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绝色肉欲 第九章 美女撞破了连体鸳鸯

时间:2018-01-13
我灵机一动,忙在她姐姐灵珊耳边低语。
  「花店送来的卡片写送花的人姓周,除了周少爷,你仔细想一想,还有没有认识别的周先生?」
  谢天谢地,金敏没有告诉我周少爷的名字,否则我大摇大摆写上他的大名,岂不是当场穿帮了。
  这时敲门声又响起来,传来灵雨的声音:「姐!你为什么不开门说话?」
  灵珊随口说:「我已经躺上床了,我想休息!」
  门口的高跟鞋声远去,灵珊伸伸舌头。
  姐姐灵珊看我一眼说:「好险!要是让她知道我房间有男人,事情就大了!」
  「你是她姐姐,她还管你?」
  灵珊好像很怕灵雨:「你不知道我住这里是……哎!总之我妹妹很保守,到现在还没有过男人,我跟男朋友闹分手的时候,她问我是不是跟男朋友有过那个……我承认的时候,她把我大骂了一顿,说女人的贞操最重要,除非是结婚嫁人,否则绝不可以跟男人上床。」
  「又说有过男人的女人就不值钱,有条件的男人是不会娶跟别的男人上过床的的女人,拉里拉杂骂得我头晕脑胀,她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能怎么说呢?」
  说着又幽怨的看我一眼,说:「那次之后,我再也不让男人碰我了,没想到今天跟你第一次见面,就……你坏死了!」
  我忙抱住她吻了一下:「这是我们的缘份!我不是跟你玩玩的,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
  灵珊幽幽的说:「我不想听你说,你做给我看……」
  「那她肯定还是处女了。」
  「应该是,但我也不能肯定,她主动不会和男友发生性关係,但那周少爷很色,是否下过迷药姦污过她我也不知道了。」
  「这两天她有点反常,特别兴奋,有一天早上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带胸罩出去」
  我与灵珊在房间内讲悄悄话时,灵雨在客厅中欣赏我胡乱插的花,顺手要拿遥控器关电视时,高跟鞋不小心踩到大理石地面上灵珊来不及擦乾我与她交合流下来的淫液,差点滑了一跤,低头看到地上浓稠的蜜汁,伸手指沾了一点到鼻尖闻了一下,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与灵珊在她房内不敢开灯,灵珊的阴道内还注满了我的阳精,阴毛上也沾满了我俩的淫液,黏呼呼,湿答答的很难受,我裤裆里的阳具上的淫液已经干了,黏在内裤上也不舒服。
  而她们姐妹住的三房两厅格局房子只有灵雨住的那间套房内有浴室,如果灵珊想到浴室沖洗,就必须到外面的浴室,灵珊悄悄将门开了一条缝往外瞧,没想到灵雨站在客厅中接手机讲话,灵珊不敢开门,就将脸贴在门缝上观察灵雨的动静。
  我站在躬身伏在门口偷望的灵珊身后,门缝中漏进来的一线亮光透过她的裙子,隐约看到她裙内赤裸的两条修长迷人的大腿,她脚下的高跟鞋将她丰美的臀部称得翘翘的,看得我才刚消过火的阳具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悄悄的来到她身后,轻轻掀起她及膝的裙摆,她犹专注的由门缝中看着客厅中打电话的妹妹,当我用手扶着大龟头轻触到她的阴唇上时,她猛然一惊,回头说:「你要干……呃!」
  她话没说完,我已经坚挺的阳具已经由她背后刺入她淫液未干仍旧湿滑的阴道内,她闷哼着扭着美臀,想甩脱我已经整根进入她美穴顶住花心的大阳具,扭动转磨着的美臀反而使我的情慾更加高涨。
  我紧抱扶住她的腰部不让她甩脱,挺动小腹,粗壮的阳具在她紧小湿滑的阴道内不停的进出,次次尽根,大龟头也不断的撞击着她的子宫深处的花蕊。肉体再度的结合,刺激得她脸红心跳又不敢叫出声,只是用手掩着自己的嘴唔唔的呻吟。
  她怕被客厅里的妹妹灵雨发现,伸手想关上门,我立即空出一手拉着门不让她完全关上,仍留着约三寸宽的缝隙,这时她已亢奋起来,只好任我摆布,美穴已经被我插得淫液横流,湿滑无比,垫着高跟鞋情不自禁张开了雪白修长的美腿,并且将丰腴的美臀往后顶,迎合着我阳具的挺动抽插。
  我的下体与灵珊紧密的交合,目光却穿过门缝看到在客厅边讲手机边来回走动的灵雨。她还是早上上班时的穿着,粉蓝色丝质圆领衫,黑色套装上衣已经脱下来了,贴身的丝质圆领衫使得她挺秀的双峰呼之欲出。
  下身正面开叉的黑色迷你窄裙,露出她浑圆雪白的修长大腿,不禁使我想起早上与她在拥挤的公车上,两人四腿交缠,我由裤裆中掏出坚挺的阳具插入她窄裙的开叉内,与她激情的顶磨彼此生殖器。
  尤其忆及我用胀硬得要爆炸的大龟头将她的薄纱内裤一起顶入她阴道约半寸,被她未开苞的处女花瓣紧紧的咬住龟头肉冠颈沟,两人激情的厮磨顶撞那一幕……
  不由使我现在插在她姐姐灵珊阴道内的阳具更加粗壮坚挺,柔媚的灵珊这时已经被我插得粗重的呻吟着,胯下修长的美腿不停的抽搐,淫液蜜汁似流水般滴到我俩紧密交合的胯间地面上……。
  我一面挺动下身猛插着她姐姐灵珊的蜜穴,一面看着客厅中走动的妹妹灵雨迷你短裙开叉处不时隐现出细腻光滑的大腿根部,幻想着我的阳具现在已经进入她的迷你短裙开叉内,不再有薄纱内裤的阻挡,一举突破她的处女膜深深的刺入她的花心,坚挺的阳具被她充满淫液蜜汁的处女阴道紧密的夹缠,幻想着她的子宫腔紧咬着我龟头肉冠的颈沟,我挺硬的大龟头猛烈的撞击她的花蕊……。
  这时在我耳中被我猛烈插干的她姐姐激情的呻吟,好像变成了妹妹灵雨的呻吟……。
  在客厅中讲手机的灵雨这时坐了下来,胯间正好对着我望出去的门缝,她迷你裙开叉处露出了她浑圆雪白大腿根部的白色透明的薄纱小内裤,我隐约的看到透明内裤里一丛浓黑的一团……。
  这是多么激情的诱惑,我心跳得更快,亢奋的血液往脑门上冲,额头出汗,下体插着她姐姐灵珊的粗壮阳具像活塞般的急速的抽插她那只被前男友插过三次的紧窄阴道,插得灵珊疯狂的甩动秀髮,把上半身趴伏在墙上,脸贴着墙喘气,手捂着嘴闷哼般的激情呻吟。
  「噗哧!」「噗哧!」「噗哧!」声中,她的阴道被我快速进出的阳具磨擦得发热,淫液蜜汁一波波的涌出,我俩生殖器交合处的胯下地面,已经积了一大滩滴落的淫液蜜汁,灵珊高翘的美臀不停的向后顶撞,迎合着我强猛干着她美穴的阳具……。
  而客厅中讲手机的妹妹灵雨这时又已经斜躺在沙发上,可能在自己家里比较没有顾忌,迷你短裙缩褪到腿根部的高度也不在意,还舒适的张开雪白圆润光滑的大腿。
  哇!我清楚的看到她大腿根部透明小内裤包着的凸起的阴户,隐现的浓黑的阴毛有不少露出了细如绳索的小内裤边缘,看了令人血脉愤张。奇的是她的阴户特别鼓胀,比我干过的女人阴户都要凸起,书上说这种特凸的阴户叫包子穴,是千人中都难得一见的穴中极品,其性特淫,插起来可让人欲仙欲死。
  而此刻灵雨在沙发上斜躺张腿的姿势,好像正在迎接我的抽插……。
  我这时激动的口乾舌燥,火热的心已经快要跳出口腔,脑门沖血,本已够粗壮的阳具在看了妹妹灵雨特别凸起鼓胀的阴户后,奇迹般的暴胀,幻想中我现在猛插狠干的是妹妹灵雨的无上美穴。
  姐姐灵珊对我突然激情的加速抽插,窄小的阴道可能受不了我暴胀的阳具。
  她忍不住大力呻吟叫着:「哦哎~嗯~轻点,你的太大了,把我那里撑开插破了……哎呀~」这时我已形同疯狂,脑海中生理上我是在插着妹妹灵雨的处女极品美穴。我两眼迷濛,双手紧抱着姐姐灵珊光滑细腻的臀部,低头看着暴胀的阳具像活塞般强猛的进出着她已被淫液浸透湿滑紧小的嫩穴,进出的阳具把她的外阴唇花瓣带动得翻进翻出。
  依稀,我胯下干的不是妩媚动人的灵珊,而是冷艳逼人让我心动神驰,日思夜想,一心想干到手的灵雨。
  依稀,在我胯下婉转娇啼呻吟的也由姐姐灵珊变成了妹妹灵雨,我闭上眼,完全陶醉在姦淫妹灵雨的太虚幻境中。
  这时被我阳具插得欲仙欲死的灵珊大叫一声,紧着墙壁混身颤抖,后挺的美臀紧顶着我插到尽根的阳具扭转厮磨,窄小的阴道不断的痉挛,阴道壁上的嫩肉紧紧包夹着我的阳具。
  子宫颈强烈的收缩咬住我大龟头的肉冠颈沟处,一股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不停的喷在我火热的大龟头上,一波波持续不断的高潮使得伏在墙上的灵珊不停的抽搐颤抖,踩着高跟鞋的修长美腿发软的抖动着,身子再也支持不住沿着墙壁滑到地上。
  我粗壮的阳具被她紧缩的美穴紧咬着不放,把我与她紧密相连的下体也带得跟着她下滑贴到地面上,两人下体同时的前后顶撞,强烈的刺激,使她的子宫腔再度猛烈的收缩吸吮。
  我感觉整个大龟头好像被强大的吸力吸入了她的花心,吸得我头皮发麻,再也忍不住,精关一鬆,滚烫浓稠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猛烈的冲入她的花心,烫得灵珊全身发抖。
  她两手向后伸用力抱住我的臀部,呻吟的叫着:「呃~啊~棒……我这辈子没有这么舒服过……用力顶住我,用力干我,用力……」
  少有的舒爽,使我在发射出亿万精子之后,还紧抱着灵珊的臀部,让我们的生殖器密实的贴合,享受着她阴道内蠕动痉挛的嫩肉不停的夹磨,将我最后一滴浓精都吸入她的花心内深处。
  这是我自从高三之时,对我念大学的亲姐姐繫上的系花开了处男的第一炮之后,历经无数美穴,少有插穴插得这么痛快淋漓的一次。
  当我与灵珊一上一下趴伏在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时,只开了一条缝的门被她妹妹灵雨悄悄推开了,光线昏暗中,她看到两个男女一上一下压在一起,女的趴伏在地,男的伏在女的身上,两人赤裸的下体则紧紧的压在一起。
  灵雨下意识的按下电灯开关,房内一亮,出现的是令她脸红心跳的话面,她清楚的看到我的阳具与她姐姐灵珊的阴道仍旧密实的紧紧接合在一起。
  突然光亮的灯光,也惊醒了还陶醉在交合快感中的连体鸳鸯,灵珊惊叫着欲翻身,却推不开压在她身上的我,我抬眼先看到的是一双黑亮的高跟鞋,再抬头看到的是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正面开叉的短裙下露出白腻细嫩的大腿根。
  妹妹灵雨的脸在羞红中透着无比的愤怒,当她看到压在她姐姐身上的男人,竟然是前几天下午及早上在公车上与她耳鬓厮磨,激情的磨擦彼此生殖器的男人时,气得闷哼一声,转身奔入房间,重重的关上房门。
  震惊中我与姐姐灵珊分开了紧密相连在一起的生殖器。
  灵珊哭丧着脸说:「完了!我妹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我一面拉起牛仔裤,一面安慰她说:「你别着急,就说我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她该能理解的……」
  灵珊惶急羞愧的把我向大门口拖去:「你别说了,都是你害了我,你快走……」
  我内疚的说:「灵珊!你听我说……」
  灵珊眼眶含泪,拉开大门:「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给我出去!我被她推到门外,回头还想再说:」你别激动,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话没说完,灵珊已经重重的关上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