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人在深圳 第十八章

时间:2018-01-29
杨楉跟杨阳一夜都没回来。隔天再见面,脸色有些憔悴,苏萍几个也是一样,虽说脸色憔悴,但在游玩过程中却是兴趣盈然,依旧笑逐颜开。
  李佳丽一夜狂欢之后经期就到了,下来的几天,再也不能纵情欢乐。而我从李佳丽口中,听到一个令我惊诧的消息:杨阳真是杨柳的妹妹,并且和苏萍六人在玩换伴的游戏。
  晚上李佳丽摸着我坚硬的小弟,歉意的说:「真苦了它!是不是天天都这样大啊?」
  我不在意的笑笑,说:「是啊,不管它,不想它等会就好了。」
  李佳丽柔顺的看着我,问:「这样你难受吗?」
  我实话实说:「有点。」
  李佳丽突然来了精神,说:「那我去找个小姐来帮你?」
  听这话,我有点不快,说:「别乱想。」
  李佳丽嘟着嘴,想想又说:「苏萍怎么样?」
  我一听立刻想起苏萍跟章婉华那别有风情的模样,有点心动,但嘴上还是说:「好了好了,说着我都快成动物了。」。
  李佳丽说:「我只是转个话,她对你有意思。」
  我说:「佳丽,咱们别说这个了。我不会把你跟别人换的。」
  李佳丽轻咬下唇,再无说话,柔顺地钻入我的怀抱。
  一个下午,我和李佳丽从海边回来,打开房门,初时以为房里没人,待坐下才发现杨楉跟杨阳两人原来在阳台外面看风景,杨阳依偎在杨楉怀里,李佳丽高兴的去阳台跟他俩打招呼,不一会却红着脸回来了,我深感奇怪,正想问个为什么?李佳丽拉拉我,暗中用手指指他们,我留神细看,才明白李佳丽为什么脸红的原因。
  在阳台外面,杨楉和杨阳身着家居便装,裤子都是短裤,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杨楉的下体紧贴杨阳的臀部,奇怪之处是杨阳的短裤一侧向上拉高,细一看,我也明白他们正在玩什么了,难怪李佳丽跟他们没说几句话就红着脸回来。
  我和李佳丽诈装一无所知,打开电视,悠然自得的看起电视,并且有意无意的时不时拿话问问他们,而他们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答非所问。偷眼望去,发觉杨楉的下体总是隔一会就微微前后挺动,也不敢有大的动作,我想他俩应该很刺激吧,既怕被我们发现出丑又不能忍耐不动,那真是刺激!
  李佳丽用手偷偷抚摸我悄然膨胀的阳具,低声说:「没想到你这么坏!」
  坐了一会,看杨楉俩那微弱的动作,我们终是于心不忍,于是大声对他俩说要出去,就离开了。
  出了门口,李佳丽问我:「去哪?」我指着手錶说:「站着吧,五分钟后再进去。」李佳丽依在我右侧,含嗔白我一眼,却不反对。当我们悄悄开门进去,不出我所料,杨楉跟杨阳已经回到他们的房间,屋里响着杨阳尽情的「喔喔」叫声。
  我突然兴起偷窥的念头,拉李佳丽过去看。他们俩真以为我们走了,连房门都不关,就在里面干开了。我俩一人站一门边,露出半个身子探头观看他们的表演。杨楉背对门口,杨阳正趴在床上,抬高屁股迎接着杨楉从后面的插入,丰满的乳房前后晃动。
  正当我们看得投入的时候,杨阳突然一摆头,一下就看到了门口的我和李佳丽,她立刻愣住了,而杨楉丝毫不察有异,继续用力的做他的活塞运动;我和李佳丽倒是吓了一大跳,赶紧跑开了。事后杨阳并无异样,我才放心。
  几天的假期就过去了,一月二十日下午,我们回到了深圳,在机场大厅齐肩并行时,李佳丽轻声对我说:「我们会是朋友——好朋友!」我心领神会,颌首说:「好朋友!」出了机场大厅互道声「明天见」,轻鬆地各自打的回去。没有情人般的依依不捨,没有恋人间的千言万语,我们真的就像一对结伴同行的好友而已。其实我们心中清楚,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生活。
  知道我回来,黄静自然很高兴。晚上在黄依玲家里吃饭,我留意到有道菜是「白酒韭菜炒鲜虾」,我从书上知道,这是专治肾虚、举而不坚的。黄静不懂这个,看黄依玲饱含笑意的脸上,我想她一定是认为我到海南玩个天昏地暗了,怕我今晚无法向黄静交差,而给我做了这么一道菜。我心中一热,对黄依玲充满感激。
  可是她不知道,我已经憋了好多天了。平时就够黄静求饶的,况且还憋了几天了,再吃这菜,今晚不是把黄静折腾死就是把我折腾死。黄依玲不断夹菜给我,我只能心中暗暗叫苦地吃下。
  席间,黄静告诉我说明天她要跟姐姐一块到大连去,我感到有些突然。
  吃过饭后黄依玲就借口出去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再说过了今晚明天就要天各一边了,气氛自是充满慾望的气息。我和黄静各自沖洗乾净,回到房间就迫不及待的开战了。果然不出所料,黄静一洩再洩,累得倒在床上,再也无力应战了。
  依旧「横眉竖眼」的阴茎放在黄静的桃源洞里,感觉已有些乾涩,我便插在里面不动了。黄静歉意的说:「乐哥,对不起!……」
  我用手指压住她的嘴唇,说:「没关係的,过一会它就好了。怎么,不叫老公吗?」
  黄静立即羞红了脸,过一会才怯生生的叫了声:「老公……」
  我心中大乐,也亲热的叫唤她:「老婆……」
  黄静夹了夹我插在她体内的阳具,柔声问:「老公,今天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啊……」
  我也让阳具跳动几下,回击她。说:「你要知道我去海南已经憋了好几天啦。」
  黄静脸烫如火,问:「那你跟佳丽……?」我一听,一想肯定是方清清跟黄静说的。这个方清清!
  我问黄静:「你说我是说实话好呢还是说假话好?」
  黄静立刻接口:「说真话。」
  我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说真话呢,没有;说假话也是没有!」其实话里有话,但黄静才不会去仔细推敲呢。她一听,立刻就眉开眼笑,满心欢喜了。
  黄静的阴道里乾巴巴,我看也无法继续下去,只好强忍满腔慾火,陪她说起话来。
  黄静问我:「老公,现在你是每天都要,我在想要是我走了,将来你可怎么办?」
  我嘻皮笑脸的说:「是啊,远水救不了近火,我只好就近找水解渴了。」
  黄静说:「我不许你到外面乱来!」
  我说:「那,那,怎么办?我不到外面乱来,那要是外面有人要对我乱来呢?」
  黄静抿嘴,想想说:「那就可以。」
  我糊涂了,问:「还不是一样嘛!」
  黄静说:「不一样。你到外面乱来,是你坏,而外面有人对你乱来,你是被动的,所以不一样。」
  我乐了,说:「那你远在天边怎么知道我是主动被动啊?」
  黄静略显得意,说:「我找姐姐看住你啊!」
  我暗中更乐了,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她姐姐已跟我有过肉体关係了,居然想找她姐姐来看住我!找只羊看住一只狼?
  我有意识的说:「你要找姐姐看住我,我就连姐姐都给勾引了。看还有谁来看住我。」
  黄静狠狠掐我一下,说:「你胡说!」
  我说:「你想啊,姐夫都去了四个月了,难道姐姐不想吗?」
  黄静瞪眼说:「你敢!」
  我嘻嘻一笑,说:「好了好了,别担心我了。我还担心你呢,这河水氾滥成灾的河道,没有我天天修筑,可就要决堤了。」
  黄静扁嘴,说:「我自己会修,大不了找人修。」
  我立刻想到了瀋阳,问她:「找瀋阳?」
  黄静别过脸不回答我。
  我感到她下面又开始湿润了,于是说:「现在我就好好帮你修筑河道吧。修好了就不用别人了。」
  在我的攻击下,黄静的情慾再次缓缓高涨了,自然又是一场竭尽全力的拚杀,杀得大汗淋漓,心满意足!
  天亮的时候,黄依玲把门敲得「咚咚」响,我和黄静才不情愿的揉揉迷糊的睡眼,发觉浑身酸痛;黄静今天要去大连,再睡就可能错过飞机了,情非得已,只好打着哈欠起床。
  黄依玲把别墅的钥匙给了我,让我照看房子,并且交代我如果柳倩倩结婚来借用的话,就借给她。我一一答应。
  回到公司上班,我急忙翻阅一周来的工作记录。一周来工作上的事没有大的起伏,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黄建设的合同已经谈妥,尚未签署。我翻出去年的工作分析报告,把「存在问题及对策」部分略作修改,请示翠丝要求重发,翠丝不解,我只好给她详细的解释一番,说现在骄傲情绪滋生,不得不先未雨绸缪。翠丝考虑一会,同意了。
  柳倩倩把翠丝的光盘悄悄塞给我,说週五要借用黄依玲的别墅,并请我到时多多帮手,我愉快的答应。
  办公室里来了一位新同事,一位二十出头的妙龄少女,鹅蛋脸型,眉目如画,身材窈窕,大大方方过来向我问侯。自我介绍名叫张涵,计算机本科。我表示欢迎。
  交谈了一会,张涵向我抱怨说她现在的工作跟她的专业不对口。我笑了,说:「朱元璋开始是当和尚的,最后却成了皇帝。现在专业不对口不要紧,只要好好努力,以后你会有很多可选择的。」张涵若有所思,随即向我嫣然而笑,真诚的说:「萧助理,谢谢你!」
  中午下班在电梯遇到李佳丽和方清清、杨柳三人。和李佳丽互相微微点头,问声:「你好!」方清清不信我和李佳丽会这么平静,看看我,又看看李佳丽,就是有点想不明白。杨柳却是眼里蕩着笑意,友好的问及她妹妹杨阳。我夸讚她有个好妹妹,但不便说的就不说了,我想李佳丽也不会跟她说的。
  晚上李佳丽打电话给我,说到宿舍找不到我。我说我正在黄静她姐姐家里,李佳丽奇怪的问:「黄静今天不是和她姐姐去大连了吗?」
  我说:「是啊,她们让我看房子。」
  话刚落,李佳丽就说:「我过去,你等我!」
  李佳丽到了别墅,我带她随意参观,她一边看一边讚不绝口,到了三楼,看着挂着的春宫图,李佳丽更是由衷讚歎:「真美!他们夫妻俩真懂得享受生活!」突然间一转身,抱住我,呵气如兰,娇声道:「我要你!」
  从今晚她打电话给我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这会也不客气的抱紧她,说:「我要让你死在棍下!」李佳丽用手按住我小腹下隆起的部位,说:「真壮,我喜欢!」
  下来再多言语就是傻瓜一个,我俩不在说话,脱得光溜溜的,就在客厅沙发上,乾脆利落直奔主题。感受得到,几天来李佳丽确实是憋得难受了,只见她胴体蛇扭轻颤,津液自桃源洞中汩汩溢出,在我用力的抽插之下,动作越来越大,反应越来越激烈,浪叫连连,好像恨不得二人能合二为一。
  终于,李佳丽在骁勇善战的阳具冲击下,长声大叫,登上了性爱的最高峰!
  我按住不动,坚硬而粗长的阳具深深插入李佳丽体内,感受她随高潮的律动,阴道里一阵阵的紧缩,带给我无比的舒爽。
  等李佳丽稍微平息下来,我又开始轻柔的抽送,李佳丽半瞇着眼,喘息道:「你真的想操死人家啊?」
  我说:「我棍下从不留活口!」
  李佳丽说:「你比我想像中还坏!黄静一走你就这样。」
  我用力插了几下,贴近她说:「怕不是你这里也难受了,想要我插你吧?」
  李佳丽娇脸含羞,冷不防趁我不备,一下坐起来,把我推倒在沙发上,立刻骑到我身上,把暴涨的阳具塞入自己的体内,口里叫道:「是,我难受,我要男人,我就要你!」说完臀部又耸又旋,眼睛盯住我,一副不把我吃掉誓不罢休的样子。
  「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肉体互相撞击的声音,成了一首动听的乐曲!这一仗两人都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变换姿势,真可谓将遇良才,难分高下,在李佳丽再次高潮时,我也紧随其后,登上了性爱的高峰!
  十一点多,李佳丽穿扮完毕,说要回去。我知道她担心被别人怀疑,毕竟女人私下再怎么放纵,在别人面前还是希望有个淑女的评价。
  我问她:「方清清知道了?」
  李佳丽说:「就上次在海南嘛,她也拿不定是真是假。虽然我们几个很要好,可是传到黄静耳朵就不是很好了。我可不想被人说我在抢黄静的老公!」
  我笑了,问:「那黄静要是不反对呢?」
  李佳丽不解的看着我,问:「什么意思?」我把昨晚黄静在床上说的话重述一遍,李佳丽还是有点不信,问:「真的?」我含笑点头。
  李佳丽还是告辞回去了,我赤身裸体送她下楼,要出大门前,她伸手捉住我那已经垂软的小弟,笑嘻嘻说:「小心咯,铁棒也会磨成针的!」
  我傻笑,说:「这是孙大圣的定海神针,百炼成钢!随时恭侯大驾光临,请多多指点!」
  李佳丽含羞一笑,说:「怎么没见你跟我说句正经的?」然后边穿鞋边说:「想要清清吗?」
  我一愣,想起方清清那调皮捣蛋的模样,不假思索的回答:「想!」
  李佳丽含嗔斜我一眼,不再说什么,穿好鞋子,开门道声「ByeBye」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