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学美术的悠悠

时间:2018-02-08
大二时,阿诚认识了学美术的悠悠,悠悠是阿诚的师妹,和他来自同一个家乡,他们是在同乡会里认识的。
阿诚起初没怎么注意这个女孩,因为她不算十分出众。
其实悠悠属于耐看的那种类型,追她的男生也非常多。
阿诚和悠悠的频繁接触是在大二的下学期才开始的,悠悠的电脑中了木马程式,听说老乡阿诚比较精通电脑,便劳烦他帮帮忙。
阿诚也想逞逞英雄,因此有段时间经常往悠悠的宿舍里跑。
阿诚渐渐地觉得自己开始想这个女孩,觉得这个女生很有味道,当时阿诚在女生当中的口碑已不怎么好了,阿诚为了夺得芳心,可谓不辞劳苦,天天嘘寒问暖,晚上宿舍关门后还翻墙出去给悠悠买消夜,女生毕竟是心软的动物,经不起阿诚的狂轰滥炸,终于投怀送抱。
阿诚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知道对付这样的女生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
女生宿舍附近有一个山头,上面是阿诚和悠悠的拍拖圣地。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们俩又来到这里,悠悠靠在阿诚的肩头,享受着春天的清凉,月光照在她恬静的脸上,拂面的微风扬起她柔软若棉的秀发,分外美丽。
阿诚轻轻抚着悠悠的长发,端详着女孩子安详的脸庞,和悠悠在一起快一个月了,他们仍只限于拉拉手,搭搭肩,阿诚觉得是时候试探一下她了。
他抚摩头发的手滑落到悠悠肩上,然后又搭到悠悠的腰间,搂着她杨柳般的细腰,悠悠没有反应。
阿诚的手开始徐徐地向上移动,隔着薄薄的衣杉,他碰到了女孩胸围那硬硬的边缘,就在这节骨眼上,悠悠抓住了阿诚的手。
唉,倒霉。
阿诚心想。
阿诚哥,你知道吗?我们宿舍的人都反对我跟你在一起呢。
悠悠说:她们说一看就觉得你是个花心的人,还说你以前跟好多女孩好过呢。
唉∼∼悠悠,其实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阿诚开始装可怜了,她们说得没错,我是和不少女孩好过,可两个人要长期在一起是需要靠双方努力维系的,你以为我不就不伤心不痛苦吗?人非草木,那一段段感情,我是多么的不忍舍弃啊,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悠悠你能理解我吗?我理解,其实小说里电视里的爱情故事不也都是那样吗。
悠悠若有所思地说,那婚前性行为呢?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我不是说了嘛,人非草木,情到浓时,人的理智是无法战胜情感的。
现在都已经21世纪了,我觉得人们对这个事情应该报以平常心看待,既然是自然产生的,就不该去压抑它。
阿诚一本正经地说,况且,这种事情是要你情我愿的,属于双方的感情,不存在一方勉强另一方的情形。
阿诚说完,在悠悠脸上吻了一口,轻轻地说: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羞得悠悠脸都红了,低头躺在阿诚的怀里不再说话。
阿诚趁热打铁,俯下身继续吻女孩的另一边脸颊,吻着吻着,阿诚又开始了第二次尝试,他从后搂着悠悠,双手慢慢地解开了姑娘领口的两个扣子,悠悠抓着他的双手,不过这次没有推开他。
阿诚的左手从解开的扣子处穿了进去,一直探到姑娘的胸罩内部,摸到了悠悠的乳房,悠悠的乳房很圆很挺,手指伸开正好能完全罩住。
唔……悠悠娇声抗议着,阿诚的手指在轻轻逗弄她的乳头,诚哥哥,不要……悠悠紧张地抓着阿诚的手。
阿诚心里暗暗高兴,看样子这是第一次有人摸她的乳房。
姑娘的乳罩勒得很紧,阿诚只能伸进一只手,不过这对阿诚来说是小菜一碟,他对解胸围是在熟练不过的,隔着衣服都能解开,这不,阿诚的右手一捏一掰,隔着衣服,就将悠悠的胸罩解开了。
阿诚双手都如愿以尝地得到了柔嫩的乳房,他以熟练的技巧为姑娘挑逗按摩着,悠悠紧张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闭上眼睛享用着阿诚带给她的情趣。
不知不觉夜深了,悠悠像个孩子般依偎在阿诚怀中睡了过去。
阿诚小心地把悠悠上身剩余的纽扣也解开,拿下她的乳罩,在银色的月光下静静欣赏姑娘曲线玲珑的胴体。
悠悠入学年龄很小,还不到十七岁,全身上下散发着少女迷人的气息,月光照在她隆起的胸脯上,两颗圆滚的肉球是那么的雪白,白得有些耀眼。
阿诚弯下腰,贪婪地闻着姑娘皮肤上的味道,他的气息把浅睡中的悠悠弄醒了,女孩发觉自己上身门户打开,顿时羞得不知所以,她着急地问:你把我的胸围弄到哪里去了?快还给我吧?阿诚抱着悠悠,用温柔的音调说:宝贝,送给我留个纪念好吗?今后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可以拿出来,睹物思人。
可我今天穿的是衬衫,这么明显,叫我怎么回去啊。
悠悠说,你真的想要,我明天拿给你嘛。
不嘛,明天拿的话意义就不一样了。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容易哄,阿诚心想着,说,要不这样,用你的小内裤换。
阿诚诡秘地笑着说。
悠悠的脸登时又变得通红,唔,不要……悠悠是这么说,可阿诚可不管了,伸手就去拉悠悠的裤子,悠悠起初说什么都不让,经不住阿诚的死磨硬泡,最终还是默许了。
阿诚兴奋极了,他的计划正在顺利进行中,他把手伸到悠悠的大腿根部,绕过突出的阴阜,那一块柔软的嫩肉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了,这真是少女最美妙的部位,娇柔,温润。
阿诚用手指沾上一点黏液,均匀地涂在女孩阴道口附近,细细地划着圈,然后逐渐往肉缝中施加压力,把两片原本并拢的花瓣向两边压开了。
女孩的体液很丰富,按照阿诚的判断,她正在排卵,是最容易做错事的时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悠悠一直紧紧夹着双腿,喉咙里不时发出羞涩的声音。
阿诚强忍着暴涨的阴茎,一手玩弄阴户,一手揉弄着少女的乳房,同时用嘴巴亲吻着姑娘敏感的耳背、颈脖。
他知道这时候急不得,一定要耐心消除少女第一次的紧张心理,否则今晚好机会就只能泡汤了。
果然,悠悠紧张的喘息逐渐变成了舒适的呻吟,滑滑的液体不断从花瓣下的蜜洞中溢出,把内裤都弄湿了。
阿诚抓紧机会,把右手也伸到姑娘腰间,要扯下悠悠的裤子,悠悠还是有点紧张地说:唔,在这里脱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啊。
你不脱,那就把胸罩送给我喽。
阿诚说。
要不去那块大石头后脱给你,好吗?悠悠说。
好。
阿诚强压着体内的欲火,抱起悠悠走到一块大石头的后面。
阿诚将悠悠放到地面,一点一点地扯掉悠悠的裤子,又慢慢拉下少女的内裤,连女孩的鞋子也被脱掉了扔在一旁,露出两个小脚丫子。
我的胸围呢?悠悠问,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得一丝不挂的她觉得很不自然。
别急嘛,我的小宝贝。
阿诚说,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你好美啊。
衣服都脱了还能由得着你吗?阿诚心里暗暗笑着,不过他一点都不急,他知道耐心非常重要。
阿诚继续细致地爱抚着悠悠的身体,又逐步脱掉自己的衣服,将悠悠抱在怀中,让她感受自己的男人气息。
悠悠的理智被欲火一点一点的烧尽,情感冲婚了她的头脑,她对阿诚不在抗拒。
阿诚分开悠悠修长的美腿,伸出舌头,在姑娘柔嫩的隐秘部位下工夫,熟练的技巧攻克了少女的最后一点矜持,悠悠很享受地舒展着双腿,露出那还只有稀疏体毛的阴户,享用男人带给她的快感。
机会来了。
阿诚迅速扒下裤子,挺起坚硬的肉枪,顶在悠悠的阴户前。
女孩的阴道口闭得很紧,借着皎洁的月光,阿诚用两个拇指掰开姑娘的大阴唇,两片小阴唇因为兴奋的缘故也无力地倒向两旁,露出窄窄的洞口,这就是阿诚觊觎已久的地方。
他把腰靠向女孩的阴户,徐徐前推,巨大的龟头推开细窄的洞口,瞄准了目标。
轻微的疼痛让悠悠从激动中缓过神来,她睁开眼睛,握着阿诚的手,痴痴地问:阿诚哥,你是真的爱我吗?真的,我真的爱你。
阿诚最后轻吻了一下悠悠的嘴唇,腰部一用力,粗大的肉棒便向姑娘初经人事的玉洞插了下去。
悠悠的处女膜十分坚韧,像一道有弹性的墙般抵在龟头前面,但这又如何能拦住经验丰富的阿诚?相反,他最喜欢这种充满弹性的处女膜,让他能真切地感受到开苞的乐趣。
阿诚憋足了劲,猛地一使劲,少女的处女膜被龟头撕开一个大口,粗壮的阴茎长驱而入,从被破开的处女膜中间直插向姑娘的阴道深处,直到女孩的阴道被完全填满为止。
啊……呵……悠悠咬着牙关,剧烈的痛楚还是使她忍不住叫了出来,强烈的刺痛持续了好一段时间,才逐渐平复过来,悠悠轻轻地舒出一口气。
阿诚不忙享受,他拉出自己的宝贝,在明亮的月光中仔细查看一番,上面沾着姑娘贞洁的处女血,还有一小点处女膜的破碎残屑,阿诚满意地笑了。
他趴在悠悠纯洁的胴体上,一遍又一遍爱抚着她嫩嫩的肌肤,亲吻着她的额头和脸颊,疼爱地问道:还痛吗宝贝?有一点点。
悠悠说,眼角还含着晶莹的泪珠。
别担心,以后你会很喜欢这样的。
说完,阿诚才缓缓抽动阴茎,品味着新鲜紧致的肉穴,女孩的初夜总是那么的浪漫,那么的让人神往。
阿诚闭着眼睛,认真地感受着,体验着,包围在龟头四周那娇嫩的肉壁,还有鲜滑温润的玉液,就如仙露般甘甜美味。
相反,初为人道的悠悠,基本没有多少快感,只是觉得那根肉棒好粗,把她的阴道撑开很宽。
阿诚每推送一次,阴道都有轻微的麻痒感,挺舒服的,她也就着这点微弱的感觉,配合着阿诚微微哼哼起来,毕竟这是第一次,女孩子都希望自己能有个淋漓尽致的第一次。
阿诚做做停停,尽量想在悠悠身体里多留一会,不知做了多久,他快忍不住了。
他搂住女孩的纤腰,对悠悠说:悠悠,抱着我,紧一点,我就要射了。
你要射精吗?这样会怀孕的啊。
没关系的,我明天给你买药去,阿诚抚摩着悠悠的脑袋,说,那全是我爱的精华,代表着我对你的浓浓情意,你没听过爱如潮水吗?乱说,爱如潮水是这样的意思吗?悠悠娇嗔地说,我可以让你射在里面,但你要好好对我,爱我,知道吗?唔∼∼阿诚点点头,双唇朝悠悠的嘴上深深一印,用力吸着,同时下身鼓足劲头,开始了最后的快速抽插。
悠悠的四肢紧紧勾勒着阿诚的身体,迎接着男人的最后一击。
一阵狂抽猛插后,阿诚的身体如大石头般重压在悠悠身上,两人结合处下阴微微突出的部位紧紧地互相挤压着。
悠悠身体里的那根巨炮快速地发射着,阿诚体内酝酿多时的浓精排山倒海似地射进了悠悠的子宫。
悠悠是阿诚上大学后第七个女孩子,用自己的身体承载了阿诚身体里产生的千军万马。
阿诚射完精好久,悠悠仍旧依依不舍地搂着阿诚,这个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异性,不舍得让他这么快离开自己的身体。
悠悠是个外冷内热的女孩子,一旦爱了,就爱得特别深刻特别狂热,她对阿诚可以说是毫无保留地付出,言听计从。
那时的悠悠对性方面的事情知之甚少,阿诚也就成了她最好的启蒙老师。
有一次,悠悠对阿诚说:诚哥啊,君儿和小曼都要她们的男朋友带套的,这样不是挺好吗,干手净脚的,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戴啊?阿诚回答说:宝贝,因为我太爱你了,我要完完全全占有你的身体。
你知道吗?一个女孩如果经常和同一个男孩做爱,经常接受他的精子,男人的部分精液就会沉积在女孩的子宫里,女孩的卵细胞会受到那个男人生殖细胞里的DNA影响,将来她生出来的小孩也会很像那个男人的。
所以啊,我这样做是要让你百分百对我好,不让你有机会想别的男人。
悠悠笑着说:真是的,人家对你不好吗?人家什么都给你了,你呀,可要好好疼悠悠哦。
阿诚觉得悠悠的室友对自己印像不好,总是给悠悠灌输一些不利于自己的思想,就怂恿悠悠搬出来住,于是俩人在校园旁边租了间房子,相宿相栖,暑假到了也不愿回家,在屋子里过着如胶似漆的夫妻生活,白天逛街玩乐,晚上做爱,那段日子阿诚过得真是不亦乐乎。
悠悠学习很用功,大二的时候转学到别的城市去了。
转学后阿诚和悠悠仍维持着恋人的关系,然而有情无欲,很难持续,阿诚怎么忍耐得住生理上的寂寞,他很快就有了另一个女朋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室友,小倩。
阿诚跟我说,其实他对悠悠说的都是真话,他也不想这样,他也想好好地去爱一个女孩,问题是一旦新鲜感消失了,感情也就很难在历久常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