,但是……只要我一点 头,我就会……就会…
  …「慕容修皱起眉头,道:」会怎么样?「蓝灵玉低下了头,轻轻地道:」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觉得……我一旦跟你在一起,我恐怕整 个人都会变成你的,像是奴隶……我好害怕。「
  慕容修神情冷然,沉默片刻之后,开口说道:「你觉得会处处受我所制,就像我手指还在时那样对待你?」一提起他自断手指之事,蓝灵 玉不由得心中一乱,悄悄撇开了头,说道:「你……你太会侵略女人,可我偏不喜欢给男人指使。我总是……总是得防着你。」慕容修嘿嘿一笑,道:「你怕听了我的话,迟早会给我调教成真正的淫娃,是不是?」蓝灵玉红着脸骂道:「你这人!你……你又这么说话!你明知道我、 我……我就是不喜欢给男人佔便宜。」慕容修陡然逼近,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柔声说道:「是啊,而我更不喜欢给女人佔便宜,你会不知道? 」
  这声音便似深蕴魔力,直响到了蓝灵玉心灵深处。她倏地感到满脸发热,慌忙拨开慕容修的手,心跳竟剧烈得令她几乎娇喘起来。
  她深深明白,眼前这男人一旦温柔起来,那魔性的魅力是她完全抵挡不住的。
  慕容修作风霸道狂妄,行事强硬的程度远远压倒蓝灵玉的好胜与刚强,她在最厌恶慕容修的时候都无法彻底反抗他,像个寻常的柔弱姑娘 般任人玩弄。倘若她真的对慕容修萌生爱意,还不立刻被他驯服得千依百顺?
  这纷扰思潮掠过蓝灵玉的心海,她虽没说话,脸上神色也隐约透出了内心所思。慕容修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情,突然嘿嘿一笑,道:「也罢 ,我早该想到……我怎么会想要你呢?终归是看上你的性子。如果你真听了我的话,什么话都听……还有什么意思呢?」说着,慕容修长吁一 口气,缓缓地道:「我这一去云南,可要去上很久……我得知道你到底怎么想。」
  蓝灵玉一时怔住,凝视着慕容修。
  她常觉得,慕容修为她而做的改变,就好像一种狩猎的手段,她就像一个奋力奔逃的猎物,慕容修或哄或骗地接近她,只等她转头投入怀 抱,然后享用成果,从她的身体乃至于心灵,都会成为慕容修的得意收穫。这些想法她不敢明说,但她却觉得这想法愈来愈真实。一旦她成为 慕容修的女人,她一定会彻底屈服于他,成为沉沦于爱慾之中的女奴,纵然慕容修当真十分疼爱她,这却不是她冀望的生活。她的形象是以只 戟英姿立足于江湖的巾帼庄三庄主,她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缩回闺房之中,当一个侍奉郎君、含羞带怯的小姑娘。
  而且,她曾经被慕容修玩弄得那样不堪……纵然慕容修深深谢罪,这也已经成为她毕生难忘的羞愧经验,她知道从此之后,不管她再怎么 装束得英气勃勃,强韧而不屈,也永远会被慕容修压制回来,不论是武功、性情或在床上。也因此,她永远难以接受慕容修……
  现在,她倒是有一个机会,慕容修对她的抉择无法过问,只能接受,她绝对拥有上风。但,这个抉择实在沉重得难以出口……
  蓝灵玉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的视野中,轻轻摇头。
  她从没想过,拒绝一个人竟有这么矛盾而苦闷的时候……这一瞬间,她听见了慕容修的呼吸声,以他这等高手而言,平时气息决不该如此 粗重。
  无言的僵局持续了许久,慕容修「嘿嘿」笑了两声,颇带自嘲地道:「想不到,我大慕容……」没说下去,也不知该说什么。
  这极之为难的摇头过后,忽然,蓝灵玉感到一种莫名的轻鬆。她不明所以,心情却舒畅得令她自己也错愕起来。这一下拒绝慕容修,似乎 把一切都扯平了,比起在小溪出浴那日两人初次和解,这一次似乎才当真消弭了所有夙怨。
  蓝灵玉睁开眼睛,眼前的慕容修仍是一个模样,但看在她的眼里……彷彿清澈了许多。慕容修仍是嘿嘿地笑了笑,说道:「他妈的,如果 咱们两个都觉得突然轻鬆多了……之前可不就是一团糊涂么?真他妈的!」
  没错,原先受制于慕容修的种种为难,蓝灵玉突然觉得全都摆脱掉了,真有种脱胎换骨似的愉快心情。彼此之间,再也没什么好歉疚的, 慕容修加诸于她身上的侮辱、谢罪、情义……就在这一摇头间烟消云散。
  慕容修突然直指蓝灵玉,喝道:「本大爷为了让你有机会报仇雪耻,特地营造这一个让你断然打击本大爷的机会,这下你可心满意足了罢 !」蓝灵玉闻言一怔,随即当场失笑,挥了挥手道:「得了,得了,你还要充面子?你……你另外去找姑娘家安慰你罢,别逞强了!」
  慕容修哈哈大笑,说道:「你捨得放本大爷走,我还不走?云南路上有七八百个小姑娘等我去一个个干,你可就没份了。」蓝灵玉却不生 气,心道:「这等话我也听习惯了。」当下笑道:「好罢,你一路保重。」
  两人各自上马,互相一望,却都没催马离去,仍是待在原地。慕容修道:「你还不回巾帼庄去?」蓝灵玉道:「你不赶着追上文公子他们 ,还在这儿干嘛?」
  慕容修往她身上一看,嘿嘿笑道:「从今以后,我可不会再顾着你高不高兴了。下次咱们见面,我可会毫不客气地硬上了你,你可得小心 着!」
  蓝灵玉脸上微微一红,紧闭着只唇,神色複杂,却没像往常一样开口怒骂。
  慕容修道:「怎么?」蓝灵玉把头微微一低,复又抬头,微笑道:「没什么,我是在想……你要是这么有本事,怎么……怎么从没看你真 跟哪位姑娘做起来呢?恐怕你其实没那么行罢?」慕容修一听,当堂一愣,继而满脸邪笑,说道:「真想不到,我说……你胆子变这么大了? 如此质疑本大爷,我看也不必等我回来,我现在就把我干了如何?」蓝灵玉一扬蛾眉,微笑道:「只怕你口中光说,实际上……」
  突然「呼」地一声,慕容修只手探出,又把她攫离马背,这次却是两人一同滚下了马。一个打滚间,慕容修便把蓝灵玉压在草地上,一把 揪住她的衣襟,冷笑道:「等等给我撕碎了衣服,你可别说回不了巾帼庄!嗯,这会儿先喘起气来了?」蓝灵玉红着脸蛋,娇喘几声,说道: 「被你压着,当然会喘了!你撕坏我的衣服,我就抢你的来穿,怕你么?」慕容修狞笑道:「那太好了!」
  只听布帛裂响,慕容修当真撕起了蓝灵玉的衣衫,把她那健美体态渐渐暴露于荒野。蓝灵玉渐觉得心跳加快,一种迥异于害怕、畏惧的兴 奋感涌入全身,她知道这与以往不同,这回她置身于两人平等以对的情慾世界之中,不再是慕容修一人施暴于她。眼见身上遮掩渐少,赤裸的 肌肤一一被慕容修看过去,她仍然会感到羞赧,但这与受辱时的羞耻完全不同……
  蓝灵玉轻轻喘息,伸出只手,搂着慕容修的脖子狂吻着他,身子热得像要烧融。慕容修的拇指轻轻推开她的唇,嘿嘿笑道:「小浪货的真 面目露出来了!」
  蓝灵玉毫不在意,纤纤玉指愉快地抚摸慕容修的身体,而慕容修对她的反攻更是激烈。他把蓝灵玉的一只美腿扛上肩膀,愤然压上她的身体,在她的身子被压得屈成一团的时候,怒挺的巨根猛烈地钻进她的蜜缝之中,激烈急进,不容蓝灵玉吁吁喘息,只能急促的呻吟,逼得她毫 无掩饰,拚命地摇头挥汗,狂乱地喊出最浪蕩的声音。
  而她那初次容纳男性分身的私处,则会尽责地回敬慕容修以最亲暱、最紧迫的压搾,没有一丝闲暇的空隙,纵有空隙,也都灌满了爱液的 浪涛。慕容修强袭着她屈曲紧绷的娇躯,低头看她的一对美乳,正圆挺挺地剧烈摇晃。姣好的身材加上热情的处女蜜穴,完全激起了慕容修狂 野的佔有慾。他凭着精壮的身躯恣意蹂躏蓝灵玉,疯狂地纵情云雨,两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昏天黑地、亢奋的漩涡。
  悦耳的娇啼无时或停,却又响了起一阵低声咆哮。慕容修瞇起眼睛,腰间的动作骤然加快,把蓝灵玉送上更高亢的浪头。蓝灵玉失声喊道 :「啊、啊……」恍惚地喊了一阵,忽然奋力咬牙,呻吟着道:「要来了吗?来呀、来……快……啊啊……」慕容修猛地分开她的只腿,分抱 腰侧,狂笑着道:「你放心,我不会只来这一次,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我要把我干到说不出话来,今天就怀下本大爷的种……」蓝灵玉娇 声急喘,仍是呻吟着叫道:「看……看谁先……说、说……啊、来了来了……啊!」
  一声亢奋绝顶的呻吟过去,蓝灵玉的胴体已遭受慕容修汹涌精流侵袭而入,强烈而持久的冲击,令她霎时失去理智,发出一种娇柔缠绵、 她事后清醒决计不肯承认的淫蕩春声。高潮过后,她暂时浑身无力,彷彿酣醉,但是却仍清楚感觉到慕容修的肉棒留在体内,而且迅速重振精 神,转眼间又活动起来,开始摆布她那已接受男人阳精沐浴、即将更趋丰美成熟的肉体……
  拒绝了慕容修,却反而因此跟他合而为一,享受到绝妙的愉乐……蓝灵玉心里没一点后悔的感觉,也不打算改变她的回答。她只知道,慕 容修的精力还足以提供她好几次销魂的快感……原野上的两匹马,应该可以围绕着它们的主人,闲暇到夕阳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