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师兄驾到

时间:2018-01-07
甲冑骑兵的气势变化,正在策马上前要迎战叶天龙的夏云也很快感觉到了,他不禁暗中奇怪。
  「奇怪,他们发生什么事情,怎么一下子有这么大的变有遵命行事变化」
  还没有猜到什么,叶天龙已经到了他的跟前,神器烈火剑倏然爆发一道璀璨夺目的剑芒,有如一道惊虹,一股中人欲沸的热浪狂涛劈头盖脸涌向夏云。
  「黑龙,别怕!」
  感觉到胯下爱马微微的一颤,夏云在心惊叶天龙的武技同时,一手轻拍神驹黑龙的脖子,将自身的真气传到它的体内。
  得到主人之力的神驹变得敏捷无比,现在它已经和夏云合为一体。轻灵的一跃,便避开了叶天龙的一剑。
  夏云随即黑龙枪一摆,剎那间,数道黑色的旋风在他的枪尖升起,快速地围绕着他旋转一周,然后变成一道黑色的冲击波朝叶天龙击去。
  幸好叶天龙对夏云有着很高的评价,因此对于他能够使出魔法攻击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
  而且他可以肯定的是,夏云手中的黑龙枪也是一把具有特殊魔法力量的神器。
  神器烈火剑在自己的身前快速挥动,瞬间一个十字交叉的焰芒出现在空中,和黑色的冲击波发生猛烈的冲撞,强大的劲气向四下散发,捲起漫天的沙尘。
  双方第一次的接触,虽然是带有试探性的出招,但却都是用上全力,如果能够击中对手的话,也是一样可以将对方置于死地的。
  「冲!」
  受到余劲的冲击,叶天龙的身子往后一仰,但他并没有顺势退避,而是硬生生接了下来。
  胯下的白云发出一声低低的鸣叫,随即被叶天龙一提缰绳,纵身跃向夏云的方位。
  夏云则是拉着黑龙闪过了呼啸而来的劲气潜力,这样一来,他便让开正前面的道路。等到他站稳脚跟的时候,叶天龙已经连人带马冲到他的身边。
  「轰!」
  神器烈火剑带着桔红色的火焰劈向夏云。
  夏云大吃一惊,叶天龙这样的战法,近乎是不计自己的伤害,他只有再度一闪战马,手中的黑龙枪一扬,硬架叶天龙的一剑。
  两把神器在空中猛烈碰撞,数点散落在地的余焰一碰到地便将地面烧出一个焦黄的小坑。
  夏云爱惜手中的黑龙枪,也知道叶天龙手中这把神器烈火剑要比自己的好上一个级数,因此在接战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用的并不是强劲,而是侧接的巧劲,以消带打。
  在叶天龙的身后,城卫军的将士一齐发出了怒涛般的吶喊声,策马向林地这边直扑过来。
  这时,三面合围过来的步兵方阵也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在距离甲冑骑兵不到五十步的地方,却无法再追上了。
  「不好!」
  夏云刚刚一枪逼开叶天龙的纠缠,却看到这样的场面,不禁恼火不已。
  他身边的七力士也纷纷发出怒吼声,迎向潮水般涌过来的甲冑骑兵,试图要挡住城卫军的突围。
  他们也的确很有实力,才一接触,便将前面几个甲冑骑兵直接从马上打了下来。但甲冑骑兵上来的越来越多,很快便将他们逼到一旁。
  「夏云,后会有期!」
  叶天龙接连朝夏云攻了两剑,看到城卫军已经进入林地,不禁大笑一声。
  不料这一下,却让他感到胸口一痛,才知道方纔的硬接已经让自己受了一点伤。
  夏云大为恼怒,他本想收服这一支甲冑骑兵,所以才让自己的队伍从三面将其包围起来,缓缓地收拢,而他自己则要在甲冑骑兵面前击杀叶天龙来立威。
  没有想到叶天龙居然打了两下,就採取强力突围的办法。
  这时再让步兵方阵快速推进也来不及了。
  最让夏云悔恨的是,由于兵力不足,他无法真正做到四面合围,其它三面都安排了足够的兵力,只有他这边的林地是让先前充当诱饵的一千名士兵来把守的,考虑到叶天龙会率军突围,他还故意在左边留下了一个破绽,不料叶天龙却偏偏要往看起来最困难的一个方面突围。
  越想越恼火,夏云策马紧紧跟在叶天龙的后面,黑龙枪一阵挑刺,将从身边冲过甲冑骑兵一一击毙。
  叶天龙纵马跃入林地,顿感眼前一暗。从林地外面传来潮水般的喊杀声,夏云的步兵终于冲上斜坡,开始向落在后面的甲冑骑兵发动猛烈的攻击。
  再看林地里面,也是到处都有惨烈的厮杀,作为诱饵的士兵原本以为敌人不会从这个方向突围的,因此他们的应战显得颇为仓促,也无法给甲冑骑兵们巨大的打击。
  而甲冑骑兵在这种林地中,也无法像在平地上那样冲锋陷阵,他们不但要小心地面的障碍物,还要留心头上的树枝,再加上应付敌人的士兵,也显得十分混乱。
  很快的,城卫军的将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但叶天龙等落在后面的甲冑骑兵被夏云的大队人马一冲杀,相互间便无法再有联繫,整个队伍被杀散,和敌人混在一起了。
  顺着大队甲冑骑兵突围的方向,叶天龙一连越过了数处正在激烈战斗的地方,出手斩杀了几个挡路的敌军,在敌人冲上来之前摆脱了纠缠。
  杀了一阵,身后突然传来了数声惨叫,回头一看,叶天龙不禁大吃了一惊。夏云的长枪正从一个跟随在他身边的卫士身上离开,而这个卫士血如泉涌,从马上重重的跌落。地上早已有六个卫士的尸体,都是肢飞体裂。
  「今天不取你的首级,我誓不罢休!」
  夏云说话之间,又将一个冲过来的甲冑骑兵挑落马下,这一下,他距离叶天龙又近了一步。
  「老子才不奉陪呢!」
  叶天龙一夹马腹,白云立刻向前冲刺,跳过了一段横生的树枝。
  「你休想逃走!」
  夏云怒吼一声,一式横扫千军,黑色的冲击波向四下炸开,一下子将围攻上来的数个甲冑骑兵击飞,余劲甚至还打断了两棵树。
  摆脱了甲冑骑兵的纠缠后,夏云伸手从马旁的枪袋里抽出了一支短矛,朝叶天龙的后背射去,其势如电,疾如奔雷。
  叶天龙在马上一个侧身,让过这一击。正待继续向前跑的时候,忽然胯下的战马浑身一颤,发出一声长嘶,转头发狂般的朝侧方急奔。
  「该死,怎么回事?」
  叶天龙被这一下变故弄得摸不着头脑,只有本能地紧紧抓住战马的缰绳,将身子贴在马背上,不断躲避着空中高高低低的树枝横杈,再无余暇去顾及什么奔跑的方位了。
  事出突然,夏云也呆了一下,但很快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本队的一个弓箭手射出一箭正好击中了叶天龙的坐骑,才使得那匹战马负痛发足狂奔。
  「追击,他跑不了多久的!」
  夏云大喜,连忙带着身边的一些士兵朝叶天龙的方向紧追下去。
  林地中光线昏暗,难以辨认方向,叶天龙被战马带着越跑越远,渐渐听不到战场上交战的声音,只有身后紧追不捨的夏云和他的士兵分拨树枝的响声。
  跑了一段路之后,转过一棵大树,前面一根横断在路中的树枝挡住了去路,白云想要纵身跃过之际,却突然失去了力量,收势不住,整个马身重重的撞了上去。
  悲嘶声震耳,枝飞叶走,这段儿臂粗的树枝整个被撞断,白云也是浑身伤痕,轰然倒在地上,奋力挣扎,却是再也无力爬起来。
  侧腹上所中的那一箭处,更是鲜血激射。
  幸好叶天龙反应神速,在撞上的瞬间整个人从马背上跃起,在空中几个翻腾后安然落地。
  落地后,叶天龙望了望在地上挣扎的白云,狠心一跺脚,纵身向前飞奔。
  但这一耽搁,夏云和他的距离又近了一点,现在双方已经只差十来步,叶天龙就算想找一个藏身之处,也无法摆脱夏云的视线。
  紧紧跟随着夏云的几个弓箭手一边追,一边不时地发射弓箭,给在前面飞奔的叶天龙造成不小的麻烦。
  经过先前的交手,叶天龙已经知道夏云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再加上夏云身边那些士兵,他将毫无胜算可言。因此,除了逃跑一途外,叶天龙别无选择。
  跑着跑着,忽然前面一阵大亮,原来已经跑出了这一片林地,前面是一条笔直的官道,不知道是通向何方的。
  「这一下惨了!」
  叶天龙在心中暗暗叫苦,在林地中,他还可以依靠着大树躲避,现在到了这种毫无遮掩的官道上,他怎么和有马代步「叶天龙,你快快投降吧!」
  追出林地的夏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条路一直通向特拉西美,沿途没有任何岔道,你已经走投无路啦!」
  既然不能逃命,叶天龙一咬牙,转身面对夏云,狠声道:「你上来!」
  那一股狠辣的气势,一时倒让夏云和他身边的士兵窒了一下。尤其是夏云身边的那些士兵,他们突然间感觉到眼前的这个敌人不再是一只被他们追着到处逃的兔子,而像是一只可怕的猛兽。
  「逃了这么长的路,你不觉得又累又渴吗?」
  轻轻摆动手中的黑龙枪,夏云徐徐策马向前,好像是和朋友聊天一般地说出了这样一句和接下来交战没有一点关係的夏云较量的话。
  叶天龙不由得一楞,心神便为之一分,暗暗思忖夏云为何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说来也奇怪,被夏云这样一说,现在他真的感觉到十分疲劳,又饑又渴,原本提起的精神也洩了不少。
  感觉到叶天龙的气势萎缩了不少,夏云暗暗一笑。这时,他身边的士兵纷纷举枪扬剑,向叶天龙逼过来,而那几个弓箭手则因为在林地之中已经将身上的弓箭射光了,所以也拔出身边的长剑,加入了步兵的行列。
  此消彼长,叶天龙缓缓地后退,生死关头,他不禁想起了留在帝都的娇妻,她们中哪一个都比眼前这个混蛋要厉害。
  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练得很不错了,哪里想到,在这里碰到的第一个敌人大将,就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厉害。
  「真是该死,如果把她们带在身边,也就不会这么惨了。」
  转念一想,他又恨不得打自己的一个耳光,自己的武技「混蛋主神,快点想办法,不然的话,今天就要大家一起完蛋啦!」
  想到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些个女神,叶天龙不禁暗暗念叨,如果她们早点把所有的力量传给自己,自己哪用这么辛苦面对敌人,提心吊胆的,像现在这样打生打死。
  「叶天龙,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
  夏云见到叶天龙的面色忽明忽暗,嘴里还唸唸有词的,不禁有些好奇。
  「你管我什么?」
  叶天龙没有好气地回答,同时拉开了架式。靠人不如靠自己,现在求神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靠自己拚一条生路吧!
  夏云也不生气,眼神渐渐凝集起来,一股有如利剑般的杀气顿时从他的双眸中电射而出,无形的力场在他的身边开始不行,怎么老想着要女人来帮忙呢聚集。
  受到气机的牵引,叶天龙也收起了心中的杂念,专心默运力量,如果不认真对待夏云的攻击,那真的是自找死路了。
  两个人的杀气在空中不断交集,战斗一触即发。
  「喂!」
  剑拔弩张的当口,蓦然从官道的那一头传来了一个粗豪的声音,震得在场的众人耳鼓一阵嗡嗡作响。
  接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有如天边的雷声,急如骤雨,待看到官道上扬起一条滚滚黄龙之际,马蹄声已经近在咫尺。
  「你们给我住手!」
  一声有如炸雷般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把夏云和叶天龙都吓了一跳。
  更让他们难以想像的是,来人的这一声大喝,居然将他们两个人的气血震得一蕩。
  「怒雷鸣吗?」
  夏云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这一声的厉害,更知道这个主人的厉害。
  他只有强压下出手的冲动,往后退了一步。
  烟尘落尽,露出了官道上的一人一骑。
  这是一个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穿着一身做工精细的灰色铠甲,在左右肩头上各有一个栩栩如生的狼首突起。只见他一头浓密捲曲的棕色头髮,套在一顶狼首头盔里,一张国字脸,稜角分明,双眼炯炯有神,两道浓眉又粗又长,英武不凡。
  他肩后露出巨大的剑柄,其长度居然足有一尺两寸长,那整柄剑更不用提了,比起左岛近的巨剑还要长上不少,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巨剑。胯下的战马足有一丈二尺高,通体一色的青,胸前隐隐约约现出雷纹,神骏非常。
  夏云神情複杂地望着来人,张口想要说什么,这个骑士举手不让他开口,然后双目炯炯地望着叶天龙。
  「你是叶天龙吗?」
  「不会是又来一个敌人吧?」
  叶天龙暗暗思忖,如果来人也是和自己为敌的话,那今天真是必死无疑了。但他翻遍自己的记忆,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仇家。
  「不错,我就是艾司尼亚的东督叶天龙。」
  既然无法躲避,乾脆就英雄一些,有了这样觉悟的叶天「很好。」这个身材魁梧的骑士微微一笑,嘴角流出一丝龙将自己的胸膛一挺,朝眼前的巨汉骑士大声说道。
  「他在说什么?」
  听到巨汉骑士的话,非但叶天龙呆住了,夏云也是神色怪异的神情,「如果我今天救你一命,你準备要付给我多少钱大变。
  「师兄,你不能这样……」
  夏云望着来人,口齿激活,几乎是喊叫出来,他的话让叶天龙更加吃惊。
  这个家伙居然是夏云的师兄,可他却自动找上门来要救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人却毫不在意地沖夏云摇了摇头,然后对叶天龙说道:「我的名字叫修罗,你应该听说过我的。你想好了出多少钱吗?」
  「修罗?」
  叶天龙暗暗吸了一口气,他是听说过这个名字,是听那些佣兵说的。
  修罗是佣兵界的一个骄傲,关于他的传说很多,据说自从他出道以来,接手的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一次,武技之高,好像在他的剑下还没有一个人走过十招,因此,他被很多人暗暗称为佣兵之王,自然,他的酬金是惊人的高。
  没有想到夏云的师兄居然就是修罗,怪不得这么厉害。
  只是,他们师兄弟到底是什么关係,修罗肯为自己这样一个无缘无故的外人和师弟动手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诡计吗?
  但转念一想,如果今天修罗出手是帮助他的师弟夏云,想到这里,叶天龙马上回答道:「没有问题,你就开价吧!」
  「好,爽快。真不愧是法斯特的新贵东督大人。」修罗双掌一拍,「我最喜欢和爽快的人做交易了。」
  「师兄!」夏云十分激动地说道:「你真的要救这个家伙那么自己注定没命了,哪里还有什么日后。
  吗?「
  「不错。」修罗反手抽出了背后的巨剑,「这位东督大人有一个大陆最富有的女人做妻子,对我来说,这可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主顾。」
  「师兄,你要钱,多少我都可以给你啊!」夏云近乎爆发地喊道:「当初无声无息地离开,现在却是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师兄,薇筠她……」
  「别说废话了。」
  修罗的眼中也掠过一丝的异色,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他转首对叶天龙说道:「五百万金币,同意吗?」
  虽然心中直想问候对方的父母,但叶天龙也只有答应下这个惊人的数字,而且还是非常乾脆地点头,毕竟逃过眼前的困难才是第一要务。
  「那么,我的好师弟,让我看看你这么多年来到底有多少进展吧!」说罢,修罗一拍胯下的爱马:「奔雷,我们上。」
  可怕的巨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由左到右,斜劈向夏云的肩头。
  那如电的速度和巧妙的技巧,看起来就像这剑是一把没有多少重量的普通刺剑。
  单手能够把如此巨剑用到这个程度,修罗手上的力量可面对修罗的当头一剑劈下,就算夏云再有实力,也不敢托大,而且他知道这个师兄的为人,出手一向是不留情的。
  剑还没有到,从剑上发出劲气已经完全将他笼罩起来,凌厉的劲气在他的週身布下了一个巧妙的力场,夏云知道自己不能躲避,要不然的话,受到气息牵引的巨剑将会寻机展开连绵不绝的攻击,他将无法站稳脚跟,只有落败。
  黑龙枪奋力向上一振,精妙绝伦地从侧面撞在巨剑的剑脊,一声有如撞钟一般的巨响向四野急速扩散,劲气吹得石走想而知。
  砂飞。
  「不错,再来。」
  烟尘中传出了修罗如雷般的声音,劲风入耳,随即又是一连四声巨响,有如连珠炮般,更加强劲的劲气四下飞散。
  「这个家伙的武技真不是吹牛的。」
  满意于修罗和夏云的交手,叶天龙咧嘴朝以扇形包围自己的那些士兵一笑,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们的主将现在可有难了,你们还能够围得住我吗?」
  说罢,扬剑作势,要向前攻击。
  包围圈又变得大了一些,虽然有七十多名士兵将这里团团围住,但看到夏云和修罗的战斗,他们已经有些气馁,这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战斗,而叶天龙的武技在和夏云交手后,也让他们明白没有高手的压阵,他们也不是叶天龙的对手。
  蓦然,一声大震从战团中传出来,接着两个人分开,夏云的脸上满是汗珠,而修罗看起来还是十分轻鬆的样子,气息悠长,不显丝毫的疲态。
  这一下,高下立判。论到武技,夏云还是不如他的师兄师兄,你真的要与我为敌吗?「
  夏云的脸色一片铁青,黑龙枪斜指向天,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是我筹划很久的行动,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的代价,我绝不想任何人破坏它。」
  修罗缓缓地将巨剑举起,双手握住剑柄,在半空中纹丝修罗。
  「不动,有如铁铸一般。
  「你果然很有进步,但比起我来,还差了一段距离。你想拿出什么绝招吗?就儘管放马过来吧!」
  「好!」
  斜指向天的黑龙枪微微颤动,一团团的黑气在它的周围聚集起来,丝丝缕缕,顺着枪身缠绕,旋转。枪尖在空中似乎慢慢变大,不断吸取空间的力量。
  面对这样的情况,修罗也不敢再掉以轻心,巨剑慢慢下降,到了胸口的位置稳稳当当地停住,一道道肉眼可及的血色波动从剑柄处向剑身蔓延,似乎一下子,这把巨剑也有了生命一样,在跳跃,在伸张。但仔细看去,却又纹丝不动。
  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剑忽然发出轻微的鸣叫,一种奇怪的喜悦感觉从剑上一直传到叶天龙的身上,叶天龙剎那间好像看到了修罗手中那把巨剑的心跳,那种血色的波动,就像是剑的心在有力的跳动。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叶天龙的心中一下子流淌过无数的招式,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到,似真似幻,唯有一点,用心驾驭手中的剑,他有了更多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