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姐夫在睡觉,我和姐姐在干炮

时间:2018-01-07
时光荏苒,转眼间,事情已经发生了五年,每到週末,它就会像一个魔咒,不停地诱惑我,每到这时,我的心理又有愧疚,又有一丝丝期盼,有一些害怕,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但是最后,兽慾总能战胜我的理智,我操了我的表姐,而且在这五年里,不止一次的发生不伦的关係,并一直保持到现在,这些话我一直憋在心里,今天把它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我叫李华,今年25岁,一米八三的身高加上黝黑但帅气的脸庞,使得喜欢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我并不缺少小姑娘的追求,她们有的成熟,有的青涩,有的开放,但是我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他们,我有自己的女神,对,就是我的表姐。
从小就是表姐小跟屁虫的我,对表姐有种莫名的依恋,所以看见姑娘,我总是爱把她们和表姐比较,之后发现她们黯然失色,所以在和表姐发生关係之前我还是处男,这导致了有些人都开始怀疑我的性取向,我没有跟任何人包括最好的朋友解释过,因为我爱的是一个我不该爱的人。
表姐今年32岁,结婚已经将近十年,但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一米七多的身高,高挺的双峰,常年去做瑜伽的她保持着不输于二十多岁清纯小姑娘的身材,相反岁月还带给了她小姑娘们所不具有的少妇的成熟与妩媚。常年穿职业套装的她,在街上的会有率颇高。就是这样,我沦陷于表姐的温柔乡,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理智,和表姐发生了不伦的关係。
高考结束,我义无反顾的报考了表姐所在的城市,美其名曰:「週末还能去表姐家改善生活。」其实,是想经常去表姐家看见表姐,看见她我就开心了。
「喂,老弟,明儿干什么啊?没事儿啊,那来我们家呗,你姐夫也不在家,你陪我去逛街啊?嗯,好,明儿见。」这是我开学后的第一周。第二天,我大早上起来就去髮廊洗头吹头,然后穿上新买的运动服,坐车到了表姐家。
叮咚!「难道没人?不应该啊。表姐让我今儿来的」。
在门口按了半天门铃都没有反应的我刚要走,里面传出了一个慵懒但充满了磁性的声音:「老弟吗?等一下啊。」
过了两分钟,表姐穿着睡衣打着哈欠开开了门:「怎么这么早啊。我还没起呢。」
「老姐有约,哪敢晚啊。」
表姐径直走进了洗手间:「你先去屋里坐会把,别嫌乱。」
过了一会儿,表姐出来了,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见了我明显一愣:「哟,老弟,好久没见帅多了哈,不是小时候的邋遢大王啦。」
我站起身子,一边挠表姐痒痒,一遍说:「你也不说想你的小兵,过年也不会去看看,有了姐夫就没了弟是吧。」
姐姐最怕痒,一边躲,一边笑着说,:「不是忙吗,可想你了呢。」
闹着闹着,表姐的睡衣开了点,我看见表姐蓬鬆的睡衣下两颗白花花的大奶子,彷彿还看见了两颗红嫩嫩的小奶头,不觉间呆了。
表姐正娇笑着跟我玩,见我不动了,顺着我的目光往下一看,脸一红,赶忙一拉衣领,这是我也回过神来,尴尬的笑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可能是因为刚才的缘故吧,我和表姐都不太好意思。相对无言,表姐率先打破了沉默:「去。出去,老姐换身衣服我们就去逛街。」
去逛街的路上,我跟表姐聊了好多,我们好像忘了刚才的尴尬,聊他最近的生活,当我问为什么不叫姐夫陪他来买衣服时,表姐神色有些黯然:「哎,你姐夫啊,天天忙的要死,哪顾上陪我啊。」
「没事儿,不还有我呢吗。」
在路上她姐俩姐夫一个电话,苦笑着对我说,:「看,你姐夫又不会来了。」
我安慰了她几句,说忙也是为了她,晚上,我们逛的筋疲力尽的回去了。
「晚上别走了,在我家住吧,你姐夫也不再,我晚上自己一个人也害怕,你等明儿晚上再走。」
「啊?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啊。小时候你天天来我家不爱走你忘了?」
听着表姐的话,想起了小时的快乐时光,我欣然答应了表姐的提议。
晚上我睡在了小屋(表姐住的屋是大屋),睡着睡着,被一股强烈的尿意憋醒,我迷迷糊糊的起来,经过表姐的房间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当时我也没在意,去厕所嘘嘘的时候,突然看见洗衣篮里表姐换下的丝袜静静的躺在那里。一种强烈的慾望沖走了我的睡意,我拿起表姐的丝袜,放在鼻尖,一种淡淡的汗味充斥在我的鼻子。我忍不住把丝袜套在鸡巴上路了两下,突然泛起了一股强烈的偷窥的慾望。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表姐的房门前,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嗡,嗡声音伴着淡淡的低吟声进入了我的耳朵。我忍不住把房门推开一道缝,里面的春色让我惊呆了,只见表姐撅着屁股趴在床上,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奶子,浓密的阴毛下有一条粉红色的线,表姐的双眼紧闭着,嘴里还不停的呻吟着。
「表姐在干嘛?」看到此情此景,我的脑子嗡的一声,胯下的巨龙也盎然而起。表姐可能太专注,并没有发现我的偷窥。我悄悄的关上了房门,回到了我的房间,脑子里表姐淫蕩样子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夜我想着表姐的样子疯狂的手淫,射了三次才昏昏睡去。
那以后,我好几周没有再去表姐家,因为我害怕忍不住会发生些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每次表姐打电话邀请我我都找借口推脱,直到这周表姐生日,让我没法在找借口。我心虚的来到表姐家,表姐做了一桌子饭,和我一起等待着姐夫下班。
六点,七点,八点半电话声才缓缓响起,:「喂,老婆,小华在吧,今儿公司开会,我回不去了,对不起。我知道今儿是你生日,可是,真的忙吗。改天好好补偿你,就这样,再见。」
放下电话,表姐强颜欢笑的跟我说:「没事儿。我们先吃吧。」
看着表姐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
「我们喝酒吧,一醉解千愁。」我提议。
「我怕你丢人。我可是很厉害哦。」就这样我跟表姐喝酒喝了好多,喝着喝着表姐就哭了,说姐夫也没时间陪她,我也不来,她好孤单什么的。
听着表姐的话,我脑子一热,一把抱住了表姐就向她嘴上亲去,表姐像是吧诶我突然的举动吓到了,直到我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才开始挣扎,:「老弟,你干嘛?放开我,我是你姐姐。」
「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对象吗,因为我爱你。」我一边亲着表姐的脖子,一只手搂着表姐的腰,一只手摸上了他的大奶子。
「你在胡说什么。我是你姐姐。我比你大七岁。」表姐一边挣扎,一边推我。
可是她一个女孩的力量怎么能跟我一个大男子汉比,很快她就没劲了,被我压在了身子下。我三下五除二的剥开了表姐的上衣,一对雪白的大奶子蹦了出来,我一只手抓着奶子,一只手按着表姐,低下头亲着表姐的奶子。
表姐的反抗这时已经不那么剧烈。亲了一会儿我已经不再满足于上半身,我开始扒表姐短裙下的小内裤,终于,我再一次看到了表姐的小穴,粉嫩的小穴上有种淡淡的尿骚味,几根阴毛害羞的弯曲着。
我扒开表姐的小阴唇一只手摸了上去,入手一片滑腻。「原来小穴是这样的啊。跟黄片里的不一样,比黄片里的好看多了。」我心里想到。
此时此刻,我的理智再也无法压制我对表姐的佔有慾,我迅速脱下了裤子,把早已涨的发疼的大鸡吧放了出来,一下子顶在了表姐的阴道口,这时候表姐好像会过了神,又开始挣扎:「你是我的弟弟,你不可以插进来。要不然天理不容。」
这是的我哪能听的进去那些话,一股劲儿的往里塞,可是表姐的腰一直扭动,我怎么也插不进去,我一生气,就把大鸡吧狠狠往前一顶,这下好像弄疼了表姐,两行泪珠掉了下来。
看到表姐的样子,我心一软,缓缓从表姐身上下来「表姐,我以为你也寂寞,也需要个男人陪着你,因为上次我看见你手淫,本来我爱你,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可是看到你如此不开心,姐夫不能给你的,我给,我爱你,我愿意一直在暗处,陪着你。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对不起,是我不好。」听着我的话,表姐的身体一僵,扭过头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突然,表姐像是想通了什么,缓缓转过来,像是下了决定一般,头低了下去,我感到下体进入了一个暖暖的地方,低头一看,表姐已经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从来都只手淫过的我哪里经过这阵仗。
三两下,大鸡吧又硬了起来,姐姐继续亲着,过了三十秒左右吧,我感觉到了很强的射精慾望,姐姐彷彿感觉到了什么,说,:「想射就射出来吧。」
「可是,你不是不愿意这样吗。」
「我想通了,人这一辈子,开心就好,只要你不嫌我老,我们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听着姐姐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一股浓浓的精液喷洒而出。咕噜,姐姐竟然喝下了我的精液。「还是小处男啊,来,我们进屋,老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女人。」说着拉着我的手走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老姐把檯灯调成了昏昏暗暗地颜色,缓缓褪下了凌乱的衣服和裙子。却留下了丝袜,我呆呆的不知所措,刚才的冲动不知所蹤。
表姐看着我呆呆的样子,扑哧一笑,:「小笨蛋,来,亲亲姐姐的奶子。」
我体内像是什么东西被唤醒了,疯狂的按到了姐姐,疯狂的揉着姐姐雪白的奶子,看着它在我手中变化着各种形状,胯下的巨龙彷彿又要抬头。
「啊。轻点揉。疼。」听着姐姐细声软语,我的大鸡巴再一次骄傲的抬起了头。
彷彿吃惊于我强大的恢复能力,姐姐说:「来,趴在姐姐身上,亲亲姐姐下面。笨蛋,你这样我怎么亲你的下面啊?你调过来。」
就这样,我跟自己的表姐玩起了六九,我学着黄片里的样子亲着姐姐的下面。而我发现每次亲到姐姐的阴蒂的时候,姐姐就浑身一颤,吞吐的也更加用力。
过了两三分钟吧,姐姐彷彿忍不住了,说:「你下来,插进去好不好?」
听到姐姐的话,我如同听到了天籁,赶忙下来,把姐姐包裹在丝袜中的美腿扛在了肩上,大鸡吧对準小穴就是一顶,没想到一下子滑了出去,可能是太着急,插了三四下,都没插进去。
姐姐扑哧一下:「来,姐姐给你引路。」说完,缓缓抓着我怒张的鸡巴放在了他的阴道口,:「插吧。别太用力。」
我腰往前一顶,感觉自己的鸡巴被一个湿湿的,软软的,暖暖的地方包围了,紧紧地阴道裹着我的鸡巴有些难受,只有抽插才可以减缓那种难受的感觉。
随着我鸡巴的全根没入,姐姐一声歎息:「啊……好大。好充实,从来没有这么……啊……这么充实过。你快动动啊,啊……我受不了了。」听着姐姐淫蕩的话语,我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啊……用力,使劲,啊……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被大鸡吧操了,真东西果然比那些凉凉的东西好啊。」
「啊……姐姐,原来操逼就是这么样啊,好舒服,你的小嫩逼好紧,夹得我好舒服。」
姐姐的小嫩逼好像有灵性一般,我每次插进去的时候就会稍微放鬆让我插得更深,我拔出去的时候它彷彿不捨,狠狠地夹着我。由于兴奋加上刚才口交和我经验少的原因,我很快就精关大开,一下子射到了姐姐的阴道里。
「对不起,姐姐,我没忍住,我不小心射了。」看着姐姐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我有些忐忑。
「没事儿的,第一次能做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错了,姐姐很舒服。从来没用这么舒服过。来姐姐帮你清理一下。」说完低下头,含住了我的鸡巴,细心清理着。
「谢谢你,姐姐,我爱你。」
第二天一早,姐姐还没起床,我就偷偷的出门回到了学校,想着昨晚发生的荒唐的事儿,有些内疚,有些自责。「我怎么可以对我最爱的姐姐做出这样的事儿,被人知道了他还怎么做人。」
丁玲,「喂,你怎么那么早就走了啊。下周放假了就过来吧,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儿跟姐说。」
就这样,每次到週五姐姐给我打电话我都忍不住去,然后跟姐姐疯狂的做爱,第二天就会内疚,并发誓再也不做。
又是週五,我再一次来到了姐姐家,正当我抱着姐姐上下其手的时候,门铃响了。
「谁啊。」姐姐整了整衣服,向防盗门走去。
「我。」门口传来姐夫的声音:「开心不,我早早回来给你个惊喜。」
姐夫走进来,看见了我,热情说道:「小华也在啊。晚上在我们家住吧。」吃晚饭,姐夫和姐姐进了屋,我也进了小屋。
没想到,姐夫会回来,晚上我躺在小屋怎么都睡不着,鸡巴一直硬着,我想着这会姐夫一定在姐姐的身上驰骋,就一阵嫉妒,就这样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我迷迷糊糊的正有些睡意,门开了,姐姐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轻轻推推我:「睡了吗?」
我一把抱住姐姐,说:「哪里睡得着,我一直在想你呢。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怕姐夫发现么?」
「他?进屋就动手动脚,我好不容易来了点情绪吧,他又硬不了,折腾到这会儿终于睡了,我看他睡熟,有点想你,借来看看。」
听着姐姐的话,我按下姐姐的头把涨的发紫的龟头塞进了她的小嘴里。含了两下,姐姐说:「都这么硬了,赶紧进来吧,受不了了。」听着姐姐的浪语,从后面搂着姐姐的腰,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好涨啊,你插死我了,啊……好舒服。用力」
我刚一插进去,姐姐就大声的叫了起来,「嘘,姐夫听见了我们都得完蛋。」
「没事儿,他一睡着,你把他卖了他都不知道。」听着姐姐淫蕩的话语,我心中的黑暗慾望被激发了,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爽死我了,你好大,嗯……快动。嗯……我要死了,高潮了……」就这样我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只知道姐高潮了三四次,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姐姐阴道深处,姐姐一声歎息。我跟姐姐一起去洗澡后,她回到了房间,我也回去睡了。
就这样,我跟姐姐的不伦关係已经无法阻止,姐夫在家,我们也会偷偷做,姐夫不在家,我们做得更疯狂。内心的不安也慢慢变淡,一直到现在。
PS:本故事纯属虚构,文笔不好,多多见谅!以后还会有嫂子等系列,尽情期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