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五十五章

时间:2018-02-07
文渊双臂一紧,低声在紫缘耳边道:「紫缘姑娘,你记得我们相遇那晚,最后弹了什么曲子?」紫缘轻声道:「我怎么会忘?你弹的是」 蒹葭「,我……我是弹奏」风雨「……」
  文渊轻轻抚摸紫缘的乌云长髮,轻声道:「那时候,我虽然没见到你,但是……自从我听了那琵琶声,就一直无法忘怀。」紫缘柔顺地倚 在文渊怀里,柔声道:「我本是想出来见你的,可是……我……我就是不敢。唉,我那几天,好像少了什么,失魂落魄的,就是……就是想着 你。」
  她将头靠在文渊肩上,轻轻地道:「我还以为,我没有机会再跟你见面了…
  …「文渊展颜微笑,轻声道:」可是我们还是重遇了。「紫缘微微点头,脸上满怀柔情,嫣然而笑,柔声道:」能再听到你的琴声,我好 高兴。「
  这一句话说来,倾慕之情溢于言表,文渊心口一热,右手轻轻摸上紫缘脸颊。
  这举动着实让紫缘心头重重跳了一下,脸上露出少女的羞涩,轻呼道:「文公子!」文渊温柔地抚摸紫缘娇嫩的脸蛋,低声道:「你的琵 琶声里,总会把你的心情告诉我。」紫缘一听,不禁粉脸羞红,轻声道:「你的琴声,我也听得出来啊……你对我的心思,我都知道。」文渊听紫缘言语中一片深情,也不由得耳根发热。眼见紫缘满面娇羞,樱唇近在咫尺,文渊再难抑制心中爱恋之情,双手捧起了紫缘的脸。
  紫缘轻轻阖上双眼,胸口微微起伏,朱唇半启,柔声道:「文公子,你若是不嫌弃我,我想……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文渊缓缓闭上眼 睛,轻声道:「对,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霎时之间,两人双双沉浸在浓情蜜意之中,缠绵相吻。这一吻将两人一同带回了湖夜初会的情景,知音知心,互诉倾慕。此后结缘阁相会 、夜游西湖、同返襄阳、乃至于今日京城抗敌,点滴回忆,如在梦中。
  文渊爱怜地吮吻着紫缘,温暖的身子拱卫着她的纤柔的身躯,紫缘以香软樱唇回应着文渊,多日来潜藏、不安的爱意,此刻已毫无保留地 表现出来。两人的心思一齐醉了,长吻至尽头,仍然不愿分开,轻轻地、不停地啜吻,双唇断断续续地交集,即使些微碰触,也足以感受到对 方深深的恋意。
  吻着吻着,文渊和紫缘慢慢睁开眼来,互相交换了浅浅的一个笑容。紫缘满脸红晕,眼瞳中一片醺醺然的意态,柔声道:「文公子,华姑 娘跟慕容姑娘也很喜欢你的。」文渊紧搂紫缘身子,轻声道:「你会不会生气?」
  紫缘微笑道:「我是因为你,才能离开水燕楼的,我还求什么?何况……你待我是真心的,我是知道的……」说着脸现娇羞神情,低声道 :「本来啊,我想你都有了两位好姑娘,或许也不差我了……可是啊,后来我知道了,你对我这样……」话没说完,便羞得不好意思再说,脸 上却赧然含笑。
  文渊微笑道:「我对你怎样了?」紫缘偏过头去,抿嘴笑道:「你……就像我对你一样。」文渊伸手梳着紫缘秀髮,微笑道:「我们两个 ,谁爱对方多些?」
  紫缘含羞不语,双颊梨涡浅现,笑而不答。文渊看着,忽觉一阵迷眩,忍不住又是轻轻一吻。
  紫缘「嗯」地一声,静静地闭目回吻,忽觉文渊的手掌在她背上缓缓游走,登时带来一阵令人酥麻的刺激,不禁神为之醉,语带含糊地道 :「文……文公子……你……啊……嗯……」文渊渐渐低头,从双唇向下吻去,点吻纤细欲折的香颈,柔顺的髮丝不断掠过鼻端,同时吻着紫 缘的肌肤和乌云。
  初识情趣的紫缘,如何能压抑文渊送来的阵阵柔情,香汗微渗,口中轻声娇吟:「哎……啊……文公……子……呃……」虽只是几声轻微 的呻吟,但是声音却是销人心魄,文渊听得气血腾涌,登时下身渐渐硬直起来,心神一蕩,亲吻之时,轻轻啜了一下。紫缘身子一颤,「啊」 地轻呼一声。
  文渊望着紫缘双眸,见她眼中带着些许退缩畏惧,当下示以微笑,轻声道:「会怕吗?」紫缘眨着眼,娇躯微微发抖,面色紧张地点了点 头,语音微颤,低声道:「有点……有点怕……可是,我……」嗫嚅半晌,忽地一咬下唇,搂住文渊后颈,脸颊相贴,轻声道:「文公子,你 ……你来罢!」
  文渊知道她有着一段痛苦不堪的过去,心中万分怜惜,暗想:「我绝不能让紫缘感到一点不快,既然我对她如此锺情,更要全心为她设想 ,千万不能稍加勉强。」当下轻轻爱抚紫缘的颈边,柔声道:「紫缘,别太紧张,我怎么样都不要紧,你觉得不好受,一定要说出来,好吗? 」紫缘又点点头,深深呼吸几下,低声道:「我……我晓得的。」
  文渊投以一个安抚的微笑,慢慢解开紫缘的衣衫。当手指触及紫缘前襟时,紫缘身体又颤了一下。文渊珍而重之地卸下紫缘的绸衫,虽然 尚有兜衣和纱裙的遮蔽,但那美丽的体态已由半现的雪肤玉肌展露,神采掩映,曼妙无比。
  紫缘急促地喘着气,怯惧地举手遮掩胸前,柳眉含羞,更显楚楚动人。
  文渊一看,不由得心魂恍惚,伸手轻轻去拉开紫缘手臂,不料紫缘身子一缩,紧紧挡着胸部,不让文渊越雷池一步,脸上表情交杂着不安、徨惑、羞赧,又带有几分畏惧。文渊甚感困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低声轻呼:「紫缘!」
  紫缘紧张的脸上现出些许歉意,低声道:「对不起……我……我会试着放鬆的。」但是一双纤细的手臂仍然拚命守卫着胸口,双腿也夹紧 不开。文渊不敢躁进,循序而行,撘着紫缘双肩,给予肩膀柔顺的爱抚,慢慢滑落至上臂、手腕,不论哪一处,肌肤都是嫩如凝蜜,柔似雪绒 ,明明手上感觉得到滑嫩的触感,却彷彿入手即融一般,当真诱人之极,令人摸得一下,便捨不得离手。
  文渊轻巧地揉拭紫缘白嫩藕臂,虽是满心兴奋,但为了怕紫缘承受不起,仍然强自压抑,渐次抚摸到了紫缘胸前的手臂。紫缘轻声惊呼, 闭上了眼睛,一波波暖和的舒适感觉从手上传来,令她一点一滴地鬆弛下来,轻声呻吟:「啊……呃……文公子……」
  文渊轻轻拨开她的手指,身子往紫缘胴体贴去,谨慎地观察紫缘的反应。紫缘眉梢颤动,张着那樱桃小口,像要歎气似地。文渊凑上去吻 了一下,拿开了紫缘的手臂,接着鬆开她身上的小兜繫带。
  紫缘无力地张开眼来,四肢动作仍然有些紧绷,显然仍是十分不安。文渊以吻来抚慰着紫缘,身子前倾,欲将那肚兜取下。只因这一凑前,昂立的下体正好顶到紫缘双腿之间的私处。紫缘猛地浑身一震,失声惊叫:「啊呀!」
  文渊吃了一惊,连忙停下动作,问道:「紫缘,怎么了?」紫缘脸色苍白,眼中充满恐惧的神色,似乎想起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颤声 道:「不要……我不要,不要……」
  文渊霍然惊觉,登时知道了紫缘所害怕的事,方纔的亢奋心情立时飞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担忧,低声道:「紫缘……」话才出口,紫缘 陡地挣开文渊手掌,双手死命掩着身体,连声哭叫:「别过来……呜……呜呜……走开……不要啊!」
  秀丽的脸庞上满是惊惶,柔弱不堪的身体失却主宰地颤抖着。
  眼见紫缘痛苦的呜咽,文渊心如刀割,难受得如欲死去,心道:「紫缘所受到的侮辱,令她伤痛至此!」他从未痛恨过任何人,但对这一 群糟蹋紫缘身子的大盗,文渊心中登时充满了极端的愤怒和憎恨。然而他马上把这愤恨之情压了下来,转为现下更要紧的事,静静地按住紫缘 肩头。
  紫缘呆了一呆,望着文渊,止住了叫唤,忽然扑在文渊怀里,放声大哭。文渊轻轻搂着紫缘,强忍苦楚,柔声道:「紫缘,有我在这,你 不用怕。」也不知紫缘是否听到,只是伏在文渊胸前哭着,似乎要把长久以来,心中一切悲痛全部发洩出来。
  待哭声稍歇,紫缘抬起了头,泪眼朦胧,低声道:「文公子!」语音仍带呜咽。文渊为她披上衣服,柔声道:「好些了吗?」紫缘拭了拭 眼泪,脸色哀伤,低声说道:「我……我以为我能够忘记那种悲哀了……结果……结果……」
  文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紫缘,你已经很坚强了。以后有我跟你在一起,我们……我们可以扫除这个阴影的。」紫缘默然不语,看着 文渊的眼神,轻轻地低下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