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七章 奇法疗伤

时间:2018-01-06
按照晨月的要求,于凤舞、柳琴儿和玉珠三个人,又从外面将女神战士中功力最高的辛西雅召来,四人各佔一个方位,採用的是「四象金光阵」的护法之阵,阵眼就是晨月所卧的那张软榻。
  等叶天龙也上了软榻,他才知道这张软榻也不是凡品,丝丝缕缕的温热从下面升起,竟是一张万金难求的「温玉床」。
  晨月朝站在阵主之位的于凤舞点头道:「待会儿行功之时,请多加小心,如有外魔相侵,还望及时援手。」于凤舞肃容应下。
  晨月的手在温玉的榻上摸索了一下,不知动了什么地方,这张软榻慢慢无声无息的往上升起,同时上面的天花板出现了四个直径三寸左右的圆孔,似乎是经过巧妙计算的一样,阳光从孔洞处射入,汇聚到晨月的身上。
  软榻升到一人高的位置,就停下来了,四面雪白的纱幔从上面垂下来,刚刚好将这张软榻包围起来,现在从外面看去,只有两道朦胧的人影在阳光中移动。
  于凤舞朝其他三人一打眼色,四人就同时转身背对软榻,然后盘腿坐下,闭目凝神,用全部的心神来察看四周的情况。
  强烈的阳光照在晨月的俏脸上,雪白的肌肤就完全透明一般,让叶天龙看得一时呆住了。
  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目光,晨月合上了墨玉般的明眸,吃力地说道:「把我的衣服脱掉吧!」虽然心中早有觉悟,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但到了这份上,她又感到极度的羞怯,是以这话说的是又慢又轻,近乎耳语一般。
  回过神来的男人低笑一声,先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轻手轻脚地将她的中衣褪去,从来没有见过天日的软玉娇躯顿时在阳光下轻轻颤抖起来,同时慢慢浮上一层美丽的粉色。
  小巧的椒乳堪堪一手握,顶上嫣红的一点如豆,正在闪闪抖抖。下面的玉腹平坦细窄,香脐浑圆浅显,纤腰更是不堪一握,有若刀削。只可惜圆润的大腿下那细细的小腿大煞风景,却是让人更起怜惜之心。
  叶天龙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有如婴儿般光滑细腻的冰肌玉肤,鼻端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比房间里的幽香更加妙上数倍。
  冰凉的肌肤在火烫的抚摸下微微颤抖,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被抚摸处传到她的芳心,让晨月感到莫名的悸动,她悄悄的睁开了美目。
  「啊!」
  她的芳心狂震,叶天龙胯间之物的粗长超过了她的认知。博览医书的她知道男人的构造,但眼前所见的却是远非书上可比。可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她也只有硬着头皮接纳此物。
  久历花丛的男人自然知道如何挑起女人的情慾,在叶天龙技巧的抚摸下,晨月渐渐被莫名的冲动笼罩,她的小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他的身体。
  玉溪泛水,叶天龙知道是时候了,就双手一分她的大腿,端起了那雪白圆滚的玉臀,凑近了自己的武器。
  火热的感觉从胯下玉门一直传到晨月的大脑,想到自己间不容指的小道要被如此的庞然大物佔据,她不禁芳心暗叫一声:「来了!」
  叶天龙见她贝齿轻咬朱唇,小手握成拳头,不禁失笑道:「放心,不要这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说罢,慢慢挺腰,火烫之物的一个大圆头厮磨着柔嫩的玉门关。
  片刻之后,晨月耐不住情火,一个玉臀在叶天龙的手中轻扭摇动,似乎在召唤他前来叩门。
  叶天龙见状,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真正发动攻势了。
  「哎哟……」
  在晨月的轻呼声中,火烫之物已经冲开了蓬门,藉着春水的帮助进入紧密的花径。层峦迭嶂的秘道居然透出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着火烫之物直往深处去,让叶天龙轻易地突破了那道障碍物。
  粗长的火烫之物撑胀得晨月门户欲裂,但这种痛楚感并没有她想像中的可怕,反而有种异常的充实感油然升起。而且在叶天龙的轻抽慢拖之下,有一股紧密的摩擦快感涌出,让她开始体会到此间的快乐。
  舒爽的快感愈来愈强烈,晨月不禁开始生硬地迎合起叶天龙的举动。她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莫名的欣慰和加剧的舒爽也充满了她的身心。
  ※ ※ ※
  守卫的四女,除了辛西雅不知道其中的滋味,其他三女都是深得箇中奥妙。她们听到上面的动静,不禁一时也芳心蕩漾起来,十分的心神倒有七分飘到床上的两人身上。不过她们多半也是好奇而已,想知道别的女人在叶天龙的施为下,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听着晨月慢慢发出的轻吟低唱,于凤舞大感有趣,孤绝于世的晨月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佔住北方位置的辛西雅突然一跃而起,口中低喝道:「什么人?」
  芳心蕩漾的三女一惊,同时暗道一声:「惭愧!」她们迅速收回心神,朝辛西雅说的方向望去。
  房间中的气流发生轻微的波动,似乎是光线在扭曲变化,接着一道人影慢慢出现在她们的面前。这是一个长鬚悬垂的黑衣老人,手里拿着一支形式古拙的白玉杖,他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辛西雅,颇感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可能发现我的存在?」
  于凤舞心道:「如果你知道她是女神战士,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因为她将所有的女神战士都改换了装束,免得太过招摇,被别人一眼就看出叶天龙的身边有这样一群女神战士,从而暴露出全部的实力。
  玉珠先看了一眼于凤舞,然后对黑衣老人说道:「你就不用偷偷摸摸了,把身边的那几个都叫出来吧!」
  黑衣老人身子猛的一震,凝神看了一下玉珠后,突然长歎一声,道:「真的没有想到,在此地会遇到暗黑一族的高手。」
  微风飕然,房间里骤然多了四道高大的人影,一色全黑的装束,背上插着长柄的倭刀。贴身的劲装下,一身强健的肌肉展示出主人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八道同样冰冷的视线毫无感情地投到了于凤舞的身上,这让于凤舞明白他们对自己一行人的了解,她知道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
  「你们都是来自东倭的忍者吧?为什么会找上我们?」
  黑衣老人将打量众人的眼神收回,望着于凤舞道:「鄙人鬼无月藏,久闻于大将军的芳名,今日得见芳容,真是三生有幸。」
  于凤舞的粉脸一正,肃容道:「原来是被东倭日照王遵为老师的鬼无月,那你身边的四人就是出自鬼忍众的「四阴神」吧?」
  鬼无月的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微笑道:「好厉害的飞凤将军啊,居然一口将我们的身份都说出来了。」
  「谁授意你们来的?连你都出动了,那个人还真的是厉害。」于凤舞的明眸如电,盯着鬼无月的双眼道。
  「实在是很抱歉,我们本来也不想和大将军为敌的,可是为了能完成大王的心愿,也只好得罪了!」
  鬼无月的话音刚落,似乎是受到无声的命令,他身边的那四个大汉就动了。
  身形如电,倏然出现在于凤舞的面前,四把雪亮的倭刀组成的刀丛透出无边的杀气,如连绵的波涛涌向站在前面的于凤舞。
  于凤舞毫无惧色,双手在身前一盘一错,玉掌翻飞中一股绝大的真气急奔而出,将激射而来的杀气完全抵住,而且朝四人反捲过去。
  站在于凤舞后面的玉珠,提气低叱,曲指连弹,三道凌厉的黑气呼啸着划过了前面的空间,带动房间里的空气一阵奇异的波动,依稀可见的三个黑色光球直奔离于凤舞最近的那个「四阴神」之一。
  鬼无月的神色一凝,知道今次真的有些低估了眼前的对手,原本以为只有飞凤将军是棘手的劲敌,故準备让「四阴神」来缠住她,然后自己收拾掉其他的女人。
  「那个混蛋,怎么会不告诉我那个男人的身边这些女人个个都是身手高超的好手?」
  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鬼无月不敢怠慢,手中的玉杖一伸,在空中急速地画出一道闪光的图案,张开一道透明的防护结界将玉珠的暗之光球拦截在半途上。三颗光球几乎同时撞到了结界上,强光爆出,将室内照得一片雪白。
  两股庞大的能量在空中直接碰撞,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发出意料之中的巨响。
  「波!」
  轻轻的一声之后,四散的劲气在房间里面肆无忌惮的翻腾着,将里面的摆设绞得一塌糊涂,四壁上设计巧妙的灯具全部被打碎,没有开窗的房间顿时一暗,只有从天花板上射下的阳光透过纱幔带给众人一丝朦胧的光明。
  这时候鬼无月才发现虽然房间里充满了可怕的劲气,可是那看上去材质轻薄的纱幔居然纹丝不动,里面两道人影的活动因为阳光照耀的缘故看得甚是清楚,虽然不解他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在做这等事情,可是没有听到本来应该出现的声音,让他更加惊讶。
  「这是……」鬼无月略一思索,就恍然大悟。
  这间房屋的构造让他一见就觉得怪异,现在他明白了,原来这是一间用特殊材料构筑的房子,巧妙的设计使得里面形成一个非常怪异的力场,让其中的任何元气都不能外洩。
  而上面的纱幔也是一件无上的妙品,名叫「天罗宝帐」,刀枪不伤,不惧任何魔法的攻击,是用天蚕冰丝密织后,採用特殊功法泡製后,再加上七道魔法的加护,是防守的最佳器物。但这东西也可以说是最没有用处的一种宝物,因为不可能有人带着这样的纱幔去和别人的打架,唯一的用处就是放在卧室里,保护床上的人不受暗杀偷袭。但如果刺客到了跟前,将这个纱幔一揭开,那就无计可施了。
  所以要费天大的代价製成的天罗宝帐让许多人嘲笑为仅仅是床上用品而已,很少有人真的去做这样一件东西,故鬼无月初见时,也不能认出来。既然如此,那么此行的计划就有了修正的必要。
  所有的想法都在一瞬间掠过心头,鬼无月知道这个地方并不是象尤那亚说的那样,仅仅是一个富豪的别庄,此地的主人也是一个可怕的高人。要完成这次的任务,只有冲到天罗宝帐的跟前,採用直接的攻击。
  但要突破眼前四个女人的阵势,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是于凤舞一个人就可以和自己打个平手了,还有那个暗黑一族的女子,也有着不输自己的实力,再加上最先看出自己的行蹤的那个金髮的丰满美女,而柳琴儿虽然说是最弱的一个,可是现在从她的气势看来,也要比想像中难对付了。
  「噫,那个男人身边的护卫怎么都是一些绝色佳丽呢?真是混蛋加三级,哪里找来的?有这些美女高手在身边,还的确是看着舒服,用着爽心啊!」
  鬼无月的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看来好色男人的无边艳福竟然让他会嫉妒。这也难怪,自诩为美女收藏家的他,深知才艺双绝的女人是稀世珍宝,而现在眼前居然一下子就出现了四个,美丽的外表,高超的身手,平时想见一个都有些难度。
  这时,于凤舞已经和前面的「四阴神」交换了数招。她的双脚立定原地,纹丝不动,白嫩的双手在前面交织成重重的掌影,让「四阴神」的数次强力冲击都无果而返。
  雪亮的刀锋将空气划得支离破碎,发出的尖利破风声让人齿寒,每一刀都好像要把于凤舞劈为两半。可是于凤舞的双掌轻挥,见招拆招,其中蕴含的无上真气就逼得每一刀都只能攻到一半就已经力尽而退。
  一左一右的两刀狠狠攻来,流转于刀锋上的劲气隐约可见,他们已经将刀气练成有如实质,身手足以挤入超一流高手的境地。
  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实力达到魔神级,快要接近天神级的于凤舞。她根本无视几乎裂肤的刀气,一併两指如剑,劲气排空,準确地击中了失去形状的刀身,沉闷的声音响起,两把锋利的倭刀连同握刀的手臂一起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而后面的那两个人根本没有机会向于凤舞递出下一招,因为站在于凤舞边上的辛西雅已经亮出手中的飞电标枪,爆出电芒的枪尖无情的点向他们。
  看到满天的电光闪烁,那两个「四阴神」心中一凛,将刀在身前舞出重重的防护圈,将近身的电光一一斩断。每一次刀气和电芒的交集,都会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舞刀的手臂会轻微的麻痺,胸口也会感到一窒。
  两个人只有接一道电光退一小步,当接完辛西雅的这一轮攻击,他们已经离开于凤舞好几步距离了。
  鬼无月骤然明白过来,这个金髮丰满的女郎就是传说中的女神战士,这个发现让他心中极度的震撼。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可怕的高手,如果自己把「七福神」也带来,那么还可以好好与她们斗一下,现在只有用险招了。
  ※ ※ ※
  下面的动静让软榻上的两个人又是惊讶又是紧张还带着些许的刺激,可现在他们也在紧要关头,根本无法分神旁顾。
  原来叶天龙按照晨月说的,当感到她那玉门内开始蠕动,对自己又吸又夹的时候,马上将自己的心法逆转,顿时发现在紧密湿滑的花径中那股裹蠕夹吸之力强大无比,使得自己体内的真气如决堤的江河,急速的涌进晨月的体内,就是他想停止也是不能。
  晨月的眼中很快现出奇异的光芒,爆出红红的神光,原本雪白近乎透明的娇躯全然变成粉红的颜色,她感到叶天龙身上的真气出乎意料的强大,把她灌得饱饱的,体内各处的脉络都被扫蕩一清,那种空灵的感觉好似升天一般。
  可是她身上的男人却是暗暗叫苦,全身的真气几乎全部出空,还是不能剎住车,这样下去,岂不是自己要被这个病美人吸乾了?
  而且奇怪的是在自己的真气涌入晨月的体内时,在她的密道深处有一股阴寒之至的气流慢慢涌起,顺着他的胯间之物的顶上小口往他的身上蔓延过来,让他感到极为难受。
  此消彼长,叶天龙感到自己的体内已经阴气大盛,完全失去了对心法的控制,他已经不知道到底运了几个周天,反正现在是自己被晨月体内的那股怪异寒流控制了。
  「不好,可能被这个小婊子骗了!」
  感到形势越来越不妙的男人心中马上升起了这样的疑问。
  再看晨月的双脚已经完全恢复原状,秀美的小腿透出粉红的眼色,小巧的天足形状毫无瑕疵,可惜叶天龙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了,他盯着晨月的眼睛,发现那有点妖异的眼神,不禁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我停不下来了?」
  晨月红霞满布的俏脸上浮起了诱人的微笑,这笑容足以让任何男人神魂颠倒,轻轻嘟起红艳艳的檀口,在叶天龙的脸上深情地吻了一下。
  「我亲爱的情人啊,我需要你全部的爱!」
  听出了晨月话中的含义,叶天龙不禁又惊又怒,这个女人的心机好深啊,她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连于凤舞都骗过去了。
  「我绝不会饶恕这样的事!」叶天龙深深地望进晨月的眼睛,「这样做的后果你知道吗?」
  晨月的俏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神情,吐气如兰地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不是这样做,你身上的伤也不会好,而我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那你可以事先说清楚的,为什么要瞒着我?」叶天龙感到自己的下半身有些麻木起来。
  「因为我有些嫉妒凤舞,」晨月突然略显迷茫的神情,「我知道如果把这样的结果告诉凤舞的话,她一定不会同意进行的!」
  叶天龙轻歎了一声,道:「不,你错了!凤舞不是这样的女人!」
  晨月的眼中现出一丝愧色,轻轻说道:「你真的对凤舞这么了解吗?」然后她突然热情无比地说道:「放心吧,你会没事的,而且我愿意在事后嫁给你妻,以我们「鸣玉阁」为嫁妆,全力帮助你成为天下第一人!」
  「我不会娶一个骗了我的女人,」叶天龙淡淡的说道,「就算是再大的嫁妆我也不会要的!」这时空蕩蕩的气海处突然又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将从晨月体内流来的阴寒之气尽数融化。
  晨月的娇躯轻震了一下,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到叶天龙的体内突然传来一道强烈无比的劲气,狂野地冲进自己的体内,这是她没有料到的,顿时将原本给她吸收过来的真气全部冲散。
  「这是怎么回事?」晨月芳心大乱,她突然有了一种情势失控的感觉。
  叶天龙也感到奇怪,怎么晨月体内的真气又开始重新倒流回自己的体内,难道说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让晨月改变了主意?但不管怎么说,失而复得总是件高兴的事。
  而且让他更高兴的是,经过晨月体内的真气好像是被她炼化过一般,比以前更加纯净,更加强大起来。充沛的真气流转在他的四肢,让他产生出一种激扬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