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十七章 张扬个性

时间:2018-02-09
上了车,雯丽开车,我坐在右边副驾驶的位子上,月琴和春花两女坐在了后面。
  其实并不是不想坐后面,只是这次我想看看路,也想同时观摩一下雯丽开车的动作和手艺,自己开车总是不太熟练,那部「长安之星」都让自己撞了好几次了,所幸没出什么大的事故。
  「雯丽,听说在日本小车全是自动档,踩油门就走,踩剎车就停,是吗?」
  「白总,这个我不太清楚,好像日本的家用轿车60%以上是自动档,驾照都有两种呢,专门有一种只能开自动档的,好多女的都是这种。」
  「哎,这桑塔那怎么没有自动档呢?」
  「不知道,也许上海大众的桑塔那是雄性的吧,属于男性专用吧?」雯丽的俏皮话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气氛也缓和下来了,心思也有点淡了。
  拿着《江陵都市报》出的购房攻略特刊,我们看了好几处地方,最后来到了清江边,这里开发的「碧潭飘雪」规模适中,设计精美,风景秀雅、环境清幽,因沿江有一大片梅林而得此名,从建筑外型和社区环境来说都让我比较满意。
  环境也不错,离卧龙山庄只有约半个小时车程,附近有大学和重点中学,又位于高新技术开发区,开发前景较好。
  「碧潭飘雪」中的小高层跃层(指的是跨两个以上楼层,而且有内楼梯相连的住宅)尤其令我中意,不管商住均好,保安设施齐全、生活环境成熟,全是现房,但因为刚修完,后续配套还在修建,房价仅在3500元/平方米左右,又有独立车库。
  我简单徵询了雯丽的意见后,下手购入了两套跃层,位于不同的单元,有一套是一、二楼,另外一套是三、四楼,每套200平米左右,房价约140万。雯丽问我为什么要买那么大的两套房子,我笑着说:「你以后就知道了,当然你如果更聪明一点就不要问我这个问题。」这话弄得雯丽一个大红脸。我办理了按揭手续,并顺便和赵志打了个电话商量了装修的事宜。
  大事已毕,大家都如释重负,于是到鲤鱼门海鲜酒楼包了个单间,我以新公司的名义请大家吃顿饭。一道道形状华丽、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上了以后,我请服务员迴避一下。
  服务员前脚出门,春花就站了起来,这段时间我安排模特们各取所需学了很多东西。像春花就到饮食服务学校的培训班学了前台餐饮服务,她往那里一站,俏生生的小模样的确怪招人爱的,这么俊的服务员可少见呢,凭姿色她至少应该干个领班或者迎宾什么的。
  春花一招一式地练着,伺候着我们用餐,还挺熟练的像那么回事,不知不觉中雯丽的鲜搾果汁中又给下了药。
  我品着红酒吃着海鲜,觉得日子过得实在美,今天就有这么漂亮的三名美女陪着自己,那两位是不用说了,这雯丽看来今天也上了道,免不了任自己摆布的命运。
  包间里有卡拉OK设备、沙发和单独的卫生间,吃饱喝足以后,我让月琴放起音乐,轮流搂着三女跳起舞来。
  我故意搂紧两女露骨地摸玩给雯丽看,不仅隔着衣服摸,甚至伸进毛衣摸奶子,撩起裙子摸屁股,下面的鸡巴也硬硬地顶在两女身上,这两女本来就时常被我抱着跳舞玩弄发洩。
  说真的雯丽跳得最好,不过跳了两曲后我看她也放开了,便被我如法炮製,上面摸奶亲嘴,下面掏胯顶逼摩腿,最后她也瘫在我的怀里抱紧我,有点站不住了。我把她抱到沙发上,顺着大腿摸上去,内裤都湿了。
  回家的时候她无法开车,于是让她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当月琴她们疑惑该怎么办才好时,我当仁不让地坐上去,假装镇定地打火。
  「没事吧,白总?」月琴关心地问我。
  「没事,这点酒,没问题。」
  「我不是说酒,您开过这车吗?」
  「天下的小车都是一回事,和自行车一样,会骑一辆就会骑一百辆。」我自信地说,回头想想,该说和「骑女人一样」才过瘾呢。
  打了好几次才打燃,却发现不知道怎么开夜灯,摸了半天也没摸到,还是车场的保安过来教了我一下,又教我挂倒档。
  「这他妈的上海大众,也不知道怎么设计的,和那小日本的简直就不是一个套路嘛!」我嘴里骂着,打盘子往外走。
  起步跌跌撞撞地,几乎是打着手铳一样将车一路摇晃着开回了卧龙山庄,幸亏这路还不太远。
  回到山庄后亚丽和桂华服侍着我简单洗了澡,看见鸡巴硬挺着,亚丽柔媚地想低头为我吹含,被我挡住了。因为想让她们穿着衣服和高跟鞋给我日,她们就没有洗澡。
  洗完了,我穿了身缎子睡衣像个土财主一样走了过来。一把直截了当地搂过雯丽往沙发上一坐就开始亲嘴,这次她再也躲不开了。
  一边想把月琴的裹着白色丝光长袜和高跟中统靴的长腿美脚拉到怀里玩,这一路上钩着咱的心,真他妈骚俏啊!
  但拉上来一看,有点嫌弃那双高跟靴带点泥土,进门时月琴在地毯垫上擦过了,但不彻底。
  「爷,您看是换双还是擦擦?」春花问。
  「将就了,擦擦吧。」春花拿进个擦鞋挎包,里面什么家什都有,连上光绸布都有不同颜色的。
  原来两三个月前我没事走到厂门外玩,看见一个擦鞋的中年妇女没生意呆坐着,于是让她给擦擦,谁知道她擦得又快又好,让我很是惊讶。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将她引进卧龙山庄,出一百元让她教手艺,她是受宠若惊地教,而我的两名小妾和贴身丫头谭仙娇、贴身女佣沈桂华一起学,就这么都学会好了,临走还把家什留下了。
  以后我经常让她们穿薄纱低胸的衣裙、戴着白手套、穿着高跟鞋跪着为我擦鞋,不许戴奶罩。一边享受美女擦鞋的服务,一边欣赏那两坨白嫩酥软的奶子颤动,时不时将手伸进去把玩一番。
  就这样调调情还让她们抛媚眼或淫呻助兴,经常是擦鞋没完就被按着头为我口交,或者刚一完就被我拖上床给姦淫了。
  有时欣赏一名高跟美女跪着给另一名擦高跟鞋也是一大乐趣,一边欣赏一边盘算自己日哪位真他妈爽。
  这时两女一起站起来,撩开毛衣将奶罩取了下来,雯丽问怎么回事,我说:「你别管。」隔着毛绒绒的毛衣摸粉奶也挺爽的。
  我审了审面前站立着的两名大美女,「今天春花擦吧。」
  就这样搂着雯丽亲嘴,摸着月琴的奶子,让春花跪在下面给她们擦高跟鞋。
  我玩着玩着起了兴致,向雯丽的脖子吹气挑逗她,问:「你有几种性交方式呢?」
  「性交还分几种?」
  「你用嘴吗?」
  雯丽有些害羞地说:「不,我知道,但不用,多髒啊,你呢?」
  「我喜欢啊,我特喜欢。」我很坦然地说。
  「你喜欢用嘴亲女孩子那里吗?」这个问题问得我都笑了起来。
  「不,我喜欢女孩子舔含我下面。」
  「那有谁那么下贱愿意舔你那里呢?」
  「别说舔那里,连屁眼也得舔,」我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你猜猜看,辜月琴和春花,谁会?」
  雯丽想了半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不会吧?如果硬要猜,我想是春花吧,这么娇嫩温柔,你不会欺负她吧?」
  「好啊,今天我不欺负她,你来。」我恶狠狠地说着,说话间一把将月琴按跪在我的面前,挺身解开裤子,将一根又硬又长的鸡巴当着雯丽的面插进月琴的小嘴里,按着她漂亮的香喷喷的臻首为我口交。
  又厉声命令春花,「你还不快点?」
  春花走过去分开雯丽的双腿,盈盈下跪在她胯间,在我的协助下剥掉雯丽的内裤,伸着粉红的舌头顺着白嫩的大腿舔了进去。
  雯丽可能感官和肉体上都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刺激,抓狂地搂紧我。这时我顺手揭开她的外衣,掏出一对肥大的奶子吸吮着。
  雯丽在点受不了啦,带着哭声地叫道:「白总,白总,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我狞笑着:「还没干你就不行啦?」等到鸡巴一吹硬,一脚踹开辜月琴,将雯丽仰放在木地板上的羊毛地毯上,一下子日了进去。
  看着她金丝眼镜下面紧闭害羞的双眼,我特冲动,这可是我日过的气质最高雅,最有知识风度的白领丽人啊!虽然长得没有月琴、春花她们漂亮,但别有风韵。
  何况两女也同时依偎在身边,我可以一边和月琴用眼睛调情一边干雯丽,也可以和春花亲嘴咂着舌头干雯丽,这样谁更漂亮就不太重要了,反正眼睛里都是大美人,肉体和感官上的强烈刺激则让我深深陶醉。
  当我射精在雯丽的阴道里的时候,觉得有种莫名的快感,连雯丽这么高档的货色都这么容易被自己摆平给干了,像谢娟那样纯粹卖弄脸蛋和姿色小狐狸精入我胯下那更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呢。
  整狂了一夜,我轮流姦淫着三位美女,日逼日软了就让她们上嘴,吹硬了又干下面,只有雯丽的小嘴让我多少有些失望,含的时候牙齿老咬到小兄弟,而略微插深一点又要呕的样子,怪可怜的。听她说还是第一次用嘴,想到自己这也算是给她的小嘴开苞了,心里也就舒坦了不少。
  头天夜里用了提神丸,所以没睡多久,但早上很早就醒了,看着睡在臂弯里春梦未央的雯丽,觉得很是满足。
  等了一会儿,她也醒了过来,但体力消耗过多,不想再作爱了,于是将身边的月琴和春花拍醒,让春花给雯丽舔着下面,月琴这名大美人侍妾自然张嘴含住我的鸡巴服侍我,就这样一边享受一边和雯丽在床上探讨起今后的生活。
  雯丽向我简单介绍起她的情况,她在大学谈了男朋友,但毕业后虽然分在一起,却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这段感情她现在还很珍惜。
  现在她身边有许多朋友,有同性的也有异性的,生活得很愉快,就是觉得飞龙没有多大的发展,準备要跳槽了,但现在能到龙腾当然很高兴了。她现在租着一套二的房子,很自在,当然条件比我的山庄可差点。
  「雯丽,你可以搬过来和我住在一起吗?」我试探性地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于雯丽和其他女人的感觉不太一样,我显得更加爱惜和照顾,不仅是对她的人,也包括她的心。
  「白总,……」
  「别这样,私下里,你别叫我白总了,叫我白秋吧。」
  雯丽想了想,「好吧,白秋,我想问的问题很多,但最想问的是,月琴和春花她们到底算你的什么?」
  「小妾,就是小老婆。」
  「是吗,现在可是解放几十年了呢!」
  「是啊,我也知道,不过她们名义上只是我的下属和同事,至于实际上,关起门来家天下,这里我说了算,反正郎有情妾有意,别人又管得了什么,没什么人能进来,除了你。」说话间我玩弄起身边辜月琴的粉嫩的奶子,辜月琴发出了情不自禁的呻吟声。
  「雯丽,你不觉得有人伺候着作爱有特别的刺激吗?」
  「是啊,所以那么多人想当皇帝吶,还有山庄好像还有几个别的女孩子,都挺漂亮的。」
  「是啊,在我身边的女人没有丑的。」我想老子花中选花选出来的,能差到哪里去呢?
  「那你和她们有没有关係呢?」
  「她们只能算我的贴身丫头和女佣,我也不瞒你了,都和我有一腿,挺听话的,随时可以按翻让我骑上去。」
  「白秋,你可真是条大色狼啊,这个城市的男人,和你一样想法的可能有一些,像你一样干的可真只有你啊!」
  「那是,我这人,想什么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狠?」
  「不,说实话,我,现在我有点崇拜你了,你的个性极度张扬,你真的很特别来着。」
  说着,雯丽突然冲动起来,原来下面被春花舔动情了,她上面抱紧我和我亲嘴,下面双腿夹住春花的头,嘴里一阵阵没命地叫出来,爽呆了的感觉。
  我一手玩弄着雯丽的奶子,一手压住胯下月琴的头,她识趣地加快了节奏含得更深以取悦我,雯丽终于狂叫一声软在了我的怀里,我也狠干着辜月琴的小浪嘴美美地餵了她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