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八章 调戏歌星

时间:2018-01-12
8月10日是週五,上午我和赵志在飞龙厂部对上半年的财务进行了一个核算。「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虽然心里早知道生命原液产销两旺、形势喜人,但任谁也没想到会好到这个程度。一算帐,今年上半年总计出货达到9000多万,真金白银现金回款都有近7000万,毛利则几乎达到3000万左右,而且发展势头正如锦上添花、火上烹油一样火爆,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龙腾(飞龙)公司有史以来最好的。
  当赵大哥和我坐在一起看着财务报表最后的统计数字时,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当然,钱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的。面对这么一大笔金钱,我们仔细商量了一下。为了逃税,这也叫合理避税,安排财务造假帐,扩大出项、减少进项,将利润指标尽量降低到500万以内,就这些钱中间,还要安排200万左右以龙胜中国的名义购买赵胜手里持有的龙腾股份,这样一来,赵胜手里就只剩原来的一半,即10%的龙腾股份了,其余的钱要还贷款,还要给手下大发奖金,加上一些基建支出和提留,也就所剩无几了。至于税款,能偷就偷,能逃就逃,反正税务局上上下下关係不错,给三四十万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当然,我们更不会忘记自己的红包,龙丸的分红一人就有50万,又从龙腾这边倒了一部分钱过去,光现金我们每人就可以分到100万,再加上打到私人户头上的钱,就这半年我们每人就分到了500万,有了这笔钱,对于我下一步开展「繁花」的工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想到这里就不由得不高兴啊。当商人,也就这种时刻是最幸福的,而真正花钱的时候反而算不上了。
  和大哥一起在职工食堂二楼简单用过工作餐,也就是些粗茶淡饭,钱多了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了,该吃一碗还是一碗。不过,女人多了可就不一样了,虽然说一次只能干一个,但可以换不同的漂亮女人尝鲜,每个女人的味道都不一样,还可以干一个亲一个安排一个在旁边观战当候补,几不耽误。所以,对我来说,好色甚于贪财啊!
  吃完饭,送了大哥,看着他的宝马扬尘而去,我回到飞龙厂部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也不能忘了和我同一条战壕里,同一张大床上战斗过的红颜知己们,先简单列了个半年奖金发放计划,大奶雯丽给10万,二奶潘莉8万,姨太太月琴和璐瑶各3万,谢娟、玉凤这两个贴身小蜜按表现给了1万5和1万,仙娇最近表现出色打眼,这甜丫头被提拔起来和甜妹子春花平起平坐,春花和仙娇这两名小妾给8千,其余的暖脚丫头、铺床女佣和瑛侠各给3000~5000不等。还没忘了给秀英和老孙他们暗中截留了2万,这下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了。
  心中暗自得意了一阵子,看看时间才1点钟,就打手机叫璐瑶过来,这两天其他人都忙,骚货月琴的身子又不太方便,就换了汪璐瑶这个浪货伺候我。
  没过多久,听见门外清脆的高跟鞋踩在木地板的声音,从很远就可以听见「咚、咚」的高跟鞋的响声。门一下就打开了。璐瑶今天穿得格外动人,头上头髮向上扎成一个贵妇髻,描眉画目施了薄妆,嘴上也涂了粉色的唇膏。上身是一件素白色紧身无袖立领软缎对襟小衫,将丰满的胸脯拱得鼓突突的,斜开衩露出性感的小肚脐眼,一条银白色软缎子超短裙包裹着浑圆的屁股,脚上尤其撩人,是一双白色小羊皮的过膝长筒高跟靴子,整个打扮清凉俏丽,她随手又将房间的门关上,一步步踩着高跟靴扭着屁股走来,真是性感逼人啊。
  璐瑶绕过大班台走到我的面前,斜着身子坐在檯子上,有些挑衅地一只脚踩在我的靠椅扶手上,我一下被她长筒靴和超短裙之间裹在丝光袜子里雪白粉嫩的大腿给迷住了,就手摸了上去。璐瑶这双腿在飞龙厂可算是数一数二的「名腿」了,白嫩修长,人因腿出名,所以人送「汪大腿」的称号。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璐瑶却没有轻易就範,轻轻将我的手挡开,另一只脚翘上去成了二郎腿,只有崭新雪白的高跟靴子的尖头和黑色塑料跟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得见不能摸,晃得我心里多少有些发慌起来。
  璐瑶忽然笑道:「白秋我的爷,你身边不是有个大美人甜歌星吗?怎么不用来解决一下你的需要呢?」我见璐瑶连这事也知道了,只好不说话了,心中多少有些恼。对着这么多女人,我该怎么办?自己性慾很强又十分贪色,需要女人来发洩,但女人多了,彼此间争风吃醋,也有些棘手啊!
  「歌星就不想多说了,连春花都得了宠,白秋,你说说这个礼拜你找了我几次,连带着琴妹子都被你给冷落了,你说你对得起谁?」璐瑶这么说其实是有道理的,虽说这两天钩上了甜歌星玲玉,但毕竟才搭上线没弄上手,天天想着她的甜逼又日不进去,就只好拿甜妹子春花的逼暂时代替着捅进去泻火了,这个礼拜骚逼月琴和浪逼璐瑶都仅仅被我抽空点缀了两下而已,难怪她有些不高兴了。
  知道了原因也就好办了,我慢慢赏玩着璐瑶的高跟美腿,一边花着水磨功夫低声下气地将她哄上了路,渐渐地她的气就消了。
  「白秋,你搭上这个女歌星长得到底怎么样呢?」璐瑶有些好奇地问我:「你以后看看就知道了,其实没你有味道,只是长得有些甜。她叫玲玉,前几年唱甜歌的,算是红透了半边天的甜歌皇后呢,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人家只关心那些男明星,谁希罕那些女的呀。」璐瑶其实挺爽快的,想想也是这样,我也不只对女明星情有独锺嘛。
  「爷,你们两个现在关係到底怎么样了呢?」璐瑶总算一吐心中疑惑了,见她这样,我也爽直起来:「也想不瞒你了,给你这么说吧,一个礼拜以前,她是歌星我是歌迷,除此以外都是路人。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怎么说呢,算女朋友了吧。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把她约出来,吃了饭还可以让她埋单呢。」
  我有些得意起来,是啊,就这么短短一个礼拜的功夫,散步逛街、喝茶吃饭、桑拿洗浴、唱歌跳舞,我都带着她玩过了。「那方面呢?」璐瑶却觉得还不过瘾,直捣心脏问了这么一句:「哪方面啊?」看我装傻,璐瑶昂起了头有些不想理我的样子。我见她这样,压低声音坦白了几句:「说老实话吧,亲过嘴摸过奶而已,也没干过什么别的。」
  「怎么样?女歌星的滋味和我们这些淫妇贱货比起来如何?」璐瑶有些挑逗地媚笑着问了句,见她这样我觉得下面有些冲动起来,带着回味说:「女歌星嘴甜奶子嫩,还是挺不错的。」
  「你们的关係发展这么快,像你这种色狼为什么不一下干进去呢?」璐瑶有些羡慕又有些气恼地说:「你别说,今天老子就準备好好干她一次,你看,这颗乌鸡淫凤丸再加上这管快活膏,双管齐下,老子今天就要好好干了这只高贵淫蕩的凤凰呢。」璐瑶一看我手中掏出的两样东西,绕是淫妇的她也羞红了脸,下意识地夹紧了两条大腿,这头浪货被我用这两种春药给作践了个够的,良久歎息一声感慨说:「白秋你给别人下这么下三滥的东西,难怪这么快就得手了呢。」
  「白秋,你倒是给我说句真心话,你準备给她安个什么位子呢,人家可是红透半边天的甜歌星啊!」听璐瑶这么问,我好好想了想,别说,这段时间老想着把玲玉搞上手了,还没来得及考虑后面的事情。转念一想,我豪气干云地说:「歌星算什么啊,不就是个女人嘛,和你们又有什么区别啊!剥了皮扒了衣服还不是和你们一样,浑身上下就三个洞供老子的鸡巴享用。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以后明媒正娶当正房是指望不上了,最多给她个偏房姨太太的位子。」
  「不,我要她排在我的后面,人家毕竟是先得爷宠的。」璐瑶有些撒娇争宠起来,我想了想安抚着她说:「好好,现在收成谢娟、春花这样的小妾,看她床上功夫如何,活儿好不好,她不用粉胯甜逼给老子这根大鸡巴足够的甜头吃,老子才不会抬举她呢!」
  「璐瑶你还别说,这娘们就是甜,歌甜长相更甜,今晚老子一定要把她搞到手。」想到美貌迷人的甜歌皇后,我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说着就抱住身边的璐瑶的大腿摸了起来,一下就摸到了她的超短裙里面,出乎我的意料,没摸到一层布,却摸到一手毛,还有些湿漉漉的。
  「死人,你摸到哪里去了。」璐瑶红了脸说,说着暧昧地对我抛了个媚眼来。妈的,反正离晚上弄歌星还有一段时间,一见璐瑶浪得连内裤都没穿,我起了心要在这高跟长靴的性感浪货身上打个尖,先尝尝肉味儿。住老子的房,花老子的钱,供老子打炮,这几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当然,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享受这种待遇的,首先必须是美女。而璐瑶,在我的精花儿没日没夜的浇灌下,更出落得丰腴漂亮的一个美少妇。
  当然,除了打扮够味儿,璐瑶还有一幅好身材,年仅三十的她面容俏丽,身材高挑,丰乳肥臀,特别是那双丹凤眼,眼角含情,双眸流盼之间万种风情。「你看你底下都湿了。」我乾脆把手指伸到了她的阴道中。「不要啦,今个儿晚上有红歌星伺候你,还在乎我们这些残花败柳吗?」性感迷人的璐瑶屁股轻轻扭着,一双手在我的大腿上抚摸,眼角更是含情脉脉。
  如抛开名人和容貌的因素,在我的宠爱调弄下,璐瑶不论从身材、风情等各方面都明显要比李玲玉胜出一筹,有这样的尤物在身边解决自己的需要,真够销魂的。
  我在璐瑶耳边轻声说:「婊子,来,给爷吹吹。」说着我坐在转椅上,把璐瑶搂在怀中腿上坐的,一径露出那话来与她瞧,把璐瑶唬了一跳,感歎道:「爷今天可真够大的呢!」
  我先让璐瑶这个浪婊子双腿併拢跪在我的胯下,低垂粉颈,款启猩唇,品咂了一回。然后把她掀翻在沙发上,把她那超短裙往上一捞,露出了雪白的大腿:「汪大腿」这双大腿久负盛名,修长丰满迷人,今天又专门穿条超短素白缎子裙,更显得风骚诱人,加上白色长筒高跟靴子底儿朝着天,尖尖的头儿往天上一捅一捅的,更刺激得我的鸡巴扑腾腾暴涨起来。
  璐瑶里面没穿内裤,黑黑的阴毛浪逼立时露了出来。「急色鬼,快来吧。」璐瑶利索地解下我的裤带,抓住那已翘得高高的阳具前后套动。老子就手在她的银白色软缎罩衫上摸了起来,这浪货连奶罩都没戴,于是我的双手立即隔着细腻爽滑的一层软缎子揉起她那对又大又挺的丰乳。
  璐瑶双手放开我的阳具,搂住我的腰,用力往下一带,我的身体压了下来,她双腿一分,雪白的高跟长靴子已盘在我的腰臀间,稍一扭动,阳具即插进了早已湿漉漉的阴道。
  「好爽啊。」璐瑶立即挺动屁股扭动起来。「你是越来越历害了,我不动你都可以把我的东西搞进去。」我一边贪梦的摸着她的丰乳,一边用力抽插起来。「熟门熟路嘛。」璐瑶骚骚地说。
  「看我今天插破你这骚穴。」我一边插着璐瑶的浪逼,一边想着玲玉那甜美的脸蛋儿,越想越插得起劲,好像底下的女人已变成了玲玉,真是下下到底,越插越快,直把璐瑶插得快感连连,淫叫不已。
  猛插了好几百下,我一洩如注,气喘吁吁地倒在璐瑶诱人的肉体上。「好爽,爷插得太猛了。」璐瑶的屁股还在底下轻轻挺动,手抚着我的背摸来摸去。「我的爷,还要再来吗?」璐瑶的舌头轻轻地在我的耳朵上吻着。「不要了,今晚下面这兄弟还要对付玲玉这个甜歌星的甜逼呢。」「你就会想那歌星,人家一门心思伺候你真是白瞎了。」璐瑶有些负气地将我推开去,但为了玲玉我只好对胯下这个欲求未满的浪货狠下心说「不」了……。
  晚上七点半,我一个人来到了江陵电视台「清江之歌」的晚会现场,晚会是安排在电视台一号演播大厅进行的,观众们陆陆续续进场了,全台上下都在为八点钟的直播晚会做最后的準备,显得很忙。
  本来想是否带一两头骚货在身边一起来,随时解闷也可以解决我的需要,但一来怕吓着甜歌星了,二来玲玉只给了我一张票,也好,今儿晚上一门心思就对付这个甜姐儿就得了。
  在演播大厅里休息了一会,随手翻开今天的《江陵晚报》,在娱乐版块上突然看到了玲玉接受专访的文章~~惊曝当年红透半边天的「甜歌皇后」玲玉隐退内幕!文章的名字叫《走进玲玉私秘的情感世界!》,这一下引起了浓厚的兴趣来。
  「玲玉首次公布了生命中不为人知的感情经历!初恋时不懂爱情~~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21岁的玲玉在事业如日中天时却步入结婚礼堂,与初恋男友闪电结婚,只为了漂泊的心不再孤单。年少的无知与草率注定了这是场失败的婚姻,婚后玲玉发觉自己并不爱他,两人有缘无分,无法忍受无爱婚姻的束缚,玲玉果断地离婚后却患上了」婚姻恐惧症「,发誓从此永不再婚。」
  看到这里我暗自高兴,也好,你这甜歌星永不再婚最好,不能给别人当老婆,正好给老子做小当小老婆嘛!
  「苦恋苦果~~为爱走天涯。为什么玲玉选择在最当红的时候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曾经梦寐以求的舞台呢?玲玉袒言经历过一场挫败的恋爱,眼中的他魅力十足,放弃了所拥有的一切追随爱人的玲玉每天只是生活在他的阴影里,完全了迷失自己,始终找不到幸福的方向,玲玉痛定思痛后决定结束这场苦恋,离开伤心地,远赴美国留学。」
  文章的最后一段写到:「而今,她回到祖国,想把自己甜美的歌声和青春献给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献给爱她的歌迷们。今晚,玲玉将在江陵电视台的清江之歌节目中首度复出,为大家献上《写不完的爱》。」
  我心想,管你他妈的甜美的笑容和高尚的心灵献给谁,你那漂亮的脸蛋儿和粉嫩的身子还有胯下的那只甜逼可只能献给一个歌迷,对,就是献给老子一个人享用。想想那些明星,平日里一副多么高贵的形像,可怜追星族们想见她们一面都是难事,可从今天开始,老子就要霸奸了这些明星中一个最甜美的漂亮女歌星,让她把自己的盈盈笑脸、粉嫩身子和浪屁股甜逼全部奉献给老子用,想到这里可真是爽呆了。
  晚报上最后刊载了玲玉的一张穿着演出服的照片,甜美迷人的脸蛋儿着实显得姿色动人,看到玲玉穿那演出用的晚礼服,我突然有了一种冲动的感觉,想到后台去看看。
  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趁着兵荒马乱往后台走去。晚会的现场真是热闹非凡,美女如云,已经化好妆的演员进进出出,一派演出前的紧张气氛,同时那些穿着演出服装的舞蹈演员,散发出强烈的青春气息,当然也散发出浓烈女性的脂粉味。我在现场转了几个圈,心里就已经被那些窜出窜进的女演员挑起了一丝情慾。
  我开始在人群中寻找玲玉,扫瞄了几个圈,还是没有看见她。于是只好拿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
  此刻的玲玉正在化装间里精心地化妆,她今天穿的,就是为配合今天的电视晚会,专门到云凤女装定制的。这是一件玫瑰色的晚礼服,无袖的晚礼服给了玲玉白嫩的手臂展露的机会,丰腴白嫩性感的乳房在薄薄的晚礼服下微微颤动,显示出她那一双乳房的娇嫩和弹性,而后背则是高开岔的,露出半个粉嫩雪白的背来。
  穿这样后背高开岔的晚礼服,是根本不能穿乳罩的,否则背后乳罩的的扣带就会露出来,不但影响美感,而且还极为不雅。其实这件演出用的晚礼服看上去更像婚纱一样,礼服的裙摆前高后低,前面高到膝盖以上,后面则要低得多,肉色丝袜玉足蹬一双大红色细高跟船鞋,更显得丰胸柳腰,曲线毕致,真有说不出的妖娆。裙摆的设计是我提出的,这样可以显露出她诱人的一双粉腿,还为我玩弄她的粉胯甜逼开了方便之门,而且细看下来显得尤为性感淫蕩。
  找了好几圈我终于来到了309号化妆室的门口,电话里知道我要来,玲玉只是虚掩着门,我闪身进去以后回手将化妆室的门关上。见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一把抱住甜歌星把她仰面压在宽大的桌子上,脸贴进她的脸。只见她一对顾盼生辉的杏核大眼,生出长长弯弯的睫毛,而眉毛描得又弯又细。娇嫩的脸上扑了一层薄薄的粉,显得肤色细润白净,性感的嘴唇涂着一层淡红,看上去格外的妖娇和风骚。
  玲玉显然被吓了一跳,但随即又面带潮红,浑身扭动压低声音地说:「白总,你带银凤丸过来了吗?」我张嘴就要亲吻她的嘴,厚着脸皮说:「带来了,心肝儿让带当然要带哦。来,让你的白总亲一下就给你,呵呵。」玲玉摇晃着头躲避着:「哎呀!不要!马上就要演出了,会把妆弄花的!」我一听玲玉这样说,心里知道她已经差不多臣服于我了,于是说道:「好!那你就不要乱动!我不想把你的演出服也弄髒弄皱。」
  我一边威胁地说,一边将手从她无袖的腋下伸进了她的酥胸内,很快就抚摸着她没有穿乳罩的白嫩乳房,玲玉那一对被我想了多时的娇嫩大乳,终于扎扎实实地落在了我的手里,而以前仅仅是隔山取火而已。顿时我感到手中的乳房又软又涨,好有弹性,于是毫不客气地摸揉起来。
  玲玉那一对丰满娇嫩的乳房被我一握,禁不住发出舒服的歎声!玲玉虽然和男性在很多其它的场合交欢偷情过,但是在晚会的现场,在晚会开始前最紧张的时候,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男人抚摸和玩弄,尤其是门外就是人群熙攘的晚会现场,更加让玲玉感到刺激,一种偷情的刺激。
  我感到手中的抚摸到的乳头慢慢变硬,另一颗乳头同样被我搓揉得也硬挺起来。心想,玲玉肯定是被这种环境下刺激起来慾望了,因为我自己也有十分强烈的同感。
  此刻,玲玉被我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体上的体味,弄的全身酥麻得微微颤抖,娇羞地说道:「啊……白总!……马上轮到我的节目了……不要这样……不可以的!」
  我不再理会她的娇叫,用手拉住她肩上的裙带,然后把裙带往下一扯,顿时,玲玉的一对娇嫩、丰满的大乳房弹跳出来,我用手抓住一个猛揉,同时低下头,张嘴含缀其中的一粒鲜嫩的乳头,开始调情和催情。
  当我吻弄她的乳头时,她「啊……」的一声!玲玉的乳房尖挺浑圆,乳头也很漂亮。「哦……玲玉你真美!」我边亲吻她粉嫩的乳头,边揉捏那双美乳!「啊……唔……唔……噢……嗯……」女歌星发出压抑后喘喘的爽声。
  我这样吻弄了一会,伸手下去想去抚摸玲玉的下体,虽然套着层肉色的丝袜,但我的手依然準确地感觉到了一双白嫩、丰满的大腿,双手顺着玲玉那两条白嫩浑圆的大腿往上摸,很快就摸到了女性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我一摸,心里感到十分的奇怪,难道和璐瑶一样没有穿内裤?再一想玲玉绝不会浪到那样的地步,而且璐瑶也是在我面前才敢那么放肆的,女人嘛,即使再风骚大胆,也只有在和自己亲密无间的男人面前才会完全焕发出淫蕩的本色来,而玲玉很明显没和我达到这样的程度来。
  再一摸原来是条T字性感内裤,窄小的布条遮不住整个阴户,两片肥嫩的大阴唇基本上露在布条的外面,这一摸让我双手激动的发抖,终于摸到这漂亮女歌星不为人见、最最私密的阴部甜逼了,这可是千万男人梦寐以求的桃源宝地啊。
  我用手指勾起T字性感内裤的一边,将手指伸进了玲玉身体下面蠕动着的女人新鲜花瓣似的大阴唇,摸到了从浅粉红的裂缝间流出的一丝淫水,我禁不住向那丰肥的大阴唇夹住那T字性感内裤的裤裆捏了捏。
  「噢!不要……白总!……好痒啊!……」玲玉被我玩弄的一阵淫叫。「嘿嘿……玲玉我的心肝儿……感到舒服了吧!……」我在淫笑着在她的粉胯里放肆享乐着。玲玉有些害羞摇着头表示抗拒,因为她知道我正在玩弄她的最隐秘处,所以下体在抽搐、乱动,她感觉到自己有些站不稳了,赶紧用手扶住了桌子。
  玲玉还是第一次这样在晚会的现场被男人玩弄奶子和阴部,而这个男人在一个礼拜之前仅仅是路人而已,自己实在是被那几颗乌鸡白凤丸给害了,女歌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堕落,但这已经不随她的意志而转移了。
  突然,门外有人在喊:「玲玉姐,导演情你赶快过去,準备登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