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山道遇敌

时间:2018-01-15
艾司尼亚的法斯特神殿重建工作在火热的进行当中,法斯特神殿在全国各大教区的白袍主教都接到了神殿圣女大祭司的飞鸽传书,半个月之内赶到法斯特西南方的黑门巴城召开会议,商议今后神殿的道路。
  同时传递过去的还有圣女大祭司亲笔手谕,严令法斯特神殿的人员不得和风之神殿的人再行合作,这样的命令无疑说明了之前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神殿的高层和风之神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矛盾,艾司尼亚城中的神殿中枢看来是毁于双方的冲突。
  本来风之神殿和法斯特神殿是合作非常愉快的,他们依靠法斯特神殿在法斯特帝国的庞大潜势力,对帝国的情势了如指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但是一旦和法斯特神殿的人反目成仇,他们便会陷入又聋又瞎的地步。毕竟他们是外来的强龙,很难在法斯特帝国真正扎下根来。
  可以说,叶天龙这一手非常厉害,一下子截断了风之神殿的情报主要来源,现在的风之神殿,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法斯特帝国开展工作了。
  随后,从艾司尼亚的秘密管道还传出了一个让风之神殿为之震惊的消息,他们派往艾司尼亚对付叶天龙的所有高手已经全部被杀,而且叶天龙和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还同时发出格杀勿论的命令。
  一夜之间,风之神殿的人员便似乎完全从法斯特帝国的境内消失了。
  随着法斯特神殿的白袍主教聚集到黑门巴城,原本平静的山城开始喧闹起来。在黑门巴城中到处可以看到行色匆匆的神职人员。
  这个位于法斯特帝国西南高原的山城,背靠着黑门巴山,面前是高原上罕见的肥沃土地,物产相当丰富。因此,虽然黑门巴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并不好,但也拥有了三万四千户,将近三十四万的人口,也算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
  黑门巴城中的居民,都是法斯特神殿的忠实信徒,所有人在成年之前,都会到神殿去修行两年的时间,因此,黑门巴城也被不少人称为「神殿之城」。
  圣女大祭司发出传书之后的第六日,法斯特帝国十七个大教区之中,除了西部的并州教区和禹州教区之外,其他大教区的白袍主教全部抵达了黑门巴城。
  这一下子,黑门巴城中的各大客栈全部爆满了。因为随同白袍主教来的,还有他们的随从护卫,而更多的,还是听到风声从各地赶来的有心人和看热闹的人。
  半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早上,也就是法斯特历五三九年三月十六日,通往黑门巴城的山道来了一辆轻车,没有华丽的装饰,也没有前呼后拥的随从护卫,只有车前的两名随车女骑士和一名车伕。
  车门紧闭,两侧的车窗也是窗帘低垂,外人根本无法看到轻车里面到底坐的是什么人。
  车虽然一般,但拉车的马却是神俊不俗,毛色光亮,身高腿长,在山道上跑起来十分轻鬆。而且这个车伕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剽悍,真像是一个巨人,长长的马鞭在他的手中,好似玩具一般,耍得虎虎生风。
  相对于身材吓人的巨人车伕,随车的两名女骑士就令人赏心悦目了。同样一身天青色的紧身骑装,将她们玲珑曼妙的身材尽露无余,那两条踏着马镫的长腿在黑色马靴和皮裤的衬托下,更显出惊人的修长和秀气。
  只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她们都戴着大大的宽边帽子,帽檐还垂下过下巴的黑色轻纱,完全将她们的头面遮掩起来。
  此外,她们的双手还带着长及肘部的褐色小牛皮手套。可以说,两名女骑士的全身都遮起来了,根本看不到丝毫的肌肤。
  「再有十四里,我们就到黑门巴城了。」巨人车伕的嗓音好似打雷一般,长鞭向前一伸,指向了前面道旁所埋设的路标。
  「很好,小心一点。 」从车里传出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据说,他们已经来了不少的人手。」
  「知道。」巨人车伕的眼中寒光一闪:「如果路上有什么人胆敢捣乱,我一定会打扁他的。」
  「哈哈,你这个家伙,几天没有打架,手就会痒痒的。」
  车里的笑骂声刚刚传出,就见到前面的山嘴对面大踏步出现五个人影,劈面撞上了。
  「他娘的,给我站住!说出你们的身份和来历,不然就给老子滚回去。」
  堵在路中,横握长柄战斧挡住去路的大汉,髒话破口而出。
  这个大汉年约半百,肥头大耳,粗壮如熊,真有九尺高,堵在路中像一座山。手中那把长柄战斧的斧面比寻常的战斧要大上一半,相当沉重,绝不是用来吓唬人的家伙,一斧头劈下去,肯定可以把一匹马裂分,人更不用说了。
  其他四个人,看长相便知不是什么好路数。
  一个乾瘪高瘦,面目阴沉的中年女术士。
  一个中年魔剑师,脸色青灰,眼神凌厉。
  两个中年甲士,像一双红脸黑脸的门神,佩的阔锋剑份量极为沉重,身上穿了一副战士标準的甲衣,胸前的护心镜闪闪发亮,足下的军靴是老牛皮的料,完全是法斯特战士的野战装备。
  四个人分列路左右,盯着逐渐接近的马车,像是要扑上的猛兽。
  「拦路打劫的吗?」
  车到跟前,巨人车伕不慌不忙的拉住马,从驭手的位子上跳下来,脸上有着令人莫测高深的邪笑。
  而跟在马车两边的女骑士更是一副毫不相干的样子,依然高坐在自己的坐骑上,马车里面也没有一点动静。
  「混蛋,你没有听见大爷的话吗?」手持长柄战斧的大汉神气的骂道,手往上扬起,长柄战斧点着对方。
  「马车里面的人全部给老子下来,我们要检查你们的身份。」
  「拿来!」巨人车伕慢慢接近持战斧的大汉,脸上的邪笑惹人反感。
  「什么东西啊?」手持长柄战斧的大汉一时转不过脑筋来,傻傻地问。
  「你们的身份证明啊!」巨人车伕说得理直气壮,同时伸出一只巨掌,向大汉摊开:「你先让我看一下,是不是有资格检查我们的身份。现在的世道不太平,很多小贼都冒充官兵欺骗别人。」
  「长空队长,这个混蛋在戏耍你呢!」那个中年魔剑师突然高声叫道。
  「老子毙了你!」
  这个手持长柄战斧,名叫长空的队长大概是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一类人,只见他不假思索的大吼一声,沉重的战斧猛然劈出,一记横扫千军,势如排山倒海,要一下子把巨人车伕劈成两段。
  巨人车伕的身形与战斧的攻势配合得十分密切,斧到,人便以相等的速度切入中宫疾绕,像是一闪即随斧而逝,转瞬间贴在长空队长的左侧。
  旁人的眼睛一花,巨人车伕已经神乎其神地旋贴在长空队长的身后,两个人几乎是背对背贴上了。
  巨人车伕反手勾住了长空队长的头,巨掌抱牢了他的嘴巴,臀部后挺,右脚闪电般的踹中他的右小腿近膝弯处。
  巨人车伕的身材比起长空队长来,还要高上半个头,他用这种怪招旗鼓相当,而且非常熟练。
  一声狂笑,长空队长丢掉长柄战斧,倒翻而飞,隆然一声暴震,飞出丈外背部着地,像是倒翻了一座山,似乎连地面也下陷震动。
  人影如虚似幻,倏然幻现。
  是那个中年的魔剑师到了,情急抢救同伴,手中的法剑如贯日长虹,直击巨人车伕的胸口,但这并不是主要的攻击,真正致命的还是他捏剑诀的左手,鸟爪似的有骨少肉的大手,五指如钩像鹰爪,随着法剑的攻击光临巨人车伕的脸部。
  如果巨人车伕只注意到法剑的攻击,那么就会被抓中,那样的话,五官铁定一团糟,整个人毁定了。
  但巨人车伕似乎是早料定这些家伙不是善类,不可能逞英雄单打独斗,人随反摔长空队长的同时身形下挫,左手横臂上抬护住头面,身高顿时减低了两倍,高不及三尺。
  让过了虚攻的法剑,侧向魔剑师扭身,右肘来一记顶心肘,身形同时上抬。
  魔剑师的巨爪刚刚抓住巨人车伕的左小臂,觉得像是扣住了一根巨型大烙铁,还来不及转念,胸口猛然一震,身形倒飞而起,飞退两丈外几乎绊倒。
  那两个甲士到了,两把阔锋剑同时都是一记力劈华山,剑风虎虎,见光不见影,两剑快得像闪烁的电光。
  他们快,巨人车伕更快。
  两剑落空,就听到两声沉闷的噗声,巨人车伕的双腿飞剪,每一个人的胁都被一脚扫中。顿时,两个甲士侧冲出丈外,屈膝跪倒。
  变化太快,三人的倒与退似乎在一剎那间鱼贯完成。
  「混蛋!再冲上来!」
  巨人车伕一声沉叱,声震林野,有如雷震。
  那个身形刚刚稳定下来的魔剑师,持剑正向他冲来。而此刻站在原地的那个女术士也开始双手结印。
  空气之中流动着一股奇异的气息,山道上没有风,但却涌动着阵阵乱流,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周边的空气推向女术士的身边。
  衣裾飘动,神秘的乱流在变成旋风,向四周不断扩展。
  「她是月之神殿的人!让我来。」
  车门一掀,一道人影如电掠出,一下子出现在巨人车伕的身边。
  看清楚从车里出来的人的相貌后,那个持剑前冲的魔剑师蓦地站住了脚。
  「叶天龙!他是叶天龙……」
  魔剑师的狂叫声让所有的同伴为之大惊。 现在的叶天龙,已经是法斯特的新任皇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再说,身为皇帝的叶天龙,即使真的是到这个地方了,也应该在身边带着大批的宫廷侍卫,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人呢?
  「很好,你既然认识我,那么你的身份也不会太低的。」
  叶天龙满意的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拍了一下身边巨人车伕的肩头,原本作势扑出的巨人车伕便收势站住了。
  眼中的神色百变,魔剑师转首望了一眼双手结印的女术士,见到对方的脸上也是惊惧夹杂。
  叶天龙不可能只带这么几个人来黑门巴城的,也许现在他的人马已经把这一带全部封锁起来了,只是为什么自己这边没有一丝消息传来呢?
  「现在,你们跪下,把身份和来历全部招出来。」
  叶天龙的声音转厉,天魔圣剑已在他扬手的同时出现,蓄势待发,像把关的天神,虎目中神光似电,扬剑跃然欲动,威风凛凛,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甚至散发出强烈的浓浓妖异杀气,具有强烈的震慑人心威力。
  天魔圣剑的剑身上,幻现吞噬一切的暗黑光华,火红的剑气吞吐闪烁,敢面对这样的一把神器,的确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单手斜举,耀目生花,甚至连天上的阳光都被盖过。 这一剑如果落在人体上,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
  两个甲士吓了一跳,胆气直落,折向斜退至路右。
  在强烈的劲气压迫之下,中年魔剑师倒退了一步,猛的吸了一口气,倏然止步,剑尖下沉三寸,青灰色的脸膛呈现妖异的抽动线条,眼中放射出慑人的幽光,于大太阳下依然显得鬼气沖天,法剑上传出了阵阵的隐隐异鸣,宽阔的青色法袍无风自飘。
  旁边的地上,那个长空队长摇晃着脑袋,挣扎着慢慢爬起来,这一摔几乎是把他的全身骨头都摔散架了,连神志也已经变得有些混乱。
  「他要施展分魂大法了。」
  叶天龙身边突然间多了一道人影,雪白娇艳的玉颜,黑白分明的明眸,黑色的劲装,黑色的长靴,甚至配在腰间的长剑和剑穗也是黑色的,曲线曼妙的她,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奇异的震撼力。
  「对,那个女人还要施展噬魂术,月之神殿秘传的六大绝技。」
  叶天龙中气十足的说道,天魔圣剑一伸,他身上那种妖异的杀气越来越浓烈。
  「分魂大法是暗黑一族的秘技,怎么会在外人的手中出现?」
  听到叶天龙身边的女子说出这话,魔剑师大骇,不敢妄动,气势迅速沉落,脸上妖异的现象僵化了,连嗓音也呈现不稳:「你……你是……玉珠……小姐?」
  「越来越聪明了,你的答案非常正确。 」叶天龙一边嘲笑着对魔剑师说道,一边向前迈步,迫向了那个一直都不发一言的女术士。
  打了一个冷颤,魔剑师也像那两个甲士一样,折向退到了路边。
  双目凸出,眼中神情狂乱,受到叶天龙气势的压迫,女术士蓄势待发的噬魂术终于在一声尖利的喝声之中发出。
  淡淡的黑色圆圈影子在空间之中旋舞,阴流波动,肉眼看不到,但是神意上却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女术士的噬魂术相当有成就,至少已经达到七成的境界。
  「米粒之光,也敢放光。」
  叶天龙冷冷的一笑,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疾伸,火红色的剑气和黑色的影子一接触便发出了波波的轻震声。
  青烟缭绕,大白天也会出现光影朦胧的异象,形如流动的黑色淡烟,不时在剑气下扭曲、聚合、变形、消散,隐约呈现奇奇怪怪的变化多端形状。
  这便是噬魂术造成的异象,一般人根本是无法看到这种情况的,因为要施展噬魂术,就需要用神意驱使自身的元神三魂攻击对手,将对手的元神击溃吞噬,是属于杀人于无形之中的一种绝学。
  但是女术士的这一次攻击,却被天魔圣剑的剑气挡住,根本无法接近叶天龙的身子,更不用说吞噬他的元神。
  光影淡烟,便是女术士的元神三魂在天魔圣剑的强大剑气压制之下,挣扎逃逸的情形。
  「上,碎裂了他!」
  原本萎缩在一边的魔剑师突然间大叫起来,同时举起法剑疾冲,剑身合一,人化为一阵狂风,狂野的冲向叶天龙。
  两个甲士也配合着魔剑师的攻击,从女术士的旁边杀过来,两把阔锋剑散发出青濛濛的光芒,杀气腾腾,势如破山。
  叶天龙发出一声大笑,剑光暴涨,有如惊电贯日,女术士的元神三魂立时烟消云散,化为一道青烟飘散在空气之中。
  身形扭动,火红色的剑气和黑色的剑身急剧闪烁、转动,疾冲而来的魔剑师第一个成为牺牲品,整个人好似节日里的焰火,爆散成团团碎裂的血肉。
  接着是两个甲士,厉叫声中,整整齐齐的被剖开,变成四半。半边身子还再茫然的沖了一步,才扑倒在地,挣扎着,抽搐着。
  出手又快又狠,连叶天龙也不明白自己会有如此的变化,当手中的天魔圣剑挥出的时候,他心中的杀机和恨意会无边的强烈,以至于和他对阵的敌人都没有完整的尸首留下来。
  没有人说话,山道上一片寂静,只有一阵微风吹动树梢,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你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部干掉了啊……」长空队长的脑袋终于清醒了,看到眼前的惨状,他几乎是本能的大叫起来。
  「范铜,我要活口。」长吐了一口气,叶天龙头也不回的对身边的巨人车伕说道,他自己则举步走向了站在前面的女术士。
  丧失了元神三魂的女术士就像是木头人一般站立着,现在的她已经和白癡没有什么区别。
  「主上,让我来问口供吧!」身后的玉珠一步掠上来,对叶天龙说道。
  望了一下暗黑一族的少女,叶天龙停下脚步,点点头,转身往车行去。
  因为没有叶天龙的命令,两个随车的女骑士并没有出手,而是下马守在车门的两边。这时候,她们见到叶天龙走近,便连忙打开了车门。
  堆锦铺缎的车厢里面,还有一位身穿白色法袍的女祭司,她便是法斯特神殿的圣女大祭司左兰心。
  叶天龙这一次带着玉珠、范铜陪同圣女大祭司左兰心前来黑门巴城,目的就是想要藉机完全控制法斯特神殿,实施经过月如和晨月仔细推敲和精心谋划的计划。
  上了暖香流动的车厢,车门在叶天龙的身后关上。
  在软垫上坐下,叶天龙向端坐在一边的神殿圣女大祭司沉声说道:「脱衣,过来服侍。」
  左兰心的脸色虽然立刻转红,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开始脱下自己身上的白色法袍。法袍里面并没有再穿什么,因此,很快她就成了全裸的样子。
  丰隆饱满的香乳,粉红色的乳尖,形状优美,有如初雪一般白皙幼嫩的肌肤,纤细的蜂腰和高耸的下围间形成十分美妙的曲线,浑身散发出一种令人歎息的性感的魅力。
  此刻车厢里的香艳和车外那惨烈的情景,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
  暖香软玉般的娇躯贴上来,叶天龙舒服的喘了一口气。血腥的战斗之后,他的心中就会涌起强烈的慾望,而且这种感觉上的变化越来越明显。
  跪坐在叶天龙的脚前,左兰心开始了非常熟练的口舌侍奉,她的神情专注而认真,即便在身后的车门大开,暗黑一族的少女进来覆命,她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眼前的场景,玉珠已经是见怪不怪,她只是平静的向叶天龙稟报所得的情报。
  「这些人都是暗黑骑士团的,隶属于暗兵队,专为执行特殊任务。
  这一次被派来黑门巴城,是为了法斯特神殿的高层会议。 」
  「哼,跟我们的目标一样啊!」
  叶天龙的眼中掠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同时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左兰心的肩头。
  娇吟了一声,左兰心缓缓的站起身来,白嫩的粉颊绯红,一双明眸之中更是雾气迷漫。从玉珠的方向看过去,可以见到左兰心白皙幼嫩的粉臀上,印着一个黑色的纹章,白玉一般洁莹的臀丘和黑色的奴之徽章,形成了一种妖异的艳丽。
  转身背向叶天龙,左兰心张开一双玉腿,在大腿的根部,是有如幼儿一般光洁无毛的秘处,幼嫩粉质的花唇,甚至迷津里面的果肉,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叶天龙的怀中慢慢坐下去,将布满香津的玉柱缓缓吞没,双颊通红的左兰心伸长了玉颈,娇艳如花的饱满双丸,在酥胸前起伏跌蕩,花瓣一般的樱唇中流出了诱人的呻吟。
  看着眼前的淫靡场面,感觉到叶天龙身上的暗黑气息不断涌出,玉珠的一颗芳心也不免开始有些蕩漾起来,她的粉颊上悄然飞起了两朵艳丽的红云。
  车门上传来了两声轻轻的敲响,接着范铜在外面向叶天龙稟报,那个长空队长已经被他制服了。
  「押在车后,以儆傚尤。」
  范铜按照叶天龙的命令,便将长空队长绑在车后,拖着他前进。
  应该说,这一手相当的有效,潜伏在各处的暗兵队高手,见到长空队长如此的模样,顿时感到阵脚有些乱。
  讯号发出,被不明身份的人打乱了整个计划,而且有队长级的人物落在别人的手中,问题相当麻烦了。主事人只好再另外组织应对之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