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翘臀美腿美女与公公

时间:2018-01-10
公公悄悄到马金焕的房中走去,望着这个秀色可餐的绝色娇靥,终于下定决
心要把这个千娇百媚、天姿国色的大美人搞到手,以消欲火……
  某天,公公故意把一本淫秽不堪的黄色手抄本夹在书里给了马金焕。晚饭后,
马金焕回到自己房间看书,不一会儿就发现了这本低级下流的黄色小说。她想一
定是公公把这个手抄本搞混了,真冒失,
  看完书,时间还早,无聊中,马金焕对那早有耳闻的黄色小说产生了好奇心,
她想,反正还早,又没人知道,不妨偷偷地看一下,明天还给他就是了……
  妩媚秀丽的马金焕不知道她自己正掉进一个可怕的陷井。这一看,只把马金
焕看得耳红心跳,芳心含羞。书中那些大胆的性爱描写,疯狂的肉欲交欢,缠绵
的云交雨合令这个涉世末深的绝色美人儿越看越想看,直看得玉颊潮红、鼻息急
促,下身潮湿……
  这一夜,马金焕抱着手抄本缩在被窝里看了一遍又一遍,下身的床单也浸湿
了……
  第二天,公公望着双眼猩红、疲倦不堪的马金焕,知道这个美女上了圈套。
  当马金焕把手抄本和书还给他时,他似笑非笑、色迷迷地望羞她,马金焕一
下子花靥羞得通红,玉靥娇晕地赶快走开。
  可是,当她晚上回到房间时,又在书桌上发现了一本更为淫蕩的小说,并且
图文并存,不知是谁什么时候「掉」到她房里的,象吸毒成瘾的人一样,马金焕
饥渴地把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那些温柔缠绵的描写、姿势生动的照片深深印
入少女的芳心,此后几个晚上,她都读着这本淫秽至极的小说难以入眠……
  一个雨后闷热的夜晚,当她又一次看着这本黄色小说,春思难禁的时候,响
起了敲门声。
  「谁?」她问道。「我……」,是公公的声音。
  马金焕隐隐觉得不妥,但还是开了门。进屋后,公公看见那本黄色小说还摊
开放在床头上,马金焕这过也一眼看到了她刚才慌忙中忘了藏起来的东西。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耳根子直发烧,她赶忙走过去,极不自然地想把书塞
进枕头下。突然,公公一下抓住了马金焕那双羊葱白玉般的柔软小手。马金焕的
脸一下子羞得通红,挣了一下没挣脱,反而被他一下子搂进了怀中。
  「你……你干……干什么啊……?」,马金焕一面用力挣扎,一面轻声责问。
  他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搂住马金焕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马金焕
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胴体上抚摸了,马金焕又羞又怕,出于恐惧,她尖叫了
起来。
  「啊……来——」她刚喊出声,就被他的一只手堵住了嘴,他紧紧箍住马金
焕的柔软细腰推搡着她,终于把马金焕柔弱苗条的娇躯压在了床上……
  马金焕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纤美柔软的胴体在他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
她拼命地挣扎着,反抗着,这时,只听他在她耳边一声低吼道:「别叫,叫来了
人,我就把你看黄色小说的事抖落出来……」。
  听了他的威胁,马金焕脑海「轰」的一下一片空白,芳心深处隐隐明白自己
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坑,她深深地自责与后悔不堪,一双拼命反抗的柔软玉臂不
由得渐渐软了下来,美眸含羞紧合。「怎么办?……怎么办?……」。就在马金
焕不知所措时,他的一双手已隔着一层白衫,紧紧握住了马金焕的一双柔软翘耸
的乳房……
  马金焕芳心一紧,他已开始抚摸了起来……
  虽然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还是能感觉到马金焕那一双怒耸玉乳是那样的柔
软饱满,滑腻而有弹性。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椒乳正好是盈盈一握,坚挺结实
……
  原来进来的人是公公,他看见马金焕美丽的俏脸布满了红晕,膝上还吊着一
条亵裤,心中明白这位美娇女正在手淫呢,兴奋跨下的阴茎都硬了起来,马金焕
心中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被人看到做这种下贱的事,怕的是他看着自己的样子,
目瞪口呆而且裤子还撑起像帐蓬,可见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欲了,马金焕羞答答
的背着身子拉起亵裤,却在穿起时撩起牛仔裤露出圆翘白嫩的丰屁股,公公忍耐
不住冲向前一把抱住马金焕,将热情的唇贴在马金焕的樱唇上,马金焕当然宛转
承受,还主动吐出香舌给公公吸允。
  热吻过后公公说:「我喜欢这种偷情式的做爱法」。马金焕便道:「只要不
告诉别人,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小贱货,我就知道,哈哈哈……」公公大
喜若狂,兴冲冲的紧搂着马金焕,几乎是小跑着冲到窗台旁边。借着午后的阳光,
马金焕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阳光照耀轻轻的垂下来,反射着迷人的光泽,看得让人
心醉。马金焕美丽的脸庞,流露出又羞又急的神色,她挣扎着,但又不敢激怒了
他。然而他眼中那贪婪的光芒,最终还是让她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慢慢低下了头。
  这样的姿态,无疑就是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行为的默认,好像是为公公
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对了,听话就好嘛,省的我多费口水,浪费时间,呵呵!「一声淫笑贯穿房
顶,笑的马金焕浑身哆嗦。
  生怕怀中的美人再次跑掉,公公结下腰带,把马金焕紧紧压在窗台前,早已
昂然挺立的巨棒,发泄一般的隔着衣服向它无比向往的桃源洞乱顶乱撞。公公突
起的裤裆子紧紧地贴在马金焕的胯间,虽然有衣衫隔着,马金焕却已感觉出公公
的「东西」已经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了。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得,与此同时,怪
手开始沿着她那玲珑的曲线探索。一只手滑过她的体侧,直奔那坚挺浑圆的胸峰,
粗暴的扯开她上衣的扣子,公公马上从兴奋地拉下裤子,掏出巨大粗黑的阴茎,
足有一尺来长,手臂般粗大。
  马金焕拉着公公坐到床上来,公公紧张地抱着马金焕放在膝上,开使隔着轻
纱扶摸马金焕胸前的丰乳,马金焕的乳房非常翘,公公的手揉搓的非常过瘾,而
且非常有弹性,马金焕在公公的耳旁说:「没关系你可以伸进衣服里摸啊?」公
公得到鼓励,连忙解开马金焕上衣的扣子,手伸进衣襟内隔着奶罩更确实地抚摸
到马金焕娇翘的乳峰,公公获得触觉的享受,更想满足视觉,就拨开马金焕的衣
襟,露出纯白缕花的乳罩。
  公公不客气的说:「小马啊!让我看看你的胸部有没有像电视里的那么
漂亮!」
  马金焕还稍有一点理智,便回瞪了公公一眼,正想回骂,但立即被药效克制
了下来!
  公公看着马金焕由愤怒的眼神转成半闭的媚眼,只见她嘴唇一咬,反手
便将她上身的一件小背心脱了下来!马金焕的背心还没离手,公公随即动手身到
马金焕背后去解她的胸罩,马金焕配合的将双手高举方便他行动,公公解下马金
焕的胸罩时,阿美露出了白皙的胸部,但她也立刻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双乳,羞涩
的倒入公公的怀里。
  公公激动冲了上去,一手握住马金焕的乳房,一手勾着她的腰,把马金焕拖
到桌子旁让她上身伏在桌子上,脚站在地上,马金焕想反抗,「记住,要听我的
命令,不然,嘿嘿。」公公得意的说。
  马金焕屈辱的泪水依然留个不停,真不明白公公要怎样玷污她。这时他已经
在马金焕身后的位子,半蹲下来注视着马金焕最性感的臀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自己这辈子居然碰上这么美丽的俘虏。
  马金焕带公公进了她的房间,转过头来神态忸怩地笑着道:「先把门关上吧。」
  公公连忙把门关上并上了栓。转过身来时只见马金焕把牛仔裤一脱,顺着马
金焕优美的身体曲线滑落到地上,噢,原来马金焕里面穿的是真丝镂花内衣裤,
把好色的公公看痴了。
  「公公,你看我这身材好不好看」马金焕说完转了一圈。公公在马金焕转动
时看见马金焕那最诱人浑圆丰满的美臀时,禁不住狂咽了一口口水。
  「美,实在是太美了……象条美人鱼……哦……是仙女下凡……」公公看的
有些语无伦次。
  马金焕还是那副羞答答的娇样,「公公,你可真坏。」公公的魂被勾的烟消
云散了。
  忽然马金焕转过身去把整个上身爬在床上,两腿直直的站着把美臀正正对向
公公,然后不停地扭动蛮腰,慢慢地把动性感的大臀部,由于泳衣下面是三角形
的,马金焕这样一摆,马金焕神秘的三角地带和臀部被镂花内衣裤包的紧紧,看
起来十分的诱惑人想犯罪,这时公公象是被一块大磁石深深地吸引住了。马金焕
回过头来神情地看着看的唾液长流的公公,极富挑逗地说:「公公,快过来,我
要……噢……我要……」这时马金焕摆动的更加夸张,哇,公公几乎丧失理智了,
激动地向马金焕走过去半蹲下身体,双手拽住马金焕两条温热的大腿,制止了马
金焕的摆动,脸对了马金焕美丽性感的大臀部猛地贴了上去,一阵狂吻,狂嗅,
「噢!大叔,你可真坏。」马金焕又说着挑逗性的话,其实她的心里忍受着强烈
的屈辱,因为她要报仇,不得不如此挑逗以寻找机会。
  马金焕故意把双腿向两边分开了些,把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的三角地
带露开一些,好让公公更加充分地侵犯,这时公公发狂地又啃又温,马金焕下身
有些反应了。公公伸出舌头来,隔着薄拨的内衣纱布舔马金焕的阴户,马金焕顿
时感到下身一阵舒痒。「哎哟,爸爸,你舔的我好舒服啊。」
  公公爬了起来,伸手去解开马金焕的村衣,并退去奶罩,让她一丝不挂,公
公抓住马金焕的右边奶子,低头含住粉红色的乳头,用舌尖舔着,用牙轻咬着,
马金焕忍不住酸痒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抱着公公的头,公公又吸又吮的舔吻着
马金焕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粉红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马金焕低声呻吟着。
  公公色淫地盯着眼前意乱情迷的马金焕,并褪去自己的裤子,露出庞大的阴
茎,激动地说:「来,我们打真炮,哈哈」说着脱去身上的袈裟以及所有避体的
遗物,两具赤裸的躯体就要激情碰撞,美女与野兽。
  马金焕身子一软,忙双手撑在椅子上,腿上用力,把一双粉嫩白润的玉腿挺
得直直的,高翘着圆润美臀迎接公公的攻击。他哈下腰,一边把双手从衬衣下伸
进去,抚摸她的乳房,由于这个姿势,使得马金焕一对白嫩尖挺的奶子向下坠着,
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她的屁股也滑滑的,凉凉的,公公火热的下体一贴上去真是
蚀骨销魂哪。
  公公把马金焕压在身下,双手紧握美丽的乳房,下身向前挺进。这时大龟头
已经顶上马金焕红润湿滑的阴唇,磨檫了一会,马金焕扭动绝世的身体配合着。
  半个大龟头顶开了阴唇进去了,但是另一半去进不去,马金焕迷惑的眼睛突
然瞪大。「啊,太大了……这……」
  「呵呵,我都说过了,你的阴户太小了,准备好了!」
  还没等马金焕反应,公公腰一挺整个龟头终于没了进去,马金焕痛的泪眼滚
滚,不过龟头仍然继续徐徐前进,最后终于抵上了马金焕呵护了23年的处女膜,
马金焕神情不由得紧张的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双手抓紧床单,曾经不让任何男
人碰自己的身体,曾经拒绝过无数有钱有势的追求者,而在这一时刻,她再不是
具有高贵气质,具有高尚情操,那种高不可攀的仙女,却是一个待宰的充满肉欲
的小羔羊。自己的贞洁就这么完了吗?而且是完蛋在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家伙
手里。
  马金焕回想还没待完,「痛啊!」突然下身一阵剧痛传来,发觉阴道内被一
根滚烫的东西塞的满满的,才明白终于告别处女时代了,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了。
  随着公公一阵阵不停的抽送,痛楚被快感代替,爱液冲走了处子阴血。「啊
……啊……」「马金焕控制不住地送开紧抓床单的手翻手把公公紧紧搂住,手指
陷进公公背上的肉里,」亲爹,用力啊,不要停,不要停……「马金焕禁不住淫
蕩的喊起来,公公老当益壮,也算了得,把马金焕抱坐起来,来个坐势合体狂欢,
马金焕坐在公公腿上一上一下猛烈地迎合他的动作,双手紧紧地搂住公公的脖子
让他的头往自己胸部上贴,接着公公几乎玩便所有能性交的姿势马金焕的哀求和
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肉棒猛烈的抽插。但她的屁
股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啊……啊……啊……,不要停
下呀……啊啊啊……呜……喔……啊……」
  马金焕酸麻骚痒难耐,不断挺臀,极力迎合公公的动作。忽然小手伸下去推
开公公,丰腴白嫩的娇躯趴跪在地毯上,翘起小巧圆润的屁股,淫水淋淋的肉缝
毫不羞耻的蹶向公公。公公双手抚摸马金焕圆润的屁股,然后掰开她的两臀嫩肉,
肉棒缓缓刺入,深抵花心;左手撑在地毯上,右手握抓住马金焕下垂晃动的白嫩
乳房,大力搓揉。不待公公抽插,马金焕已忍不住自己主动摇摆丰臀,往后顶撞,
小小淫湿肉缝吞噬公公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将肉棒吞噬得消失无蹤。马金焕白
皙圆润的臀部不住的向后用力撞击,忘情地交合,公公几乎要招架不住。而马金
焕自己刺得咬唇仰头,长发散乱,柔嫩的双乳摇摆晃动,小穴即将痉挛。马金焕
蹶着丰臀主动往后顶撞得呻吟狂颤,娇喘吁吁,欢畅淋漓,欲仙欲死。
  马金焕快感连连,兴奋地将臀部挤向公公,配合着公公的动作,也跟着一前
一后蠕动了起来。只要配合着公公的动作尽力驰骋即可,但马金焕却要同时去迎
合公公。有时公公向前一挺,马金焕便把屁股向后挤,两人皆能感到无比的舒畅;
  马金焕回过头来,送上樱桃小口热吻把自己几次送上仙界的老情人!公公把
大舌头送进她的小口搅动起了。马金焕上下两个口同时被公公塞满,又来了兴,
淫液又从肉棍和肉穴的缝隙涓涓流出,屁股往后一顶一顶的挑逗肉棒。公公受到
刺激,叭!拔出老棍,从后面抓住马金焕的丰软的乳房,分开她高高翘起的圆滚
滚的美臀,使劲向前一送,只听马金焕淫叫一声,公公不待她有何反应急速抽插
起来。
  插入到根,抽出见龟头。马金焕不断将高翘的屁股挤向公公的腹部,而公公
更加拼命地驰骋着,两人战得一脸酡红,汗水淋漓。再过不久,只听得马金焕
「嘤咛」
  一声,全身起了痉挛。她双臂已无力支撑,头趴地上,高高翘着雪白的屁股,
一边摇动一边有气无力地呻吟,长发从头上披散下来,遮住白嫩的脸颊。
  公公开始新一波用力的抽插。马金焕拼命地呻吟,扭动雪白的屁股,丰满的
乳房在身体下面淫蕩地摇晃。公公伸手撩起马金焕的头发,使自己能看到她的脸
颊。
  迷蒙中马金焕的面容仿佛已经起了变化,清纯的脸上满是淫蕩之色,如同身
体深处真实的淫蕩的一面,在公公不断的奸淫中被迫浮现出来楚楚可怜,公公心
神一蕩,想起这个成语。肉棒却更粗长了一分。「哎呀……啊……」马金焕感到
体内肉棒的变化,只觉下体一痒,一股暖流从体内涌出,不由呻吟一声。公公用
双手将马金焕的屁股用力掰开,便即紧紧抓着她的双乳,向前用力一顶,将耻骨
用力抵在阴户上,肉棒顶到马金焕身体的最深处。
  「哈哈,我要射了。你等好了,嘿嘿」这时,马金焕是狗爬的动作,公公则
是跪在后面猛干,干的马金焕阴肉翻滚。马金焕听见公公的喊声,似乎有所醒悟
提醒式哀求道:「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公公动作越来越剧
烈,似乎根本没听见马金焕的哀求,马金焕知道他不会放弃在她体内射精,她想
要在他射精前挣脱,她接近高潮的她却感觉到不能脱离对方的身体,象是被磁石
吸着,没办法了,「不要射到里面,求你不要射到里面……」马金焕还在哀求,
「哇呀呀」只听公公野兽一样怪吼几声,紧紧抓牢马金焕那柔若无骨的小蛮腰,
不顾她的反抗,阳精噗哧噗哧射入马金焕阴道深处。同时他的大龟头被反馈的阴
精所覆盖,暖暖的,好舒坦。
  马金焕获得满足以后,娇喘阵阵,全身大汗淋漓,全身抽絮着,整个身躯趴
了下来,俯卧在地,一脸满足地闭着双眼,口中不时断断续续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