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狂袭破阵

时间:2018-01-07
攻佔了任丘城的云阳大军兵分两路,除了赤锋军团的十二万将士东进之外,剩余的两个军团二十万大军和五万的近卫军则继续北上,加上八万的先锋营,这一路由云阳王亲自指挥的三十余万大军在安阳的南面结成了连绵数里的营盘。
  而现在的安阳城中,除了庆计的枪骑兵之外,叶天龙率领的七万天龙军团将士也抵达了城中,依靠着安阳的地势,他们高垒深沟,将云阳王的大军挡在外面无法再前进一步。
  经过数次的挑战,天龙军团依然是不理不睬,云阳王虽然十分生气,但对于龟缩在厚实城壁后面的法斯特军却也一时无计可施。他只有等那攻城炮运到之后,再发动强大攻势。
  可是不到三天的功夫,一个坏消息传到了云阳的军中,他们的后方出现了法斯特的军队。
  原来是左岛近所率的五万精兵绕道到了云阳王的后面,一举将云阳的一支运输队全部消灭,同时被摧毁的还有那五十门攻城炮。而且这一支法斯特军在消灭了云阳的运输部队之后,正在向任丘城前进。
  这一下,可把云阳王气坏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后勤部队,他派出了一个军团的部队回头寻找法斯特军决战,这一边则是发动了全面的攻势,试图依靠强大的兵力在法斯特军的防线上打出一个缺口。
  激烈的战斗一直从早上持续到晚上,虽然云阳人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可以突破天龙军团的城防。强攻不是办法,云阳王只好让自己的军队重新回到营地。
  接下来的三天中,云阳军发动了无数次的强攻,但对龟缩防守的敌人都没有取得什么成果,所以,当第四天上午,天龙军团派出使者来挑战的时候,云阳王大为兴奋,连忙让自己的大军準备出阵迎战。
  「尊敬的国王陛下,希望您能够让贵军稍微往后退上十里,让我们列好阵势。」
  法斯特军派来的使者是一个脸色发青的男人,看起来好像是惊吓过度一般。这样的感觉让年轻气盛的云阳王十分得意。
  「好吧,告诉你们的大人,如果现在投降的话,我还可以保证他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等到在战场被我们打败的话,那他就只有人头落地的后果了。」
  面对云阳王如此的挑衅,计无咎依然是一副毫无所动的样子,用十分谦卑的态度对云阳王说道:「我家大人虽然认为无法和陛下您的大军相抗衡,但是身为法斯特的将军,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战而降,所以,还希望陛下您成全。」
  「哈哈哈哈……」
  云阳王得意的大笑起来,他十分大度的一挥手,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么就照你们的意思办。」
  「多谢陛下。」计无咎恭敬的行礼之后,离开了云阳的营地。
  「陛下,难道您真的同意照叶天龙说的去做吗?」近卫军的骑兵统领林德忍不住在法斯特的使者离开之后向自己的国王发问。
  云阳王望了一眼自己的亲信爱将,蓦然大笑起来:「不,为什么我要听法斯特人的指挥呢?我是云阳的国王,只有我才是主导这场战斗的人。」
  「那陛下您的意思是……」一旁的林化眼睛一亮,试探性的说道。
  「不错,林化你很聪明啊!」云阳王一笑:「我们就等法斯特军在列阵的时间发动突击,那个时候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我们会突击的,自然也就无法抵抗了。」
  「陛下真是神机妙算啊!」近卫军的骑兵统领和步兵统领同声发出了讚歎声。
  云阳王缓缓走出了自己的大帐,顺手将挂在帐门口的一个精製鸟笼提在手中,林德和林化连忙跟在后面。
  「你们看这苍鹰,一直以来被关在这个笼子里面,无法自由的飞翔,但是如果我一打开门的话……」
  说着,云阳王伸手将鸟笼的门打开了,苍鹰立刻沖天飞起。
  迎着林德和林化两人不解的眼神,云阳王大笑一声,道:「不飞则已,一飞沖天。」
  林德和林化明白了云阳王的意思,年轻国王是拿自己比这苍鹰,现在他要在法斯特的上空自由飞翔。
  他们不禁暗暗佩服自己的国王,在王宫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个沉迷于歌舞声乐之中的男人,身上却是有着一颗如此炽热的野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在天空盘旋了一阵的苍鹰,突然一个俯冲,又回到了云阳王的笼子里面,原来经过长期的驯养,苍鹰的野性已经被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对安逸生活的留恋。
  霎时间,云阳王的笑声中断了,林德和林化也显得有些尴尬的望着脚下,他们不敢去看自己的国王,但可以想到的是,年轻国王脸上一定是非常难看的。
  站在安阳城楼上的于凤舞望着云阳的军队在纷纷调动,她那嘴角扬起了一个诱人的微笑,令到身边的人都为之心神一醉。
  「差不多了,你们也该出发了。」
  听到美女战神的话,天龙军团的军团长大人精神一振,示意主塔楼上升起战斗的旗帜。
  然后,一身漆黑战甲的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向于凤舞示意之后,也纷纷离开了城楼。柳琴儿和龙灵儿则是留了下来,她们都是没有完全回复而被心疼的男人以安阳城也需要保护的名义强行留在了于凤舞的身边。
  走在最后一个的叶天龙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于凤舞,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有什么问题吗,天龙?」于凤舞的心中一惊,连忙出声问道,就连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和柳琴儿也是暗暗担心,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被叶天龙发现了。
  「你是美女战神,是吗?」叶天龙的表情显得相当谨慎,这个样子更加使得眼前的三女芳心难平。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于凤舞不解的望着自己的丈夫。
  「那就给我一个战神之吻吧!」叶天龙的脸上蓦然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需要战神的勇气和力量。」
  三个美丽的女子同时呆了一下,虽然对于这个男人的种种奇怪言行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但在这种紧要的时刻,他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也许这个男人的神经构造和别人都不一样吧?
  「快点,大家都在等我呢!」叶天龙催促道,同时将自己的脸庞凑到了于凤舞的跟前。
  「真是厚脸皮的家伙。」龙灵儿在一旁忍不住歎息了一声,而美女战神的娇颜却是变得羞红。
  不过,贝齿轻咬,想了一下之后,于凤舞还是鼓起勇气,在叶天龙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便逃得远远的。
  剎那间,城楼上下爆发出一阵轻微的骚动,被所有将士敬慕的美女战神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献吻的举动,除了无比的惊讶之外,他们更加羡慕那个得意洋洋的男人。
  「好啦,现在我已经得到了战神之吻,我将战无不胜……」
  叶天龙意气风发的举起右手,霎时间红光一闪,他的手中多了一道烈焰飞腾的黑色长剑。
  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他已经渐渐掌握了如何使用这把由他体内的暗黑神力和原来烈火剑的火元素之灵共同构成的神器。
  安阳城的吊桥轰隆隆的放下来,一批一批的天龙军团将士涌出了城门,前往和云阳王约定的战场。而远处的云阳大军也慢慢的开拔,往后方预定的地点集结。
  双方约定的是一个靠近河流的开阔平地,在平地的右后方则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地带,绿草如茵,分布着无数的丛林。
  云阳王的近卫军本阵就立在山丘的前面,在他的前面是云阳第三军团的十万将士,靠近河流的左翼则是秦仲达的先锋营。
  当第一支法斯特军的军旗出现在云阳王的视野时,他并没有什么表示,按兵不动的似乎是在等待法斯特军列好阵势。
  接着红色枪骑兵的阵容出现在云阳人的视野之中,对于这一支骑兵,云阳人已经从秦仲达手下的口中听说了他们的实力。
  说来也真是巧,庆计的红色枪骑兵也正好是靠近河流布置,也就是说,他所对上的正好是秦仲达的先锋营,秦仲达的眼中顿时冒出火热的视线。
  好手难寻,能够和他打成平手的敌人将领还真是十分少见。
  当叶天龙的本阵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原本列在前面的一些天龙军团士兵开始往自己的左翼移动,好空出地方来布置阵势。
  「就是这个时候!」云阳王抓住了叶天龙的军旗在左右摇动的瞬间,手中的长剑向前用力一挥,身后的旗手立刻升起了战斗的旗帜,冲锋的号角同时吹响。
  「前进,将法斯特军杀个片甲不留!」
  随着云阳王的号召,二十多万的云阳士兵发出了战斗的怒吼,向前面的法斯特军冲杀过去。
  天龙军团的旗帜出现了摇动的迹象,到达战场还没有完全摆开阵势,就遭到敌人的迎头突击,的确是令人难以抵抗的。
  云阳军的右翼,是第三军团的十万将士以及后面云阳王的五万近卫军,实力远在法斯特军之上,所以一冲便将法斯特军的阵脚冲动了,无法站住脚的天龙军团士兵不断往后面退下去,云阳的第三军团则奋勇当先,突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和后面云阳王的本阵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同时和自己左翼的秦仲达先锋营也发生了断裂的现象。
  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和秦仲达的先锋营铁骑再度相遇,依然是难解难分,片刻的功夫,云阳军的阵势变成了斜楔形,最大的一头在右前方,最小的一头则是在右后方。
  看着自己的阵势退了约有三百步的距离,叶天龙蓦然大声喝道:「是时候了,升起战旗!」
  霎时间,绣着金色飞龙的战旗出现在战场上,迎着初升的阳光,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号角长鸣声中,早已按捺不住的天龙军团将士一齐发出了怒吼声,开始向云阳军大举反扑。
  修罗和范铜各自带领着本部人马,从叶天龙的本阵后面有如两条狂龙般冲杀出来,像一把利剑直插入云阳军的阵容之中。
  站在巨大长剑和沉重狼牙棒前面的云阳士兵无不惨叫着飞跌出去,几个在云阳军中以武勇夸胜的将军也相继倒在他们的脚下,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云阳人可以站在他们的面前。
  而这个时候,在云阳军的后面山丘上,突然冒出来的震天喊杀声更是令云阳王大惊失色。左岛近的巨大身影在阳光下发出了可怕的寒光,密密麻麻的法斯特军士兵不断在他的身后升上来。
  左岛近和五万名天龙军团的将士早已在这里埋伏了整整一夜。在抢劫了云阳军的运输队之后,他们就放出前往任丘城的风声,但实际上却是掉头急速北上安阳。
  在收到了左岛近的部队已经就位的消息之后,叶天龙才派出计无咎向云阳王挑战的。
  现在的情势完全按照于凤舞的计划在进行,腹背受敌的云阳人开始慌乱起来,特别是原本躲在第三军团和先锋营后面保存实力的云阳王本阵,没有等到云阳的近卫军转过身来,左岛近和他的部队已经冲到了他们的跟前,有如汹涌的浪涛,一下子便将云阳王的本阵打散掉了。
  虽然云阳王的本阵是由号称云阳最精锐的近卫军组成,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在战场上经过拚杀的士兵,即使有最好的装备和最强的素质,也会因为缺少实战的经验而吃亏的。
  加上他们的指挥官又是没有经验的新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近卫军再有勇气也只能变成表现个人武勇的可悲局面。
  除了分出五千名士兵去攻击云阳军的左翼之外,左岛近和四万五千名士兵都是全力猛攻云阳王的本阵,只有五万人的云阳王本阵根本连像样一点的反击都无法组织起来,就被左岛近驱赶着和前面的第三军团发生猛烈的冲撞,混乱就像是湖面上的涟漪,一圈一圈在扩大。
  负责国王本阵后方的林化虽然奋力杀敌,想稳住阵脚,但很快他就像是大海中的孤礁,四面八方都是法斯特军的士兵,接着巨大的身影罩上了他,在如此近的距离看左岛近的身躯和手中的巨阙剑,真的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你很有勇气,所以就让我来结束你的生命吧!」
  随着话语一起落下的还有左岛近的巨阙剑,犹如撕裂大气的闪电,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三记重斩已经挥出。
  林化勉强挡住了两记,但第三记便让他手中的长剑失去了一半的剑身,以魔导晶石和精铁合铸的长剑就这样和他的主人一起倒在了异国的土地上,当死亡的阴影淹没身体的时候,林化的心中突然闪过了那一只飞上天空又重新回来的苍鹰。
  云阳军的左翼在受到前后夹击的两刻钟之后,开始陷入崩溃的状态,有些士兵回头迎战,有些士兵则是想继续往前冲,相互拥挤的骑兵和步兵有不少就这样活生生掉入河流之中,被河水沖走了。
  作为云阳第一虎将的秦仲达,虽然在个人的武勇上是无可争议的,但是论到指挥作战的才能,他只能是一个合格的将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除了咆哮如雷的在战场上厮杀之外,也没有多少的好办法。
  「卑鄙的法斯特人,居然用这种阴谋诡计,太无耻了!」
  秦仲达一边骂着,一边将眼前所看到的法斯特军一一击毙,他的战马,盔甲和玄铁矛上,都涂满了鲜红的颜色。
  当他再度和庆计相遇的时候,两个武勇相差无几的男人之间,顿时冒出了激烈的火花。
  不过,即便是天龙军团获得了战场的主动权,但毕竟云阳军在数目还是十分庞大的,十三万人要想完全击败二十三万的敌人,势必还要经过一番苦战。但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变化。
  云阳的第三军团居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感到惊讶的举动,在云阳的王旗倒下之前,依然保持一定编製和战力的他们丢下了陷入困境的云阳王本阵,掉头向东方突围了。
  他们的行动导致了云阳军的全线崩溃,目瞪口呆的云阳王只有呆呆的坐在战马上发愣。
  失去了第三军团,云阳王的本阵就完全落入了叶天龙和左岛近的夹击之中,几乎是片刻的功夫,云阳的王旗便完全暴露在叶天龙的面前。
  「现在该我们出动了,我们走!」
  叶天龙举起右手,燃烧着炽热火焰的黑色长剑带着无边的杀气出现在手中。从开战之后,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就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此外,他的本阵还包括了一千名近卫团的战士。
  听到叶天龙的命令,一身漆黑战甲的玉珠率先冲了出去,所到之处捲起了一道黑色的旋风,这是她回到叶天龙身边后第一次出战,其所展现的实力果然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提升,凡是被黑色旋风碰到的云阳士兵皆有如暴风雨下的残枝落叶,四下飞抛。
  而辛西雅她们这些女神战士也毫不逊色,踏上圣女神战士之路的她们组成的打击群所向披靡,在她们前进的道路上,血肉横飞、肢体断裂,完全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这些女人……」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也不禁暗暗吃惊,他紧跟在她们的后面,率领着一千近卫团战士有如猛虎入羊群,将挡在云阳王前面的云阳军杀得尸横遍野。他们的出击,就像是一把快刀无情的剖开了云阳人的最后阵线。
  「陛下,您快点走吧!」
  忠心耿耿的老侍卫林一崇到了云阳王的身边,一把将战马的缰绳拉住。现在云阳王的身边除了十来个侍卫外,其它的人都已经被冲散掉了。
  「这……这……」云阳王茫然望着眼前一片混乱的战场,浓烈的血腥味使得他的感觉完全失去了,这和他的计划完全不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陛下!」近卫军的骑兵统领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他的身边还有一队近百人的骑士:「我们快走吧,不然的话,就没有时间了。」
  「走,往哪里去啊?」望着林德身上的鲜血,云阳王年轻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十分疲惫的神色,数十万的大军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分崩离析,第三军团的突然离去、近卫军的惨败,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陛下,我和林德将军拚死也要保护您的,您快点走吧!」林一崇十分焦急的说道。
  曾经经历过战场的他深深知道,在这种情况,任何一点的迟疑,换来的将是可怕的后果。而云阳王旗的所在地一定是法斯特军士兵攻击的重点。
  但他的苦心却来不及得到响应,一身漆黑战甲的美丽女子伴随着云阳士兵的惨叫声出现在他们的前面,接着叶天龙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也将死亡带到了这里。
  在他们的外面,层层的法斯特军围得水洩不通。
  云阳的王旗终于轰然倒下,除了早一步离开战场的第三军团顺利逃走了八万人马外,剩余的十多万的云阳军几乎是全军覆没,只有秦仲达带着数千骑兵奋力杀出重围,朝西南方向逃走了。
  此战的胜利,将叶天龙的名声推到了惊人的高度,甚至有人把他和于凤舞、海鹰扬相提并论,天龙将军的称号不胫而走。
  但是叶天龙还来不及为这些事情高兴,甚至连继续收复失地的行动都还没有展开,一个坏消息便传到了他的耳中。
  「你说什么,宁素女她的情况非常不妙?」
  叶天龙几乎大叫起来,休整了一天,没有想到醒过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宁素女的情况突变,她身体里面的两种魔力开始发生冲突,生命机能受到了威胁。
  「是的,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不在七天之内化解她体内的魔力冲突,她就会没命的。」说罢,晨月轻轻歎息了一声。
  于凤舞也望着叶天龙缓缓点头,然后问道:「你现在準备怎么办?」
  「怎么办?」叶天龙来回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绝不能看着宁素女她失去生命!」说着,他的眼睛里面闪过坚定不移的光芒,缓缓的说道:「我要带着她到艾司尼亚去找倩公主。」
  「不行,这样绝不可以的。」晨月叫起来:「现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和云阳的战争也没有完全结束,而且现在的艾司尼亚是在尤那亚的控制之下,你这样去的话,会非常危险的。」
  「我一定要去。」叶天龙望着于凤舞,后者的明眸中闪过一片乌云,但随即光彩一现。
  「我知道了,你就去吧!」于凤舞的话让叶天龙和晨月全都一愣。
  「凤舞……」叶天龙十分激动的望着于凤舞,而晨月则是惊讶的望着于凤舞。
  「大人,紧急情报。」在晨月说话之前,一个情报送到了。
  北方军团打出了为六太子平乱的旗号,开始公然向尤那亚的领地进军,与此同时,逃到南方自己领地的吉里曼斯也重新组织了一支军队向艾司尼亚进军,意图南北夹击尤那亚。
  而这个时候,武安的军队又打出复仇的旗号,出兵法斯特。三方好像是约好似的,顿时将尤那亚推到了三面受敌的困境之中。
  「尤那亚有什么举动吗?」于凤舞问道。
  「他已经派海鹰扬出发,南下迎战吉里曼斯的军队。」叶天龙看了看手中的情报,然后对于凤舞说道。
  「他很聪明啊,知道吉里曼斯才是最主要的对手。」晨月缓缓点头。只要消灭了祸乱的根源,才是真正解除危险。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于凤舞望着庭院里怒放的菊花,突然感歎了一声。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的秋季,的确是一个多事之秋,后世的历史学家为了弄清楚这一段时间里面所发生的事件,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
  ~下期预告~
  为了挽救生死一线的宁素女,叶天龙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完胜机会,星夜赶回艾司尼亚,去找唯一可以解救宁素女的倩公主。在狼虎成群的帝都,他能够顺利完成自己的心愿吗?
  掌握凤舞军团实权的丽蝶,面对着手下头号大将沉雄的野心、尤那亚意图分裂凤舞军团的阴谋,她又该如何力挽狂澜……
  费山之虎的新军第一次出手,便让大陆为之震惊,他们所装备的新式武器也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湘北要塞的沦陷,让尤那亚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异军突起的北方军团身上,随着并州之狐也展现出他的实力,内忧外患的法斯特,给了叶天龙更大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