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十七章

时间:2018-01-29
「唔……」玉彬听到他们竟然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蹂躏小依,当下又急又怒的闷叫想阻止文彬:「不可以!快住手……你不能这样对小依……」
  黄老爹也万分心疼的求儿子住手,但文彬已被JACK描述的情节撩拨得热血沸腾、慾火熊熊的狂烧起来,又怎会理会二哥和老爹的苦苦哀求呢!他推开伏在他大腿上、像猫狗般没自尊的舔着他肉棒的小依,颤抖的从JACK手中接过那个要用来蹂躏她的东西,在JACK的协助下穿戴起来,这个钢环果然有点份量,还好有腰带固定着、而且老二举得又高又硬,因此承受它的重量并不困难。
  「起来爬好!像条母狗一样,把屁股翘高!想被干动作就快一点!」
  JACK踢着蜷伏在地上的小依,要她作出準备交媾的姿势,小依柔顺的依他的命令爬起身趴在地上,上身紧贴地面,双膝跪地高高的抬起屁股。
  「看!这么听话的小淫妞,你不把她干到爽晕过去真是对不起她,不是吗?嘿嘿嘿……」JACK蹲下去轻抚着小依圆润的屁股,一脸令人厌恶的对着文彬道。
  「咕……」文彬盯着二嫂诱人的后庭风光,从后面看去耻毛尖尖的一丛、两片丰腴的耻丘夹在雪白的大腿根间,溪缝泛着闪烁的淫汁,而且两片皱嫩的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呈现妖艳的血红。
  「小依……」愈看老二愈涨,文彬在小依高抬的屁股前跪下,双手抓住她的柳腰,勃起的鸡巴就急着往她的小穴顶。
  「嗯……」小依轻喘一声,怎知龟头一溜竟滑了开来。
  「干……」文彬咒骂了一声又重新来,小肉洞本来就窄,加上文彬又太急燥没调整好进入的角度,导致饱硬的龟头在黏烫的耻沟上屡屡滑走,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插进去,眼见整条肉棒都已沾得湿滑滑了,却只是一直在磨擦小依的股沟。
  「怎么会……进不去?」
  文彬愈急愈作不好,加上又有玉彬和王老爹一直在旁边干扰,弄得他满头大汗,可怜的小依也被那根一直在股缝间磨来磨去,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的烧滚肉棒搞得不住哀哼!
  「嗯……不……是……这里……」小依喘着气,伸手到后面温柔的抓住小叔的阴茎,引导着龟头放对位置,自己也把腿根打得更开方便肉棒插入。
  「小依……」文彬对嫂子体贴的动作更感到兴奋和窝心,他轻轻的唤着小依的名字,只是可怜的她还不知道接下来是要被人残忍的虐待。
  「我要进去了……小依……」文彬怜疼的握着小依光滑的柳腰,肉棒同时往前送入。
  「嗯……」她那略显纤瘦却更让人怜爱的柔美背部轻轻搐动,阴道果然十分窄小,但因为有充份的爱液滋润着,所以一点也不会感到紧涩,稍一用力,膨胀的龟头就已没入,熔烫的肉膜简直要把龟头销蚀掉。
  「唔……好……好舒服……」文彬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光是这样把肉根留在嫂子的阴道里就已经够了,要是这样死去也没什么遗憾。小依无力再作其他动作,只能伏在地上颤抖的呻吟。
  「快动啊!你不是要处罚这小淫妞吗?不要这么没用好吗!」JACK见文彬癡迷呆滞的样子,忍不住不耐烦的催促他!
  「唔……我知道……」文彬说话的声音彷若在呻吟,脸上神经也控制不住的跳动。
  「小依……可以吗?我要再……进去……」
  「嗯……放……进来……插我……」
  叔嫂二人无耻的嘤哼对话,文彬得到小依的鼓励,双手握紧她柔软的腰肢往前送入肉棒,一直插到底,套在阴茎根部的钢块慢慢压陷柔软的耻丘。
  「哼……」身下传来小依的哀吟和搐动,热腾腾的肉肠贯穿了整条阴道,冰冷的钢块却烙在火烫的阴户上,钢块上大大小小的球粒紧紧压迫着嫩穴海棉体。
  「哼……好……硬……人家不要……这个东西……」小依揪紧眉头颤抖的哀求。
  JACK扯起她的头髮,淫笑的对她说道:「不要!现在你是被玩的母狗!轮不到你说要或不要!而且还没开始呢……嘿嘿……」
  趁着文彬已把整根肉棒插到底了,他捏起那条连在钢块上的细练子,按开尾端的勾嘴将它扣上小依肛门上的小银环。
  「开始吧!用力一点干她,不论你是抽还是插,都可以享受到这个美丽的小淫货在你身下哀号挣扎、欲仙欲死的无上乐趣。」
  JACK退开一步对着文彬道,一旁玉彬看着美丽的妻子即将被弟弟残忍的姦淫,心中真有如刀割般的嫉恨和不甘。
  「唔……我……要开始了……」文彬发汗的双手再一次紧紧地握紧小依的腰侧,先慢慢往后抽出肉棒。
  「哼……」小依感到肛门好像被牵动的感觉,屁股不安份的扭着,当小炼子被拉直后,菊花丘传来开始传来扯痛。
  「嗯……不……」她还来不及出声,小叔就狠狠的往后一抽。
  「啊……不……要……」她发抖的哀叫出来,但是文彬根本不理她,肉棒还有半根裹在阴道内,稚嫩的菊花蕾却已被扯得长长的几乎快断掉。
  「呜……不……不……行……啊……停下……不要……啊……」小依痛得眼前晕黑一片、指甲用力的抓在地上发出嘎嘎的刺耳声。
  「她说不行,看来是不想肉棒拔出来,那你就用力往前插吧!」JACK残忍的淫笑着对文彬道。
  文彬兴奋的点点头,套着钢粒的肉棒又猛然往前一顶,坚硬的钢凸残忍的撞上柔软的海绵体,剎时只听得小依凄惨的哀叫,一阵天旋地转捲入脑门,但是想要就此不省人事却是太天真了,不到一秒肛门又像快被撕裂似的剧痛!
  「不……不要……啊……」小依想往前爬却被文彬抓住腰硬拖回来,他挺动着屁股一下接着一下、结实的撞击着嫂嫂美丽的臀部,任由她纤柔的胴体屈服在他下面悲惨的挣扎。文彬完全丧失了良知,好像小依叫得愈痛苦、抽搐得愈可怜他就会愈兴奋。穿上钢块的怒棒在小依红肿的小嫩穴内狂暴的进出,膨胀到极点的阴茎被钢圈锢住反而更能持久,暗红血管像蚯蚓似的在上面蜿蜒缠绕。
  「咿……呜……咿……哦……」小依嘴张的开开的却已叫不太出声音来,白皙的颈子也用力到浮出细细的青筋,塞满阴道的肉棒每往回抽,肛门被拉扯的剧痛迫使她仰起头,肉棒向前顶时钢凸又撞得她几乎溃决,而且随着文彬快感的增强,他撞击的速度愈来愈快,两人的下体劈劈啪啪重複着分开结合的动作。小依两条胳臂在地上乱爬,凌乱的髮丝不断从汗黏的裸背上披开又散落下去,她已经被折磨到不知身在何处,没有间隙的疼痛使大脑轰隆轰隆的记不起任何事,一波接连一波的蹂躏让她连哀叫都没机会!
  「呜……」终于尿先忍不住涌下来,文彬感到插在紧嫩阴道内的肉棒猛然被一股烧烫浇淋,热流快速的蔓延到鼠蹊部直下大腿,「哦……」他畅快的歎了一口气,肉棒一下子又暴涨一圈!
  「这妞尿出来了!」阿宏第一个发现大量的尿液延着她雪白的大腿根哗啦啦的洒下来,双膝跪着的地方马上形成一片水洼。
  「真是够贱,我玩过的女人少说也要插个十几分钟才会失禁,这不要脸的小妞,竟然搞没几下就尿出来!」
  「可能是在我们面前当众拉屎拉尿习惯了,才会这么随便吧!」
  JACK和沈总边欣赏文彬姦淫小依、边抱着手在一旁讨论,玉彬听着他们这样羞辱他妻子,简直比让他死还难受,但是更使他痛苦的还没发生,他眼睁睁的看着小依从狗爬的姿势,被文彬干到变成整个人趴到地上,而文彬索性双手撑地、整个人伏在小依上方继续猛烈的干她。
  「啊……咿……啊……」小依像条鳗鱼一样用身体在地上拚命蠕动,被小叔插到两条小腿往上弯抬起来。
  「唔……」文彬感到肉棒快要爆开了,下体更猛烈的撞击小依的屁股,劈劈啪啪的男女下体结合声不绝于耳,小依两片白嫩的臀丘已被撞到发红!
  「哦……要来了……」文彬感道一股强烈的酸麻自会阴部迅速膨胀,趁着快要喷出之际又猛干了一轮,然后想把肉棒拔出外面射精,怎知他忘了穿在老二上的钢块还和小依菊花蕾上的银环连在一起,这猛一抽出的动作把快晕死的小依扯得哀号出来。
  「啊!不行!」文彬急得叫出来,他也不想射精在嫂嫂的体内,无耐两人下体被那条小炼子扯在一起,肉棒根本无法抽离小依的阴道!
  「快走……开……」他用力的推小依的屁股、肉棒拚命的往外抽。
  「啊……不要……」小依痛得嘶声哀号,两腿被迫又跪起来,肛肌上穿孔的部位被扯成细长的洞,文彬却不管她的痛楚、一味的只想拔出要暴发的怒棒。两人挣扎了一阵子,小依「呀……」的惨叫一声,全身开始激烈的抽搐,文彬感到大量滚烫的液体不断喷洒在他的下腹和大腿上,原来小依痛得受不了,竟然连着尿和一些热粪一起洩出来,小小的肛孔还不断「噗……啾……噗……」的排出难堪的气体!
  「哦……」文彬反而被这些滚烫的秽物淋得激畅无比,浑身不住的兴奋得冷颤,也顾不得会不会让嫂嫂怀孕了,整个人索性趴到她背上,屁股一振一振的在里面喷出浓滚滚的热精。
  「嗯……啊……」只见叔嫂两人叠在一起抽搐,玉彬眼看着弟弟射出的精液装满了他美丽妻子的子宫,开始从她的大腿流下来,他却连叫都叫不出声。
  两个人高潮都已过了,可恶的文彬却还捨不得离开那迷人的身体,他在享受着肉茎浸在充满热汁的嫩穴中慢慢变软的美好感觉。
  「小依……你真好……」他贴在小依背上,温柔的爱抚着她汗淋淋的光滑胴体,那娇柔的身体仍在嗯哼的伏喘着,被粗暴蹂躏过后接着来的温柔抚慰,似乎对女性纤弱的心灵特别有效,文彬用脸颊轻轻磨擦她雪白性感的后颈,其实春药的药力已经慢慢在消褪中,但是小依并没有起来抵抗,此刻她只想被小叔这样疼着,不知怎么身心的弱点竟被丈夫的弟弟完全掌握住,而心甘情愿的屈服在他下面当条柔顺的小母狗。
  随着小叔不断的爱抚,小依发出细细而黏腻的呻吟,她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去吻着小叔的脸,文彬不假思索的吸住她柔软的唇瓣,两人就这样热吻了许久才分开,文彬解下扣在她菊花丘上的细炼站起来,光溜溜趴在尿泊中的小依,两片屁股沾满黄糊糊的粪渍,在满足的余韵中悠悠的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小依自然的醒过来,却发觉四周的一切都和记忆中完全不同了,身处的地方已不再是那座空旷的厂房内,而是一间有各式各样健身器材和奇特桌椅的大房间,四周显得相当安静的,只有日光灯微弱的电鸣声。回想起那些奸辱她的男人,还有丈夫、公公、大伯、小叔竟然都消失了!
  「怎么回事,难道我一直在作恶梦……如果是……就太好了……」
  她昏沉沉的想坐起来,这会才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怎么会……」小依焦急的转动脖子检视身处的状况,这才发觉她根本没逃离这场真实的恶梦,自己躺在一座好像妇科检查用的躺椅上,身上穿着病患穿的大袍,有一条宽皮带将她拦腰牢牢固定在椅子上,两条胳臂也被拉到头顶绑在一起。
  「不……不要……」小依忍不住沮丧的哭起来,原来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而且还没结束,只是那些禽兽和丈夫都到那里去了?她开始担心起玉彬的安危,四周的寂静使她脑海中若有似无的浮现被餵下小药丸后,好像曾和公公、大伯,还有小叔有了淫乱不堪的行为。「到底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小依又急又怕的拚命回想在意识不清时有没有作过不可原谅的事,偏偏那些片片段段、又似梦似真的记忆愈想愈混乱。
  「不!……」她忍不住喊了出来,不觉中已是满身汗汁淋漓,看看墙上的时钟,从她醒来已经过了半个钟头了,却还没有一个人出现,此刻她突然饥渴盼望那些凌辱她的男人快点出现,就算会再被糟蹋也没有关係,她只想问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和丈夫的父亲和兄弟作过茍且无耻的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屋子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被绑在手术椅上动都动不了。「你们……快出来……」她被混乱的思绪折磨得快要崩溃,无助的喊着希望有人能出现在她面前,「求求你们……谁都可以……出来见我……」到最后已是呜咽的哀鸣了。
  就在她被精神折磨得昏沉沉时,后方传来开门的声音。
  「谁?……」小依兴奋的清醒过来,她想回头看来的人是谁,却因为被绑在椅子上而显得相当困难,不过进来的人已慢慢的绕到前面让她看清楚!
  「你……你们……」看到进入她视线範围的两个人,小依一颗心剎时往上急升、体内的血液几乎要凝固,那是两个穿着制服、满脸痘子的高中男生,如果小依没记错的话,他们是玉彬堂哥的两个儿子智原和智冠,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见面真不知如何自处。两个高中生似乎也很紧张,一直低着头偷瞄着眼前被绑在手术椅上的美少妇,她虽然穿着手术病患穿的宽大袍子,但是仍不掩美丽佳人的本质,乌黑的秀髮凌乱的遮住她半张脸,修直匀撑的小腿从袍子下露出来,手腕被绑在头顶、两条胳臂差一点就露到胳肢窝,皮肤白皙剔透的像玉雕一般。
  小依一颗心怦怦的跳、她感到喉咙乾涩到快发不出声,还好身上有穿衣服,不是像之前被凌辱时剥得一丝不挂!
  「说不定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以叫他们救我。」慢慢冷静下来的小依心中浮现一丝希望,正想开口,智原却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女人吗?」
  小依心头像被重物撞击般的猛震一下,「他说:『他们说的那个女人』……难道那些人……已经告诉他……我被凌辱的事……」
  小依绝望羞耻的闭上眼睛,她仅存的希望破灭,现场气氛显得相当尴尬,小依难过了一会,心里突然又兴起一丝希望,「至少这他们还可以帮我解开束缚逃出这里,而且听智原的语气似乎是认不出我……」
  小依和这两个侄子只在一年多前她的婚礼上见过一面。
  「你说的……他们是谁?……我是被人绑来的……可不可以帮我解开这些东西……我必须逃离这里。」她试探性的向这两个侄子求救,并且打定主意不与他们相认!
  「我们也是被抓来的,因为……因为……」智冠被小依迷人的神态所吸引,癡癡的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怎样?」被小依急迫的声音一问,智冠猛然从她的美色中清醒:「因为他们从我们书包中搜到毒品,如果……」
  此时智原大声的斥喝弟弟道:「住嘴!我们只要办好事就可以了!你那么多嘴是欠揍吗!」
  「可是……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吸毒……怎么会有……」
  小依大概已经知道这两个单纯的侄子一定是被陷害,只是这些人为何要陷害两个高中生呢?她心中浮现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大热天了手脚都冰冷起来!
  「他……他们要你们作什么事?」小依压抑着恐惧颤声的问道。
  「他们说……这里有个女犯人,必须要……要求……叫我们先来把她……把她……」