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永堕黑暗 第十七章 故事的结局

时间:2018-01-07
薇跪在宋局长的胯下,吮吸着他的肉棒。
  刚才她被送回里间,稍事休整,虽然心力交疲,但陈先生并不会放过她,那些急渴得到她肉体的大佬们也不会答应,不久就要她再次出来。
  这次不是生命游戏,而是更可耻的肉体侍奉。
  陈先生握着皮鞭,领着她从最右端的史议长开始,用口和手为男人们服务,而且还要一滴不漏地将噁心的精液咽到肚中。
  本来,男人们也可尽情享用薇的身体,不过碍于身份,大都只捏弄一下美人滑腻细嫩的胸乳就罢手了。
  陈先生在一旁监督,如果有人不满意,就是一鞭往裸背上抽去。
  到宋局长,已是第六个了。
  一次又一次地强迫闻到那骯髒的性臭味,而且有些老人身上更有一种刺鼻的恶臭,薇早已反胃欲呕,可是,后面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她。
  宋局长的阳具象条萎糜不振的肉虫,小小白白的,长长的包皮内散发出刺鼻的性臭味,翻开来覆满了腥黄的垢物。
  好在出来得倒是乾净利落,几滴老精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想想不甘心,硬是捏着她的嘴巴,往里面再注了一泡骚尿。
  薇昏头昏脑的,也不觉得羞耻了,只盼尽快脱离这炼狱。
  下一个,就是蒙面人了。
  她没有多想,像对所有人一样,习惯地拉开他的裤裢,掏出了那根她厌恶之极的阳物。
  男人在不停地抖动。
  竟没有勃起。
  难道是阳痿?
  她欲哭无泪。
  陈先生越来越亢奋。
  肉棒上有粒黑痣,多么熟悉的痣。
  薇突然浑身一震,坐倒在地,「文……啊,文……」
  「不错,你认出来了吗?」
  陈先生拉住蒙面布使劲一扯。
  周文,果是周文!
  塞住口,捆住手脚,被生生按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从始至终,他被迫看了大厅中发生的一切,目睹着爱人被侮辱被调教,在仇人膝下宛转承欢的淫态,双眼赤红,似欲滴血,脸也憋成了紫红色,伤痛欲绝,如果可以,他真想变成一个厉鬼,将那个夺他所爱辱他所爱的男人撕成碎片活活吞下去!
  厅里骚动起来,大佬们料不到会有外人在场,尤其是认识周文的宋局长,更是浑身不自在。
  陈先生陪笑道,「请先生们到客房休息,这是我的私人恩怨,了清了再来陪诸位好好乐乐,保证不留后患。」
  众人散去后,陈先生拖了条椅子坐到周文对面,同时将瘫软在地的薇抱起来,让她面朝下软软趴在自己的膝上,「周警官,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啊。故事的结局,忠奸主角总要见上那么一面的,所以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真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导演的安排,不过遗憾的是,笑到最后的好像是我。」
  「你确是厉害,不知从哪知道了我的这幢别墅,还能在如此警卫森严的情况下差点潜入到了里面,就和上次一样,神出鬼没的,还杀了我两个守卫,我十分佩服。」
  梅子最终还是提供了重要线索,在整个事件中,她成了唯一推动着故事发展的人,然而,也在无意识中成了製造周文和薇悲剧的间接罪人,世态变化委实难以预料。
  正如陈先生所说,周文连续几日潜伏在丽歌大舞台的周围,暗中跟蹤小川堂车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摸到了陈先生的住所,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薇,但从目睹陈先生的真容开始,他就坚信薇一定关在里面。
  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他孤身闯入陈府,可惜由于对地形不熟,触动了警报,终于失手就擒。
  梅子倒是机灵,发现周文情况有异当即效仿发二连夜逃亡,让陈先生派去追捕的人扑了个空,免去一场劫难。
  陈先生放肆地拍了拍女人雪白的屁股,女人还没清醒,一动不动。
  「可惜啊,你再也没有上次那么好命了,功败垂成的滋味不好受吧。不过,我也将你列为上宾,请你观赏了一场香艳之极的表演呀。」
  他得意地笑了,手使劲抠进女人温暖的阴洞中,薇无意识地嘤咛一声。
  「说实话,女人长得这么美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给男人玩的。和女人玩感情,害了多少人啊。比如彪子,为了薇美人横尸山下,比如青鹏,和女人呕气,让青岚气得心脏病发作,说来不是多亏这件事,我还真攻不进那老家伙的堡垒……扯远了,就说你吧,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你会如此玩命吗?」
  他把薇改个姿式,将她坐起来,两腿大大地扒开,将洁净无毛的私处正对着血红着眼的周文。
  「好好看看,你怕还没看过她的身体吧,天可怜见的,给我干的时候,还是处女啊。什么是强者,就是掌握命运\的人,我掌握了你们两个人的命运\,我就是强者,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要干薇美人的哪个洞就是哪个洞,你一个屁也放不出。」
  长笑中,他将硬得发烫的阳具插进了薇的下身,迷迷糊糊的薇本能在摆动着屁股。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你的美人爱我的鸡巴,」他抚着薇平坦的小腹,神秘地说,「我还奉送你一个秘密,薇美人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再有八个月,我就要做爸爸了,恭喜我吧,哈哈哈~~来人,拿去他的口球。」
  塞口物除去,周文张大嘴,然而从胸腔中吼出来却是嘶哑的「啊啊」声,在巨大的打击面前,他失语了,一口鲜血喷向空中。
  迷离中,薇彷彿看到了周文在她面前,是做梦吗?
  不,不是做梦,真是他,他怎么在这里,我不能见他啊,我就是用这幅丑态与他相见的吗?
  天哪…
  薇胸口重重一击,再度陷入黑暗之中。
  陈先生站起来,拍拍手,像扔垃圾一样将脚下昏迷的女人踢到一边,摇晃着那根还沾着薇的血和体液的肉棒走到周文面前,「看得很过瘾吧,妈的,瞪着一双猪眼看着老子,吃我吗?实说了吧,本来,我是答应了薇放过你,可是你还是不知死活地找上门来,就怪不得老子无情了。也好,早点让你看到早点死心。不过我这人就是仁慈,不会杀你,我还会把你养起来,让你亲眼看看薇跟着我的幸福生活,哈哈哈……」
  「拖下去,把他送到阿胜那里,按我吩咐的,每天定量注射点药,让他上瘾,又不满足他,还给他找点乐子,看这条硬汉能硬到几时,……哼哼,到时候,老子叫你吃屎你不敢吃糠。」
  尾章 泪
  地下舞厅。
  音乐象飓风扫过全场。
  陈先生从腰后摸出一把枪,当面将一整匣黄澄澄的子弹推进枪膛,扔到周文面前,「这是你的枪,有种的话,再冲我开一枪,我保证决不难为你,还要放了那个女人。」
  周文的手指搭到枪身上,熟悉的金属冰冷质感就像清泉从指尖流向全身,可是他太虚弱了,小小的手枪此时竟有千钧之重。
  「捡起来,混蛋。」
  枪口抬了起来,摇晃得吓人,人也如同风中的蒲柳,摆来摆去。
  只抬了一半,又颓然掉落下去。
  陈先生浮上一层得意的笑容,四周的人也放鬆了绷紧的神经。
  在这一瞬,周文再次抬起枪来,整个人焕发出刀一般锐利的光芒,眼神收束成锋之一线,枪口稳稳地指向陈先生的头颅,保险打开了。
  转眼间,他成了一尊威压全场的神。
  保镖们目瞪口呆,忘记了抽枪,陈先生怎也料不到面前这男子还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还能催动生命中最后的火焰,他惊得本能地伸开双臂,瞳孔扩大。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
  「哈哈哈哈哈……」
  陈先生的狂笑打破了沉寂,「傻瓜,真是傻瓜,我们相互用枪指着对峙过三次,第一次,我赢了,第二次,我输了,你以为我真会蠢到白白送给你第三次机会吗?」
  周文依然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呯~~~
  巨大的声响撕裂了空气,子弹破膛而出,兇猛而準确地扑向目标。
  陈先生脸上还挂着微笑,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可怖的黑洞,鲜血迅速地浸透了衣裳,一圈一圈扩大着地盘。
  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群全副武装的便衣人冲了进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了整个局面。
  最后走进来的是一个矮胖的老人,史议长。
  陈先生看着他,嘴张成了O型。
  史议长道,「你是想问我明明做过手脚的枪为什么又打得出子弹了,或者想问我为什么突然不请自来,出现在你面前?我都可以回答你,第一,枪既然可以做手脚,自然可以做回来。第二,你的私慾太重,扩张太快,不要以为你背着我与江全他们拉联盟搞毒品我就不知道,我既然可以把你拉出来,自然可以把你踩下去,你这个孙猴儿再调皮也飞不出老夫的五指山。」
  这些话好熟悉,好像自己也曾对谁说过。
  「还有一点我也不妨坦白地告诉你,你报复心太重了,我担心哪一天,我会被你当作第二个青鹏。这下,你可以瞑目了吧。」
  陈先生的喉咙里咯咯出声,想说出什么,涌出来的却是大口大口的鲜血,双眼一翻,栽倒在地,眼睛鼓出老大,当真是死不瞑目。
  史议长转向周文,道,「我让你亲手杀了强仇,你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我吧?」
  周文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丝毫气力,但是眼中炽烈的光芒并未暗淡,而是转成了嘲弄,与心怀叵测的敌人对视着。
  史议长在这尖锐嘲弄的目光下脸色发白,不由得后退一步。
  几支枪筒同时蹦出火星,周文的身体在空中跳动,血花迸出,像一朵朵艳丽夺目的红玫瑰撒向半空,枪声中,魂灵挣脱困缚,轻轻蕩蕩地摆着,滑向无尽的暗黑…
  史议长擦擦冷汗,听凭手下怎样拖去地上的尸首,转眼望向依然沸腾的舞池,得意地笑道,「陆小姐,你终于是我的了。」
  薇像心有所感,长臂旋舞中,一颗晶莹的泪珠沿着腮边滚落…
  (全文完)
  作者:寒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