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雨欲来

时间:2018-01-07
「你真的不适合当杀手。」侯龙涛把手伸到脑后,在削音器上拨拉了一下。
  「哼哼,怎么知道是我?」一个短髮美女从男人的身后绕了出来,正是唐蕊。
  「你刚来吧?客厅和卧室里还留着你的香味呢。」
  「比你们早进来三分钟吧。」唐蕊把枪放在了洗手台上,转到男人正面,揽住他的脖子,垫起光着的脚丫,和他接起吻来。
  「我还没找到我弟弟呢。」
  「不断的挑逗自己,不断的诱发自己的慾望,然后压制再压制,忍耐再忍耐,一点一点的提高期望值,等到真正爆发的时候,一定会美妙无比的。」唐蕊转身走到浴缸前,关上了出水口,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撤掉了,露出雪白的背影,腰肢纤细,屁股圆滚翘挺,双腿笔直修长,她坐进了浴缸里。
  「你的期望值在不断升高,万一我达不到呢?」侯龙涛坐到了浴缸的边缘上。
  「我知道你能达到的,你忘了你曾经在我的瞄準镜下生活过一段时间吗?」唐蕊把一条玉腿伸出浴缸外,一只娇嫩的小脚丫蹬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对,差点儿忘了,你是千里眼。」侯龙涛握住美女的脚丫亲了一口,「今天你看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没有人先把你弟弟从地下室带出来。」
  「搞不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
  「一定是想利用你弟弟来对付你。」
  「这我还能不知道?」
  「只要三口龙惺还没向你发难,你弟弟就应该还有命在。」
  「那缺胳膊少腿儿也不行啊。」
  「可那已经超出了你能控制的範围,光在这抓耳挠腮有什么用?」唐蕊仰头枕在了浴缸的边上,她倒是挺轻鬆的。
  「唉,你是事不关己不劳心啊。」侯龙涛站起来点上烟,坐进了角落里的一个沙发里,这里虽然是浴室,但设备很齐全。
  「也不能这么说啊,至少我希望你早点找到他。」
  「哼。」侯龙涛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了,你跟唐河山有关係吗?」
  「怎么会这么问?」唐蕊笑嘻嘻的望着男人。
  「我上次去跟他谈的时候,在那个饭馆儿里,我就觉得我闻见你的香味儿了,只不过特别的淡,我就以为是我的错觉,没深究。现在想来,他姓唐,你也姓唐,再加上那香味儿,我不知道,就是瞎联繫。」
  「他是我父亲。」唐蕊虽然不会主动的说出自己和龙虎堂的关係,但既然人家问起了,也没必要隐瞒。
  「你父亲?那他都是…你为什么还要…」
  「黑社会老大?没什么好忌讳的,我的两个哥哥都在帮我爸爸,但我不愿意参与我家的生意,平常我也不会往龙虎堂的地盘儿跑的。那天我是特意跑去看你的,前一天晚上才听说你要去。」
  「我真荣幸。」
  「呵呵呵,知道就好。我曾经在CIA受过训,七年的魔鬼训练,哼哼。」唐蕊并没有计划要给男人讲自己的过去,但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有点不能自已的感觉,告诉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也没什么。
  侯龙涛没有出声,他决定不提任何的问题,因为不知道什么样的问题会越限,乾脆就安静的让女人说,只听她觉得可以讲的。
  「我爷爷和二爷都是军统的校级军官,属于少壮派的。四九年的时候,他们到了台湾,很快又都被派到美国,到CIA受训。我爷爷一直留在CIA,我二爷后来潜入大陆,被抓住枪毙了。」
  侯龙涛做了一个深表遗憾的表情。
  「不必,我从来也没见过他,就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人罢了。」唐蕊耸了耸肩,「受我爷爷的影响,我爸爸干了差不多十年的警察,觉得没意思,改行搞社团了,弄得还挺红火。我和我两个哥哥都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我父母都很重视对我们进行中国文化的灌输,不光要学中文,还得读很多有关中国的书籍。哼哼,那会真是恨死他们了。」
  「小孩儿嘛,玩儿心重,可以理解。」侯龙涛想起了小时候家里人逼自己学弹琴、学英语时的感觉,很能明白美人说的是什么。
  「随着两个哥哥的长大成人,他们很正常的开始接触家里的生意,他们也没什么怨言,可能是男人天生就都想当黑社会吧。我从十岁开始,整天想的就是能脱离家族的约束,特别是我母亲去世后。九零年的时候,我十三岁,那时候美国政府特别热衷于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甚至是不和平的演变,CIA成立了一个秘密的Project,挑选华人少年进行特训,机会成熟的时候派回大陆进行谍报和暗杀。」
  「那也算是新的啊?」侯龙涛还是没能战胜自己的好奇心,「那军统和CIA不是一直都有这种Project吗?」
  「没有从小就培养的,这次CIA是下了大本钱,要培养出真正的精英来。我爷爷对我爸爸是失望之极,可怎么说都是儿子,还是独子,也没办法。他知道我在家里不开心,虽然他已经退休了,但在局里还是有不少朋友的,他问我想不想加入那个Project。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要能离开家。我爷爷推荐我进了CIA,一训就是七年,叫我杀人机器一点也不过分。不过呢…」唐蕊说到这,脸上出现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怎么了?」
  「你忘了我为什么削尖了脑袋要离开家了?」
  「你的逆反心理很强,尤其是不愿意让人控制你的思想。」
  「你真是善解人意。」唐蕊沖男人努了努嘴,「那些美国教官越是把中国妖魔化,我就越喜欢中国,当然了,我对GONGCHANDANG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为什么?」
  「因为它极不尊重人权。」
  「怎么个极不尊重人权了?」
  「就说计划生育吧,强迫妇女堕胎,生育权是一个妇女最基本的权力。」唐蕊的这个观念代表了大部分美国人的想法。
  「生存权和生育权哪个更重要?我想是生存权吧?」
  唐蕊点了点头。
  「中国现在已经是十三亿人了,如果不是计划生育,起码要再加五亿上去,上哪儿去找那么多的粮食、那么大的空间养活十八亿人?人口爆炸只有一个解决方法,对外扩张。你能想像一个拥有十八亿人口的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的后果吗?你能想像那会对这个世界带来何其巨大的灾难吗?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仅给了中国人自己一条活路,也是WorldWarIII至今没有爆发的主要原因。」侯龙涛出口成章,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这些话了,他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在SpeechClass上就中国的人权状况为题演讲过,其中就有计划生育,「倒是美国人,好像是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把多生作为光荣,电视里也不断的宣传,美国没多一个新生儿,就会有七个贫困国家的新生儿饿死。没有任何权力是可以完全凌驾于其它一切之上的,包括人权。」
  「哼,不跟你说这些无聊的问题了。嗯…」唐蕊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走入淋浴间里,把身上的泡沫都沖掉了。
  侯龙涛看着女人柔顺婀娜的身体,老二早就撑了帐篷了,但要他现在用心的去做爱,他还真做不到,「那就说点儿别的,你接着说CIA的事儿吧。」
  「不想说了,改天吧。」唐蕊穿上了自己的小内裤。
  「你不会就是来我这儿洗澡的吧?」
  「不可以吗?不可以只是来看看你吗?我以为咱们是好朋友呢。」
  「当然可以,咱们当然是好朋友。」侯龙涛起来扶住女人的双肩,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哼哼,我来是为了告诉你,龙虎堂和三口组之间存在着非常尖锐的矛盾,如果在你刬除三口龙惺的过程中有什么需要龙虎堂帮忙的,我父亲他们会支持你的。」
  「你不是不参与你家的生意吗?」
  「我父亲知道今天咱们会碰面,我不过是替他带话罢了。」
  「龙虎堂和三口组有什么矛盾?」侯龙涛帮女人把奶罩的挂钩扣上了。
  「你的好奇心还真是强啊,」唐蕊拍了拍男人的脸蛋,穿上了牛仔裤,紧绷的布料使她圆滚的臀部曲线毕露,「Curiositykillsthecat。」
  「什么都不知道死得更快,傻死的。再说凭我现在的身份,知道的多一点儿并不危险。」
  「好好,你是大人物。」唐蕊用翘翘的屁股拱了男人一下,「龙虎堂的主要活动区域就是唐人街和周边地带,根基非常的牢固,地盘上都没有其它帮派活动。龙虎堂不是小匪帮,是很有组织的大企业,所以成员都被禁止在街上出售毒品,不管是大麻还是海洛因,都是只进行大笔的批发。这样一来,唐人街上的大批散客就必须要走出唐人街去找货,但然不方便,也不安全。如果有人能在唐人街提供散货,价格略为额高一点,顾客也不会在意的。」
  「三口龙惺想要挤进唐人街?」
  「这么明显吗?」
  「不算太难猜。」
  「他想佔领唐人街的市场,当然会和龙虎堂发生磨擦,双方都有人受伤。他退出去了一段时间,大概最近觉得时机成熟了,设了条借刀杀人的计。三口组找了一帮中国人帮他们在唐人街兜售毒品,不过这次不再像上次那样,上次会躲避警方,强硬对抗龙虎堂,这次那些中国人一见龙虎堂的人就快速的撤走,但只是假装躲避警方,摆明了就是要警方知道有中国人开始在唐人街上贩卖毒品了。」
  「引警方对付龙虎堂。」侯龙涛知道美国警方也不是傻子,当然能查出那些人不是龙虎堂的手下,但警方为难黑社会,需要的只是个借口,而三口龙惺就是在提供这个借口。
  「哼,三口组在洛杉矶警察局里挺有势力的,」唐蕊撇了撇嘴,「幸亏龙虎堂也不是吃素的,才在这几天将来自警方的骚扰挡了回去。我们查过了,那些中国人是三联帮的,三联帮并没有在美国发展,是三口组特意从台湾找来的。」
  「不会是因为你父亲和三口组的矛盾导致你讨厌日本人,然后才有了你和我吧?」
  「你也太小看我了。」唐蕊把放在盥洗台上的手枪拿了起来,用一根手指挑着旋转…
  这几天纽约一直在断断续续的下雨,像是要把这座犯罪之都的污垢都沖刷乾净似的。
  天已经黑了,田东华慢慢的走出了酒店的大门,他没有打伞,任凭骯髒的雨水撒落在自己的头上和上千美金的高档西服上。
  男人漫无目的的走到了街角处,他低着头,根本就没注意到人行横道的指示灯显示的是一只红手,就在他刚把脚迈出马路牙子的一刻,一辆出租车鸣着笛从他的身前呼啸而过。
  「啊!」田东华轻轻的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倒在人行道上,他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脸上都是水,也不知道是泪还是雨,他的下嘴唇被上牙咬出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有血在不断的涌出。
  男人并没有爬起来,而是就这么坐在地上,双手抱住了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良久之后,田东华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洛杉矶的电话,「我要五个人。」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痛苦的表情…
  侯龙涛又接到了冯洁打来的电话,「玉倩又给你打电话了吗?」
  「昨晚上刚打了一次。你还没能跟她联繫上啊?」
  「那个丫头真是要了我的命了,每次打她手机都是全球呼。你有没有帮我问她啊?」
  「当然问了,她就是说还在生你的气。」
  「有没有说她在什么地方啊?」
  「她不肯说啊,大概是知道你神通广大,说白了还是故意躲着你。」
  「唉,她也真是太不体谅我了。」
  「小倩是比较任性,再让她自己静两天吧。」
  「也只能这样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知道她现在平安无事,等你把眼前的事儿忙完了在好好儿哄她吧。」
  「是啊,是啊。你和云云的签证怎么样了?」
  「还在办,小云的好说,我是军人护照,虽然各个部门都开绿灯,但手续一项也不能少,有点儿繁琐,时间会稍微长一点儿,但也快了。」冯洁一提起来美国,大概是想到了能和小情人无拘无束的亲热,声音都变得有点兴奋了…
  拉斯维加斯的一所医院的住院处里,入夜后,只有几个护士在值班。
  顶楼的一间双人病房里躺着两个女病人,靠里那张病床上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外面的是个金髮美女,也就二十多岁,胸口处的薄被下有高高的突起,两个人都是表情平和,处于类似于熟睡的状态。
  一个男人推门进入了病房,反身关上了门,站在金髮美女的床前,低头望着她,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推了推。
  女人连反应都没有,更别提醒过来了。
  男人抬起手,在女人的脸上抽了个打嘴巴。
  清脆的响声过后,金髮美女的身体歪了一点,头扭向了里侧,但仍旧是昏睡不醒,脸上也没有痛苦的表情。
  男人黑边眼镜后的双眼中露出了兇恶的光芒,居高临下,一拳狠狠的砸在女人小腹上。
  金髮美女的上身和双腿都被打得向中间对折了一下,但男人的手一拿开,她的头就落回了枕头上。
  「嗯…」男人紧皱着眉头,重重的出了口气,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金髮美女因为被打了那两下,身体产生了活动,薄被已经再不像先前那样严丝合缝的盖在身上了,而是退到了胸口下,病号服胸前的扣子也开了,露出雪白的乳肉和深深的乳沟。
  这些自然都没能逃过男人的眼睛,他瞇起了眼睛,双手隔着病号服用力的握住了女人的双乳,粗野的揉动,有把她的衣服完全解开,里面没有乳罩,很方便的就可以对她圆球般的大奶子进行狂猛的抓捏。
  金髮美女的表情仍旧没有变化,就好像根本不知道有人在猥亵自己的身体一样。
  男人揪住了两颗硬立的红色乳头,用力的捻,然后再往上拉,把她的球乳扽成了椭圆形,一鬆手,使它们在她胸前跳动,反反覆覆的好几次。
  男人的眼里儘是戏虐的神采,他左右开弓,开始在金髮美女的大奶子上抽打,「辟哩啪啦」的响声在病房里迴荡着。
  女人原本雪白的乳房已经被打得通红了,男人才住手,他爬上床,含住了美女的一颗奶头,死命的吸吮,右手伸进了她宽鬆的病号裤里,里面没有内裤,直接就摸到了顶出包皮外的阴蒂。
  等到金髮美女的奶子基本恢复了正常的颜色,男人就从她的裤子里抽出右手,在此对她的酥胸进行虐待,发力的在娇嫩嫩的乳肉上掐捏,造成了一块块的瘀青。
  男人坐手攥着女人的右乳,左手把她的裤子扒了下去,回过身,跪在她身边,左手撑开她肥嫩的阴唇,右手的两根手指轻鬆的插入了已经是淫液充足的阴道里。
  金髮美女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遭受性侵犯,表情始终祥和的很。
  男人的手指开始剧烈的活动,在女人的身体里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淫声,大量的体液从她的小穴里飞溅而出。
  「骚屄。」男人抽出手甩了甩,仍旧有淫汁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到美女的大腿上。
  男人把手上的分泌物抹在了女人的脸上,脱掉了裤子,从钱包里取出一个避孕套,套在了体积惊人的阳具上,把她那两条修长的双腿分别抗在了肩膀上,双手抓住柔软的丰满乳房,屁股往前一拱,「嘶」的一声,粗长的阴茎尽根没入了她的屄缝里。
  「臭娘们儿,肏饭了你。」男人恶狠狠的咬着牙,一上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抽插,大鸡巴无情的蹂躏着美人娇嫩的小穴,每次进入都是运足了力气,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子宫的强硬撞击。
  金髮美女的乳峰随着男人激烈的肏干而晃动,身下的病床也摇晃的厉害,「咯吱咯吱」的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男人把这个白人大妞翻了个身,她的背上赫然有四处伤疤,其中的一个正在心脏的部位。
  但男人可不管这些,他把金髮美女又鼓又翘的两瓣屁股蛋掰开了,露出水汪汪的红润小穴,继续狂乱的捅刺她。
  男人揪住美女金黄色的长髮,把她的螓首向后就起,使她的上身也向后折,不再把乳房压在身下,方便自己揉捏。
  这个打炮的姿势有点费力,男人一下没调整好,大肉棒从阴道里脱了出来,他翻身下马,将女人的腰挂在床沿上,双腿摆成跪姿,然后把枕头扔在地上,自己跪上去,左手抓着她的臀封,右手握着沾满淫水的大鸡巴,挤进了紧小的屁眼里。
  欧美女人不光屄比东方女性的宽大,后庭也没有那么的紧凑,又有大量的淫水做润滑,搞起来并不怎么费劲,再加上男人身强体壮,不顾对方的感受,一样是肏得激烈非常。
  男人玩了一会后庭花,又改为正常的性交,从美女的屁股后面狂搞她,深度和力度都只有增加没有减少,「我他妈肏死你,我他妈非把你肏醒了不可。」
  虽然男人在叫嚣着,但金髮美女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任凭他用自己青春丰满的身体发洩性慾、怨气和仇恨。
  男人越肏越快,越干越狠,他咬着牙,闭着眼,开始拍打美女的大白屁股,他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他不知道的是,由于这次自己搞的实在是太激烈了,持续的时间有有点长,避孕套已经破裂了,退到了阴茎的中段,现在完全是龟头在直接撞击子宫。
  「啊…啊…啊…」男人发出了一连串的低吼,宽阔的后背产生了间歇性的抖动,大量火烫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猛烈的击打在金髮美女的阴道深处,快速的将她注满。
  男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的把鸡巴从女人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惊讶的发现有大量的精液从她的屄缝里往外冒。
  「肏他妈的。」男人把裹在老二上残破避孕套揪下来扔在了一边,将女人软塌塌的身子翻过来,一边揉她的奶子一边掐开她的嘴巴,把大肉棒捅了进去。
  「嗯…」金髮美女突然出了一声,眉头也皱了起来。
  「啊!」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下了一跳,向后一窜,脚下一迾趄,又退了几步,「咚」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房门上。
  「怎么了!?」有人把门推开了,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顶级东方美女冲了进来,护在了男人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