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妹与兄

时间:2018-01-06
一、
顺一到底是大男生,在学校时代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同父异母悦子就是顺一相当欣赏的女孩子,两人从小到大,也有一段时间了,感情非常好,偶而的小磨擦,总在短时间便雨过天晴。
悦子有日本女人少有的姣美身材,她有着匀称的胴体,纤细的腰部,丰满的胸部,和修长均匀的腿部,她的耻毛浓密捲曲,且富有乌亮的光泽。即使是在盛夏,她也从来不剃腋毛。
因为她从前学过芭蕾舞,所以跳起灵魂舞来异常美妙,她的两腿更能够一百八十度的伸展开来。
悦子是一个电视广告模特儿,她有时身着泳装,随风飘荡着一头乌黑的秀髮替洗髮精公司做广告,那种迷人的镜头使人不免引起遐思。
小时候,顺一很喜欢叫悦子採骑马姿势,因为可以欣赏到悦子美丽的胸部。
悦子的乳房像黄色电影的明星般地丰满高耸着,乳头尖尖地微向上翘起,且像小麦似有着沟状的纹路。
悦子有着一头直直地流泻于肩下的长髮,当悦子仰卧于床上的时候,头髮随着她动弹的身体而不时磨擦她的脸庞和肩膀,使悦子不自由主地发出嘻嘻的微弱呓语,彷彿是女人受到急行的车子溅水于衣服上时的叫声,或者是女人突然被人叫住所发出来的惊吓声。
悦子带有轻微的狐臭,而且在那个部位也有味道,可是这却增加她性感的魅力。
天际还有一点残阳,在云层中透出,看来宛如万丈金光,直射苍弩;后面渔火闪烁,别墅一角的小花园,有说不出的美和幽静。
顺一伫立在台阶上望望天际,脸上神情,也有说不出的喜悦;日短夜长,真是人生及时行乐的时候,看看腕上手錶七点二十分。
一辆黑色大房车,由远处公路上疾驰而来,驶到别墅附近,车头灯小光变大光,大光又变小光。
顺一手边的揿扭一揿,别墅大门两旁方形柱子顶上的八角灯亮了起来,那辆车也到近前,金漆大铁门也开了。
房车驶了进来,顺一又按了钮,园内灯光随房车驶进,逐盏亮了起来。
房车在台阶上停了下来,一个穿制服的司机,跳下车来,拉开了后座车门,马鹿野郎已走下台阶来了。
后座内跨了出来的,是一个干娇百媚的女人。
她穿了黑色紧身丝绒大衣,短至膝间,露露出一双修长小腿;颈间围了一条白色长毛围巾,随风飘荡;男性的短髮,留了长鬓,长型的脸,七彩式的面,啊!最新化粧。
顺一上前伸出手又和她相握,然后笑说:
   「欢迎芳驾光临。」
   「你怎么这么客气。」这位夫人看看台阶后大厅一带说:「客人到齐了吗?」
他满面含笑说:「七点三刻前一定到,我们準八点开席。」
说完他似侍从对待女王一样,托起她一只手,陪她上台阶。
到了大厅的玻璃门前,顺一推了开来,里面已是传来了悠扬的音乐,可是玫瑰红的落地帷幕,遮住了客厅,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在帷幕右手一边,是一道宽阔满舖地毯的大扶梯,直通上二楼,作半月形,左面是一间衣帽间。
悦子刚正想把大衣脱掉,顺一笑说;
   「楼上去脱吧!悦子,乘现在离开席时间还早,我们到楼上有二十分钟谈话时间,开席后就没有机会谈这份公事了。」
   「刚才叫我夫人,现在叫找悦子了。」悦子说:「你倒改变得真快。」
顺一笑说:
   「刚才有司机在旁,我礼貌上应当称妳夫人和再向妳欢迎的,现在不同。」
   「好!我是想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和你谈谈。」悦子已开步上扶梯说:「现在确是适当的时候。」
他们上楼的步伐,好似跟随音乐节拍在走一样,二楼揭开一道帷幕,就是一间大起居室。
这间起居室是厚厚的波斯地毯,内里沿壁放着一架大电视机,还有电唱机,录音机配合着,此外两张航空坐椅型沙发,正中是一张长方几,已有酒和杯放着。
这起居室再没有什么别的,鹅黄的丝绒落地帷幕,衬出华贵大方的气氛。
顺一招待她坐下,倒了两杯白兰地,先递一杯给悦子。
喝了一口之后,放下杯,顺一说:
   「你把大衣脱一脱吧!等一会丝绒碰到了,起极光就不好看了,放在电视机上面好了。」
他立了起来。
悦子脱了大衣,那长毛围巾是镶在大衣上的,顺一接过,放在电视机上。
悦子穿黑色织银丝的迷你装,肩头两条带,胸前是V字领,开得很低,露出了乳沟,裁剪得很好,把悦子的苗条身材都露了出来。
悦子张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对他在注视,他们目光一接触,悦子把脸凑了上去,顺一一把搂住了她,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搂进了她。
现在是悦子在踱步了,她走的姿势,真是性感而迷人,教顺一在嚥囗水。
在扶梯上,悦子还听到音乐,那是一首很好的调子叫「勒伯罗米」。
当他们走到大厅帷幕前,悦子撩起了帷幕,这使悦子一怔。
原来大厅上静悄悄的,一个客人也没有;音乐祇是声带录音,灯却开得明亮。
在大厅正中,有一张桌子,却是早摆好了刀叉 但是二人位的。
悦子对顺一看看说:
   「你玩什么把戏?」
   「我只是邀请妳这一位客人吃饭。」顺一笑说:「妳一点都没有注意,若是有客人,怎会一辆车都没有,我是专为妳一个人而设的。」
   「这样子!」悦子要说什么,顺一笑说:「别墅中的人不知妳是谁?荒唐的说一句,他们对这样的场面,不是第一次经验。」
悦子斜看他一眼说:
   「意思是说你很风流了。」
   「我们坐下来吃好不好?」顺一笑说:「我準备的晚餐很丰富呢!」
一间可容三百人的大厅,这时正中近右边只有一张桌子,坐了他们两个人,顺一按两下铃,两个女佣推了二辆车出来,一辆是酒,一辆是冷盘。
一个女佣点起了四支红烛,一个女佣去关熄了大厅的灯,只有壁间两盏灯,厅内情调立即不同。
女佣摆设好冷盘和倒好酒都退开,悦子看看冷盘,很丰富,除各式冷肉以外,还有烟三文治、鲜虾以及墨鱼子酱。「古话说,行了春风有夏雨。你从来不肯行春风,因此夏雨你必须求了。今晚我也是其中之一,有目的的。」
   「妳完全不同。」顺一说:「近年来上流社会都在谈起妳,男人对妳爱慕,女人对妳妒嫉;在社交圈中,我们总是论头评足的,妳是最理想的情妇。」
   「这是很难解答的,悦子!我们喝一杯。」顺一举起杯,他们喝掉一杯,顺一拉过酒车来,取了酒替悦子再倒上一杯。
他们吃了各种菜,悦子胃口很好,然后是一道汤,末了是一道牛排;他们吃完饭,相对在喝酒。
他们一连乾了几杯,差不多有半樽左右的酒消化掉了。悦子粉颊上升起了一朵红霞,看来娇豔欲滴。
顺一心头痒痒的说:
   「我们上楼去再喝怎么样?这里由她们去收拾。」
悦子立了起来,顺一按了两下铃,便抢先去拉开落地帷幕,搂住了悦子的腰上楼了。
起居室中虽然有酒,可是他们的酒意已有六七分了。
顺一只是把她搂向房中。
悦子看看錶说:
   「现在不过九点半,时间还早呢。」
   「妳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顺一笑说:「男人的心,妳是知道的,何况是一直在想念的美女。」
悦子酒后有着浓烈的风情,一到房中,顺一关上了门。
她已伸高了右手,轻轻向下一拉,一条拉鍊已拉了开来;她拉鬆二粒钮扣,肩头左右一摇,衣服就滑了下来,露出了内里紫色的通花三点内衣裤。
白晰的肌肤,这时泛出了粉红色的光彩,那是她喝了酒的关係。
她扑到顺一的怀中,先来个热吻,然后替顺一剥掉上装,向沙发上掷;再为他拉鬆了领带,然后在他脸上轻拍了两下,媚笑说:
   「你自己脱吧!你这个急色鬼!」她则进了浴室。
真有情趣;顺一看了她那苗条动人的身影,心中在想,他把她衣服拾起,闻了闻,有着淡淡的香昧。
他把自己身上也解除,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然后去熄大灯,再去拉室内的落地帷幕。
悦子在浴室中,笑容收歛了。
她洗了一个脸,把化粧洗掉,然后解鬆奶罩,在内剥出一粒小胶囊来,济出一点东西,涂在该要应用之处,把胶囊丢在马桶中用水沖去。
她开门出去,「啊!」又轻呼了一声,一半是她的做作。
原来卧室内床顶上一盏灯开着,床头边的帷幔拉开,都是落地大镜,可以照到床上情形。
顺一在浴室出来,他搂住悦子,一起倒在床上,笑说:
   「我们可以欣赏自己,这布置不错吧!」
   「怎想得出来!」悦子看看大镜中自己的胴体,也感满意,无怪男人对自己着迷。
她身上仅有的三点,也给顺一除掉了。
顺一的手在她身上不断爱抚,那情形好似一个屠夫在度量砧上肉一样,该如何切。
   「女人出名是『铁肚皮』。」顺一笑说:「二百磅以上也没有关係的,比妳娇小的压上去她说是舒适的,要我多压一会。」
   「鬼话!」悦子在他大肚上拍了一下说:「里面是什么?都是猪膏。」
   「哎!怎么人肚皮里有猪?」顺一说:「这是人油,妳骂我没有好处,是猪膏等会也要挤进妳的身体内。哈哈!妳的身材真是第一流,妳先生的艳福真是不浅。」
   「你也不浅。」悦子抿紧嘴笑说:「现在给你在享受了。」
   「对,我艳福也不浅。」
说罢顺一开始笑着佔有她了。
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将他的阳具顶在她的阴户口,狠狠插了进去。
悦子则是不停地呻吟着:「啊!啊!」
这时顺一看看镜中,真可以说是顾盼生姿了;他宛如一个骑士那样,他身体下面是一头他认为迷人的胭脂马。
悦子是有她的风情的,她闭上眼,轻声娇呼:
   「啊!嗯!」
不少朋友,在俱乐部中饮酒,在评判时常在俱乐部走动的人,倒是交际花,他们一个都看不上眼。
今晚的约会,就是他向她进攻的手法,估计不到会这样快比朋友们佔先。
在上流社会中,任何人都戴着假面具,利益比普通人看得还重要,凡是有利可图,莫不千方百计要追到手。
这个外表仪态高贵的悦子,也是一样,很快的被他征服了。
可是在悦子轻呼娇叫声中,不到五分钟,已使顺一感到了满足...。
他们都看到镜中那种情形,顺一笑说:
   「这真是一对奸夫淫妇了。」
悦子摇头说:
   「我是不承认为淫妇的,我是不愿意和你通姦,完全是你威胁我的。」
   「我承认。」顺一有点喘息,把她拥到了怀中,又吻了一下,然后笑说:「男人真不可理解,我对妳,由想到要佔有妳起,直到现在,是化费不少时间和心血,真正佔有了享受,祇有这样短.五分钟的时间,似乎不值得!」
   「你这个人太不公平。」悦子吃吃笑说:「你怎可这样说,自己的妹妹,打扮得千娇百媚,这样陪你上床,你还要挑剔值得不值得。」
   「就是...那里...爽,插的...浪穴...舒服,太好了...」
悦子渴求阳具已照亮饥渴的浪穴,她的举止是多么疯狂言行放蕩形骇,浪穴一直燃烧高亢,穴内愈来愈觉炽热。
浪水在激烈拽动中,摩擦生热,在阳具深、浅往浪穴里,袭得来的不只是它传来的快感,对阳具进出更有强烈触觉。
   「太美了,舒服的...浪穴升天了...」浪穴在充分滋润中,女人娇啼声不断。
   「快...受不了...把滚热精液...给我。」
   「我会...给妳。」男人至此又转变姿势,把女人的身体翻落,自己在女人上方。
   「你...做什么?」
   「我换个姿势...包妳爽!」他在变换姿势后,令女人仰卧床上,把脚扛在自己肩上。
   「不要...快夹...妹穴好痒...。」
   「我会...马上令妳满足...」
立刻把左脚靠在她的身上,自己粗大阳具让女人握在她右手上,免得情绪高亢里女人在短暂分离被沖散。
   「要用这种姿势...插穴。」
悦子把手中阳具,插入自己浪穴,浪穴展开新的冲激,阳具在贯入后又活跃起来勇猛无比。
   「舒服...快一点...」男人用膝盖支撑她的臂部,阳具对着浪穴全然淹入。
   「喔...快一点...」
女人全身飘飘然,不停摇曳生姿,浪穴被男人搞入,姿势虽是不雅,如今她在欢乐兴奋薰陶下,那裏还管这么多,她已忘记羞耻,口中淫语不断,两个大酥乳上下不断随着娇喘起伏。
他的手在她的酥乳上,手指轻撩着二片花蕾不停穿梭。
   「舒服...酥乳好...爽!」
他的手和跨下阳具同时滋润女人两个最敏感地带。她浪穴里的小花瓣高昂亢然,它贪妄的好像要使插入浪穴的阳具,充分感触到它的威力,不断吮着阳具,要把男人精液吸吮殆尽般,悦子得到强烈快感,她脑里一片空白,女人最高潮激动情绪将要迸逝。
   「快一点...我要...它。浪穴...爽歪了。」
   「光荣战役...我将...胜利...啊...」他支撑,战至最后。
   「跨下沸腾上扬,精液喷射出来。」
   「喔...爽。」
   「来...出来了...浪穴需要...舒服。」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这是男人和女人梦寐以求的结果,男人的精,任意在浪穴喷洒,女人的快乐达到巅峰。
   「喔...我来了!」男人的腰部仍在摆动,一股浓浊精液灌入浪穴。
他把女人的脚从肩放下,身体也和女人分开,从女人穴口泊出精液和爱液相融合的液水,男人与女人战争就此告一段落。
他俩在这场战役当中不发一颗子弹,俩人全身在激烈缠绵里汗流夹背汗如雨下,男人与女人敦伦毕竟就是具备应有互相,才开战起来。
   「好大的阳具。」
   「悦子!不是想要「家伙」吗?」
   「是的!人家...喜欢...」
   「那就不必考虑...立刻行动...」
   「对!我会马上行动...拥有它...」
她好似被眼前阳具威力遏住,右手把它上下套动摩擦,男人阳具在她辛勤灌溉下愈形雄伟。
   「快...插...入。」
   「不必猴急吧!」
她把屁股抬起,浪穴对準阳具放进去,她丝毫不差的把阳具吞没,屁股一直下沈...到穴的最深处。
   「啊...」
在阳具吞没浪穴的时候,浪穴发出「彭...」声响,终于到了最顶点,男人抱着她的身体,女人主动摇摆屁股,儘情享受激情时刻,阳具再进入浪穴时并没有受到阻力,反而是顺畅无比,女人浪穴犹似涂抹润滑油,早就等待它的到来。
顺一抱着悦子,他的嘴唇亲吻女人脸、鼻、双颊、耳垂、双唇,然后丰满酥乳,他用舌头舔着酥乳、乳沟,乳上蓓蕾,女人酥乳在殷勤撩动中渐渐鼓起,二颗花瓣含苞待放煞是壮观。
   「功夫怎么样?」
   「很好,棒极了!」
顺一左手揽着女人腰部,闲置的右手也要开始运动了,他用右手抚摸女人的丰满屁股不停抚拭,插在屁眼的子弹露出半截在外头,他顺手把它推入,他几乎没有空闲,使出混身解数来挑逗女人最高燃点。
   「不要!不要...插入。」.
   「真的...妳不要...」他用手把屁眼子弹抽来抽去,女人享受不尽这从末有的快感,她娇啼愈形激昂,淫蕩本性陶然,禁不住燃烧饥渴,喉咙忍不住呻吟出声。
   「妳是多么需要它吧!」
   「不要...插...爽...」
她的屁眼在男人插动里,身体传来高潮不断,她早已迷失,她天旋地转忘了自我存在,女人首次被男人插屁眼,而这件事竟是美妙无比,她潜意识疯狂了,她犹如春情窜动的一只母马,时刻也关不住春情荡漾,她需要异性的滋润,她渴求兽性之本能。
男人一直採取攻势,绵延不断撩动女人敏感地带,他嘴巴吸吮酥乳上二颗蓓蕾,右手游移丰腴屁股,阳具在浪穴里上下不断抽动,就连女人的屁眼也不放鬆,女人忘情拥有一切之美好,对她来说:今日是生平最高的乐趣。
   「舒服!我爽的美死。」
她精神恍惚就在男人耳边道出内心真言,同时对男人殷勤侍候响以最热切深吻,她是充满感激。
一颗小小弹丸在女人屁跟进进出出,萦绕一股无比快乐,她对屁眼攻击方式已经习惯,反而现在爱不释手,女人不再畏惧它的插弄,内心阴霾一扫而空,代之而至的是充实的兴奋,弹丸在磨擦中闪闪发光,男人终于拔掉屁眼的子弹,把它放在床上,不是停止攻击,而是转用右手食指插入,它徐徐进入。
   「啊...」
悦子感到手指进入,腰部不禁意扭动一下,男人的手指也顺势插入,他的手指第一关节,第二节顺序鱼贯进入屁眼,她没有感到屁眼疼痛,甚至盼望它早点插入,解救被遗落的心灵。
   「不要!用手指插屁眼太髒了...」
他又用中、食指插入,最初有点困难,瞬间屁眼弹性扩大增加它的容量,剎那间二根男人的手指全部淹入其中。
   「不行!人家...会舒服...疯狂...」
   「就让它来吧!说是浪穴舒服或是屁眼?」
   「求求你,我不能说。」
   「一定要,这是命令。」
   「二个穴都很好,它们都好舒服。」
   「妳真是好色狂蕩无比的女人,这么下贱的话也说的出口。」
   「受不了!我...要出...来了...」
   「让它来!昇天吧!」
女人屁眼、浪穴高亢至极,两个穴点燃体内沸腾的浪水,它将如火山的爆发汹涌不停奔放。
   「我爽死了,高昇天了...」
   「出来吧!骚婆子...」
   「快点...」
女人达到最高点,同时男人也制止不住精液的蠢动,强烈的喷洒在女人花心深处,他们一齐拥有天地,就如神仙腾云驾雾相若,女人达到高潮的同时,床上的一颗炸弹也即刻爆发出它的威力。
——————————————————————————–
二、
悦子比顺一先到约定的茶馆等候。当她看见顺一出现以后,脸上不由地浮出安心的笑容。
   「时间已经超过一小时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说要来就一定会来的。」
顺一叫了一杯咖啡,看到悦子的咖啡已经喝完了就问道:
   「要不要再又一杯?」
   「好的。」
等悦子的咖啡剩下一半时,顺一开口说道:
   「走吧!我们赶快办我们的事吧!」于是顺一拿着帐单到柜台付帐。然后两人并肩步出咖啡馆。
   「我送妳到妳想去的地方,好吗?」
顺一笑着说。他的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亲切的笑容,似乎很能让女人产生安全感。他是知道自己的这个特点。
   「我要去超级市场买麵包和咖啡...」
   「我送妳去。」
   「可是方同是相反的呀!」
   「没关係!在前面掉头就行了,反正我现在没事。」
顺一边说边打开了车门,悦子也很大方坐进车内。仔细一瞧,女人有着雪白般的肌肤,或许她不喜欢在夏天里到游泳池或海滩做日光浴。
悦子静静伫立于麵包柜台前,她把手指放在嘴唇里不知在沈思什么。看见女人楚楚动人的神情,顺一全身的疲倦已消失得无影无纵,又兴奋了起来。
悦子付好钱之后,由顺一提着一袋装满麵包、果酱、水果的袋子,然后他开车送悦子回家。
   「妳看起很姓感、很迷人。」
她举起小手轻轻地拍打顺一的膝盖,她的手指看起来是那么的细长,耳朵也是小巧,彷彿是用贝壳雕刻成的,显得玲珑剔透。
   「妳的耳朵很迷人。」顺一一边称讚着,一边伸出手指触摸着女人的耳朵。
   「好痒哦!你的手怎么那么痒!」悦子的脸颊忽然现出绯色的红晕,顺一突然伸手取掉她的太阳眼镜。
顺一首先看见她那双眩目细长的眼睛,然后轻轻地抚摸她的耳朵和颈部,女人受到顺一细腻的抚摸,眼睛不由得泛起一层湿润的雾气,同时还觉得有点晕眩呢!
   「妳好像很容易晕辈眩。」
   「因为我的眼色素较一般人少的关係。」
   「妳有染头髮吗?还是掉色了?」
   「是自然的。」
在日本人而言,那种髮色是属于罕见的自然咖啡色彩。顺一大胆地伸手摸女人露出洋装外的雪白大腿。
她拨开对方的手,顺一的手上仍留有冰凉柔滑的感觉。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慾望。
两人边说边聊之际,车子终于抵达她住的公寓。
悦子自从毕业工作后,就搬出来住...
于是他将满是果物的纸袋轻轻地搬入悦子在三层楼的房里。
悦子当然不会轻易的让顺一进入她的闺房,她只轻轻的说道:「谢谢你的帮忙。」
当悦子张开嘴道谢时,顺一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可是她迅速的移开,以脸颊接受对方的吻,然后向顺一抛了一个媚眼,把门关上。
他先让电话响了五声,然后切断再打,可是悦子并没有立刻来接电话,大概还懒洋洋的幌耆,铃响了七、八声之后,她才拿起电话筒慢吞吞的说道:
   「喂喂...。」
   「妳是悦子小姐吧,我是谁...妳知道吗?」
   「你是顺一嘛!」
   「我带妳上最有名的餐厅吃饭,我现在可以到妳住的地方吗?」
   「来一下是没有什么关係的。」
   「六点钟见面如何?」
她沈默不答腔了。
   「我会去的,我不再打电话通知妳。」
说完后,顺一即挂断电话。
如果继续跟她闲聊下去,女人会改变初衷,使计划破灭.所以要把握住良机。于是顺一把把该做的事情对仓石交待清楚。然后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
他睡醒后再继续工作,最后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仓石处理,他先洗了个澡并换上一套新衣服,马上开车到悦子的公寓。
他的心脏急速的跳动菩,显得非常紧张。
在三楼走出电梯,到了一个装有眼镜的门前,按了白色的按钮。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经过了一阵仍没有人来应门,顺一正在怀疑大概没有人在家的时候,门突然地启开。
悦子的脸上略为化粧了一下,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隐约可以看见柔软的乳房,这比上午在车上的模样更漂亮更娇媚。
顺一从悦子脸上的表情感觉到似乎有想做爱的意思。
他随着悦子到一张沙发前,他突然地搂着悦子的纤细腰。
悦子停住脚步,顺一轻轻地在她雪白的背上吻了一下,她的背沟也很深,一般日本人是很少有的,肩膀弧度非常优美,颇具迷人的魅力。
悦子把头髮扎成马尾盘在上面,露出光滑白皙的细颈,只有几根髮丝飘拂于颈上,由此可以想像到她的耻毛又薄又黑。
顺一温柔地吻着她的细颈,而悦子好像会痒似的脸微微动着。
悦子的手臂很冰凉很光滑,摸起来令人感到舒畅极了。
顺一缓缓地把悦子转向自己,当他的嘴唇亲到她的嘴唇时,悦子仍静静的站着。
悦子任由顺一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顺一在深深的亲吻中,彷彿觉得悦子的舌头有轻微的反应,他用舌头微妙地舔舐悦子唇后及牙床,悦子的两手渐渐地举高,搂住顺一的脖子,他感到悦子的肩膀在轻轻地颤抖着。
他出其不意将悦子推倒在床上,然后把手从衣角伸进去,悦子起初稍微的反抗,身体略微的动了一下,可是顺一并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把她给制服了,他的手指滑到悦子稀薄的丛草地带,那里的肌肤很泌凉,他再把手指伸向闭合的地方,发现已经有黏湿的感觉。
这时,悦子的嘴唇己离开顺一,张着嘴向中仰卧着,从启开的嘴里可以看见粉红吞头附在上唇的牙齿后方,顺一认为这是一张很讨人喜欢的可爱嘴巴。
悦子的两腿渐渐地鬆开之后,他很容易就触摸到悦子下体的粘膜。
他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插入,感觉到彷若被吸吮似的,后又想用两根手指并加点力量插入,可是没有办法做到,不仅阴部的入口处给人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受,连同内部是一样的可爱无比。
悦子的背部似乎仍是很紧张的一直绷着,嘴唇也在发抖,她的下额好像被人打过似的,微微地向上突出,从透明雪白的肌肤上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
他用一只手开始徐徐解开悦子身上的睡衣。
如此一来,悦子就必须俯卧,而顺一也必须把插入的一手指抽出来。
其实除了睡衣以外,悦子的身上根本就没穿什么。顺一察觉到她是在期待他的拥抱。
呈现在跟前是平常不易看见的白皙胴体,顺一心里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激动。
悦子张开薄薄的嘴唇,好们表示她很需要,顺一的手开始轻轻地捏住她的乳头;对于做爱前的调戏,他是颇有一套,大多数中女人喜欢温柔,有意无意的爱抚,可是也有少数的女人喜欢强力的揉抚乳房,或者是轻轻的用齿咬。
顺一凭着自己的直觉,认为悦子喜欢轻柔的爱抚。
他用掌摸乳沟,然后轻轻地弹动乳头,悦子的胸部已经开始起伏着,顺一从她微开的嘴里,明显地看见她的舌头紧紧贴伏在牙齿旁。
当她把舌头伸出嘴唇外的时候,从喉咙发出一阵朦胧不清的呓语,而且她的下颔仍然仰向着。
顺一把手指伸向悦子敏感的颈部,悦子果然把头偏向另一侧。他那修剪得短短的指甲在肌肤上滑动,似乎没有摸到什么骨头,他温柔地抚摸着,之后才摸到腋窝下稀薄的腋毛。
手指滑过乳房后,继而腹部。这时悦子的胸部起伏得更厉害,呼吸也更急促起来。顺一最后又把一只手指伸到悦子的肉缝的中心。
他的手指感受到比方才更强的力量的包围.如果想把手指插入内部,不加点力气是无法办到的,渐渐地手指有股涩的感触,紧缩力也缓缓地增加。
悦子的双手已经移动到床单上,她的手指抓着床单使其产生皱纹,手也不断的移动着。
这时可以一览无疑地瞧到悦子嘴里的舌头,悦子现在微突着下颚,顺一想到她,彷彿快到高潮的颠峰状态。
于是顺一用手指再爱抚一次后,在悦子嫩白大腿的顶点地带準备亲吻。
在他睡午觉起来之后,他就在想用嘴爱抚这个女人的下体,当时他已经非常的兴奋,如今看见正是他想像的,在稀薄丛草中有粉红色的景色。
当他把悦子的大腿分开到最大时,她受惊似的叫了一声,接着又从呼吸声传出「唔!」的小声音,她的下颚紧紧缩着,同时把脸庞转向一侧,好像是在忍耐什么痛苦,身体不停左右的扭转,两手忽而捉住床单,忽而捉住床铺的栏杆。
腋窝长着薄稀乌亮的腋毛,显得非常的性感。顺一用嘴唇和舌尖捕捉那份柔软的感触。于是顺一把手指拔了出来。
他用舌头舔着阴部的附近,然后他不停地在女人的中心部位吸吮着,彷彿是在吃东西,舌头反覆的移动,顺一好像是在品嚐美味,轻轻地,接着又像穿绕鞋带似的,左右上下的迴旋着。
悦子似乎很满意顺一这么做,忽而传出两、三声「嗯」的呓语,接着又发出数声「唔」的急促呼吸声。
这个女人似乎不太会发出大声喊叫。顺一对于跟前女人的动作及反应觉得非常兴奋刺激,她的确是与别的女人风味迥然不同。
顺一用手轻轻地握住自己兴奋膨胀的部分,她温柔的上下抚摸着,随着快感的逐渐提高她频频地发「唔...」的声音。
悦子被顺一这么一弄,以缀泣般的声音说;「我需要」。她的身体像彼浪般不停地波动着。
悦子似乎受到自己的话的刺激,全身陷入无法克制的状态里,她又张开嘴蠕动着粉红色的舌头,彷彿是软体动物的蜗牛。
顺一边凝视着她的下半身,边爱抚着。
顷刻之间,他停止爱抚的动作,快定变换姿势,採取69式的姿势。
他温柔且轻轻地用舌头舔着悦子粉红色的部位,以增加她的快感。
而悦子也很有技巧的用嘴含着顺一的那个部位,感觉像是软体动物在蠕动。
她的做法跟别人是完全不同的,别人是高高的扬起头,然后深深的含进去,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做法,但悦子是用含吮,使人产生很紧凑柔顺的感触。
顺一感到非常的满意,从没有遇到过,像悦子这种和自己事先想像的完全一样的人。
顺一在这种浑然忘我的情境里险些射精,于是他慌忙地离开悦子的身体,而悦子的嘴里再度发「唔!唔!」的声音。
顺一再度想变换身体的姿势,嘴唇和舌头也跟着离开她粉红色的地带,呈现在眼前的粉红地带已经相当的湿润,且泛起起黏液,好像是已经达到快感的状态。
顺一儘量使悦子的那个部分露出,好让硬胀的东西顺利插入。
但他绝不会一下子就插入,他只把硬胀的部分,俗称领带的部位放在正那,像是先行打招呼似的表情,痛苦的痉孪着。
最初顺一的东西像是受到悦子的阻止一样,无法顺利地塞进去,顺一可以体会出这种阻碍的感触。
悦子双手紧紧捉住床单,微耸着双肩。
顺一把指头放入嘴里沾了些能担任润滑油的唾液,,涂在自己坚硬的东西上,再度对準,似乎还有些涩涩的感觉。
最后他终于成功地插了进去,他感到自己彷彿被一阵软软的紧缩力笼罩住。
顺一受到三度的挫折,终于顺利到达最深的地点。
每当顺一受到阻挡时,悦子就说:「不要」,可是她的两手却缠绕在顺一的背上。
顺一也用力抱紧悦子滑软的身体,他在恍忽中可以感觉出自己的胸部压住柔软的乳房。
顺一用一只手臂抱紧悦子,另一只抚摸她的膀子和肩膀。
   「不要太用力,慢慢地且深深地...」「深深地」这句话,在顺一听来,感受到非常的性感。
他慢慢地问道:「妳喜欢深一点吗?」
   「是,喜欢!」
   「里面会不会感到痒痒的?」
   「是的!好痒哟!」
悦子发出满意的叫声,缠搂在顺一背上的手也更加用力。悦子被抱住的身体宛如浪涛般地波动。
顺一抽出硬胀的部位,然后又深深地送了进去。当顺一这样做的时候,悦子的下颚好像被打似地高高抬起,而且从嘴里陆续地发出「啊!」的微弱声音,且更用力的抱紧他的背。
   「感到好吗?」
   「很好!太好了!」
悦子呜咽的回答着,她缠绕在顺一背上的两只手宛若爬树般的开始挪动。
顺一也开始缓缓抽送,他认为太激烈的抽送,无法仔细咀嚼悦子微妙的构造。悦子的阴道里溢出温温的液体,顺一想:这是渐入佳境的情况,起初像糖饴,最后像黏液般地黏住他硬胀的东西上,而悦子的快感也随着提高。
从悦子不断发出甜美愉快的声音,即可以判断她已到达了高潮,她忽而轻叫「嗯!」忽而轻嚷「嘻!」不久悦子轻轻的嚷道:「不行了。」可是顺一却认为还没有到达真正的高潮。
顺一从多次跟女人做爱的经验中得知,当女人说出这种话时,她的兴奋程度还不太大。当真正到达兴奋的顶点时,女人是已经没有说那种话的余力了。
悦子的背部微微地挺直,她放开缠绕在顺一背上的两手,开始抓着身旁的床单,她好像觉得光抱着树顺一背,并不能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可是悦子不仅抓住床单,而且还揪住枕头,然后两手放开枕头紧紧抓着床头的栏杆,身体儘量地挺起,嘴里直嚷:「我要死了。」
顺一还是觉得她尚未达到高峰,他的想法仍旧是在女人说这种话时,认为未达到真正的顶点。
于是顺一交换做深浅的抽送,十回中两次是深深的插入,这样更能增加快感。
悦子的阴部的出入口渐渐地有了更美妙的感受,隐约地可以听见那个部位发出「嗤」的声音,这是浅抽深插时磨擦粘膜所发出的声音。
   「妳有没有听见呢?」
经顺一这么一问,悦子回答:「那声音太美妙了。」
他又故意的磨擦黏膜,再度响起那男人振奋的声音。
很好,这种声音实在太美妙了。」
性慾强烈的悦子,声音由强逐渐较为微弱,顺一从张开的嘴能够看见鲜红的舌头,和雪白整齐的牙齿,她的脸颊泛起绯红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