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时间:2018-01-06
向扬来到奉天殿正中,停下脚步。当他看见文渊时,神情明显为之震动,随即朝龙驭清怒目而视。龙驭清冷笑道:「用不着瞪朕,你师弟 的眼睛,是韩熙那小子毁的。」
  向扬神色凝重,转头望向文渊。文渊虽不见师兄目光,却也微微点头。向扬双拳一紧,再次注视龙驭清,须臾,开口说道:「想不到你真 的谋反了。如此一朝之间,坐拥天下江山,难怪你捨得不当皇陵派掌门啊,龙驭清!」
  龙驭清笑道:「话虽如此,但当上皇陵派掌门,武林共重,亦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向师侄,一个月早就过了,你至今才来答覆,莫非 是为了祝贺朕身登大宝,故而刻意来迟?」
  向扬闻言,微微一笑,道:「过了约定的日子,是我有事耽搁了。不过前来祝贺,倒是不错。今个儿我赶了几时辰的路,特地来给龙师伯 一个惊喜……」
  文渊等人听着两人对话,均觉愕然不解,忽听一声女子呼叫传来:「向公子,不可以!」
  但见一名少女手持弹弓,衣衫披血,喘着大气冲进殿内,众人一看,却是巾帼庄四庄主杨小鹃赶至。她急急忙忙地奔到向扬身前,双瞳紧 紧盯住了他,犹自不能平缓呼吸,徐徐喘着气。
  向扬微微一愕,道:「杨姑娘!」杨小鹃抛开弹弓,双臂张开,挡住向扬去路,叫道:「你要是……要是听了龙驭清的话,我、我……」 一咬牙,叫道:「我绝不让你过去!」
  当日龙驭清夜见向扬,允诺传他皇陵派掌门之位,授以皇玺掌,藉以修练寰宇神通,所有言语都给杨小鹃听在耳里,杨小鹃也只告诉大姐 石娘子,不曾多说与旁人知晓,是以文渊等人一无所知。但是眼前如此情势,众人不免都隐隐察觉了几分,只是无法断定。文渊突然叫道:「 师兄!」
  向扬转过头,淡淡一笑,道:「用不着紧张。」弯腰捡起弹弓,往杨小鹃手里一塞,道:「身处险地,兵器别轻易离手。」杨小鹃自然而 然地握住,呆了一呆,突然脸颊微红,悄悄让在一旁。
  龙驭清脸色一沉,笑意顿敛,摸了摸唇边鬍鬚。向扬一步步向前走去,朗声道:「本门创立以来,既无门户之名,历代传人也都承袭师命 ,不得开宗立派,收的徒弟,亦是如此。为的就是不让门人恃名横行,远离江湖上的门户之争,这样才能自由任侠,插手天下不平事……」
  向扬说着眼光一转,直逼龙驭清,道:「龙师伯,你是本门尊长,我本来不该犯你。但你投入皇陵派,仗着自身武艺、皇陵派的势力,在 武林中行径嚣张,如今又谋反窜国、扰乱百姓,现下瓦剌军队包围京城,京城百姓性命悬于一线。
  龙驭清,纵使你武功再强,也没有资格与我师父同列,你已称不上我的师伯!「
  龙驭清脸色铁青,缓缓前行,露出一丝阴狠的笑,道:「也就是说,你不当皇陵派的掌门,想放过这称霸武林的机会?」向扬脚步不停, 道:「我不需要!」
  两人相距七步之遥,同时停步。
  龙驭清冷冷地道:「你忘了我说的话?你这个师弟……」用手一指文渊,道:「他会毁了你身为师兄的一切,你自救之道,唯有一个!」 向扬双目一闪,悠然笑道:「断断不是你说的那一个。」
  龙驭清厉声道:「你身为师兄,甘愿样样及不上自己的师弟?」向扬朝文渊望去,道:「师弟,你说呢?」文渊静静地站着,沉默一阵, 微笑道:「师兄,我比不上你的东西更多。」向扬笑道:「彼此彼此!」
  龙驭清怒道:「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他得到了师门至宝」文武七絃琴「,你得到什么?」向扬神色冷静,道:「我有师父教给我 的一切。」龙驭清道:「他身边有这么些女人,还有你的师妹在内,你……」向扬道:「我有婉雁。」
  想到赵婉雁,向扬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龙驭清却已杀气腾腾,一掌虚抓,瞬即拍出,喝道:「他练成了师门密传的奇功,你又有什么?」
  这一掌暗劲汹涌,一掌既出,势如铺天盖地,威不可当,于隆隆闷声之中,尽封向扬四方退路,疾风沖得他衣带飞扬,处境凶险之极。杨小鹃心头大惊,正要叫出声来,忽见向扬抬起手掌,已然迎击,掌法架势实无华,但是动作挥自如,毫无渣滓,每一个关节转折,全在理所当 然似地,展现了浑然天成的掌势,却又蕴含了深沉无垠的力道。
  双掌一交,无声无息,两股威力互相消融,烟消云散,龙驭清身子微微一抖,左脚根往后退了两寸,脸色剧变,双目瞪得血红。
  向扬缓缓地道:「我有」天雷无妄「!」
  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
  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
  龙驭清脑中闪过这一段文字。他曾在先师修练「九通雷掌」时的居处,看过书写这些文字的字画,当时他不曾多问,后来才知道,这是易 经之中「无妄卦」的彖传部分。干上震下组成的「无妄」,也正是九通雷掌的至高境界,「天雷无妄」的象徵,也是龙驭清二十年前梦寐以求 ,却始终未窥奥秘的境界。
  「无妄」的清明心境,是练就「天雷无妄」的基础。向扬克服了「寰宇神通天字诀」和「九通雷掌」的次序颠倒之难,天下雷行,步入此 一境界,单就这两项武功的体悟而言,龙驭清已然瞠乎其后。
  奉天殿中,龙驭清的绝世神功首度受制。他显然未曾受伤,脸上神情却怪异之极,由铁青转为惨白,时而茫然失措,时而咬牙切齿,忽然 抬头狂啸,声嘶力竭地大叫。阵阵嘶吼之声,震得众人耳膜刺痛,皇陵派门人均感惊惶,不知皇上掌门何以如此态若疯狂。
  忽见龙驭清身形一纵,直扑向扬,双掌连环拍击,「雷鼓动山川」出招。向扬沉着应战,缓缓推出一掌,赫然是「雷车奔轨」,以简制繁 ,一举震溃纷乱掌影,功力之精纯雄厚,简直与月余前判若两人。华大声叫道:「向师兄,打得好!」
  龙驭清面无血色,左掌疾拍疾放,「春雷百卉坼」猛招骤施。向扬握掌成拳,左拳猛挥,一股迥异雷掌常理的奇劲随之打出,正是九通雷 掌奇招「冬雷震震」,名出古诗「上邪」,以拳代掌,专破「春雷百卉坼」。拳掌相击,龙驭清竟被震得连退三四步。向扬乘胜追击,疾步抢 上,追击一掌。
  蓦见龙驭清大喝一声,身形飞跃,「夔龙劲」自上而下扑落,恍若暴风压顶,迫得向扬头髮张散。向扬止步凝立,纵声长啸,右掌擎天一 拍,众人一见,纷纷惊噫,这一掌竟然便是龙驭清刚刚施展过,一招间击败四名高手的雷掌杀着「雷惊天地龙蛇蛰」!
  这一掌通天彻地,龙驭清「夔龙劲」功力虽强,竟也被向扬硬生生压了回去。
  龙驭清骇然失色,急撤掌力,意欲自保,但为时已晚,「雷惊天地龙蛇蛰」
  的莫大威力,已然袭身。龙驭清身形飞起,震上半空,却见他向后翻一个斗,双掌左右一分,稳稳落地,口吐浊气。
  向扬功力精进若此,竟能匹敌龙驭清,已足令人震惊,但龙驭清在此三下重招失利之余,仍未遭大败,更显得深不可测。小慕容愕然道: 「他没受伤?」慕容修眼光锐利得多,道:「卸力卸得快,向扬小子没出全力,只让他受轻伤。」
  文渊振袖挥臂,叫道:「师兄,小心,龙驭清的能耐并非仅止于此!」
  向扬点点头,凝望龙驭清,道:「龙驭清,怎么样?」
  龙驭清望着向扬,肩头颤动,喉头荷荷几声,缓缓地道:「好一个惊喜……嘿嘿,」天雷无妄「?你这小子练成了」天雷无妄「?这、这 甚至连华玄清,连他都没能练成……」突然他双眼一翻,异光闪烁,神情大显狞恶,笑道:「天雷无妄……那又如何?九通雷掌,那又如何? 朕不知你碰见了什么奇遇,但无论你有何本事,都敌不过我皇陵派的绝学……」
  只见龙驭清身上龙袍微鼓,似存劲风,脸上笑意渐狂,徐徐显出霸悍之色,掌心由红润转为焦黄,竟似闪动金光。向扬踏前一步,道:「 这便是你用来逃避失败的皇玺掌?今日我就破尽你的招数,告诉你这二十年来,错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