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老公不如公公爽

时间:2018-01-11
二十七岁的少妇禹莎是个新婚不到半年的美娇娘,她原本是在一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但在几个月嫁给了与她相恋两年的工程师梅盛,照理说她们两人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对,不过禹莎却几乎是在渡完蜜月以后,便过着形同守活寡的生活,因为她丈夫梅盛忽然被他的公司调派到中东地区去当主管,而当时中东正是战火频传的危险时刻,因此禹莎碍于规定不能和丈夫同行,只能万般无奈的留在台湾独守空闺,加上同住的公婆又不允许她再回去上班,所以禹莎只好赋閑在家,过着表面优哉游哉、但内心却越来越苦闷的新婚生活。
虽然和丈夫分别已经超过三个月,但禹莎却很少单独出门,因为她知道在教育界都颇富声望的公婆二人,俱是思想保守、家风严谨的卫道人士,加上她自己也不喜欢逛街购物,所以除了偶尔去看次画展、或是去听场她最喜爱的交响乐演奏会之外,这位曾经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的知名美女,就这样安安份份地过着寂静无波的日子。
也许没有人知道禹莎内心的寂寞,但从她那对水亮而慧诘的媚眼中,却有时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压抑着的苦闷,尤其是在夜阑人静时,她倚窗独坐的背影,更是容易叫人想入非非;只是,高雅迷人的禹莎完全没有想到,在她居住的屋子 ,会有一双贪婪的眼睛总是不时偷偷地注视着她!
其实,早在禹莎还未嫁进梅家以前,每当她到梅盛家裏作客的时候,梅盛的父亲梅河教授,便对她这位身高一七一公分,有着35D-22-34惹火三围的成熟少女,有着一股蠢蠢欲动、亟思染指的肮髒企图,只是在他慈祥和蔼的面貌掩饰下,别说禹莎没有看出他隐藏的恐怖欲望,就连梅盛本人和他的母亲,也压根儿就没料到梅河会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所以就在同一个屋檐下和公婆共同生活的禹莎,早已成为野狼觊觎的目标而不自知。
禹莎习惯在沐浴后穿着浴袍或是宽松的大衬衫,留在楼上看书或欣赏音乐,而公婆也很少在晚上九点以后再把她叫到楼下去,除了有几次因为梅河要整理演讲稿,而把禹莎叫进去他的书房帮忙打字之外,吃过晚餐以后的时间便成了禹莎的最爱,而她除了上网留言给老公,便是窝在房间裏看日本的连续剧,整体说来她的生活算是平淡而安逸,但是在平静的日子裏,也只有禹莎自己心裏最清楚,她青春而充满热情的躯体,是多么需要男人的慰籍,只是她又能向谁去诉说呢?
然而,一直隐身在她旁边的梅河,表面上扮演着好公公的角色,实际上却无时不刻地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因此禹莎眼底那一份掩抑不住的寂寞,完全被梅河看在眼裏,但他这个狡猾的法学教授,只是不动声色的控制住满腔欲火,因为,梅河比谁都了解狩猎的原理,在自己的儿子远在千裏之外的情形下,他这位有着沈鱼落雁之姿、身材高窕惹火、皮肤几乎可吹弹得破的绝色媳妇,早晚会成为他的胯下玩物,所以他并不焦急,耐心地等待着良机出现。
终于,梅河一直在企盼的日子出现了,那是他的老婆照例又在暑假,带着几个学生到国外去作短期进修,因此在未来的四周内,家中就只剩他和禹莎留守了;在把自己的太太送上飞机以后,梅河开始在心中盘算着,要怎么在今晚就把他垂涎已久的俏媳妇弄上床去大快朵颐。
从机场回到家时刚好是晚餐时分,梅河顺理成章地带着禹莎到附近的馆子吃饭,两人一边用膳、一边閑话家常,在外人眼中看来,他们两人就如同父女一般,任谁也没想到身为教授的梅河,会对他身边那位如花似玉、美豔性感的俏佳人有着非份之心;而一向不知人心险恶的禹莎,当然更不晓得自己的公公经常盯着她曼妙迷人的背影猛瞧,事实上,梅河最喜欢偷偷打量着禹莎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以及她胸前那对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乳峰,每当禹莎在家中步履轻快地在楼梯上跑上跑下时,那巍颤颤、沈甸甸,随着禹莎的脚步不断弹蕩的乳浪,总是叫梅河看得口乾舌燥、神魂颠倒,暗暗嫉妒着自己的儿子当真豔福不浅。
当晚禹莎沐浴之后,轻松地躺在床上看书,準备等看完九点锺的连续剧以后才就寝,但就在接近九点的时候,她的公公却来敲她的房门,当禹莎打开房门,看见身材颀长而健硕的梅河、穿着一袭花格子睡袍,抱着一大叠文件站在门外时,她心裏明白看电视的计划又要泡汤了,但乖巧而孝顺的她立即接过公公手上的东西,并且善解人意的问道:「爸,您要我帮忙整理资料还是打字?」
梅河看着只穿着一件丝质短睡袍的禹莎,脸上泛出虚伪的笑容说:「不好意思,莎莎,爸爸又要麻烦奶帮忙打字了。」
禹莎连忙说道:「爸,没关系,反正我也閑着没事。」
而梅河这时却刻意强调道:「莎莎,今天可能要挑灯夜战喔,因为爸已经答应出版社明天就会交稿,但因奶婆婆出国的事耽搁了一点进度,所以只好请奶大力帮忙了。」
禹莎一听自己的公公如此说,反而精神抖擞的说道:「爸,我明白,既然这么急,我们马上就开始赶工吧!」说罢也顾不得要去套件衣服,穿着那件堪堪仅能盖住臀部的短睡袍,便转身走进了与她卧房相通的小书房内;而正在逐步施展阴谋的梅河,也立即紧跟在后,走进了禹莎那间属于她私人所有的雅緻小空间裏。
就这样,窭嚜E精会神的坐在电脑萤幕前面,随着梅河的指示专心而迅速地敲打着键盘,而梅河则紧靠着禹莎的椅背,侧坐在她的右后方,这位置让他不仅可以看见禹莎那雪馥馥、
交叠着的迷人大腿,更可以使他毫无困难地看进禹莎微敞的睡袍内,那对半隐半露、被水蓝色性感胸罩所撑住的圆润大波,随着禹莎的呼吸和手臂的动作,不断起伏着,并且挤压出一道深邃的乳沟。
但更叫梅河赏心悦目的是禹莎那绝美的娇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过自己媳妇的皎好脸蛋,因此他毫不避忌地聆赏着禹莎那秀气而挺直的鼻梁,以及她那总是似笑非笑、红润诱人的双唇,尤其是她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媚眼,永远都是含情脉脉、显露出一种如处女般含羞带怯的神情;而在将近一个锺头的时间裏,禹莎也不只一次的粉脸飞红,有点羞赧不安的低下臻首,似乎她也早就发觉自己的公公不时地在凝视着她,而那种灼热的眼光,明显地透露出属于男女之间的情愫,而不是公公对媳妇的关爱。
平时道貌岸然的梅大教授,这时眼看活色生香的俏媳妇,脸红心跳地在自己面前坐立难安的模样,知道禹莎已经感应到了他隐藏的欲火,当下立刻决定要打铁趁热,他趁着禹莎打错某个单字的时候,一边右手指着萤幕说:「这个字打错了….。」一边则顺势把左手搭上了她的肩头,透过丝质衣料,梅河清楚地感觉到禹莎胸罩的肩带位置,他轻轻摩挲着那个地方,等着看自己的媳妇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而禹莎在自己的公公这种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的骚扰之下,只能面红耳赤地继续敲打着键盘,但是她慌乱的心思却难以掩饰地出现在萤幕上,因为,在接下来的那段文字中,根本是错误百出、几乎没有一个字是正确的,但禹莎自己并未发觉,她的眼睛依然盯着文件、双手也持续敲击着键盘,看起来像是非常专心,然而,她老奸巨猾的公公这时已经彻底看清她心底的慌张,只见他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然后倾身把脸颊靠近禹莎的耳边说:「莎莎,奶累了,先休息一下再说。」说着同时
还把右手按在禹莎的一双柔荑之上。
禹莎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公公的嘴唇就要碰触到她的脸颊,她试着要抽回被按住的双手,并且低下头去轻声地说道:「爸….没关系….我还不累….不用….休息….而且你不是说要赶稿吗?」
听着禹莎期期艾艾的说词,梅河微笑着握起她的右手指向萤幕说:「还说奶不累?奶看!这一整段全都打错了。」
禹莎原本想缩回她被握住的右手,但当她一眼看见自己方才所胡乱打出来的文字时,她不禁心头暗叫着:「天吶!我到底在打些什么东西?」同时她口中也忍不住轻呼道:「啊!…..对不起….爸….我马上重打。」虽然禹莎嘴 这么说,但她像说谎的小孩被人当场识破一般,不但连耳根子都红到底、脑袋也差不多要低垂到了胸口上,那种羞愧难禁、坐立不安的娇俏模样,证明了她刚才确实曾经陷入心猿意马的状况而不自知。
梅河静静注视着禹莎的表情好一阵子,才一边贴近她的脸颊、一边牵起她的手说:「来,莎莎,我们到外面休息一下。」
禹莎迟疑着,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始终脸红心跳的她,终究无法违拗梅河执意的敦促,最后竟然任凭自己的公公牵着她的小手,走出书房、通过自己的卧室,来到外面的小客厅,然后梅河与她一起落坐到沙发上,接着才拍着她的手背说:「奶休息一下,爸去楼下冲杯牛奶上来。」
梅河下楼以后,禹莎才轻轻 了一口气,整个紧绷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她用双手轻抚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也暗自为自己之前的失态感到懊恼与羞惭,她努力尝试着让自己迅速地冷静下来,以免再度陷入那种不该有的错觉之中;禹莎在心底一再告诫着自己 他是自己的公公!
当梅河一手拿着一杯牛奶走上楼时,禹莎连忙站起来说道:「哎呀!爸,你怎么还泡我的份?对不起,应该是我下去泡才对。」
然而梅河只是笑呵呵的说:「奶已经忙了那么久,冲牛奶这种小事本来就应该我来做的;再说奶也该喝点东西了。」说着他便递了杯牛奶给禹莎。
禹莎两手捧着那杯温热的牛奶,轻轻啜饮了几口之后说:「爸,我们进去继续赶工吧。」
却见梅河摇着头说:「不用急,等奶先把牛奶喝完再说;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奶可别为了帮我忙而累坏了自己。」
禹莎只好听话地坐回沙发上,一边随手翻阅着杂志、一边继续喝着牛奶,那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动着煞是好看;而梅河这位老狐狸就这么坐在自己的媳妇身旁,悄悄地欣赏着她美豔的脸蛋和她引人遐思的惹火身材,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禹莎那修长而裸露在睡袍外的白皙玉腿、以及那丰满诱人的胸膛,依旧是线条优美、凹凸有緻地震撼着人心。
梅河偷偷地从斜敞的浴袍领口望进去,当他看到禹莎那半裸在浴袍内的饱满乳丘时,一双骨碌碌的贼眼便再也无法移开;而禹莎直到快喝光杯中的牛奶时,才猛然又感觉到那种热可灼人的眼光正紧盯在自己身上,她胸口一紧,没来由地便脸上泛起红云一朵,这一羞,吓得她赶紧将最后一口牛奶一饮而尽,然后站起来说:「爸,我先进去书房了。」
这时她公公也站起来说:「好,我们继续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