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春花绯闻

时间:2018-01-09
进入十二月份了,龙腾的工作也进入了高潮,但元旦和随后即将到来的春节这两个大的节日还是要好好过的。厂里安排在元旦搞一个职工文艺晚会,我也想着找机会让这几个形像大使排练个舞蹈什么的亮亮相,要不老没事儿干反而要憋出问题来。
  上午忙完了工作,中午时分我抽空开车来到卧龙山庄,这里我那支漂亮女人组成的职工歌舞队正在排练《春天》,想想也是,钱呀一多起来,人也真他妈腐朽到骨子里了,以前看着台上转着的这些美女只有掉口水的份儿,如今却成了自己的女人任自己消遣玩弄。我其实对舞蹈一窍不通,看着台上那些骚呼呼的女人们扭来扭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反正就是少穿点衣服在上面扭。
  对现在的生活我是又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是我不用到外面打野或上网觅食,也能找到大把情妇,而且对漂亮女人的佔有是全面彻底无条件的,说真的豢养情妇养漂亮的女人乐趣很大,从精神和肉体上的绝对佔有和满足远胜过跟出色的鸡婆凑合一下,而且那些女人实在太髒。
  而我不满意的是现在对出色女人的佔有慾望越来越不容易得到满足,才把玲玉和君红搞上手,就有些乏味,心里不停盘算着下一步要找个什么样更年轻更漂亮更风骚更出名的女人来玩一玩。
  看着眼前娇美的女人们我几乎流出口水,她们身上每个元素都在无意中刺激起我潜在的慾望,尤其是中间那两个领舞的显得更加出色。
  我的眼睛直盯着妩媚动人的绝色舞后,君红今天穿了件白色套裙,外面罩一件米色马甲,梳着长波浪披肩发,奶白色带袢子高跟鞋,骚韵悠长、睫毛如帘,边舞边笑吟吟望着我,眼波媚而销魂,简直有些把我看呆了。
  而璐瑶也不含糊,她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黑色长袖薄毛衣和黑色呢裙,黑色的裙子把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娇嫩,毛衣的V领开胸很低,露出大半个雪白娇嫩的大奶子,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凸出的乳头若隐若现,我猜她可能没戴乳罩,裙摆只及大腿,紧紧包裹住肥翘的大屁股,灰色的长统天鹅绒袜子紧紧地裹着娇嫩的大腿,脚穿一双猩红的高跟中筒细高跟靴子,显得婷婷玉立,身材既性感又丰满,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
  吃饭时我给这两个骚货使了使眼色,到了那个特意为我收拾好的房间,歌舞队这两个撩人的骚蹄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老公,你都好几天没来看人家了。」说着话,璐瑶丰满的身子就靠上去了,君红也不含糊,贴上了另一边,搞文艺的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平常训练的服装做得也很到位,上身把乳房紧绷着,下面的紧身包臀裙下摆只到大腿的中部,那半截大腿露在外面,怎么看怎么性感,加上这些嗲声嗲气的女人的骚劲,一般男人都要犯晕。
  在两个喷香性感的女体诱惑下我很快膨胀起来,怀里的两个女人很懂事,一件件地把我的衣服脱了下来,轻轻地把我推倒在床上,充满诱惑力的上身一截截地触到了我的身体上,拉着我的手把她们背上的奶罩的锁扣解开了,圆挺的乳房耸立出来。璐瑶把她的又白又嫩的大奶子放到了我的脸上,轻轻地移动着,放到我的嘴边挤压了一会儿。君红则慢慢地顺着我身体的震颤,揉开了我的大腿……。
  我现在有个习惯,就是在搞女人,尤其是搞气质高雅、姿色出众的美女时,想着法子说黄色笑话,先美美「口淫」这些个高雅美丽的女人一遍。这次,我说起了那个流传甚广的「女秘应试」的成人笑话起来,笑着说:「我给你们讲个笑话,从前,某公司招聘一名女秘,四美女通过初试。複试由老闆亲自主考,老闆出题:女人的两张嘴有何区别?」
  看着两女听着有些入神,我接着说了下去:「美女甲答:一张是横的,一张是竖的。老闆听后不语。美女乙答:一张会说话,一张不会说话。老闆眉头微皱,亦不语。美女丙答:一张无毛,一张有毛。老闆做歎息状,还是不语。」
  我停了半晌,正想卖个关子,璐瑶却急中生智地插话抢功:「一张是自己用的,另一张是给老闆用的。」我笑了起来,连声夸奖她聪明懂事,这时君红却吃吃笑着说:「要是我就说,两张都是给老闆用的,连人都是老闆的,老闆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来着。」
  君红这么些日子可能深有体会,在我胯下争宠也只有不要这张脸了,月琴之所以能在众多的厂花里脱颖而出成为我的姨太太,不仅靠的是姿色出众、体态风流,更多的是言语风骚、不辞下贱。君红作为江陵市歌舞团的大美人儿,本就甜美妩媚、气质高雅,如今又是如此知情识趣,销魂媚眼弄得我一下来了兴致,好的,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就得好好用用她的上下两张嘴了。
  我雄风万丈好像换了个人,成了冲锋陷阵的士兵,奋勇冲杀,喝着骚女人璐瑶的椒乳汤,一次次压着君红在性爱的欢乐山中打胜仗,哪能不打胜仗呢。我暗自庆幸,有这么些又漂亮又下贱懂得哄男人开心的女人是人生多么重要的选择呀!
  中午这觉收穫还是挺大的,不仅搞了两个领舞的美女,还了解了情况安排了工作,原来这次舞蹈排练下来人手不够,雯丽潘莉那里肯定是没法动的,而这边月琴最近身体不太好,几个俏丫头里除了仙娇香萍以外,晓红亚丽又派不上什么大的用场。我想了想,还是和潘莉打个招呼,把云凤那里的长得跟花儿一样的招人喜欢的春花还有桂华她们两个临时弄回来,由她们和现在歌舞队的这帮骚货一起搞,加上玲玉这个唱通俗歌的甜歌皇后,这次上台露个脸,说不定还能红起来呢。
  下午当我走进宽敞明亮的云凤女装专卖店的时候,感觉真的很舒爽,环境怡人、灯光柔和,几个身着浅灰色西服套裙、黑色细高跟船鞋,高挑靓丽的女服务员正在里面侍立着,像几只高傲的天鹅。
  你还别说,漂亮女人到了哪里,哪里就会不安生,看见这些青春靓丽的女服务员,高耸的奶子和白嫩的大腿,就要起性的冲动。这群风骚大胆、花样年华的女青年们别样的清纯和活泼,制服套装衬托下高高鼓起的乳房,绕是才在大美女身上干了两炮,我的口水还是有些下来了,简直是浮想联联。
  看我进来,正在店里当值的蔡经理走了过来,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虽然她的长相一般,但这次很好地化了妆,显得还是清爽柔和。
  有几句没几句搭讪了一下,蔡经理向我概要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不过今天的我兴趣却不在这里。潘莉没在,春花到仓库那边清库去了也没在,只有桂华在。等了一会儿,见春花还没有回来,于是蔡经理便招呼桂华陪我到后面的「碧云天」去休息一下,春花她们几个小妮子在这里租了套房间暂住。
  桂华工作能力一般,但厨艺不错,同时长得挺讨人喜欢的,脸儿本身就带着一股浪劲,尤其一对奶子挺大的,柔软而富有弹性。今天一路走在一起,她故意用乳房擦着我的身体,那种感觉痒痒的。我知道桂华这个浪妞肯定有些思春,想弄点事情出来,就那么一个罩住奶子的乳罩,外面直接穿上了浅灰色的制服衬衣,本来有些丰满却挑了件瘦瘦的上衣。可爱的桂华还有些别出心裁,第一钮扣偷偷打开弄了个漂白的小酥胸,要想不把男人的眼睛留住也难。而裙子却是最短的,露大腿呀!
  男人对着女人快上床的时候,或者可能将来会上床,最留心的就是圆挺的乳房和下面两截大腿了。看够了桂华的前胸和大腿,我心想投怀送抱就投怀送抱吧,女人现在不都想背靠大树吗。我知道身边的这个女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可现在却不想「开撕」「贴大饼」呀。任她那带电光的秋波哗哗地在我脸上扫过。
  我现在不仅包养了几个漂亮姣好的姨太太,还找了几个年轻貌美的拖着,而桂华亚丽这些虽然姿色上没有那几个出众打眼,但有时没事干的时候,即使是条件所限不能在床上办事,搂着亲亲嘴,抠抠摸摸也比干靠强呀。我现在的生活,因为有这些漂亮女人的滋养,可以说是糜烂的。不过说真的有点累,中午操璐瑶和君红这两个漂亮的形像大使真的干得有些过了,现在美女再发骚也实在没有多大兴致。女人呀女人,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桂华服侍我洗了个澡,她的头髮也半湿了,胸脯高耸着,刚沐浴出来的女人有一种别样的美。但刚一倒在床上,桂华温柔地替我按摩了不到五分钟,我就呼呼睡了过去。这一觉简直睡得昏天黑地,迷迷糊糊中自己都不知道了时间,只觉得好久没有这么放鬆了。
  醒过来的时候,桂华已经不知所蹤,看见床头小柜上的小闹钟,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小柜上还放了张春花的靓照,甜甜的笑容让人陶醉。想想自己睡在春花的香闺密室中,睡在她洁净而充满少女芬芳的床上,我就觉得特别惬意。
  自从放到云凤女装让她历练以来,虽有段时间没和她亲近了,但春花我的确是挺中意的,这甜美的脸蛋,这诱人的身材,还有温柔的性格,在飞龙厂直到云凤女装这好几百个姑娘媳妇中也算是凤毛麟角的了。不说别的,就是和桂华亚丽这些我玩过的小厂花比较,也要高出一大截。
  我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正在舒爽得连手怎么放都不知道之际,在枕头下却碰上了一个小本子,掏出来一看是本相册。打开相册,我有如雷击,一张照片,春花穿着身粉红色套装带着幸福的微笑依偎在一个男人身边,她身旁的那个英俊结实的男子是她的什么人?是她的……情人?!
  仔细观察了一下房间,我突然发现一束艳丽的玫瑰花在春花房里温馨盛放,花朵还沾着露珠,显然是才送来不久的。而在她的枕头下面还发现一封热辣辣的情书,心头怒火顿时起来,老子养的女人让外人染指了!我的心悸了好几下,如擂鼓的敲响在我的体内汹涌澎湃~~春花是我的,是的!我要定了她!生,她是我的人,死,她也是我的鬼,她是我一生一世霸定了的女人!而照片里的他是谁,她亲密依偎的那个男人我一定要查清底细的!
  我的胸部突然有些发疼,我知道那是心在痛,看着春花的照片,迷恋着她的芳容,我实在嚥不下这口怨气。一看见春花那姣好的面容,我便感慨万千。
  美少女素雅淡妆,清秀目隐含忧伤。
  怜玉风轻抚盈体,飘逸出沁人芬香。
  对于飞黄腾达、作风放蕩的我来说,凭着财势熏天,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玩过啊,可是,这个「甜美公主」给我的印像太深了,我着实让她给迷住了。我想起以前带着春花和月琴出去的时候,只要她们往我身边一站,旁人常有惊艳的感受,从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里,我常常能获得一种满足,表现出一种得意。
  好漂亮的美人儿啊,想起采这朵好花的过瘾销魂,我不由得慾火勃发、醋意横生。春花这个小娘们,长得可真好啊!脸蛋儿甜美俏丽,浑身细皮嫩肉的,小屁股肥嫩可爱,她的身体简直太奇妙了,尤其是她的小骚屄,真是美不可言啊!
  是啊,春花那流露着忧伤的芳容,那滑润无比的酥乳,那小巧可爱的玉莲,令我如癡如醉,特别是她下面的肉洞,更是让我情迷意蕩。他妈的,这个小娘们的骚屄好奇妙啊,表面上看,羞答答几缕阴毛簇簇,红嫩嫩两片肉片翻捲,与普通女人的毫无二致,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稀奇可贵之处,可是,当我把鸡鸡插将进去,立刻体会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滑溜感,同时,从粉嫩的洞壁分沁出一股股清泠泠的淫液,挂在我的鸡鸡上,使我身不由已地抽送起来,每抽送一下,使发出吱吱的淫响,听得我浑身肉麻麻的。而且一搞起来,春花的嘴里就娇滴滴地大呼小叫个不停,饶是销魂动人,而下面那空前的滑溜感再度袭来,我便愈加张狂地抽送起来……。
  「唉,他妈的。」每当想到这些,我既兴奋又怅然:「这么好的小骚屄如果让别人抢了去,我岂能嚥下这口恶气!」
  春花一直没有回来,晚上她和月琴一起到江大上课去了,我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头绪,叫上桂华到旁边的小馆子先把晚饭吃了再说,也想先从她的嘴里打听一下春花的内幕。
  临桌有5男5女,喝酒声,划拳声,调笑声很响。一开始我们这桌对他们并没有怎么在意,大家出来玩,闹得疯一点那是很正常的事。
  可那桌不知怎么地谈起了荤的,其中一个穿着紫红休闲T恤,手指头上带着四枚金戒指的微胖男子,嘴里罗里八嗦骂骂咧咧:「操。孩子是自己的乖,老婆是别人的好。」看见桌上大家注视他的目光,那个杨胖子灌了一口啤酒,继续道:「操他个傻B。我就喜欢干别人的老婆,把那些臭男人整成乌龟王八蛋。」
  杨胖子顿了顿卖了个乖子:「呵呵。我们隔壁有个穷小子叫小魏子,平日里我就看不起他,没本事弄到钱,不过小魏子那个傻B人虽傻,但娶得小媳妇模样儿到是俊俏。呵呵,哥哥趁小魏子外出打工不在家里的时候,上了他的那个俏媳妇。哎约……想着小魏子那个傻B带绿帽子的王八样,上着他那个俏媳妇,哥哥这心里美得啊,那是不用提了!呵呵。事后,哥哥塞了些钱给那个小婆娘,谁叫哥哥家比他小魏子家有钱呢。」
  杨胖子一边把手放在身旁那位浓妆艳抹的小姐身上,混乱摸捏,一边调笑道:「看,看,就像这样。哈哈。老子我就像这样玩弄小魏子那个傻B的老婆。」身旁的小姐脸上没有显现半点不高兴的神色,而是故做柔媚地对杨胖子说:「杨老闆,您把人家弄得好痛哦……。」长长的翘音,让人听了又酥又麻。
  杨胖子一把搂过那个小姐,在涂着厚厚一层粉的脸蛋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好,好,只要伺候得我杨胖子高兴。那钞票是不会少你的。」「谢谢杨老闆了。」小姐听见钞票二字,两眼放光。
  旁边一个长得比较猥琐,脸上有三点麻子的矮男人问道:「杨哥,后来呢?」「哈哈。就知道你个麻老三不是什么好鸟!想知道后面的?那还不给哥哥倒上酒。」麻老三乖乖地给杨胖子倒上酒,静待下文。
  杨胖子喝了一口继续道:「你们知道哥哥为什么要给小魏子那个傻B的婆娘钱吗?按理说那个俏媳妇要面子,也怕小魏子那傻B想不明白休了她,肯定不会把这事情宣扬出去。哈哈。可哥哥偏偏还是给了她钱,是哥哥喜欢上那个俏媳妇?你们猜不到是吧。哥哥告诉你们,哥哥就是要寒掺寒掺小魏子那个傻B……老子用几个钱就嫖了他的老婆,他的新媳妇。」
  打了一个饱嗝,杨胖子摸了摸自己向外挺出的大肚子,接着说道:「哥哥我还不时地给那个俏婆娘买些漂亮衣服和化妆品,哄哄那个俏婆娘。凭什么?哥哥有钱,有的就是钞票。那个俏婆娘直到现在,哥哥我还是一直霸佔着,时不时就找她睡上一觉,在她身子上过过瘾。别说,在她身子上,哥哥的感觉特别的好,很是神勇啊。操他个小魏子的婆姨!」
  杨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说道,一脸得意样……。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目光恶狠狠地扫了坐在那边的杨胖子,像是要把他杀死,真他妈想操起坐着的椅子就向那个杨胖子砸去。桂华看我这样,连忙拉住我轻声劝解着,我们走出了小饭店,而心中的恨意更浓了,春花你这小贱货还敢去上课,看老子今晚怎么好好收拾你一次!
  当春花坐着月琴开的车来到卧龙山庄的时候,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揣了件事情,这个幽静的山庄里面道路弯曲、树木林立其实是我淫乱的私密后宫,也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地盘。周围好安静,只有狼狗的吠声在夜空中传出。
  当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跟着月琴进到别墅的卧室后,看见被反捆了双手跪在地毯上的可怜无助的桂华时,她的心情反而好些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虽然在气头上,但仔细端量站在门口的春花,她的容貌怎么也算得上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了,虽然跟了我有些日子,但这个飞龙厂的大厂花,身高一米六三,长腿细腰,身材很匀称。皮肤白净,高鼻樑,一双眼睛漂亮而有神。她那姣好的面孔,那苗条高挑极具曲线特徵的完美身材,都是没有人可以和她媲美的。
  不知怎么搞的,在春花身上透着一股娇气,加上她笑中透露出的甜美,结合在一起就是娇甜。这个娇甜的美女给我的感觉像是温室中一朵娇嫩的花,但我仍然决定在鲜花丛中採摘她这枝非常娇嫩的花朵,而且这个念头始终就没有丝毫的改变。
  春花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上下的欢心。她今天身着一套裁剪合身的粉红色套装,同色繫髮带与高跟鞋,令人耳目一新。看着这长相甜美的春花,我心里想着这样的大美女怎么也得跪着给老子吹含,哪里能便宜了别人啊!她那含住我鸡巴的一张俏脸,就像一朵鲜花盛开在我的胯下,这样梦中的仙女、梦中的女神在我面前是淫蕩的私人玩物。
  「白秋,你叫我们过来干什么呢?」我没理会月琴的问话,用眼色示意身边侍立着的仙娇把房门完全关好,然后鬆开搂着的君红,逕向春花走去,恶狠狠地说:「春花你过得不错喔!爷好久没在你身上爽了,自己就张罗着过起了好日子!」
  虽然有点心理準备,听到我这么说又见我凶相毕露,春花的心里凉了半截,她紧张得抓紧月琴的手,手心几乎都在冒冷汗了。
  「白秋,你不要乱来,可不许你欺负我们姐妹哦!」月琴还不知道内情,但我根本没有张她,只是用几乎要杀死人的目光看着春花,春花终于抵挡不住我目光的攻击,因为害怕而想跑开来,却被我的一把捉住。我把春花细白的手臂扭到背后,凶狠地说:「再敢乱动,我就杀了你这个小贱人!」
  困兽犹斗,春花这个娇柔的女子在这个时刻突然想要挣脱我的束缚,激烈地挣扎着,混乱之中居然反口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受痛不过的我真是气急败坏,反手就是两个大耳光将这小贱人打翻在地。
  见我发飙的样子,君红和月琴纷纷上前拉住了我,君红死死抱住我劝着:「白秋我的爷,你饶了她吧,春花岁数小不懂事,就算对不起你也不要这样。我看我们先把她看起来,您先去上点药膏。」
  我狠狠地捏了一把被仙娇扶起来的春花的胸脯,骂骂咧咧道:「上什么狗屁的药膏,老子要先上这个贱人。操!看你再狠,再嚣张!老子要不把你玩残了,老子就不姓白!」
  月琴一看情势,心里多少明白了几分,赶紧劝道:「我说爷,我看您还是先去上点药膏的好,不然以后伤好了,这个疤不容易退掉。来,我和仙娇先把春花绑好,等爷上好药膏后,再慢慢整治她们两个,反正……反正时间有得是嘛,都是爷的女人,还怕飞了不曾。」
  感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正火辣辣地作痛,我点头应道:「好吧,哥我先上点药膏,你们把她给绑紧一点。这个丫头片子,简直反了你啊,居然敢咬到爷这里来了。君红,你跟我出来,替我上药。」
  说着,我在春花雪白柔嫩的脖颈上狠狠地啄了一下:「小婊子,老子我先去上点药膏,等会儿回来再好好地整治你,让你知道身为女人的痛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哈哈……。」
  等我回来的时候,春花已经被反捆了双手和桂华一起并跪在地毯上,她颤巍巍胆战心惊的小样子,知道事情败露了。月琴也从仙娇那里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这个过程挺简单的,刚才桂华都已经招了。我们又再次突审了春花,这才全部弄明白了。
  原来春花和桂华她们有次到门口的超市去买米买油,两个小女子力气实在有些不够,好不容易弄到门口就搬不动了,正在「碧云天」门口值班的保安队长王洪看见她们,主动提出帮春花她们送到住的地方,春花她们当然是求之不得。
  送到门口后聊了几句,也不知道是王洪瞎掰还是真的,居然和桂华搭上了老乡的关係。后来发现春花这个高雅美丽的白领丽人也来自乡下,王洪发疯一样追起了春花,每天到云凤的店里送玫瑰花、写情书,还约她出去玩,搞得春花很是被动。
  「你小小年纪也懂得不正经了,知道找汉子偷情了!」我看着春花身上这套衣服就有些来气,从桂华那里知道是王洪给她买的,但仍然叫她说说来历。
  原来是一次逛街的时候,王洪对春花说:「你看那身套装怎么样?我觉得你穿上一定好看。」王洪指的那套衣服是粉红色的三件套,上衣是圆领翻口紧腰斜兜的短款职业装,配相同颜色的一件短裙和一条筒裤,无论是配长裙还是配筒裤,都显得很上档次。
  春花也觉得那套衣服既好看又大方,可价码也高得惊人,上衣八百,筒裤六百,短裙四百八,共计一千八百八。「不行,我不配,还是……」别说穿了,春花连试的勇气都没有。「小姐,给我们拿一套试试。」王洪微笑着对服务员说。「别……别……」春花语无伦次,一脸的慌张。
  服务员打量了一下春花,微笑着对王洪说:「大哥您真是太有眼力啦!这位小姐身材苗条,皮肤白皙,这套衣服最适合她穿了!」说着。服务员便拿出了一套,然后又客气地对春花说:「走,我带您去试衣间。」「我……」春花为难地看了王洪一眼,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心里知道穿了这件衣服,心里就有了歉疚,而这样的歉疚,有时是要用更多的东西来还的,但她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是有些喜欢身边这个帅气英俊的大男孩子。
  王洪用鼓励的眼神望着春花说:「去吧,买不买的先穿上试试。」人在衣着马在鞍,无论是配短裙还是配筒裤,穿在春花身上都特别合适特别好看。王洪讚不绝口地左右端详着,他不顾春花的一再阻拦,也不跟服务员讨价还价,就付了款。
  春花知道再争执也没用了,便悄声对王洪说:「洪哥,我不能花您的钱,我回去就把钱还给您。」王洪笑笑说:「你可真逗,我们在一起都快一个多月了,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表示爱意的机会吗?」
  春花的内心是慌乱的,她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接受王洪这样的厚礼。在春花看来,即使王洪是保安队长,这件快两千块钱的衣服也不是个小数了,她若是平白无故地接受,将来……春花此时还顾不上想将来。
  在王洪的一再劝说下,春花最终还是穿上了这身套装,而且王洪执意让她穿裙子,王洪说:「春花妹子,你还是穿短裙更漂亮一些。」春花说:「我从没穿过这么短的裙子。」春花有些拘谨地跟着王洪走出了服装店,她觉得穿上这身衣服以后,走路都不大自然了。
  就在这天晚上,王洪趁机吻了春花!
  「故事结束啦?」我瞪大了眼睛,但春花看着我,坚定地点点头。看着她毅然决然的神色,我知道她没有骗我,和王洪在一起,他们亲了嘴也摸了奶子,但没有动我这个艳妾其它的地方,到今天这个故事划上了句号。
  我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地瘫坐在沙发上,高兴的是自己发现及时,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失落的则自己也说不清,就像打了胜仗却发现对手实力远远低于预想一样。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一直觉得春花单纯而可靠,所以才放她出去历练,本来想的是历练好了回来帮我,没曾想再历练下去就成了别人床上的新娘了。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度摧残的春花,不但没接腔,连双目也闭上了,但两行清泪却是顺腮而下。
  不过,这天晚上春花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头的话。「白秋,你把我们当人看吗,把好几个漂亮女孩子压在你的身下,当着我的面搞她们,当着她们的面搞我,在你这个坏蛋的蹂躏下,再好的女孩子也会很快堕落下去的。」
  桂华也在一旁狡辩着,说不知道我到底还要不要她们,有气质出众的大太太、国色天香的二奶奶,还有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姨太太伺候在身边含着、裹着、夹着我的鸡巴,不要哪天就把她们像秀英、晓兰一样给玩腻送人了都不知道。
  仙娇看我陷入了思考,怀揣着小兔子,哆哆嗦嗦地想想也说出了心里话,意思是劝我万事也应该有到头的时候,老大老二再加上小老婆、姨太太,就好似一个个漂亮的花瓶,被我重金买来之后,可心得宠的还好些,而有的则权当摆设,深藏闺中,这样迟早会出事的。
  听她这话我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但仔细想想还是挺有道理的,都是青春年少、漂亮风骚的女人,那些绝色得宠的还好些,像潘莉、君红、月琴这些,多少都有个名份,在我心头也有地位,被我时时惦记着操干享受,其它的却就差了许多,只要有机会,那些骚鸡公一样的骚男人一过来,先是一番试探,然后便开始慢慢地撩拨,一来二去,肯定就淫心横泛,先是半推半就,尔后便顺水推舟了。
  所以啊,女人少了不过瘾,女人多了也他妈不是什么好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也就懒得去想了。「白秋我的爷,别想那么多了,春花又没失身,被别人佔了点小便宜而已,你在我们身上可是回回都占够了大便宜啊!」月琴压在我的耳边低声说:「来,今晚我们好好伺候着爷,干干春花妹子泻泻火,放鬆放鬆!」
  月琴刚才听见桂华和仙娇说,脸上都有些发红,虽然都是飞龙厂的女工出身,但平日里自己争宠也是有些过了,今天这个宠妃甘当配角。我再看看身边的君红,她也是满脸羞红,将身子紧贴着我摩擦着,这个漂亮的气质高雅的女舞蹈演员今晚饶是春情萌动也只能听我摆布了。
  娇妻美妾,一皇三后,这时候床上才叫够爽,乾脆今晚就开个小群芳会。我走到近前仔细打量三姐妹,三女都是颀长婀娜的体型,略施粉黛的玉容有种雕塑美,三姐妹各有特点,小妹春花一看就是温柔多情的娇甜类型,二姐月琴则有种野性美,风骚艳丽是男人最想征服的类型,大姐君红则高贵典雅,修美的玉颈,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的采芒照耀,三女绝对是绝色美女中的极品,一个已是不多见,一下出来三个,难怪老子有些难以取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