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偷看爸爸给妈妈拍裸照

时间:2018-01-10
我爸妈都是7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比较有名的大学,后来分配到同一个事业单位工作。那时爸爸是个摄影爱好者,当时买的135海鸥相机。平时喜欢摄影写生,周日经常到附近地方拍照,回来后自己买来显影药水,还自制了简易的放大机,经常自己沖洗一些黑白照片。
那是1989年的7月初,那天单位里告诉大家,内部的闭路电视晚上要放香港的武打片《塞外夺宝》,当时的文化生活比较贫乏,放录像可是个娱乐的大事,而且特别爱看香港的功夫片,因为文化管制的还比较紧,所以放录像的时间都很晚,要到晚上11点才开始。
晚上我们全家洗完澡,因为是晚上临睡前,又不可能有外人来串门,所以都穿的随便,我和爸爸都裤衩背心,妈妈上身穿了一件汗衫,没带胸罩,下身穿着短裤,外面系了一条平时干家务时常穿的那条裙子,长度到膝盖这儿。
我们一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时我们家的电视还是18寸彩色的,好容易等到11点开演了,我津津有味地看着,刚刚看了半个多小时,爸爸妈妈就喊我叫我睡觉了,因为太晚了,第二天还要上学,而且又快要到期末考试了,我赖了一会儿,实在赖不下去了,于是满脸不高兴的回到房间,把门关好準备睡觉。
可是,那时的老房子根本不隔音,躺在床上听见隔壁屋电视传来的打斗呼喊声,心痒难熬,突然看到气窗上的光亮,灵机一动,又想起才买的一架高级玩具望远镜,于是悄悄起来,拿出望远镜,又悄悄从椅子上爬到高柜上。
哈哈,很轻松就能看到电视,再用望远镜一望,虽然不像现在的军用望远镜那样高倍数,可是因为本来房间距离就不远,所以仍然看的很清楚,就象在眼前一样。于是开始这样看起电视来。
看着电视,偶尔瞥了一眼爸爸妈妈,看他们有没有到我房间的意思,好提前溜回床上,发现他们也正看着电视,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就更放心大胆地看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已经12点过了,片子已快到尾声,即将进入最后的大决战的时候,突然,看到爸爸起来了,我吓了一跳,正想爬下高柜,却看见爸爸走到门那儿,把门关好,并且反锁上,然后来到窗户边,先检查了一下窗帘拉的严不严,又走在电视机前,将音量调到了很低,我几乎听不到了,接着走回沙发,伸手扭亮了茶几上的台灯,40W的灯泡,房间一下亮堂了。
我心里一动,感觉气氛异常,估计他们可能要办事,以前虽然也听到过,可是从来没有亲眼看到,心中一阵狂跳,生怕被他们发现。
爸爸做完这些后,后背往沙发上一靠,把嘴凑到妈妈的耳旁,耳语了几句,只见妈妈低头吃吃笑了几声,抬手捶了爸爸一拳,爸爸顺势将左手从背后绕到妈妈腰济,右手顺着大腿往上滑,伸到裙子里面摸索。
这时妈妈右边的屁股先抬了一下,然后左边也抬了一下,一会儿只见爸爸的右手滑出来,抓着妈妈的内裤褪了下来,妈妈把脚抬了一抬,让爸爸把内裤从腿上拿下,爸爸顺手将妈妈的内裤塞到沙发的角落里。
然后左手继续伸到妈妈的汗衫里面抚摸了起来,我只能看见爸爸的手在汗衫里一动一动的,过了一会儿可能爸爸觉得汗衫碍事,就慢慢将汗衫往上撸到妈妈的脖子处,于是妈妈的两个奶子露了出来,已经微微有些下垂了,两个葡萄大的乳头瓖嵌在正中央,呈褐色,爸爸的手在乳房上上下抚摸,不时用拇指和食指捏捏乳头,并不时把嘴凑过去含着。
我看了看妈妈的表情,只见妈妈鼻中发出轻微的哼声,嘴里大口咽着口水,这时爸爸的右手从妈妈的裙下慢慢伸了进去,我只能看到裙子在动,一会儿妈妈也把手伸进爸爸的裤衩里开始抚摸,这是电视里也正打得热闹,好像是在配合电视节目一样,里边激烈他们的手也动得快,里边和缓他们的手也动得慢一些。
不久妈妈先撑不住了,身体发软,只往爸爸身上靠,于是爸爸让她倒在沙发上,头枕在爸爸的腿上,爸爸用左手顺势将妈妈的汗衫脱下,右手将妈妈的裙子撩到小腹上,扳了一下妈妈的腿,让腿分开了一些,大约可以放进一个拳头,然后右手覆盖在妈妈的阴部上,上下抚摸。
妈妈阴部的方向朝向气窗的这面墙,我赶紧将望远镜对準妈妈的隐秘之处,阴毛不算很多,上方呈倒三角形分布,两边微微有些毛,虽然如此,但还是觉得黑乎乎的一片,看不真切阴部里面的细节。
这时只见爸爸的大手频频抚摸着妈妈的阴部,不久爸爸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两边的阴毛,中指顺着细缝上下滑动,这时爸爸将中指慢慢深入到妈妈的穴里,妈妈喉头咕了一声,但爸爸并没有将手指全部伸进去,只到中指的第一个指节处然后就退了出来,就这样不时的进出,一会儿就隐隐地水光一片。
这时,爸爸又凑到妈妈耳旁低语了几句,开始妈妈摇头,喉咙里轻轻吐出,「不嘛,有什么好看的,都看过那么多次了。」
爸爸又低低地说了句︰「百看不厌,常看常新嘛!」
又低头附在妈妈耳旁好像在劝妈妈什么,同时手指加紧在妈妈的穴里进出,最后妈妈的脸红了一下,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爸爸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我一缩头,以为他要过来,却见爸爸拦腰把妈妈抱起,放到床上,仍然是头沖着电视机一头,将裙子撤掉。
这时妈妈已完全赤裸了,这个角度对我来说更佳了,心里那个高兴啊,然后爸爸自己也将背心和裤衩脱掉。
爸爸走到放杂物的架子旁,拿了一些东西放到茶几上,回身将电视机关了,同时沖着妈妈坏坏地一笑,妈妈瞪了一眼,把头转过来,把眼微微闭上。
我仔细一看,爸爸拿的东西有刮胡刀、痱子粉、手电筒,还有一卷手纸,只见爸爸先撕了一截手纸,又顺手把沙发扶手上的毛巾抓了过来,来到门边这个位置,将手纸卷了卷,又将妈妈的两腿分开得更大了一些,先用手纸擦拭妈妈的阴部,将流出的水擦净,又拿过那条毛巾垫在妈妈的屁股下面,打开那筒痱子粉,用里面的海绵蘸着粉扑在了妈妈的阴部上,然后拿起刮胡刀,小心翼翼地开始给妈妈剃阴毛。
随着刮胡刀的运动,阴毛和着粉纷纷地落下,一会儿就剃干净了,爸爸剃完后将毛巾包成一团,放到沙发上,回身到橱柜里把相机拿了出来,再过来把枕头拖下来,垫在妈妈的腰下,又将妈妈的两腿屈曲,脚心贴在床面,尽量向两边分成M型,然后端着相机开始对着妈妈的阴部按快门,发出一阵阵的闪光,同时引导妈妈的双手,让妈妈自己尽力掰开穴穴,然后又拍了几张,一会儿又要妈妈坐起来,摆出各种姿势,妈妈也听话的配合了,后退几步又拍了好几张全身照。
爸爸照完后将相机放到茶几上,走到妈妈身边,脸凑到妈妈阴部前面,仔细看起来,一会儿只见爸爸将中指探入并开始搅动,妈妈也不时地发出「嗯、嗯」的声音,开始扭动身体。
这时爸爸又将头伸到妈妈近前,开始与妈妈接吻,并一路向下,吻完左边的乳房吻右边的,再顺着肚脐往下,最后来到妈妈的阴部,这时爸爸把妈妈的两条腿抬起尽力往上压,让妈妈的脚在头的上方,然后让妈妈自己的两只手将腿把住并分开。
这时妈妈的阴部已经完完全全的正面向上了,爸爸将手扶在妈妈的两腿上,头埋进妈妈的双腿之间,上下点头,开始舔穴,我一阵头晕,这可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情景啊,真是太刺激了。
舔了一阵后,看见妈妈也受不了了,眉头微蹙,头摇来摇去,身体一阵阵的颤动,拼命压抑着不喊出来,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终于两手无力支撑双腿,只好将腿放下,同时大大的分开,让爸爸继续舔,啧啧有声,好像是吃冰棍的声音。
不久爸爸轻轻地一推妈妈,妈妈会意地将身体翻过来,双膝跪在床上,双手的胳膊肘撑在枕头上,将屁股高高撅起,让爸爸从后面舔穴,只见爸爸双手放在两瓣屁股上,两手拇指用力将大阴唇分开,伸出舌头,起劲地舔起来,不时将舌头伸进妈妈的秘洞中,用舌尖触及妈妈花心中的小豆豆,这时妈妈的屁股也随之摇起来,顺时针画着圆圈,里面的水一股股地流出,都被爸爸吸进口中。
就这样一直搞了十多分钟,见爸爸终于抬起头来,用手轻轻地拍拍妈妈的屁股,妈妈于是重新躺下,但这次是侧卧,并朝床边挪了挪,同时左腿伸直,右腿屈曲,撑在床上。
爸爸转到茶几前面的床边,左腿抬起跪在床上,右腿单脚站立,左手扶着早已高高勃起的阴睫伸到妈妈面前,用右手扶住妈妈的头,妈妈明白了,于是把头转过来,伸右手握住爸爸的肉棒,并示意爸爸把扶着阴睫的手放开,来回撸了几下,嘴一张,一口将爸爸的肉棒含住,头开始前后运动,舌头卷动,发出「姆、姆」声。
而爸爸的左手也没閑着,一会儿捏捏妈妈的乳头,一会儿用大力握住乳房,让妈妈的乳房都变形了,一会儿又伸到下面去摸妈妈的小穴穴,并将中指伸进妈妈肉缝,飞快地进出着。
后来爸爸眉头一皱,可能感觉要射,急忙阻止妈妈头的晃动,停顿了片刻,休息了一下后将肉棒撤出,翻身上床,将妈妈的腿高举过头,用阴睫去触踫妈妈的阴部,左顶一下,右顶一下,再顶肉缝,顶进去半个头后又马上退出来。
就这样挑逗着妈妈,妈妈急了,一把抓住爸爸的肉棒,急急忙忙地就往自己的穴里塞,嘴里说着︰「快一点、快一点……」
这时爸爸微微一笑,猛然往里一送,妈妈「啊」了一声,好像完全放松了,任凭爸爸在身上驰骋,爸爸放开了妈妈的腿,妈妈自然地把腿缠在爸爸腰间。
爸爸这时趴到妈妈身上,开始抽送,肉棒慢慢退出来,又狠狠送进去,来来回回了许久,后来越动越快,只听见肉与肉的撞击声,夹杂着滑唧唧的水声和妈妈含混不清的呻吟声,最后见爸爸突然一抖,趴在妈妈身上不动了,精液一股股地射进妈妈阴道,终于到达高潮了。
不一会儿,见妈妈推开了爸爸,爸爸顺势躺在妈妈身边,妈妈大分着两腿,穴里白浊的精液慢慢流了出来,爸爸抬手将茶几上的手纸递给妈妈,只见妈妈坐起,低头自己仔细地擦着阴部,擦干净了往后就躺,爸爸将台灯一关,两人相拥而眠。
我轻轻地从高柜爬下,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情景,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我一直在想着晚上的情景,突然间灵光一闪,心想爸爸给妈妈拍照片的时候动作熟练,也许拍的照片不止昨晚这些,说不定找找的话能找出其他的。
正好过几天期末考试,然后就是暑假,于是我趁白天爸妈上班的时候在家里东翻西翻的找,后来发现爸妈卧室里的那张桌子最有可能。
桌子是以前那种办公室的办公桌,左边一个大抽屉,右边上下3层抽屉,相邻的右边第一层抽屉与这个被锁的上面是相通的,大概留有一寸宽的缝隙,我的手刚好能伸进去,于是试着把手伸过去,凭着感觉摸,摸到一本相册,从空隙抽出来,果然里面都是妈妈的裸照,都是黑白的,有正在洗澡的,有躺在床上的,有站在房间里的,傍边还注明「27岁留影」、「30岁留影」的字样,大都是妈妈一个人的裸照,有妈妈蹲在床上,两腿分开,两手掰开阴唇沖着镜头微笑;有妈妈跪在床上屁股沖着镜头的,还有合影的,妈妈两腿分开坐在爸爸腿上,爸爸的两手分开妈妈的阴唇,照片照得十分清楚,比我从气窗偷看要清楚多了,从照片上看,阴毛不是很多,大部分分布在顶部,阴唇的两侧有一些,不多。大阴唇比较丰满,基本上把小阴唇都包在里面了,只能看到小阴唇的两条窄窄的缝,如果不是自己把穴穴掰开,就只能看到细细的一条缝。
看看照片旁注的日期,发现一个规律,基本上每隔两三年到妈妈的生日,爸爸就会拍照,我想是爸爸在妈妈生日的晚上给她照相留念吧。
越翻到后面拍的,可能因为已经完全放开了,姿势什么的都很有挑逗性,撅着屁股正对镜头的也有,从后面拍的特写细节十分清楚,而且阴毛都剃掉了,光光白白的很可爱。
后来一有机会就偷偷拿出来看,又趁爸爸出差去的机会,偷偷把爸爸留下的抽屉钥匙配了一把,趁妈妈上班还没有回来这段时间把抽屉打开,这下终于看到抽屉里面的所有东西了。
不光有影集,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如避孕套、一些性知识方面的书,还有爸爸记的一个本子,上面有爸爸妈妈认识的经过、婚前的亲热抚摸过程、以及新婚后的几次性交详细过程的描写。
基本上从妈妈28岁起一直到现在各时期的照片都有,也让我有机会欣赏了,中年以后身材开始有些走样了,腹部赘肉增加了不少,乳房也没有二三十岁时候坚挺了,躺在床上照的还好,站立时候照的照片这些缺点就都显现出来了。
后来我们家搬家的时候,我发现爸爸销毁了一部分照片,不过也让我有了机会偷拿一些,因为我想爸爸可能不一定会记住销毁了哪些,所以我乘机偷偷拿了一些底片,一直保留到现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