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陪老闆应酬被公干

时间:2018-01-12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觉得自己好淫蕩.好喜欢爱爱..我叫嘉珍.今年21岁.高职毕业后.就到机械工厂实习会计工作.那年才17岁..我外表长的算还好.不算漂亮.身材也是一般.不过咪咪小了一点.才31B+.矮矮的才155CM.42公斤!
不过年轻就是本钱.加上铁工厂里都是年纪大的大叔.他们对我还算蛮照顾的!
经常的说玩笑.甚至还有几个经常跟我说黄色笑话.不过还好.没人对我动手动脚!
老闆是个不算是中年的男人.38岁.高高帅帅的.听他说他也没读书.初中毕业就到工厂打工实习.都是靠苦力拼来的!
我们是做太阳眼镜的加工机器.老闆多半都是在外.很少在公司里.办公识就只有我跟一个31岁的大姐.她叫淑美.是公司的总会计兼採购兼仓管.因为业务太多.老闆才请我来帮她分担业务!
淑美姐姐人很好.很亲切的教我.不过她很少提起老闆的事.也对.公司的职员问那么多干麻!
那一年年底尾牙.公司上上下下加起来四五十个员工.加上厂商.办了二十几桌.好热闹.大家都喝的很开心.几个平日常跟我开玩笑的大叔都喝的差不多醉了..我看着老闆端着杯子到处敬酒.那种气势让我看的好陶醉.好有男子气概!
他豪迈的跟厂商喝酒喊拳.招呼客人.可是.我就是看不到老闆娘..隔天上班.我不禁的问淑美姐:姐.昨天那么热闹.怎么没看到老闆娘啊?淑美:老闆娘?哪来的老闆娘?老闆又没结婚..我说:不是吧?他那么帅.又事业有成.怎么可能没结婚?淑美:嘉珍.妳还小不懂的事很多.他那么风流.谁肯嫁他啊.人不要看外表.对了.妳帮我把打卡表拿进来.我要算薪资跟年终!
我点了头出去打卡钟那拿打卡表.一边想着:他那样子会风流吗?要过年了.大家把工厂整理好.等着老闆验收.发了年终奖金.大伙开心的要回家过年.淑美姐先走了.只剩几个老员工跟老闆在厂里谈着事.看他们说的好开心.不知道说什么!
我关了办公室的门.正要离开.他们看到我.突然都不说了!
我朝着他们笑了笑.正要离开.老王大叔叫住我!
他算厂里的资深元老.听说是离婚了.47岁.平常还蛮照顾我.只是感觉他有点色色的!
老王:嘉珍.要下班了啊?过年去哪玩?我说:王叔.新年快乐呦!
我啊.还没计划呢.可能回乡下老家陪奶奶吧!
我是个被爸妈遗弃的小孩.6岁爸妈就离婚.妈妈去了台北.爸爸在台中工作没空照顾我.就把我丢回台南老家跟奶奶一起相依为命!
一丢就是十几年.后来我才知道爸又在台中跟个女人.还生了两个弟弟..我就陪奶奶在下营的老家.直到我读完商专.才到新营的机械厂上班.自己跟两个同学租雅房过生活!
老闆朝着我看了看:怎么不是陪爸妈而是陪奶奶?我低着头:我爸妈都不要我了.我跟奶奶生活了十几年了!
老王:嘿嘿∼老闆说带我们去唱歌∼妳要不要一起去?老闆挥着手叫他别乱说:死王仔.企酒家哪能带她去?她还没满十八耶.你傻了欧?我瞪大眼:酒家?那种有女生坐檯的吗?我没见过耶.哈哈.好啊.我也去!
谁说我没满十八?上个月就满了.我打算用年终奖金学开车呢!
我说着从皮包里拿身份证给他们看..老闆:干!
死王ㄟ.王小姐.妳真要跟我们去?!
不要后悔欧!
我说:叫我嘉珍就好了.后悔什么?你们会吃了我吗?老闆看了看我要看了老王他们.笑着摇着头:走走走.一起去!
我们五个人一台车.开到快到嘉义水上.转到一条小路.进了一家叫瑷琳娜KTV”的.我一看.那哪是什么KTV??我们走了进去.里头昏暗昏暗的.气氛有点吓人!
走进一间包厢.里头没有沙发.就一张大圆桌.里头已经座了八九个人.四个是那天尾牙都有来过公司的厂商客户老闆.他们旁边都坐着浓妆豔抹的..阿姨!
说阿姨好听点.有点像我奶奶的年纪了!
老闆一进门就被他们亏.直说他迟到原来是带幼齿的.那边的粗牙的坐不惯了.老闆直抓着头说不是那样.是我自己要来见识一下的!
一开场就是一阵笑声..我看他们好像有点彆扭.笑着说:陈董.那天尾牙我们见过的啊.我是会计小妹.你忘了啊?我是刚下班没事.我也没来过.来长见识的!
陈董:啊∼丢吼!
我以为进辉阿到哪里找的幼齿的.原来是私家货!
一旁的阿姨跟着帮腔:徐董ㄟ有新货.难怪好一阵子都不来..老闆端起酒杯敬了大家:不要乱说.那是良家的..一旁叫秀卿的阿姨陪敬他:她是良家的.阿我难道是公家的?你呦.没良心.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你看.你那么久没摸.人家奶子都消了!
边说边挺着胸前的咪咪.样子好淫蕩.嘴里说的全是淫秽不堪的话.我心里想:难道他们男人都爱这种的?那么老的也好?”一旁的老王拉着一张椅子让我坐下.接着就搂着一旁的老女人打情骂俏去了..我呆在那也不知道要干什么.见身旁一对对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打情骂俏.喝酒喊拳.我托着下巴看着他们玩..一旁的老闆笑着说:王小姐.妳见识到了.这就酒家文化.来这里都是这样的.来了就玩的开心点.妳喝不喝酒?不喝酒我让她们拿饮料!
陈董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搭着我的肩:喝什么饮料?不是要来见识吗?要见识就是要学.ㄟ.什么都要学.第一件事就是学喝酒!
于是众人妳一句我一句的开始起鬨.我慌的看着老闆..老闆笑着帮我解围:麦啦!
陈董ㄟ.还小女孩.这杯我代喝!
说着举起杯子一乾而尽!
陈董:辉啊!
我又不是要灌她.你能挡几杯?来是要开心.王小姐.这样.妳把这杯乾了..接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千元钞票.数了五千放在盘子上.然后把杯子压在钞票上面笑着说:王小姐.这也是酒家文化.这叫颁奖!
就是妳把杯子端起来喝掉.然后把盘子里的奖品拿走.规矩就是人家颁妳奖不可以拒绝.那是很不礼貌的!
老王:陈董ㄟ.一出手就5000?破坏行情.都麻是一百一百的.你这样叫我以后怎么玩?老王旁边的白雪:陈董ㄟ.我喝.一张就好!
说着又是妳一句我一句的像菜市场一样.我朝老闆看去.他摇着头苦笑着..我牙一咬站了起来端起了杯子:喝就喝!
学着老闆一口就要乾掉.高梁的味道呛的我差点吐了出来.第一口就喝不下去.我呛的眼泪都飙出来了..老闆疼惜着我拿过我的杯子:陈董ㄟ.这纯的ㄋ!
”陈董抓抓头髮然后骂他旁边的女人:干你娘.我叫妳倒醇的吗?醇的怎么喝.整人欧?换一杯!
那个阿姨陪笑着又倒了一杯把我盘子上的那杯换掉..我硬着头皮举起杯.不过刚刚被呛到的味道我还心有余悸.小心的先把杯子拿来鼻子上闻了闻.还好.味道没那么重!
接着学着老闆一口把杯子的酒倒进嘴里..喝完一直咳!
陈董拍着手比着大拇指:讚!
好气魄.进辉啊.这以后一定是你的好帮手!
冲着妳这一杯.明年度的单.全下给你!
...后面的我都听不到.那杯酒我一下肚就觉得肚子好热.好想吐.头好晕.于是我”咚的一声.倒地不起..当我再醒来.人已经在工厂里.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老闆正拿着拖把拖地.我低头一看.惨了.我吐的一身都是.还让老闆帮我拖地.这下糟了.我肯定会被炒鱿鱼的!
我急忙的爬起身.可是头昏脑涨的晕头转向.又跌回沙发上.好一会才回过神.老闆已经忙完了.累的瘫在他的椅子上休息..我羞愧的说:老∼老闆∼对∼对不起∼我∼我知道我错了∼你∼你炒我鱿鱼吧∼呜呜呜∼我以为他会生气发飙的.想说低着头给人骂.骂完了好滚蛋走人!
没想到他居然笑了.他笑着跟我:哈哈.王小姐.妳帮了公司很大的忙.我赏妳都来不及.怎么捨得叫妳走!
”我比着自己:我?我不知道.喝醉了.还∼还吐了∼吐的办公室让∼让老闆整理∼呜呜∼我自己吐的我自己弄啊∼怎么可以让老闆帮我收拾!
老闆笑着:呵呵.没事的!
妳不知道.敬妳酒的陈董是邑东贸易”的董事长.他对妳的气魄很讚赏.他还以为妳是装的不会喝酒.没想到妳真的不会喝酒.还是硬着头皮把酒灌完.他本来还要敬妳第二杯.没想到妳一下子就咚”一声的倒在地上.他笑着称讚妳有胆识.还决定把明年度的订单多三成给我们做.妳知道三成是多少吗?将近二千万..那.这是陈董给妳的5000奖金.我再多给妳一万当分红..我没想到.就那一杯酒.我就帮公司多争取了二千万的订单!
我低着头很不好意思..老闆:对了.我看我叫妳嘉珍好了.不用王小姐王小姐的叫!
嘉珍.妳说妳年终要拿去学开车?要不这样.妳来当我的秘书.妳学开车的学费我来出.以后就陪着我.我应酬喝醉了.妳来帮我开车!
好不好?我开心的说:真的吗?可是.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怕.怕把事情搞砸了就对不起老闆了!
老闆:对了!
妳不是说要回奶奶家吗?晚了.我送妳回去吧!
我吐的一身髒兮兮的.哪敢坐阿么高级的轿车.等等给人弄髒了.我哪赔的起!
我推托了几句.急忙的拎着包包跑去牵车.不敢回头的赶紧骑回宿舍!
一回到宿舍赶快把一身的髒衣服脱掉.沖了个热水澡.正要躺到我舒服的床.我的手机居然响了.而且还是老闆打来的..老闆:嘉珍.顺利到家了吧?我羞着”嗯的一声..老闆:妳要回奶奶家.我送妳去吧!
我说:老∼老闆∼不∼不用了!
我骑车回去就好.下营不是很远..老闆:我知道啊.因为我正巧要过去.快.我在楼下等妳!
我惊慌的打开窗帘.老闆的车正在楼下.我啊”的一声..老闆:别怕.我不是有意跟蹤妳.是看妳骑车摇摇晃晃的不放心才跟着妳后面.放心.我不知道妳住哪栋几楼.下来吧.陈董说妳要是醒了看妳要不要一起去呢!
我疑惑的说:陈董?他们还没回去?老闆笑着:哪那么快.钰嘉的老闆请他去酒店喝酒.他硬要拉我去麻豆.顺路.我就送送妳!
我硬着头皮换了一套衣服下楼上了车.我想都不敢想我有机会坐着宾士的S350.像个乡下土包子一样.老闆朝我笑了笑:怎么样?还敢去吗?我拍了胸脯:去就去.大不了再醉一次!
老闆哈哈大笑:哈哈∼好∼我们走!
油门一加.车子就像飞出去一般的冲了起来..车子一路上一直飞.因为开的很快.时速都1百78在飞.一下子就飞过了麻豆.我本来想不是去麻豆吗?怎么还不停.车子一直开.直到过了善化还不停.我开口:老闆.不是去麻豆吗?老闆:刚刚陈董不是打电话来说改去台南五期吗?我还问妳有没确定要去的!
我抓着头回想真的有.抓了抓头髮不好意思的说:我还在醉.不是很清醒.嘻嘻嘻!
车子开到台南五期的一家好大的舞厅.我们走了进去.这的小姐就够水準.中午那些欧巴桑差远了!
陈董他们在里面的VIP包厢.好大.三四十个人都坐的下!
里头十几个老闆叫了二十几个小姐陪酒.陈董看到我.又开始亏我了..陈董:嘿嘿∼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还OK吧?下午的酒该醒了.哪有人醉那么久.怎么出来混?我嘟着嘴:我又不像你们职业喝的.这么厉害.中午喝到现在还在喝?陈董:呵呵.王小姐.酒量是练出来的.妳有好酒胆.妳满18了没啊?我笑着说:陈董.叫我嘉珍啦.别王小姐王小姐的叫.感觉好生疏!
下午真丢脸.还吐了一地.羞死人了!
陈董:哈哈.喝酒谁不会醉?不醉还喝干麻?来来来.我帮妳介绍这几个大老闆!
陈董叫我端着酒杯.一一的带我认识那些老闆们.还好.他们晚上喝威士忌.没那么辣口.他跟我说那瓶酒叫皇家礼砲.很醇.也没人要我乾杯了.我敬了一轮酒.喝了一杯.还ok!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开始渐渐的放浪了起来.跟着大伙唱歌喝酒.陈董直夸我.叫老闆别让我当会计小妹了.叫老闆升我当祕书.还说以后吃饭喝酒要有我陪..老闆笑着:还用你说.我刚就跟她说了.过完年开工我就提升她当我祕书!
我挥着手:不好吧!
我什么都不懂.万一搞砸了老闆的生意.我哪赔的起!
陈董:吃饭喝酒总会吧?当我们的祕书最简单了.要敢玩.敢喝.帮老闆应酬客人.就这么简单.谁我都不要.就要妳!
进辉阿.听到没?老闆:嘉珍.妳看陈董多赏识妳.没问题的.我们的应酬就是喝喝酒.打打球.打打牌..陈董:哈哈∼三不五时打打砲.妳家的进辉阿不够力的话.妳帮忙推..哈哈哈∼我傻傻的:打打砲?帮忙推?你们还当兵吗?陈董:不是吧?妳别跟我说妳还是处女.少装了!
我红着脸:陈董.你坏死了.原来你说的是那个.我不知道.只是听..听厂里的叔叔伯伯说过.我..我..人家还没试过..陈董瞪大眼:我铐!
不是吧?真是处女?这年头到哪去找?他伸手搂着身边的小妞:喂∼查某∼妳几岁被干过?”小妞也不害羞:国中吧!
我瞪大眼:哇塞!
妳们真开放.我.我都不敢想!
这时差不多六七分酒意了.连说话胆子都大了..那个叫雪儿的更大胆:我国中的时候还是班上的班花耶.想上我的人当然多呀.处女?那是条件不好的代名词!
她居然暗示说我条件不好..我红着脸:谁说的.我.我是怕.谁说我没人追?只是∼只是∼雪儿搂着我:我不是说妳没人追.是妳不敢.妳不知道做爱很爽的.嚐过一次妳就会爱上那种滋味.是不是啊?嘉珍啊.姐姐跟妳说.这些男人最坏了.他们为什么都想要处女?因为处女没经验.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够不够力.很多女生啊.连高潮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过了一辈子..陈董:妳娘勒.妳是暗示说08不够力?阿贺啊.叫妈咪来.这个我今晚包了.08非要妳嚐嚐老子的厉害!
哈哈哈..雪儿搂着陈董:陈董ㄟ.你要包人家出钟吗?人家要红包呦!
陈董:灾啦∼跟着我会亏待妳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点了一万塞进她的胸罩里.她乐的吻着陈董.陈董拍了她屁股叫她去换衣服!
我睁大眼想着:一万?这么好赚?我一个月上班才一万五..陈董:你们一人挑一个.走了走了.换地方吃宵夜!
叫买单..钰嘉的老闆坚持他要买单.陈董叫他们在场的男生都挑一个带走..老闆抓着头:你们带啦.我等等还得送她回新营耶!
陈董:勒疯逆.喝这么多了还开车?别回去了.大不了多开一间房.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天都不准回去.干.进辉啊.你没某没猴.惊三小?一旁的几个老闆跟着一起起鬨着.老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望着我..我红着脸说:老闆.别扫陈董的兴.晚点我自己坐车回去.行的.你好好陪陈董玩的开心点!
陈董带的六七分醉意:不行.都不准走.妳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到哪坐车?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过意的去?
留着.今晚我开一间房间给妳睡.明天.明天再回去.听到没?走.再去喝..我看他有点生气了.只好点头答应..都半夜三点多了.还到哪喝?五台车在台南逛了两三圈找不到地方喝.于是意兴阑珊的开到汽车旅馆里.陈董拿了十间房间.分配给大家.他应该是醉了.居然把我跟老闆分在同一间.他不是说要另外开一间给我吗?我看着老闆.他也被灌醉了躺在后座呼呼大睡着..他们帮我们把车开进房里.两三个人帮着我合力将老闆扛到床上.他们就走了..阿我怎么办?我只好硬着头皮.先到浴室里沖个澡.
其实我早也八九分醉了.沖完澡实在是撑不住了.于是我也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没多久.我感觉到一只大手正朝我胸口胯过来罩着.我微微的睁眼.原来是老闆醉的翻过身.正好一只手压过我胸前.我推了几下.可是推不开.于是我也不管了.继续睡我的..
耳边不停的传来秀∼秀美∼秀美∼”的呼声.老闆醉的不醒人事的轻唤着秀美”的名子.应该是他的恋人吧!
于是我又闭上眼.接着一阵阵舒服的感觉.让我全身无力的触觉.他的大手正伸进我胸罩里.轻轻的摸着我的小咪咪.两根手指头夹着我的小奶头轻轻的揉搓着.我舒服的说不出话..接着两胯间觉得有东西在滑动着.他的一只手正朝着我胯间不停的轻摸着.我吓的醒来.却是推不开他.我也醉的一蹋胡涂使不上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裙子里的内裤被脱了.他翻过身压着我.好重.身上好浓的酒味.我正被那酒味呛的隐隐做呕.突然两腿被他顶开.接着下身丫丫的地方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我痛的几乎从酒醉中醒来.在他耳边喊:痛.好痛啊∼我眼泪直流的闭着眼..这一叫把老闆叫的醒来.他慌张的看着我:啊∼秀美∼秀∼∼啊∼嘉∼嘉珍?怎么会∼怎么会是妳?他也惊醒了过来.赶忙翻过身..我痛的流着眼泪.老闆懊脑的直拍着脑后.我低头看着胯间的处女红还有被单上的点点血迹.说不出话..我的处女.被老闆给破了!
我们都不敢看对方.房里沉闷了好久.终于老闆先开了口:珍∼嘉∼嘉珍∼对∼对不起∼我喝多了∼我∼我以为∼以为∼我抱着膝盖低头啜泣着:你以为我是你的秀美..老闆苦笑着:哎∼秀美∼秀美∼没用的∼她不会回来我身边了∼我∼我很抱歉∼我∼我不知道会这∼会这样∼怎∼怎么我会在妳房里∼我∼我真该死∼我怎么可以对妳∼对妳∼哎∼我∼我∼我能怎么补偿妳∼他低着头猛搥自己的脑袋.跟他平时意气风发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抬起头:算了.发生都发生了.怎么补偿?难道可以补回来吗?秀∼秀美是你老婆吗?老闆摇着头:不是.我又没结婚.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很相爱.可是.可是她的家人嫌弃我.看不起我这种穷人家.硬把她嫁到台北.拆散我们.所以我这辈子也不打算娶了..他把他们相恋到被拆散的过程跟我说.我想不到他那么风流潇洒的一个人.居然有那段过去..一向坚强果敢的他.居然也抱着头流泪..这回换成是我安慰着他.天地倒转了!
是我被迷姦的.我还得换过来安慰他..我轻声的抚着他的背:老∼老闆∼别这样∼你年轻又有钱∼大把女生喜欢你的∼你别哭啊∼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闆:别再叫老闆了.叫我进辉!
嘉∼嘉珍∼我对不起妳∼妳∼妳的处女居然毁在我手里∼我∼我∼我∼很想说我对妳负责.可是∼可是∼我心里放不下..我只好说:我又没要你负责!
发生都发生了.她们还说做爱很舒服.谁说的.痛死我了!
老闆苦笑着:那是一开始妳处女膜破身的时候会痛.再来就不会了!
我说:老闆.你好像很懂的样子?你跟秀美姐两个人做过?老闆:叫进辉!
是啊.那时我们两才15∼6岁.两个人糊里糊涂的将身体交给了对方.相互的承诺要相爱一辈子..我瞪大眼:十∼十∼十五岁?老闆点头:嗯!
是啊.她很漂亮.村里好多人追她.可是她只锺爱穷小子我.我们在她家的工寮..我说:哇塞!
你们真够大胆的.我到18岁才∼才∼才∼老闆摇摇头:妳那个不算!
妳还没真的试过当女生的快乐.来.既然都发生了.我们就把该做的做完..他温柔的过来搂着我.把我放倒在床上.轻轻的将我身上的洋装脱掉.我只剩一件胸罩罩着小咪咪.他低着头开始吻我的身体.酥酥麻麻的.不过说不出来的舒服.我还有五六分的酒意.迷迷糊糊的就任他的嘴唇在我身上放肆..我享受着他的吻.慢慢的觉得阴道里湿滑了起来.当他的手指挑进阴道里.他笑着说:嘉珍.想不到妳的淫水这么多.这么湿..随着他的指尖不住的伸入.快感越来越强.我不自禁的张口呻吟了起来..我哼着:嗯∼嗯∼噢∼老∼老∼老闆∼人家好∼好难受∼空蕩蕩的∼好空虚∼好难过∼怎么办∼好空∼难受∼又有点痒∼我迷迷糊糊的呻吟着老闆:嘉珍∼闭上眼∼我来了!
突然胯间一阵顶进的充实感.他的东西撑进阴道里.整个塞满阴道.搔痒空虚的感觉没了.一种饱实感觉.我不禁的伸手撑着他正压下的宽厚肩膀.轻声的哼了一声”噢∼他低着头吻着我的额头:珍.适应好了吗?我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闭着眼感受着阴道里的触觉.他的东西正缓缓的抽动插入.热热硬硬的肉棒磨擦着湿滑的肉肉.那种感觉.好舒服.
好舒服.难怪她们说做爱很爽.真的很爽.随着他抽干我的速度不住的加快.快感也越来越激烈.我被他干的无法思考.双腿使不上力的大开任他的肉棒在我胯间深处肆意的插干.我情不自禁的也开始随着他的动作放声浪吟着..止不住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脑子.
忽然间他猛地抽出插在阴道里的肉棒.然后在我肚皮上一阵阵热热的喷滴了几下.乳白色的精液就喷射在我肚子上..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我张着腿开着眼凝视着床上的天花板.回想着刚刚的滋味.好舒服.好爽.好爽.尤其是肉棒在湿滑的阴道里狂速的运动.我极力的要抓着他干我的节奏.可是速度实在太快.我爽的差点尿都溢出来..他低下头吻着我的唇:珍.觉得怎么样?我搂着他的脖子激吻着:好爽.我到现在才知道当女人这么好.原来.原来.做爱是那么的舒服..老闆:珍!
原谅我不能给妳任何的承诺.妳要什么.只要我做的到的我一定做到!
我吻着他:我不要以承诺.更不要你负什么责.我只要∼我只要∼只要∼只要你再干我一次!
我守了18年的贞操.一旦被开发了情慾.就如溃堤般的一发不可收拾.那种感觉好舒服.为什么我以前一直没嚐到..他微笑着.又将他的肉棒塞进我湿淋淋的阴道里.我们又激情的干了一次..直到他第二次又在我肚子上射精.不过已经稀的跟上次不一样..他喘嘘嘘的翻过身.我意犹未尽的侧翻过身搂着他.吻着他的脖子:老闆∼人家好∼好舒服∼好舒服∼我∼我不要你为我负责∼只要∼只要你∼只要你的爱∼我们∼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吗?老闆回吻着我:要不是看到床单的处女红.还真想不到妳这只放浪的小猫一个钟头前还是个处女.我背上都被妳抓出血痕了!
我惊讶的瞧着他的背后.回想着刚刚狂野的放浪.低着头害羞的说不出话..他背上被我抓了数十条的红红的爪印..老闆吻着我的脸颊:以后妳就跟着我.我虽然不会娶妳.可是我会照顾妳.跟着我.我吃什么都有妳的份!
俩人相拥着累的睡着.再醒来时已经天亮.十点多了.陈董打电话来叫我们退房吃午餐了..我起了床梳洗了一阵后.看老闆躺在床上.肉棒还硬挺挺的.有了第一次的肌肤之亲.我也对他没那个戒心.开始会对他开玩笑了起来..我趴在床上用手指头玩弄着他的肉棒.逗的他又冲动的把我翻过身压了上来.又干了一砲!
退了房.我亲密的挽着老闆的手臂.我们把车开出房间.他们正等着.陈董见我们俩从房里出来.调笑着:喂∼进辉啊∼想不到你∼嘿嘿!
我朝着他扮了鬼脸:陈董.都你害的.说要开一间给人家都没有.害人家.人家.人家.呜呜呜..陈董:啊∼哭爸!
我喝醉了忘了.哈哈∼进辉阿∼真的在室的?老闆苦笑着点了点头:陈董ㄟ.我被你给害惨了.这下看我怎么跟人交待!
陈董:哈哈∼妳没看她一脸发春样∼还交代个屁?喂∼小姑娘∼爽到了吼∼干∼早知道我昨晚就跟妳睡∼哈哈∼在室ㄟ∼哈哈∼我给他调笑的涨红着脸.翻过身要伸手搥他..陈董身边的白雪摀着嘴笑着:小妹妹∼我没骗妳吧?看妳一脸幸福的样子.嘿嘿∼辉哥肯定很够力.辉哥.人家也好想试试!
小妹妹∼昨晚来了几次?我害羞的伸出小手比了个3..白雪:哇塞!
高潮了3次?我羞红了脸比了个5说:干了3次.高潮来了5..”白雪:哎!
我才2次..一张怨妇脸哀怨的说..陈董:干妳娘的.妳昨晚还干的不够吗?妳这只小骚猫.餵不饱的啊?甚么才2次..白雪搂着陈董的手臂:我是说才干了2次.高潮了....不跟你说..嘻嘻嘻陈董嘟嚷着:干2次.1次5000.妳他妈的真好赚.5000我得卖多少眼镜.妳脚开开的就轻鬆赚到了.妈的.我亏大了!
白雪撒娇的说:不够啊∼不然再来呀∼谁怕谁?我们说聊边笑着到了海鲜餐厅.吃了一顿.大家才分开.下午.本来老闆要开着车送我回下营.我想了想还是不要.于是老闆送我回宿舍.刚嚐过性爱的甜头让我意犹未尽.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的.回到宿舍前.我依依不捨的看着他开车离去.回味着昨夜的荒唐激情..回到宿舍里.我还回味着那种感觉.不禁伸手摸着下体.下面好湿.好热.我把手指伸到鼻子.那湿滑黏稠的液体.
一股骚味.原来那就是他们说的淫水.我不禁学着他将手指轻轻的伸进阴道里插弄着.好爽.不过还是没有那种鸡巴抽干的激烈快感..我不禁羞红着脸暗骂自己:我怎么这么淫蕩?可是还是情不自禁的将手指不停的摸挖着阴道.幻想着老闆粗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
他热硬的鸡巴正猛力的插干着我湿滑的阴道肉壁.我躺在床受手淫着.直到高潮来了.我洩了身.抖了几下寒颤..我惨了.我变的好淫蕩..我骑着小绵羊回到老家.陪奶奶过了年.年初5开工了..
我照正常的时间到了公司.看到老闆我头都低低的.他的态度也转变很大.会逗着我说笑.就跟他去酒家跟阿姨们开玩笑般.那天他就跟淑美姐说要再找个助手给她.我的职务变成他的私人助理.人家淑美姐一看就知道我肯定是跟老闆有一腿了..那天中午.老闆跟淑美姐交待叫她登报找人.说他下午有春酒要喝.叫我跟着他去.淑美姐笑着:你别把人家小女生教坏了.说.你是不是搞上人家了?老闆不好意思的搔着头髮.没承认也不否认.吹着口哨拉着我出去..他先带着我到汽车的驾驶训练班帮我报了名.交了钱.办好了学习证.他还记得我要学车!
办完学车的手续.离晚上喝春酒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于是他又拉着我到汽车旅馆.好好享受一下干我的滋味.我也被干的好舒服..直到时间到了还捨不得走..有了一次当然就有第二次.我就经常的陪着老闆去应酬.就算没应酬也是经常趁上班时间俩人偷溜去开房间.我爱上了那种感觉.有时甚至是我主动的邀他.两人不时的在厂里眉来眼去的.大家都亏我说我快当老闆娘了.可是说真的.我并不想当老闆娘.我只是喜欢那种做爱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