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人在深圳 第十六章

时间:2018-01-06
从海边回来,大伙相约七点半共进晚餐。
  在门口说声「呆会见」,各自回房。
  房里有两人,一对俊男美女,一看就知道是一对情侣。男的跟我年纪相若,身高相差无几,高鼻大眼,眼中含笑,英俊帅气的模样,令人油然而生亲切好感;而那女子,淡淡峨眉,脸蛋圆润,瑶鼻小嘴,白晰而又充满弹性的肌肤似乎吹弹欲破,高挑的身材错落有致,淡黄色的衬衣,蓝色的牛仔裤把两辨圆臀撑得紧紧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爆裂开来。跟李佳丽的清纯秀丽不同,她是一种娇艳火热的美。
  恍惚之间,我觉得这美女似曾相识。
  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她冲我盈盈一笑。那帅哥也盯着李佳丽,李佳丽勇敢地迎合着他的目光。
  我们很热情的互致问候,都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看得出,他们对我俩也满怀好感,言语间显出亲切随和。帅哥叫杨楉,是上海办事处的,跟苏萍一样,搞市场销售,女的是他女朋友,也是同事,叫杨阳。
  我暧昧的朝他们笑笑。这动作很熟悉,我记起苏萍下午也是这样对我笑的。
  杨楉看看李佳丽,对我感歎说:「你女朋友真漂亮!」
  我有点得意,看看李佳丽又瞧瞧杨阳,作了一番仔细的端详,礼尚往来的讚道:「我觉得杨阳别緻,有一种迷人的魅力!活泼不失文静、热情不失风度,如今这种女孩可是难觅芳蹤啊!」
  杨阳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暗中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口里忙说:「萧乐你可真会夸人啊!我怎么比得上佳丽呢。你们俩才是最般配的一对,都让我们羡慕死了!」
  李佳丽白净的脸红晕浅现,客气地说:「看杨阳你说的,我才羡慕你们呢,看看你俩,杨楉英俊潇洒,你是美丽动人,要在古代,可是才子佳人呀,我现在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吶!」
  大伙相视一眼,突然间都乐了,哈哈笑成一片,无形中又把距离缩短了一大段。接着谈天说地,已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
  七点十五分,我让李佳丽过去看看苏萍她们是否準备就绪了。然后邀请杨楉两人一块去,杨楉爽快答应了。
  席间,由于下午跟苏萍她们两对已互相有所认识,再见面自是亲切许多,谈话的内容更加广阔,大家畅所欲言,杨楉也热烈加入谈话的行列。
  我发觉年轻英俊的男人对女人一样充满诱惑力!苏萍,章婉华两人有意无意的眼神总在我和杨楉身上逗留,我觉得杨楉应该感觉到了。
  不知道谁起的话题,居然谈到了共产主义。杨楉坚决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他说:「共产主义,最基本的就是要达到共产,才富都公共了,那人活着干什么?创造财富用机器人不是更省吗?这有违人性,违反人类追求自由民主的天性,因此我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他喝口茶,接着说:「再说了,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社会物质资源的极度丰富,而地球上的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这是一道跨不过去的槛。」
  谭海风和吴东不置可否,四位女士倒是觉得新鲜,对于政治,她们一向知之甚少。
  章婉华右手优雅地划过髮梢,春意盎然地看着杨楉,轻启樱唇:「照你这么说,我们多年的教育不就白费了?」
  李佳丽感歎说:「要不是听你这番话,我还对共产主义满怀信心呢!」
  杨阳却有不同意见,说:「我不同意。你们想想,要是共产主义有陶渊明《桃花源记》中那样,我就坚信共产主义能够实现,《桃花源记》中的生活还只是生产力落后时的年代,一比较,那共产主义不就更好了?」
  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我同意杨阳的意见,说:「杨楉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刚才你说的人类追求自由、民主,其实是1798年法国大革命所提出的四个口号中的两个,另外两个是平等、博爱。但是平等、博爱的主张与市场经济的社会分化机制,与主张无情淘汰弱者的社会达尔文机制,是尖锐对立的。因此,在大革命的果实落到资产阶级精英手中之后,四个口号就只剩下两个了。列宁十月革命后曾指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俄罗斯的十月革命,在很多方面正是直接继承了法国大革命的政治遗产。」
  我继续说道:「通常我们所说的共产只是产品的共享,这不是共产主义。实际上,『产』应该是资产、资源。马克思所追求的共产主义,就是指取消资本品(而不是消费品)的私有制,实现地球资源和人文资源的共享,其次是消灭阶级。就如你刚才所说的,人类对理想社会和社会公正的追求不会止息,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制度下人性异化的反抗,所以共产主义运动不会终结。」
  谭海风问我:「你是共产党员?」
  我摇摇头,说:「不是。这些理论是何新在《新国家主义的经济观》中的观点,我恰好读过。就搬弄过来了。」。
  吴东说:「还是你行!我入党可没读过那么多的理论。」
  章婉华对着吴东说:「在你们单位,读不读不都一样吗?」
  苏萍静静地听着,这时插话了:「萧乐,那你认为能实现共产主义?」我没来得及回答,杨阳赶紧插话:「我坚信共产主义能够实现!」
  苏萍又问:「人性可是有很多追求哦!你说共产主义有没有青楼?」。
  我愣住,然后说:「苏萍,这我可不知道了。不过你最好问一问谭海风啊。」
  大伙哈哈大笑,又天南地北的说开了。
  晚上十点过,又是在门口道别,各自两对回到房间。
  泡上一壶茶,我们四人又闲聊了一会。李佳丽第一个沖洗,从浴室出来时身着粉色的短睡衣,下摆仅能裹住臀部,整个大腿袒露无遗,光滑白嫩的身体有一种眩目的美,看起来艳丽逼人。我发现杨楉偷偷的却毫不客气狠盯着李佳丽的胸部,而杨阳眼里却有点妒忌。
  睡觉时,我跟李佳丽平静多了,互相亲吻嘻戏,并排平躺着便把坚硬的阴茎温柔地套入她湿润的阴道,轻抽慢送,完成下午尚未完成的下半场任务。奇怪的是,这回没有了下午的激烈,倒像是两位好朋友在聊天似的,轻鬆自在。
  我拨弄她的乳头,问她:「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李佳丽想想,说:「很奇怪,就好像是好朋友唠家常,没有很冲动的感觉。不过这样挺好啊,我喜欢!」
  我想起了黄建设,有点不安,李佳丽看穿了我的心思,用手抚摸我的脸庞,说:「不想他,我自己愿意和你这样的。」说着挺了挺腰,阴道吞吐着我的阴茎。
  一会,李佳丽幽幽说道:「他有很多女朋友,你知道吗?」她口中着重「女朋友」三个字,我自然知道她言中所指,于是我点点头。李佳丽歎了口气,说:「如今我也不怪他了。我们当秘书的,看起来是很体面,可暗地里不也难免那个事。其中的苦恼又有谁知道呢!」。
  我不解,问:「哪个事?」
  李佳丽翻到我身上,用手把滑出阴道的阳具套入她体内,趴在我身上,柔软的乳房摩擦我的胸部,问我:「你不知道?」
  我微微摇头。
  李佳丽亲亲我,眼神有点迷离看着我,说:「我怕说了你会看不起我。」
  我看着她,捧住她清秀俏丽的脸庞,亲吻她的小嘴,说:「傻话!」。
  李佳丽把耳朵贴近我胸口,听着我的心跳,低声说:「我要能这样永远陪伴你,那多好啊!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已经有了黄静,还会有其他的人,而我……」
  我摩挲她的头髮,没有说话。奇怪的是,这时候我俩下体的器官还紧密结合着。
  李佳丽继续轻声说道:「有时候出席酒会,总会有些人藉机醉倒,要我们照顾,最后就难免那事,你说我们能怎么样?在深圳的地方,当秘书的能有几个例外?你不干了,还有很多人等着呢!……」
  我本想为她说说气愤的话,可想想,我如今不也一样很堕落了,又有何种资格指责别人的不是?我只好用手在她身上柔和抚摸,表达我对她的理解。
  「我跟王经理的事是在半年前发生的,也是这种度假,本来我对自己也算看明白了,可当时黄建设跟别的女人好的事拍成的DV,恰好被我看到,我气愤不过,才跟王经理……」。
  我捧起她的头,吻她,说:「佳丽,别说了。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李佳丽眼睛有点湿润了,说:「我不会缠你的,我也不会嫁给他。我只想尽情享受属于自己的快乐!」
  我抹去她眼角的泪痕,说:「那就来吧,这是我们自己的快乐!」说完,我开始用力的向上挺腰,李佳丽破涕一笑,扭动下体,迎合我的动作。口里羞涩地讚歎:「它真强壮!」
  我问:「喜欢吗?」
  「喜欢!」她由衷说。
  我们再无言语,下体性器官的你来我往就是最好的对话!李佳丽的秀丽容颜泛起红潮,微闭双眼,沉着应战;而我努力的向上冲锋陷阵,阴茎在湿热的通道中进出,不时传来丝丝酥麻的快感。
  「铃铃铃……」,在这时,李佳丽的手机响了。真是的,今天怎么了,老碰到这种事!李佳丽停止工作,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接听。我用心留意,原来是方清清打来的。
  我把李佳丽放倒在床上,分开她双腿,轻轻抽送着。她们聊了几句,不知怎么说到我身上,李佳丽媚眼瞧我,对着电话说:「萧乐呀,他正忙着呢。」是啊,我正忙着呢,忙着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呢!
  电话里传来方清清的声音:「忙什么啊?不会是你们在一起忙吧?」这话暧昧得很。
  李佳丽抛给我一个媚眼,故意压低声音说:「是啊!萧乐他好强哦,你快点过来帮帮忙啦,救命啊!」后面这句「救命」倒是真的,因为我趁她不备,狠狠的给了她几下长传快打。
  方清清轻「啐」一声,骂道:「死佳丽,这种事还能帮忙的啊?」
  在我的猛烈攻击之下,李佳丽呼吸急促了,叫道:「清清,快点来帮忙啊,他太强壮了,啊,我一个人受不了啊……」
  方清清似乎听出点不对了,迟疑的问:「你们真的……真的在忙啊?」。
  李佳丽鼻息咻咻,叫道:「死清清,你到底帮不帮啊?嗯,轻点。」
  方清清犹疑一下说:「不帮!天涯海角呀,你自己救自己啦!」顿了顿说:「好了,你们忙吧,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等她们挂了电话,我猛然想起方清清跟黄静住一起,不由担心起来,自然的,阴茎的进出速度就减缓许多。李佳丽觉察我的异常,用眼神询问我,我说:「方清清跟黄静住一起呀!」
  李佳丽笑了,说:「放心了。要不是在天涯海角,她还会来救我呢!」
  我摇头,心里弄不明白,问:「这种事她能来帮你?」
  李佳丽诡诈的看我,说:「要是别人,她不会来帮忙。可要是咱们的萧乐哥哥,就很有可能了哦。」
  我一头雾水,但还是赶紧澄清说:「我跟她可没发生什么啊?」
  李佳丽说:「可黄静跟她有什么啊,要知道,女人可是把什么事都告诉闺中密友的。何况你还曾在清清面前一丝不挂呢,这些事,不但我知道,杨柳也都知道了。」
  我忙辩白说:「那刚好是个意外,我可不是有意的。」
  李佳丽说:「不管你是有意无意,就都算是有意的。」我真是冤啊!上帝啊,看吧,这就是女人!
  我想起了报纸上一段形象的话:什么是世界上最快的传播手段?——电视;电话;网络;告诉女人!
  一提到杨柳,我立刻想到了杨阳,难怪我对她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细细对比,原来她们真有点相似。我问李佳丽:「杨阳是不是跟杨柳有点像?」
  李佳丽说:「是啊,下午我就觉得她们有点像,明天问问杨柳,她是不是有个妹妹来着?」
  在我们说话的时间里,隔间断断续续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清晰入耳。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回事,听得出,杨楉跟杨阳做得正激烈呢。李佳丽感歎道:「杨阳可真尽兴!」
  我挺动腰桿子,说:「我们也来尽兴,把他们比下去。」
  李佳丽含羞一笑,说:「那我可要尽情的叫喊了。」
  我说:「我要让你尽情地歌唱!」
  于是一场性爱的长跑开始了,我不再怜香惜玉,在李佳丽身上纵马奔驰,践踏着她美丽的芳草地。而李佳丽也在激烈的撞击中呻吟吶喊,尽情地宣洩自己的快乐,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似乎在跟杨阳比赛似的,把隔间的声音全压下去了。到后来,隔间安静了,李佳丽的叫声更是动人心魄,我想,杨楉俩别想睡个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