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廿六章 情难自製

时间:2018-01-06
良久良久,二人泣声渐止。嫣儿骤然醒觉两人都是赤身裸体,「啊」的一声轻呼,躲开成进的怀抱,退到床边。望了成进一眼,从床上拉下一张被单围到身上,双颊赤红,低着头默然不语。成进颓然坐在地上,拾起阿茵丢在地上的自己的衣裳,将上衣盖在下腹,也是低头不语。
  默默过了好一会儿,嫣儿慢慢坐到床上,抱膝缩作一团,十分难为情。成进轻歎一声,将一件上衣捂在身前,也坐到床边,道:「姐姐……」
  嫣儿没有看他,只是默默坐着,好半晌,轻道:「你……你这些年跟着那老贼,是不是也做了很多坏事?」成进一怔,料不到姐姐会如此质问,一时语塞。
  嫣儿见他不语,歎道:「我就知道的,我能看出来,不然你怎么能爬到这个位子……你……刚才你知道我是你亲姐姐都这么对我,要是换了别人,我……我真不敢想像你会是什么样子。」
  成进支吾应道:「我……我……我要报仇,我顾不了那许多了!」嫣儿轻泣道:「我不是怪你,我也没资格说你的。可是……可是慕容世家世代侠义为先,但、但现在我是这样,你又是这样……」轻轻抽泣。
  成进突然听到「侠义」二字,真觉恍如隔世,涨红了脸,父母的教诲一一涌上心头,回想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禁满头大汗。
  突然成进头一抬,沉声道:「我……我连最无耻的事都做了,我还能做什么大侠?」嫣儿脸上一红,知道他所谓「最无耻的事」指的是什么。又听成进道:「我要接近赵老贼,就要做一个真正的坏人!我是坏人!嘿嘿,只要能报仇,我不怕什么报应!等我报了仇之后,再去十八层地狱还清我今世的冤孽吧!」显然心意已决。
  嫣儿心中一惊,成进的笑声中充满着奸邪的的狞笑,他,他……他真的已经变成这样了。心中一酸,不知如何是何,难道劝他不要报仇吗?还是眼睛睛地看着这个自幼疼爱的弟弟走上不归路?哭道:「你又何苦呢?」
  一片静寂。
  嫣儿心中一片混乱,呆呆的也不知坐了多久,耳边的呼吸声渐渐沉重起来。
  忽听成进道:「姐姐,你真的好美……」嫣儿脸上一红,双手一抓围在身上的被单,看了成进一眼。只见他的眼神在自己半裸的身体了不住打转,那眼神……那眼神……和赵老贼平常看她的又有什么异样?嫣儿心中砰砰直跳,身子不禁轻挪一挪,她看见弟弟遮盖着下腹部的衣裳间有一块突起!
  弟弟的手摸上了她的肩头,嫣儿一甩肩:「不行!」成进手一颤,凝住不动了,长歎一声,收了回去。喃喃道:「其实……其实……第一次也做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关係……」
  嫣儿低头轻声道:「不行!那一次是没办法……不能一错再错!小进……」
  盈盈的泪眼停在成进的脸上。
  成进脸色有些发青,沉吟半晌,咬牙道:「反正……反正……我已经是禽兽不如了,再多一次也增加不了我的罪孽,一次和一百次有什么分别!」突然扑到嫣儿身上,朝她的嘴唇直吻下去。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重重打在脸上。成进身子一顿,停住不动,神色古怪之极。嫣儿哭着轻抚他的脸颊,道:「你不要这样啊……小进……姐姐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了,姐姐没有什么所谓。可不是姐姐不肯给你,真的是不行啊!」
  不料这句话却激起了他的兽性,成进一下重重地压到她的身子上,在她脸上乱吻,道:「姐姐,你没有所谓就行了,我也不怕再多做一件坏事,不管它有多坏……」嫣儿伸手在他身上乱捶,成进只如不觉。
  「姐姐你这么漂亮,却只给那帮混蛋糟蹋,不如给自己人吧……」他这一下心中剧烈交战,终于决心要坏到底,心神疲惫之极,连神智也有点模糊了,说话更无顾忌。
  嫣儿听他的话越发无耻,羞不可抑,但却推不开他的身子。嘴唇上一暖,已给他的口贴上,一根舌头从她微张的小嘴中硬钻进去,接着身上一凉,被单给拉走,一只大手已捂上了她的乳房,轻轻地揉了起来。嫣儿心中一蕩,「哦哦」连声,挣扎的力度慢慢轻了下来。
  成进轻轻揉搓着姐姐一对美丽的乳房,乳头上的小铃铛响个不停。嫣儿的小嘴给堵上了,双手只是微微地抵抗着,乳房上传来一阵趐麻的暖意,下体渐渐酸痒起来。嫣儿知道她已经无法抗拒了,她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变成一个淫妇了。
  成进的肉棒缓缓钻入姐姐的阴户之中,里面的湿滑程度显然令他吃惊。嫣儿轻喘起来,她仅存的一点理智,表现在她的双手继续贴在成进的胸前,做着仍然在推开他的姿势。
  肉棒轻促而有节奏地抽插着,嫣儿脑里嗡嗡直响,她只觉从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肉棒的每一下运动好像都触动着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弟弟的手指轻轻地搔着她那硬得好像要凝固了的乳头,她好像要飞了起来,她「啊啊」地大声叫了出来,那清脆的嗓音直上云霄,她真的没有过这样全身心的畅快感觉。
  是因为温柔吗?也许是的,这是她被无数次姦淫中最温柔的一次。哦,不,是唯一温柔的一次!没有撕裂般的痛楚,没有搔痒难当的折辱,也没有……没有……总之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全部的感觉,都凝聚在性爱的快乐之中……
  但也许不完全是,也许,被弟弟姦淫的罪恶感……对的,刚才她一发现面前人是亲兄弟后,她的反应是多么的强烈,她很快就洩了身!就像现在一样。
  嫣儿不知道自己已经洩了几次了,她已经累得不行了,但那根好像能找到她快乐基点的肉棒仍然在继续将她推向性慾的高峰,一直向上抛,向上抛……
  「我真的变成一个最淫贱的女人了。」嫣儿脑里突然掠过这一个念头。眼前弟弟正嘴角凝笑,神情诡异莫明,他的双手正轻轻地抚慰着自己发烫的双乳,他的肉棒正在将自己送上极乐的高空。她并不知道,这,其实也是成进最温柔……
  哦,不,是唯一一次温柔的做爱。他第一次并没有试图去伤害他胯下的女人……
  哦,又说错了,他第一次懂得怎么去呵护他疼爱的女人,去让她快乐……
  「我要姐姐!我要让她快乐,最快乐……」成进的脑子里,在这一刻,其实已经容不下任何其它的东西了,除了这一个念头。
  当喷发的溶浆打击着嫣儿的体内时,成进已经全身脱力了……不是体力的问题,是精神的问题,他实在太累了,尤其是在一次尽情的完全发洩之后。他趴在姐姐的身上,沉睡过去……嗯,也许说昏睡过去更确切一些。
  夜,漫长的夜。嫣儿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总之就是一片模模糊糊。
  当成进醒来时,或者说当成进恢复体力时……应该说当成进的理智稳定下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他身下的姐姐仍然睡得正香。
  成进骤觉脸上一片发烧:「在赵老儿面前姦淫姐姐算是无奈,但后来那一次……难道我真的是这么荒淫无耻、不可救药么?」心中慼慼,长歎一声。
  「算了吧,既然不做也做了。我不是下过决心要做一个真正的坏人吗?那就不能对此耿耿于怀,不然太易露出痕迹了!」生生地硬下心来,努力驱使自己对此不当一回事。
  成进轻轻地爬起身来,慢慢穿上自己的衣服。
  熟睡中的姐姐双颊绽红,小嘴微张。她圆滑的双乳、雪白的大腿……她……
  她的胯下一片模糊,这是他的杰作!姐姐的胴体任何时候都是如此的诱人,令人无法自制!成进咬咬牙,拉过被单轻轻盖在姐姐的身上。
  「小进,你要走了?」姐姐醒过来了,看了成进一眼,脸上又是一片赤红。
  成进点了点头:「姐姐你自己小心一点,我……我……我会尽快救你出来的。」
  嫣儿轻歎一声:「反正这么多年也忍下来了,也不争这一天半天的,你更要小心啊,不要急,不用管我!」
  成进道:「我会的,我一定要成功的!姐姐,我要走了。」嫣儿「嗯」了一声,忽问道:「你……你……你会不会常来看我?」脸上又是一红。成进心中一紧,沉吟不语,脸色变幻莫测。嫣儿歎道:「唉,你不来也好……」
  成进眼眶一红,转身出房而去,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