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骆冰淫传 第十八章 思淫嫂矮驼子野林逢艳

时间:2018-01-10
在另一方面的心砚正加紧催促着胯下的马匹,向着和骆冰约定好了的山头前进,只听得耳中呼呼风响,疾风扑面,一下就将后面的叫骂声抛得越离越远,这黑马的确是匹良驹,在杂林丛草间奔驰、蹤越自如。
  此刻的心砚内心充满了喜悦、骄傲,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就适才那匆匆一瞥,他已看清楚追来的三人当中不但有顾金标,领先之人赫然就是那紫脸汉子,看样子他们四人之中数他武功最高,那么现在留在屋里的就只剩一人,义姐应付起来也就容易多了,等这些人再去将四散的马匹找回来,这时间应足够让骆冰姐妹俩逃离现场。想到得意处,他不觉笑出声来。
  这时一人一马正奔驰在一片密林夹道中,突然,心砚听到胯下的马儿一声惊嘶,马头倏地往旁一偏、跟着就往前倾,顿时整个人一下被抛离了马背,重重的撞上一棵树干,痛得他「哎唷」一声大叫,翻起身正想破口大骂,却见到马儿的下半身和左前蹄已陷身在一塘不是很大的泥沼中,而另一只右脚则曲跪在地上,鼻息喷吼,正奋力地在挣扎着要往上爬,然而庞大的躯体却是越陷越深、逐渐下沉。
  心砚看到从黑马眼中流露出来惊恐、绝望的眼神,内心不由一酸、一热,大叫一声:「小黑别怕!我来救你!」同时抓起缰绳,立刻使劲地往外拉,可惜力道不足,而泥沼里又彷彿有股无形的吸力,仍然在一寸寸地吞噬着马儿的躯体,只急得心砚一边用力一边大叫道:「使劲啊!小黑,再加把劲就行了!来啊!」
  黑马似乎也明白这是生死关头,马嘴紧咬住缰头不放,马首上扬,同时拚命地划动陷在泥沼里的一只脚,想将身躯爬出来,两股强大的拉扯力将马嘴都磨出血来,情势却是越来越危急。
  一人一畜正在束手无策时,密林里突然跳出一个大汉,一声不吭的将一截粗树干斜斜的插入马腹下面,一声沉吼,往上用力一橇,马身已大半浮出泥沼,黑马的左蹄顺势上扬、往前一搭,已碰到实地,右蹄也藉力站了起来;这时心砚再奋力往外扯,三方同时使劲,黑马一得到着力点身子往前一窜已脱离险境,长长的一声欢嘶之后,马首不停地在心砚身上磨蹭。
  心砚高兴地搂着黑马的脖子,转头正想向对方道谢,却见到这汉子正默默的向来路走去,内心一动,出声唤道:「这位大哥,敢问你可是姓项?」
  大汉身躯一颤,霍的转过身来,面带戒备的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有何目的?」
  心砚这时才看清楚大汉样貌:只见他身材高大,臂粗腰圆,穿着一身粗布劲装,腰上插着双斧,头带翻皮帽,一张脸却是有红有白、凹凹凸凸,唇肉翻起,彷彿被火烧过一般;此刻他手按腰际,两眼炯炯的盯着心砚。心砚看他紧张的样子,心里已然确定此人就是骆玉芳的丈夫项大山,便扼要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最后开口邀道:「项大哥,你别担心!我姐姐这时候应该已将芳姐救出来了,你和我一起到那边山头去等她们吧!别回去了!」
  此人正是行猎归来的项大山,他返家途中经过林外,听到了心砚和黑马的呼叫、嘶吼声,便入内一探究竟,正好及时解了他们的燃眉之危,没想到却从这少年口中得知这么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直把个好汉惊得楞立当场,这时听到心砚的话后只丢下一句:「我回家!」便快步的冲出林去,倏忽不见了身影。
  心砚呆呆的看着项大山不见的身影,心里也说不出是啥滋味,隐隐浮起一丝不祥的感觉,转身摸了摸马背,嘴里喃喃的道:「这项大哥真是个怪人,现在回去要是碰上那帮子坏人不是更糟?哎!不管他了,我得赶紧到那边山头去等冰姐才是!小黑,我们快走!」
  不一刻工夫已经抵达约好的地点,心砚朝天发出一枚「千里传」之后,便觅了一处隐密处躲了起来;时间一刻刻的流逝,过了许久都不见骆冰的蹤影出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山巅上除了山风怒吼外,静寂得吓人。
  心砚正在焦急担忧时,突然,从山脚下传出一声长啸,一道灰影在月色下如星丸般直往山上冲来,喜得心砚一下蹦出草丛,开口疾呼道:「十当家!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快来啊!」
  数息之后,面前已出现驼子章进的身影,他一把抓住心砚的肩头急声问道:「心砚,发生什么事了?四嫂呢?她人呢?你快说呀!」
       ※   ※   ※   ※   ※
  你道这章进为何来得这般凑巧?原来那日他离开红花会众兄弟后,一颗心思就开始绕着两个嫂子打转:
  四嫂骆冰骚媚蚀骨、屄肥水多,肏起来如啃新羊,痛快淋漓;七嫂周绮幼嫩腼腆、穴窄肉滑,插进去似饮陈酿,甜美有劲。
  在他眼里这两个女人各有各的好,也都已是他囊中之物,任他予取予求,现在让他伤脑筋的是:该从哪一个美娇娘先下手好呢?还有,要如何引开她们身边的心砚和徐天宏?不让他们来破坏他的好事。
  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再接触她们诱人的肉体了,腾腾的慾火早烧得他的肉茎时时处在勃发状态,所以当他在一个树林里沉思时,不觉便掏出自己的肉棍,边幻想着两位嫂子的风情边自慰起来……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娇媚腻人的声音道:「章爷又想起了哪位嫂子啊?怎么可怜巴巴的,一个人躲在这儿吃乾麵条儿?」
  吓得章进霍的转身去,一张脸胀得如紫红猪肝,恼羞成怒地大吼道:「什么人?你……你……你是谁?你在胡说些什么?」
  「唷!章爷怎么这么凶?奴家是关心章爷,想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的。顺便嘛……想和章爷谈桩买卖,不知章爷可有兴趣?」
  话声中,只见一个身材高眺的宫装丽人亭亭袅袅地由一棵树后走了过来:云
  鬓雾发、粉面桃腮,眉如春山簇、眼含秋水波,瑶鼻如柱,唇若点朱;白罗缎下美乳高耸、体态风流,行如微风摆柳、媚姿撩人。
  章进除了骆冰之外几曾看过如此艳丽动人的女子,一时之间还道自己眼花,揉了揉双眼之后,吶吶的问道:「你……你……是狐是鬼?在这荒山野岭里做什么?」
  也难怪章进会有这种错觉,他和两位嫂子的事可说十分隐密,就算红花会里也除了蒋四根外再无人知晓,遑论他人,而这位女子不但能一语道破,又是出现在这荒山野外,所以他会有此问。
  只听这丽人格格一阵娇笑,花枝乱颤,人已走到章进跟前,皓脕轻舒的抬指虚点章进额头,无限狐媚的说道:「堂堂红花会的十当家怎么也信起鬼狐来了?放心!我跟你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儿,不信你摸摸看!」说着就要拿章进的手去触那耸巍巍的胸膛。
  章进如遭电殛,缩手往后退了一步,拉开架式、满脸戒备的凝声说道:「勿那娘们!你再不交待是何来历、找我驼子到底意欲何为?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唉!武林中盛传红花会的十当家是个铁铮铮的汉子,我慕名而来,有事相求,岂知『见面不如闻名』!原来与那些蠢夫夯汉没什么两样,都是胆小怕事之徒!」
  「住口!你形迹鬼祟,举止放蕩,定非名门闺阁,想狐媚我章进可没那么容易!快说!是谁派你来的?有何目的?」
  「啧啧!十当家好个义正词严的口气!是,我玉无痕不像那骆女侠,名满武林、人人称道,可我也不曾和小叔们干那风流茍且的勾当吶!……」
  「住嘴!再说我毙了你!你……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如何知道的并不重要!『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过你放心!我和你一样,都是『淫河里的饑汉,慾海中的游魂』,若非如此,我还不敢贸然来找十爷您呢!」
  玉无痕边说边在章进适才坐过的大石上坐了下来,也不管裙裾外分,露出一截浑圆白晰的大腿,继续娓娓的说出一段话来。只见章进脸上神色渐鬆,眼睛逗留在那光洁耀眼的大腿上的时间越来越长,玉无痕见状,嘴角微微露出不屑的哂笑,继续说道:
  「十当家儘管放心!你出任我门『护法巡察』并不会与你红花会的宗旨相牴触,相反的大家都有共同的目的:就是推翻满虏鞑子!只不过我们的手段不同而已。况且只要你喜欢,我门中美女无数,任君享用,就是……就是奴家我……你都可以……哎呀!轻点!好色鬼……」
  原来那玉无痕在说话时,上身便缓缓后仰,两个手肘撑在大石上,抬起一只纤纤玉足,拿那小蛮鞋尖去括弄章进的胯下,雪白的大腿根整个露了出来,玉柱尽头只见黑压压一片,居然未着底裤。憋了一肚子慾火的章进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肉棒腾的精神抖擞起来,大叫一声之后跪倒在玉无痕双腿之间,一头就扎了进去……
  久违了,那女体膻臊的气味刺激得他如癡如狂,舌头一撩,顶开两片密合的阴唇,逕往那桃溪深处席捲而去,粗硬的鬚根刺得玉无痕娇嫩的屄肉又痛又痒,全身一阵颤抖,轻推着章进的头顶娇声叫道:「好十爷,你弄得人家痛死了!莫非你家嫂子就爱这个调调?」
  章进虎的抬起头来,恶狠狠的说道:「住嘴!你再提起我嫂子,我就毙了你这个浪蹄子!」
  玉无痕俏脸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但立刻换上一副笑靥,如春花绽放般挟着蕩人心魄的娇笑,星眼斜飘地睨了章进一眼,不愠不火的道:「唷!生气了?想不到十爷对嫂子这么一往情深!我想武林中人一定会很有兴趣知道你是怎么疼爱文家大嫂的。十爷!我刚才已经跟你分析过了,你不会这么健忘吧?」
  语落,只见章进豹眼圆睁、双拳紧握,全身微微的抖着,但神情已如斗败的公鸡。玉无痕见状,知道已抓到他的痛处,便不为己甚的缓缓站起身来,媚眼含春,嘴角带着浓浓的蕩意,似笑非笑的看着驼子,两只春葱玉指一粒粒的解开上身的衣钮,敞着白嫩嫩的酥胸慢慢贴上章进的脸庞,将两只丰软的乳房在他脸上一阵搓摇,两手搂着他的驼峰腻声接着道:
  「嗯~~别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对,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你就别那么小气,来嘛!刚刚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火都上来了……哇!你看,你不是也硬成这样了?来,我先替你消消气吧!」
  玉无痕在说话的当儿已探手下去抚弄章进的肉棒,此时更蹲下身去解开他的裤头绳子,将那如怒蛙般的阳物掏了出来,对着胀紫发亮的龟头舔咂过去,灵巧的舌尖在马眼上一阵撩动,立刻将章进内心的惊怒和矛盾撩到九霄云外。
  温热的樱桃小口在肉棍上连翻的吞吐,同时吹旺了驼子满腔的慾火,只听得他「哇拉哇拉」的大叫了数声之后,一把扯起身下的玉无痕,将她拦腰一抱往大石上扑放过去,在她淫蕩的惊呼娇笑声中,已抓住一只棉软摇晃的乳房搓揉、捏挤起来;同时用另外一手将她嫩白的大腿用力的往外一分,挺起粗大坚硬的肉棒「哧」的一声,狠狠地冲开两瓣蜜唇,一下就深深刺入那湿润紧凑的阴道里去,接着便腰股使劲,开始快抽狠插的耸动起来……
  玉无痕在章驼子胯下曲意承欢、浅喘娇啼,声浪直透天际;雪白柔实的丰臀摇、磨、转、甩……势如滚动不休的磨盘,两只柔若无骨的玉臂像蛇一样缠上章进的脖子,娇红湿润的樱唇不住地在他眼、耳、口、鼻之间游移啃咬,放蕩的模样让驼子心旌动摇、情慾如狂,心中暗暗吶喊道:「妖女!妖女!她一定是个妖女!」
  然而澎湃的欲潮轻易的冲垮脆弱的警觉堤防,野林里的茍合持续地在进行,男女密接的性器将红花会里的一条铁铮汉子牢牢的和未知的阴谋集团扣上,一起沉入那淫乱的漩涡里,再也脱身不得。
  接下来的那几天,玉无痕陪着章进同行同宿,只要情思一动,也不管是在哪里,两人就觅地、解衣脱裤插弄个数回,除了献上她柔媚的肉体外,在床笫间更是任凭驼子恣意妄为,还教了他三十六式「挑情手」,让驼子真正认识到什么是肉体交合的欢娱,从此死心塌地的作她裙下不二之臣。
  在临别前夕两人约好联络之法,玉无痕交待了几项任务,同时答应章进:在有需要时会助他一臂之力,之后便飘然而去。
  这也是那几天里骆冰会诧异:为什么章进迟迟没有出现的缘故。
  接着章进蹑上了义嫂,本想伺机再一逞兽慾,却撞见顾金标正在房里挑戏骆冰,顿时怒不可遏的打了起来,最后追出户外,正想将赤身裸体的顾金标毙于掌下时,被随后赶到的滕一雷和哈合台拦下,几番纠缠之后双方都没捞到好处,不欢而散。
  章进回头再到客栈寻找骆冰时,她和心砚早已连夜离开了,急得他在四周山区来回搜寻;也是冥冥中自有天数,当骆冰姐弟俩在柴房里翻云覆雨、纵情交欢时,驼子也曾寻至骆玉芳屋下,探无可疑之处后便离开了,当时若是他再往上寻个几步,情况或许就不是如此了。
       ※   ※   ※   ※   ※
  再说心砚被章进的大手一捏,痛得他「哇哇」大叫道:「哎唷!哎唷!痛死我了!十当家你先放手,听我说……」
  章进听完心砚的报告,一颗心登的往下一沉,暗呼:「不妙!」其间一定出了什么差池。正待招呼心砚一起往回寻时,山坡下的的蹄响,跑上一驴一马,当先驴背上坐的正是项大山,背后的马背上似乎驮有一人,心砚眼尖,抢先出去招呼道:「项大哥,结果如何?有没有遇上芳姐和文四奶奶?急死人了!」
  项大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奇怪为什么改了称呼?但他仍然一语不发地从驴背上的行囊里抽出两把刀来。这不是骆冰的随身兵器「鸳鸯双绝刀」是什么?心砚一声惊呼,还来不及开口,章进已经大步冲到,一把抢过兵刃,略一审视之后大声喝道:「小子,你从哪里得到这两把刀的?快说!」
  项大山冷冷的看了驼子一眼,淡淡的丢下一句:「捡来的。」接着朝身后一指,说道:「问他!」
  章进几曾受到过如此冷淡,顿时气得鬚髮皆张,正待发作。心砚一看苗头不对,强按住焦急的心情往驼子身前一拦,快声的说道:「十爷,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们赶紧问出四奶奶的下落要紧!」
  章进重重的哼了一声,身形一晃将马背上的人拽了下来。那人似乎被打昏了放在马上,此时摔在地上,终于「哎哎」的醒了过来,章进不由分说上前「啪!啪!」就是两个耳括子,打得那人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心砚一看这人就是屋里那两个年轻汉子中的一个,此刻身上伤痕纍纍,便出声问道:「你们把我四奶奶和芳姐怎么样了?识相的还不快说!」
  那人被打得七荤八素的,嘴里一味的嘟嚷着旁人听不懂的土话。
  心砚拉住章进的手不让他再往下打,同时使了一个眼色之后,走到已跨下驴背的项大山跟前,语带诚恳的说道:「项大哥,你适才回去一定发现了些什么!我们四奶奶也是因为要救芳姐才出事的,现在她们下落不明,大家都急死了!你莫要怪我们十爷无礼,他是急性子,日后你就会明白的,你快告诉我们到底发现了些什么好吗?」
  项大山斑驳可怖的丑脸上起了一阵抽搐,似是意识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喘了一口大气之后才慢慢道出一段经过来:
  原来项大山听了心砚的叙述,马上就知道这是『魔鞭』单魁寻来了。虽然心砚一再强调骆冰已经将他爱妻救了出来,但是他仍然记挂着身怀六甲的骆玉芳,忧心如焚地赶回家去,却只见到厅堂里倒卧了一具死尸,赫然就是当日他的手下袁五,余外一个人影不见,屋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再看到竹林里还绑着两匹马,这时候他推断:定是骆冰先将妻子救了,单魁发现后追了下去。
  于是他将座骑远远的绑在另一边的树林就开始四下搜寻起来,最后来到骆冰战单魁的那块空地时,地上散布的棉絮、布片引起他的注意,终于被他发现地上的两把刀,不远的树下还有一条女人的亵裤,正是爱妻之物,项大山心底一沉,暗呼:「坏了!她们一定被抓住了!」想起单魁的暴虐与变态,他片刻不敢停留的就往回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是不是有此能力救人。
  说来也巧,他们几人来来去去总是「前脚接着后跟」,当项大山又回到自己家时,连竹林里的马都不见了,但是桌上深深的刻着「野狼沟」三个大字,至此毫无疑问的:两个女人已入魔手。他想到心砚还在山上等候,便往这边赶来,一出门就看到这汉子骑马过来,定眼一瞧!不是屋里死去的那个袁五的兄弟袁六还有谁?在大打一场之后,便顺手将他擒了过来。
  心砚听完之后急得如被火炙,转身对着袁六一阵拳打脚踢,嘴里大声嚷着:「王八蛋!你们敢抓了我冰姐,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章进在旁听了,脸色突然阴沈得可怕,一把抓住正神智如狂的心砚,大声喝道:「蠢材!你打死他叫谁带路?」
  接着三人研商了一下,决定必须将『奔雷手』和『武诸葛』找来,于是章进交待了几项联络的事宜之后,便分头进行。然而,无情的时间留得住骆冰岌岌可危的贞节吗?
  再说单魁怀抱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一路行来,鼻中不时吸入淡淡如兰似麝的香甜气息,飘浮的髮丝挠得他的面颊痒痒的,在在都挑动他本能的兽慾,只见他右臂向外一滑,蒲扇般的手掌已紧贴在骆冰赤裸的丰臀上,中指往下一勾,粗长的半截指头已刺入粘滑的阴道里去。
  他就这样一步步的走着,有时为了闪避芒尖树枝,不得不弯腰挪身,这时候指节自然的往里深插几分,每当此时单魁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骆冰的娇躯颤个不停,温热的淫水一股股的喷出,淌满了他的手掌,嘴角不由漾起快意的淫笑,脚步更加轻快起来……
  一回到屋里,单魁放下骆玉芳示意她将灯点上,右手一托,将骆冰横放在桌上,跟着两眼炯炯地盯着她裸露的部位猛瞧。只见被点了穴道的骆冰粉颊通红、星眸紧闭,挺耸的玉乳随着呼吸夸张的起伏着,两颗红滟滟的乳头上下颤动,映着白花花雪嫩的乳峰显得无比诱人;桃源密处大片乌黑的阴毛被那湿漉漉的淫水弄得或倒或仰,杂乱不堪,两瓣阴唇明显肿胀肥大,那迷人的穴口张开一缝,红光隐隐、水迹盎然。
  骆冰的芳心里五味杂陈、羞不可抑,娇人的玉体不仅赤裸裸的袒露在敌人面前,还不知羞地展现自己的饥渴,儘管心里大声的狂呼:「不可以!不可以!」
  然而经过连番挑逗过后,澎湃的欲潮不断沖刷着敏感的肉体,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需求,所以纵然她从顾金标如风吼般的喘息声中知道:敌人正用着眼睛在姦淫自己的肉体,却反而有种骄傲的快意,甚至暗暗期盼着能有更进一步实质的凌辱。
  这时单魁拿眼斜睨身旁的顾金标:见他两眼布满红丝、睁如铜铃,脖子上已冒出条条青筋,气喘得像条缺水的狗,却是双拳紧握下垂,不敢一动;再转头望去:骆玉芳怯生生的倚在屋角,扭着小手,不时向这边瞟上一眼,双唇启合,终是不敢出声。知道他们都是忌惮自己的威势,不禁满意的颔首微笑,接着缓缓伸出一手,开始拈弄骆冰那颤巍巍的乳头,同时掏出阳物,拿龟头在那阴唇缝上划得几划,触眼骆冰私处那浓密乌黑的阴毛,不由眉头一皱……
  此时顾金标正好一眼瞥见了,立刻从靴筒里抽出一把短刀来,谄媚的说道:「老大,要不先将她的屄毛给剃了?你肏起来过瘾!」
  单魁顺手接过短刀,正要下手,突然心里一动,开口问道:「你是否红花会里的骆冰,骆当家?」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问话将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当骆冰发现下体顶上一根热腾腾的硬物时,立刻知道那是什么,不由紧张、期望得直发抖,花唇里淌出更急的浪水来,作好了交合的準备,哪知道期待中的充实没有来临,却突然听到这句如惊雷般的问话,不由羞愧又略带诧异的张开双眸,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原来单魁在接刀时突然想起了骆冰也是用刀,这在当时武林并不多见,要知道「剑走轻灵,刀重沉稳」,一般女子练武使剑的居多,这是由于先天体质的缘故,因此若是女子用刀较易为人所知,目前道上较有名气的除了「金刀会」的仲孙大娘外,就属『鸳鸯刀』骆冰和『蓬莱紫凤』韩如烟两人,但是仲孙大娘已是六龄老妇,而韩如烟用的是缅刀,行蹤又几乎不出江南一带,所以单魁一下就猜到这个美少妇定是骆冰无疑。
  这下求证属实之后,单魁脑中电转,寻思道:「我现被官府苦苦追逼,几无容身之处,他『红花会』声名鼎盛、众多势广,我可不能再树这个强敌!这骆冰虽然天姿国色、艳丽过人,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白虎,不如将她放了,结个善缘!但……但是看她那浪蕩饥渴的模样,活脱脱深闺怨妇、慾海娇娃,怎么看都不像传闻中贞静淑良的『鸳鸯刀』!唔……不管是否!凭我的手段也不难将她收为性奴,如她是真!有『红花会』相助,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就算不是!这么美的人儿玩玩也不错!对!就这么办!」
  这些纷沓而至的念头在他脑中短暂盘旋之后,心中已有了计较,他笑呵呵的将骆冰扶坐起来,解了她被封住的软麻穴,单留气海穴这个穴道仍然锁住,为的是另有作为,同时歉声连连的说道:
  「哎呀!哎呀!实在抱歉!不知是骆当家当面,多有冒犯了。本来应该现下就将你放了,可是难得有这个机会和『红花会』诸位大侠亲近、亲近,所以单魁想邀骆当家到我那儿作客几日,又担心花驾见怒,不得已暂时委屈你了!……啊啊啊!我真该死!骆女侠这衣服不能再穿了,来!小玉儿,去把你『最好』的衣服拿一套来!」
  连珠炮般的一番说辞,说得三人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单魁一说完就向骆玉芳使了一个颇含深意的眼色,骆玉芳顿时双颊流丹,躲入内室里去,不一会拿出一套衣裳来看着单魁静候指示。
  在这当儿,顾金标已回过神来,他急急的向着单魁嚷道:「老大!这娘们不能……」
  「住口!你眼里如果还有我这个老大,就过来向骆当家陪个不是,我担保她过后不会再追究!」说时背着骆冰连使眼色,逼得顾金标把未说完的话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骆冰此时一手掩着前胸,一手遮住私处,玉颊上红晕未退,直楞楞的站在那儿,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她尤其被这变化给惊呆了,只知道单魁不会再来侵犯自己,这反而使她脸上神情阴晴不定却难掩一丝的失望之色。
  单魁看在眼里,更加深信自己的决断没错,此时看到骆玉芳已将更换的衣物拿出,便向着骆冰抱拳说道:「骆当家!请……」
  话刚出口,便听得一声长啸传来,悠长有力,正自神色微变,旁边顾金标已急声说道:「不好!是这娘们的同伙寻来了,点子扎手得很!老大你……」
  单魁将手一摆,转头对着骆冰一句:「情况有变!得罪了!」便不由分说的将骆冰剥得一丝不挂,再顺手接过骆玉芳递来的新衣,胡乱的便要往她身上套,同时对着顾金标指示道:「顾老二,你带着小玉儿先去备马!」
  骆冰同时也听到那个啸声,知道章进已经到了,纷乱的情绪一下平静下来,心中又燃起複杂的希望,所以当单魁动手剥她衣裳时,便奋力地抵抗,无奈气海穴受制,一身内力发不出来,除了像小女孩一样不住捶打单魁的胸膛外,在他高大如山的身躯旁宛若鹰翼下的小鸡,是那么的娇小无力,反而那因挣扎而引起的乳波臀浪更激发了男人的兽性。「啪!」的一声脆响,骆冰雪白细嫩的玉臀上浮现出明显的五指印,羞辱的泪水立刻夺眶而出,身躯一软,紧抿着双唇,一动不动地任他为所欲为……
  当单魁紧抓着骆冰的手来到繫马的竹林时,顾金标已搂着骆玉芳骑在一匹马上等候,他将骆冰拦腰一抱托上了马背之后,眼珠一转,自语道:「嗯!先解个手去!」便「哗啦哗啦」的在竹子边拉出一泡尿来,接着怪叫一声道:「咦?坏了!怎么这裤子绽了一个大口子?算了,让鸡巴透透气也好!」
  其他二人听了不知会作何想?但此话一入骆冰之耳,芳心便没来由的格登一跳,粉脸发烧,只有她明白为什么:自己身上除了一件棉衣、一条长裙之外,里面赤条条的连件肚兜、亵裤都没有,而这条裙又特地古怪,就只是那么一块布简单的在腰上匝个两匝而已,只要在后面将裙裾往外一分,下半身就要光溜溜的出来见人了,而这单魁此时又这么说到底是何用意?莫非他要在马上……
  思量至此,骆冰的脸更红、心更跳了,一时之间她分不清:自己是个无奈的俘虏?还是充满期待的客人?
  云淡风高,月儿笑瞇瞇的看着下面各有心思的男女,马蹄翻飞处,四人两骑已撞入浓浓的夜幕里去,冲向未知的旅程,然而,可沖得破那「肉慾」的枷锁?
  (感歎一言完稿于200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